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零七章 情报战精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辛毗自以为得计,张颌被折腾得不轻,但他们不知道,其实青州众将一直也是雾里看花,不知道自家主公和军师在搞什么名堂。

    所幸的是,相对于只能自行摸索的张颌,青州众将有不懂就问的便利。

    开始王羽和贾诩都故作神秘,面对众将的问询,都只推说时机不到,但今天,当第三名信使被活捉进城的时候,王羽终于松了口,而且这一开口,就一发不可收拾。

    “说是奇谋,其实这也是一场战斗,情报战!”

    “其精要就是对信息的控制!”

    “清河、平原人口稠密,我军兵少,很难达成彻底的屏蔽,短时间或许可以,却不可能长时间维持。如果强行封锁,那么就只能设法确保封锁线的严密。”

    “只要敌人取得任何一项突破性进展,哪怕成果极其细微,在智慧和耐心的共同作用下,也有可能被敌将抽丝剥茧的找出事情的真相,所以,本将反其道而行之,用大量亦真亦假的信息,彻底搅乱敌将的思路。”

    “调遣大量游骑,建立看得见的封锁线,让敌人无法得到我军不想让他们得到的情报;传递大量假情报给敌人,同样可以建立起一条看不见的封锁线,在找到辨明真伪的规律前,敌将同样无法得到确实的情报。”

    “实际上,这一计谋能奏效的关键,就是建立在敌将会苦苦寻找这条规律的基础之上,只要他去找。那他的失败就是注定了的。近日以来,文和先生策划的一系列行动,都是为此而设。”

    王羽话音落地,帐下却没什么反应,这番高论引发了众将的思考,就连太史慈这种直率性情的人,脸上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从春秋至今,中原大地上进行过的各种战场不计其数,名将们应用的战法、策略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让人难以计数。假情报这种策略并不新鲜,但象王羽这样应用,就闻所未闻了。

    通常来说,假情报的作用是迷惑敌人。让敌人按照己方所期望的方式行事,务必求真。王羽的这场行动,在初期似乎就是循着这个模式进行的。

    但进行到现在,事情却完全变了味。

    今天首先提出疑问的,是白马义从的副将秦风。秦风是个比较纯粹的武将,执行命令的态度非常坚决,很少在战略上发表意见,今天之所以忍不住,是因为王羽的命令太奇怪了。

    在送信使之前,王羽提醒秦风。要小心埋伏。后者很郑重的应下,表示自己誓死完成任务,将假信使射杀在城下,并让假信落入守军的手中。结果,王羽摇摇头。告诉他,重点是保全自家将士的安全,信使什么的,大可以随他去。

    当时秦风感动不已。觉得这种体恤士卒的主公,真是千载难逢,可是回来后,他却越琢磨越不对劲,主公体恤士卒之情不假,但他不在乎那信使是死是活也是真的。

    他是个实诚人,肚子里藏不住事儿,于是,在军议上,他便提出了这个问题,引出了王羽的这番关于情报战的论述。

    不在乎被人识破的假情报,能产生令人期待的作用吗?众将之中,颇有几个类似徐晃这样,时刻不忘学习新知识,追寻兵法最高奥秘之人。对他们来说,这所谓的情报战,就如及时而至的春雨一般,勾起了他们旺盛的求知欲。

    太史慈也不敢大意,很难说将来他会不会遇见和张颌一样的情况。困守孤城的同时,尚保有一战之力,万一围城的敌人有样学样,也用了类似的招数,他可不能莽莽撞撞的一头撞进去,总要有个破局之法才好。

    “这么说来,我军早先进行的封锁,也是为了给敌将造成错觉,让他以为,我军的目的是不让他得到情报,所以他就会想方设法的获取情报喽?”

