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零三章 战不约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张颌是智勇双全的名将,参军辛毗也是名人,不过,他们手里的牌太少了,所以,只有被王羽玩弄在鼓掌之间的份儿。

    “其实,这招在围城之初,某就已经想好了。攻城战,守方占了地利,攻方却占了主动权,战与不战,何时开战,何处是主攻方向,都是攻方决定的,守方本身就很被动。只是张颌此人不同于寻常武人,用兵巧变,擅用地势,此计未必能引得出他来,故而不用,眼下却是正好。”

    “妙,妙不可言!”

    太史慈一拍巴掌,欢喜赞叹道:“先前张颌只要铁了心不出城,主公的计策就无法奏效,反倒是来回折腾,折了自家的锐气。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出城是飞蛾扑火,不出城是画地为牢,自困于鄢城,怎么选都是错。”

    张颌守城守得严密,王羽又不肯强攻,前阵子太史慈可是憋得够呛,王羽不得不把他打发去攻打其他城池,免得他整天在耳边鼓噪。

    可是,用王羽釜底抽薪的计策攻城,其实没多少挑战性。

    抢收的不仅仅是三郡之民,清河、安平本地的百姓,也加入了进去。田里的庄稼都是豪强大户的,现在有人让他们白拿,谁不争先啊?不争的话,就都让外地人捡便宜了。

    守城的郡兵也是本地人,让他们去屠杀自家的乡亲邻里,哪可能下得去手?一个个都是不情不愿的被强逼出城,一看中计,士气立刻就崩溃了,攻城方哪里还用得着什么苦战?

    少数激战,都是发生在豪强私兵和攻城者之间。豪强私兵虽然中心,但没了城墙保护。面对太史慈、关张这种猛将带领的部队,他们也是无力回天。

    所以,太史慈虽然去聊城走了一圈,但还是很无聊,究其原因,死守鄢城,不肯出城决战的张颌无疑是罪魁祸首。现在看到张颌吃瘪,他当然要幸灾乐祸:守啊,守啊。这次你不守都不行了,哈哈!

    “主公因人施计,张颌纵然有些机变之能,又哪里翻得出什么浪花来,可怜。可叹。”徐晃比太史慈厚道得多,不但没幸灾乐祸,反而还对张颌有些同情。

    徐晃认为王羽的评价很公道,张颌确实很有两下子。

    要知道,在平原地界设伏,比在青州、河东那样地形复杂的地域困难多了。但张颌做到了,他居然打散了队形。将部队埋伏在了河湾附近的青纱帐之中。伏兵杀出来后,他还能一边构筑包围圈,一边重整队列,这份本事可是相当了不起。比单纯想到诈败设伏高明多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智勇双全之人,却被王羽折磨得不成样子,只要想象一下张颌坐困愁城的模样。徐晃就不由摇头叹息:跟自家主公作对,难啊!

    虽然整体战局还不明朗。但徐晃现在就敢说,这一仗,自家赢定了。

    袁绍再怎么擅长隐忍,擅长使用阴谋,也瞒不军师的眼睛,和主公的先见之明;麹义再勇,先登死士再不畏死,也抵挡不住主公指挥下的青州强军;张颌用兵再怎么灵动,同样算计不过主公。

    所以,敌人虽然势大,但终究只是浮云罢了,聚起来好像很大一片,但风一吹,也就烟消云散了。

    只可惜张颌、麹义不明时务,这二人都是良将,若是能早日弃暗投明,也不失为主公的臂助,这一仗过后就难说了,真是可惜了。

    “还不能高兴得太早,单凭现在这样,应该是困不住张颌的。”见众将都觉胜券在握,贾诩赶忙出面泼冷水。

    他向太史慈问道:“子义,若你是张颌,你会怎么办?”

    “我?”太史慈一愣,下意识道:“当然是等到时机一到,就杀出来里应外合……咦?”

    贾诩笑道:“你自己也想到了,时机,是很难把握的。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会怎么办?”

    太史慈挠挠后脑勺,然后很干脆的说道:“反正什么都不知道,等也是死,不等还是死,管他那么多,干脆随便选个日子,冲出来打个痛快呗。”

    “好在张颌跟你不一样,否则主公可就头疼了。”贾诩晃晃手指,眯着眼睛笑道。

    “那你看看,咱是什么人啊!”太史慈知道自己不擅长谋略,但也清楚贾诩是拿自己开玩笑,他倒也不恼,顺势摆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惹得众将一阵哄笑。

    “公明你呢?”待笑声稍歇,贾诩又转向了徐晃。

    “某的话……”这个问题,徐晃在贾诩问太史慈的时候就在思考了,略一沉吟,他沉声说道:“应该会静观些时日,再行试探。”

    “如何试探?”贾诩追问。

    徐晃回答的很流畅:“既然是少量轻骑拦路,就出动大股部队,排除游骑的干扰,就算被大队兵马伏击,甚至全军覆灭,也能据此判明敌军布置,再做打算。”

    “火力侦察么。”听到这里,王羽突然点了点头。

    情报不足,通过战斗来获取情报,也是常用的军事手段之一,就是代价高了点,但既然是用在关键时刻,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对王羽嘴里时不时冒出来的新鲜词儿,大伙都有了免疫力,不足为奇,譬如那个:空围城计,就很莫名其妙。

    贾诩略一停顿,紧接着又问徐晃:“那我军该如何应对?”

