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零一章 空围城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青州,礼节性的外交文书,一般由孔融负责,这位圣人之后通晓古往今来的各种礼节,无论对象是谁,都能针对性的以礼相待。

    蔡邕负责的是学术、教育相关的内容,在与王羽探讨过教育对于江山社稷的重要作用后,老人暂时撇下了念念不忘的修史,全心投入到编订教材,教授课业这些教育相关的伟大事业当中去了。

    另外,对内的公告,则由田丰全权负责;但凡是涉及到权谋战略的文字,则统统由贾诩负责。

    以此四人为主,构成了青州的文官系统。

    如果用先贤来做比方,田丰就相当于萧何,贾诩相当于张良。

    当然,贾诩和张良相比,智慧可能相差仿佛,但论起勤劳敬业程度,他就差得多了。胖子一向好逸恶劳,对工作,尤其是繁重的工作,从来都是敬谢不敏的。但眼下事急,除了他,也没人能担当这件重任,所以他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能者多劳,文和的文采,果然了不起。”拿着贾诩写好的信,王羽拍案叫绝。

    王羽想到了孙策,想以他的勇武彻底扭转徐州的局势,所以点了这位正牌小霸王的将,不过,他却没考虑袁术会不会照做的问题。

    袁术的脾气跟袁绍其实很像,尤其在多疑这方面,因为自己好用阴谋,所以对其他人也保持了高度的警惕,不能说是坏事,但确实很容易坏事。

    没看贾诩写的信之前,王羽肯定想不到,自己点将会引起袁术怎样的联想,此事最终会演变成怎样。

    私通。这将是袁术第一时间想到的,然后他会不着痕迹的对孙策反复试探,最后不管孙策如何表现,他都无法消除疑虑,最后将孙策打入冷宫,委派其他心腹北上。

    那样一来,说不定就坏事了。

    袁术的心腹大多都是凭借裙带关系上位的,比勾心斗角,一个可以顶两个用。比对付外地,驰骋沙场,一百个也顶不了一个孙策用。

    好在有贾诩在。

    胖子对袁术心理的把握,可谓入木三分。

    在信中,他先是阐述了局势的严重性。提醒袁术,王羽、公孙瓒两家式微后,中原局势将会如何演变,袁绍的势力将如何一涨再涨。这里用的笔墨不多,而且也是实话实说,却彻底打消了袁术的侥幸心理,让他无法置身事外。甚或坐山观虎斗。

    然后,他又温言致歉,表示因为界桥大战,青州没能在关键时刻牵制住曹操。坐视袁术惨败。其实,以当时的形势来说,青州本来也牵制不住曹操,谁能想到气焰嚣张的袁术败的那么快。那么惨呢?曹操本来也不是全力以赴的作战啊。

    不过,袁术这人小心眼。而且肚子浅,若不这么说,他心里一口恶气难平,很难说会不会搞鬼。也正因为他肚子浅,贾诩这一道歉,袁术自觉有了面子,怨气也就平了,更重要的是,贾诩顺便勾起了袁术对曹操的恐惧。

    徐州只有曹操的一支偏师,但袁术当初与曹操在豫州交战的时候,开始也没把敌人放在眼里,所以曹操诈败时,他才从豫州一直追到了东郡边上,被曹操痛扁。

    有了这个惨痛的经历,面对曹操的时候,袁术心里就只剩下恐惧了,同样的经历,他肯定不想再来一次。

    紧接着,贾诩顺势点明:彭城的戏志才正是曹操的首席智囊,种种迹象表明,当初分别设计诈败收拾黑山军和袁术的,很可能就是此君!

    看到这里,王羽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到,袁术进退两难的心情了。

    于是,贾诩最后的暗示,就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了,以一支非嫡系的能战之军北上。胜,可全联盟之谊,坐收功成之名;败,亦不伤根本,同样能全盟友之谊。正是两全其美的之策。

    这样环环相扣的书信,让王羽自己写,是肯定写不出的,但看懂其中含义却没问题。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用在贾诩身上也是一样的,一封信中,大见学问。

    “主公谬赞了。”面对王羽的夸赞,贾诩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能者多劳?自己这辈子就吃了这个亏了,元直啊,你快快长大吧,省得主公一直揪着咱不放啊!

    搞定了袁术,然后是陶谦。

    徐州的形势已经趋于稳定,一般来说,陶谦应该不希望让袁术搅进来。请神容易送神难,援兵来过,想随随便便就打发了可不行,多少要意思意思。袁术这人出了名的没脸没皮,贪婪无度,等打完仗,还指不定他怎么狮子大开口呢。

    说服工作,一样需要点技巧。

    王羽的想法是,劝陶谦以大局为重,在彭城国西北部划一块地盘给孙策屯兵。

    和前世陶谦留刘备在小沛驻兵一样,这样做的好处非常多,填平满足袁术的胃口只是其一,王羽深知,孙策跟袁术不是一条心的,借由此策,说不定能将孙策拉拢过来。

    眼下战火已经燃遍中原,与其一心想着压制那几大对头,为未来平天下铺路,还不如尽量发挥这些潜力巨大的盟友们的本领,渡过难关呢。

    所以,王羽放了刘备单飞,又把孙策这头猛虎放出笼来。

    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想试试,看能不能把孙策收归麾下呢。当然,只是想想而已,无论见到哪位名人,王羽都会这么想,跟有没有成功的几率完全没有关系。

