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零六章 水落石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张颌的志气可嘉,但志气再高,对改善局面也没多少帮助。

    第一个信使仿佛是个信号,三天之后,第二个信使接踵而来。

    “又死了?”张颌已经没有发怒的心情了,护城河附近,密密麻麻的插着一片箭杆,很显然,将士们已经很拼命了。他们甚至冒着风险放下了吊桥,可最后的结果,还是只得到了一封信。

    “他们的甲太古怪了……”士卒们也很郁闷,任谁看到一群打不死的敌人在面前耀武扬威,心情也一样好不了。

    “算了。”张颌摆摆手,叹了口气。

    麹义惨败,就是因为这甲,自己损失那么大,同样是因为这玩意。听说这甲是纸做的,按说纸做的甲应该怕火才对,但仓促之间,让士卒们上哪儿找火箭去?就算提前预备好了,这才八月,总不能在城头一直生着火盆吧。

    再说了,火箭可是很贵的,哪能拿来当普通的箭来用啊?

    “将军,这是信。”士卒递上密信,张颌郑重接过。

    羊皮上斑斑驳驳的尽是血迹,足可看出信使曾经是多么的拼命。但令人叹息的是,张颌甚至判断不出,拼命的勇士究竟是为了完成使命,还是仅仅是为了保命,又或其他什么。

    展信一看,张颌当即虎躯一震。

    “明日,仲德午时过府赴宴,宾朋甚众……”

    这分明跟上一封信一样啊!难道是一真一假,被青州军蒙中了;还是说,两个都是真的,是主公不放心,所以……再或者都是假的?那王羽的目的何在?

    又是激动,又是担忧。张颌找到了辛毗来接暗号,对方一见之下,当即苦笑连连:“这次不一样了,明日在前,仲德代表的意思就是数字‘二’,这封信其他内容都是一样的,只有日期变了,反攻发动的时间是明年二月……”

    张颌听得目瞪口呆,既是为了幕府这些幕僚的刁钻心思。同样也是因为此信带来的困扰。

    一个二月,一个八月,这就差了半年,偏偏这两个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军师沮授不止一次提醒过袁绍,想压倒王羽、公孙瓒联手。应缓不应急,他的观点得到了大部分冀州派系的人支持;郭图等人却提出了相反的说法,他们认为公孙瓒或不足虑,但王羽却是潜龙在渊,断不能给他从容发展的机会。

    于是,对青州的战略,就这么演变成了派系之争。吵到后来。名士们已经忘记了初衷,一心只想着压倒对方,为了反对而反对了。

    那场争端,最终是外来派系。也就是颍川党获得了最终胜利。郭图、逢纪、许攸、辛评兄弟,这群人都受到了重用,沮授则被夺了兵权,明升暗降的回到袁绍身边效力。

    但眼下却是时过境迁。有了龙凑这场惨败,说不定袁绍又会想起沮授的好处。为了获得冀州派的支持,他也不得不改弦易张。这样一来,反攻虽然还是要打,但八成要等到十拿九稳之后,这就是沮授的风格。

    “这两封信中,至少有一封是假的!”辛毗斩钉截铁的说道:“很可能两份都是假的!”

    张颌颔首不语。

    这两个日期,含义截然相反,袁绍虽然耳根子软,但也不会朝令夕改到这个地步,前后相差不过三日,就在两个派系之中选了个来回。

    所以,信,至少有一封是假的,但到底哪一封才是假的,他却无从辨识。

    字迹,都是袁绍亲笔,丝毫不差!信使的身份也差不多,上次那个是博陵崔氏的子弟,在清渊当廷掾;这次来的是赵郡李氏的人,在审配手下做事。

    赵郡眼下应该还在袁绍手中,但也只是理论上,赵郡北边就是常山,谁知道驻守的幽州军会不会趁势南下啊?而审配参加了龙凑之战,他的手下被王羽俘虏了,很稀奇吗?

    情报不少,但没有一个能帮助张颌看明真相,无一不是似是而非。

    辛毗又道:“如果我猜的不错,青州军中,必有深刻了解我军内部情况之人,说不定是内应!”

    张颌觉得这是一句废话,不了解这些的话,怎么可能写得出这样的暗语?

    问题不在这里,而在于,王羽既然有这样的手段,为何这么轻易就暴露出来?他目的何在?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高层中的内应,用好了,作用不止就这么一点吧?

    若是引自己出城,为何两封信的意思截然相反?不是应该语气一封比一封严厉,形成连贯性,逼自己出战吗?

    反之亦然,王羽也不像是要把自己稳在城中。

    那他到底要干什么,难不成只是为了把自己给搅晕?

    张颌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只觉这一生中,从未遇到这么古怪,这么令他为难的事。情报越来越多,可他却越来越糊涂,别说王羽的计谋,就连王羽到底要干什么,他都全然摸不到头绪。

    而且,他的苦难还没有终止,就在第二天,第三个信使也到了。

    让张颌兴奋不已的是,这个信使是活的!