    “这就不好说了。”

    徐晃沉吟道:“关键得看张颌怎么想,派出来多少人,若是人多,那也不需要多想,调集大军杀上去就是,哪怕给他识破了计谋,损失惨重之下,他也无计可施了。若是少量人马,又挡不住游骑截杀,也只能派出一支规模中等的部队,这样,我军就不好应付了。”

    “怎么会不好应付?”太史慈奇道:“调集兵力围杀了便是,就算张颌知道我军主力就在不远。设计诓他,难道他就敢全军出击不成?袁绍的反攻还只是军师你说的而已,现在连个苗头都没有呢,张颌出城又有何用?”

    “子义差矣。”贾诩摇摇头,指点关窍道:“张颌被围,原本是个意外,袁绍不可能事先料到,现在他联络中原诸侯,意图反攻。也不可能是事先想好的。所以,只要联系上邺城,张颌这支兵就能变成奇兵,发挥重要作用。”

    张颌原本的任务是策应龙凑战场,攻平原。是张颌自作主张,而后被围于鄢城,更是不在任何人的预料之内。

    所以,袁绍的反击计划中,有没有考虑到这支兵马都是个问题。张颌之所以这么积极主动的试探,只是因为他是位名将,不会满足于单纯执行主公的命令。而是会有自己的思考。

    如果张颌拼死把情报送出去,那袁绍就会得知这支兵马依然还在,就会努力联络张颌,形成合力。这才是贾诩担心的问题。

    “我军的步卒才是主力,一直都没有分兵,如果张颌选择了与我军主力所在相反的方向,轻骑拦不住。主力来不及追,就会被他们冲出去。”

    张颌如果分出几百人一队的敢死队。轻兵突进,只要选对了方向,的确有很大几率冲出包围圈。徐晃的催锋营以重兵器为主,机动力不是长项,骑兵又分散出去了,未必来得及合围。

    最后,贾诩总结道:“所以说,最怕就是遇上子义这样的对手了,随便挑个时间,随便挑个方向冲出来,没准儿啊,还真就冲出去了。”

    “哈哈,还是军师知我。”太史慈不以为忤的笑道。这就是他的风格,面对过于复杂的局面,他会尝试以力破巧,被人打趣也没啥大不了的。

    “那张颌会选择哪个方向?”

    徐晃凝神思索,“他先前试探的时候,北路走的最远,不过,他说不定会以为北路是故意留出来的破绽;西路的话,就算过去了,也会被刘使君、田将军的部队阻拦,不过,也可以反其道;南路最危险,但只要冲到河边,就有机会突围,这……”

    太史慈翻了个白眼,揶揄道:“公明兄,行不行,都被你说了,你倒是有个准主意啊。”

    徐晃苦笑,张颌又不是笨蛋,自己对其也不是很了解,怎么可能准确估计出对方的想法啊?

    他转向贾诩,意存问计,胖子却也只是摇头,能这样把张颌算死,那他就不是人,而是神了。所以,贾诩转向王羽问道:“主公意下如何?”

    王羽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语出惊人:“某认为,大可随他去。”

    “随他去?”众人都吃了一惊。

    “对!如果苦苦猜测他的想法,主动权就在张颌手中了。只要他不大举出动,大可以任他施为,除非他正撞到我军大营来,否则,就只用轻骑四下截杀。就算他一口气出动几百人,在白马义从的截杀下,能逃出去的也不超过一半,这样的仗,何乐而不为呢?”

    徐晃迟疑道:“可是,被他与邺城联系上,那岂不是……”

    “那就联系上呗,就算联系上了,也顶多约个日期罢了,俗话说的好:战不约期。想猜张颌选哪个方向突围很难,但猜袁绍的日期却不难,想让他的日期作废,又有何难?”

    随口杜撰了一句典故,王羽浑不在意的笑道:“再说了,若不给他点希望,他又岂会出城让某擒他?”

    紧接着,王羽又补充了一道让人疑惑不解的命令:“让人传令回青州,请元皓先生和岳丈过来助战。”

    元皓是田丰的字,王羽岳丈不用说,自然是蔡邕了。前者熟悉冀州情况,来助战还算是有点靠谱,蔡邕虽然也有个中郎将的官职,但他跟行军打仗,运筹帷幄这些事,压根就不沾边,让他来助战算是怎么个章程?

    众将都大惑不解,只有贾诩若有所思,看看一脸云淡风轻的王羽,笑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