    河北大战到底要打多久,王羽也说不清,但他必须未雨绸缪。按照正常的历史,曹操很快就会展开徐州攻略,与曹操的老爹死亡与否没关系,这是形势所决定的。

    曹操扩张的方向无非就那么几个,袁绍不倒,北边肯定没他什么事,西边是洛阳,过了洛阳是西凉军。也许曹操会觑准时机算计吕布。但他肯定没兴趣去碰西凉军,那可是个硬茬子。

    青州不用说,曹操想攻青州,必须想越过刘岱,然后通过黄忠的泰山防线。无论胜负,都不是短时间能解决得了的。

    至于豫州,除了北边的几个郡国相对安定之外,豫州大部都乱成了一团,袁术、袁绍、曹操、黄巾。各方势力犬牙交错,乱得没法再乱了。曹操如果全力攻略豫州,很容易让袁绍跟着捡便宜,他这个聪明人,怎么会行此不智之事呢?

    徐州。是他唯一,也是最佳的选择。

    经历过多场内乱,陶谦肯定挡不住曹操,与其到时候再设法相救,还不如提前布置一道防线。为此,哪怕将彭城国让给孙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这样做也有风险,须得防着孙策图谋徐州。但孙家父子的名声,未必就比王羽强了,只要陶谦保持警惕。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嗯,主公谋事深远,这封信写起来倒是容易。”贾诩点点头,对王羽的分析表示认同。

    他最欣赏王羽的。除了气魄之外,就是这总是能先人一步的大局观了。至于勇武什么的。为人君者,用得着总是带头冲锋陷阵么?勇武什么的,根本没必要嘛。

    至于细节上的把握,同样不是为君者需要考虑的,如果君主什么都会,那还要幕僚干嘛?

    陶谦是个忠厚长者,最能顾全大局,又不贪恋权势,只要分析清楚利弊,说服他再容易不过了。

    “还有……”见贾诩笔走龙蛇,王羽意犹未尽的又道:“干脆,再多写几封,把潜在的对手和敌人都囊括进去,能让他们跟着咱们的指挥走最好,就算不能,至少也能恶心他们一下。”

    “唔?”贾诩执笔之手一顿,猛地抬起头来。

    他没急着向平时那样叫苦,反而露出了深思的神情,好半晌,他才缓缓说道:“以此搅乱敌人部署,不失为良策,不过主公,对这些人,您掌握的情报可足备否?”

    心理战,最看重情报,戏志才就是因为不知道青州特战队的存在,所以一下就被徐庶给压制住了。有详细情报的话,以贾诩之谋,用计无有不中,但若情报不准,针对性不足,就算是贾诩,也不可能将人心算得丝丝入扣。

    “情报不太多。”王羽摇摇头。为君者多喜怒无常,或城府颇深,因为他们很忌讳让别人了解自己。属下擅长揣摩上意,就可以蒙蔽主君,什么都挑主君喜欢的来;被敌人把握住了心思更惨,很容易被人针对性的设套算计。

    王羽虽然有先见之明,但小说里的描述不足为凭,他对陶谦、袁术的确切了解,都是通过实际接触而来。他面对的敌人当中,很多都是不出名,但很有实力的,比如刘岱、张杨,还有袁绍那个女婿高干。

    “但能多一分胜算,就应该试试,这次不用做到把握入微,只要控制个方向就可以了。”

    “如此甚好。”贾诩满意的点点头,这份冷静从容,同样是他最欣赏王羽的地方。

    这也是底气足的表现,寻常之人,面对这样的大阵仗——大半个中原的诸侯变成了敌人,围攻而来!要么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要么抓住根救命稻草不放,哪会这么冷静的思考分析啊?

    于是,两人一边商量着,一边定计,几个时辰后,十几封新鲜出炉的书信,摆在了案头。

    “张杨、刘岱那些人也就罢了,主公您连吕布、董卓、刘表都不肯放过,真不是一般的凶残啊!更离谱的是,连辽东你都算计到了……”贾诩一脸郁闷的甩着手,腹诽道:“诶,您这就是累死人不偿命啊!”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么,”王羽陪笑道:“多个助力,哪怕用不上,也是好的。”

    “那也是。”贾诩点点头,指指帐外,“这边呢,要怎么解决,总不能放着不管吧?”

    王羽循声看去,只见帐外黑沉沉一片,这番商议用时太长,已经入夜了。

    虽然看不见什么,但王羽知道贾诩指的是鄢城里的张颌。先前顾忌损失,围而不攻,但现在却不好放着不管了,放虎归山还是小事,最怕此人在关键时刻杀出来,策应主战场就麻烦了。

    “这个嘛,好说,”王羽嘴角一挑,神秘兮兮的笑了:“山人自有妙计。”

    “计从何处?”贾诩追问。

    王羽笑笑,吐出四个字来:“空围城计。”

    “啊?”贾诩愕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