    “将军,弟兄们在城外尸堆里埋伏了一夜,果然等到了!可惜您没见到,兄弟们举着盾牌,架着弓弩跳出来的时候,青州骑兵脸上的表情有多精彩……”

    报信的军士兴高采烈的夸耀着功绩,哪像是只救下了个信使,倒像是打败了青州军,活捉了王羽一样。

    “好,很好,兄弟们的功劳,某记下了,日后定会在主公面前为各位请功!”不过,只要看到一向沉稳的张颌也喜形于色,这些军士的表现就不足为奇了。

    “谢将军!”

    信使被带到张颌面前的时候,辛毗也赶到了,张颌毫不耽搁,当即开始盘问。

    “你是何人?从何处来?信到底是谁写的?”张颌从中平元年从军至今,枪下的冤魂何止百数。一身杀气,有若实质一般。执掌大军,又在这层杀气之上,笼罩了一层威严,声色俱厉的喝问出声,连辛毗都觉得心头一跳,背脊一凉,那个信使的感受更是可想而知。

    “在下……我……”转眼间,那人额上就见了汗。

    “哼!”张颌怒哼一声。那人身子猛的一颤,突然跪倒,放声大哭:“将军,小的是被逼的,求求您。不要杀我,饶我一命吧!”

    原来是这个脓包!张颌与辛毗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判断:王鹏举弄巧成拙,气数已尽!

    压抑着心头的激动,张颌冷声喝道:“起来好好说话,你若不隐瞒,某便留你一条狗命!”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将军的大恩大德……请将军垂询。”被张颌的气势所慑,那信使的感激涕零只说了一半,这人也是个聪明人,念头一转。就知道张颌的意思了,不等张颌再问,就老老实实的回答起张颌最初的问题来。

    “小的崔耿,在灵县任少府……”

    “你是清河崔家的人?”

    崔耿眼睛一亮:“将军明鉴。某正是崔家旁系,将军可是与我家哪位长辈……”

    “继续往下说!”张颌不动声色。又是一声冷喝。

    “是,是!”崔耿一缩脖子,立时又换回了先前的自称,讲述起自己的经历来:“七月间,境内流民大起,疯狂的抢收田间庄稼,不得已,鲁令君命郡兵出城驱赶,却不料中了王羽那贼的奸计,被青州军……”

    这些情报都相当旧了,张颌也猜了个**不离十,但他仍然听得很认真,旧情报也是情报,说不定隐藏着什么线索呢。

    这个活信使的身份,本身就是最好的情报了,通过此人,很可能得以判断出王羽的最终目的!

    “就在两天前,青州的一个幕僚提审了小的……”

    “是怎样一个人?”辛毗插嘴打断道。

    崔耿不假思索道:“是个胖子,笑眯眯的很和气,但做事却……”

    “毒士贾文和!”只听了一半,辛毗就做出了论断。

    崔耿看看辛毗,又瞅瞅张颌,见后者点头示意,于是继续说道:“他说……让小的假扮信使,送封书信进城,就会善待我的家人,哪怕小的死了也一样,若是有反复,就一个不留的全杀光。事先说的好好的,谁想半路上,追兵却突然放起箭来,要不是,要不是……”

    也不知是想起家人可能遭受屠戮,还是怕张颌算账,他越说越慢,最后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咳了几声,继而又是大哭起来。

    张颌不去理他,转向辛毗问道:“佐治,你怎么看?”

    “应该都是真话。”辛毗缓缓点头,战局的演变和假信的事,都在他和张颌预计之中,合情合理,不应有假。王羽之所以把信使都杀死在城下,恐怕也是怕出现这类孬种,或者心怀忠义之人,不顾家人的安危,也要吐露实情。

    实际上,王羽的威胁并不十分可怕,只要能把信使安然接进城,王羽就无可奈何了,他总不能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对各世家展开杀戮吧?

    那样的话,他就别想入主冀州了!

    但对这些世家子弟来说,这个威胁还是很可怕的,哪怕是事后清算,也不能不担心。只是自家运气够好,直接抓了个孬种进来。

    “贾文和智谋再高也不可能事先料到,此人会被我军活着借进城,那也就是说……”

    “不错!”张颌重重点头,目光落在了那份假信上。

    信虽然是假的,但一样可以从中获得情报,因为假情报的反向,往往就是真相!

    耍了这么久的阴谋,敌人终于还是百密一疏,水落石出的一刻就在眼前!

    在张颌的示意下,辛毗拿起了信,展开一看,当即惊呼出声,声音中既惊且喜。

    “如何?”张颌身体前倾,两手握拳,极为紧张。

    “将军请看!”辛毗满面笑容,将信摊开,悠然解释道:“王羽技穷也,如毗猜的不错,他的目的就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