    好逞勇,并不代表无谋,只是个人的风格而已,太史慈可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用心思考片刻,他很快就注意到了某些很关键,却没人注意的细节。

    “不错。”王羽赞许的点点头,目视贾诩,示意后者继续。

    这计划是他提出来的,但细节的处理,却都是贾诩一手操办的。情报战,也是心理战,这是贾诩最拿手的东西,王羽提个理念就已经足够了。

    实际上,若是真让王羽细致操作所有步骤,八成会出纰漏,他可不是那种特别擅长把握人心之人,他吃定张颌,靠的主要还是先知先觉的本事。

    张颌不是普通人,他是三国时代的名将,有关于他的资讯,王羽了解得很清楚。这位河北名将在三国中前期没什么名气,这和他的经历有关。

    袁绍是个失败者,所以,他在袁绍帐下效力时的战功,史官肯定不会浪费笔墨去大肆宣扬。官渡之战中,张颌降了曹操,虽然魏武雄才大略,但对降将的使用他一样很慎重,张颌虽然随他南征北战,却从未有独领一军的机会。

    张颌真正活跃起来,是在三国时代的中后期,从魏蜀的汉中争夺战之战开始。那时河北彻底平定,士庶皆忘记了袁氏的风光,张颌这个降将用起来没什么潜在风险了,所以他才有了独当一面的机会。

    汉中之战,刘备借着地利和巅峰时期的人员配备,大占上风。开战之初,黄忠就斩了夏侯渊,张飞在巴西防御战中击败了张颌,可刘备闻讯后,却不怎么高兴,他嘟囔说:“要杀就杀张颌,杀夏侯渊有什么用?”

    夏侯渊是魏国汉中方面的主帅,张颌只是个先锋部将,而且又新败于张飞,两者的重要性根本没法比。刘备为什么说这话呢?

    王羽猜想,八成是刘备跟随公孙瓒的时候,在河北战场上吃过张颌的亏。

    但在汉中的战事中,刘备的话得到了充分的验证。张颌率偏师,挡住了刘备亲率的主力部队;夏侯渊被黄忠的偏师所杀。夏侯渊死后,张颌代其职位,沉着的指挥败兵,顶住了刘备的大举进攻,将战线维持在了汉水一线。

    不过,张颌最著名的战役。要当属他街亭败马谡,打退诸葛亮首出祁山的那场大仗。

    小说里把那一仗写成是司马懿指挥,但实际上,司马懿当时还在荆州造船。准备伐吴呢。真正轮到他和诸葛亮对战,是在孔明第四次出祁山伐关中开始,也正是从那时开始,蜀军从劳而无功,变成了每战必胜,搞得魏军只能闭关坚守,待敌人粮尽自退。

    前期和诸葛亮对战,让对方讨不到便宜的人,其实是张颌。

    也正因如此,张颌才遭了司马懿之忌。担心这位忠勇之将坏了自己的篡夺大计。在诸葛亮四出祁山的战役中,司马懿强令张颌追击,被诸葛亮在木门谷设伏,将其射死。

    这样一位名将,王羽可不敢轻视。自然要派出最够分量的人对付他,贾诩当仁不让。

    贾诩呵呵笑道:“张颌是个良将,就算主公不提醒他,他迟早也会意识到手中这支孤军的重要性。所以。即便邺城的消息赶在我军行动之前传达给他,他也会三思而后行。”

    张颌之所以落到今天这般窘境,就是因为他自作主张,没有按照袁绍的嘱咐,待在清河虚张声势,而是主动进兵,以求策应主战场。

    这个人,的确不会盲目服从命令。

    “让他得到充分的情报和思考时间是很危险的,因为即便我军得到了袁绍的确切计划,也没人能保证,张颌到底何时、何地、采取怎样的行动,一个不可预知的敌人,是相当可怕的。”

    “不过,我们可以藉着情报的流动,引导他的思路,既然很难让他按照我军的期望行事,踏入陷阱,那就让他彻底陷入混乱。”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乃是兵圣传下来的的准则,用兵者无不奉之为金科玉律,张颌擅谋,自然不会例外。所以,贾某遵照主公之意,因势导利,引导张颌的思路,让他在获取情报和联系后方上面下功夫,一步步踏进主公的陷阱。”

    贾诩很清楚,自家主公想借着解释的机会,给青州众将上一课,增强他们的思考能力,以便将来独当一面,所以他娓娓道来,解释得颇为详尽。

    “原来如此。”徐晃点头附和道:“张颌用的是通常状况下的思维模式,认为主公设谋,是为了将他引导到某个方向,所以,他会极力辨识情报中的真假,试图找到其中规律。却没想到,主公设计的初衷,就是想让他这么做!”

    “正是如此。”贾诩赞许笑道:“他想到主公会设奇谋,并一直在小心提防,结果,他的警惕心被主公给利用了。现在,他应该已经彻底迷茫了。”

    假情报其实没有规律,每一条都是互相矛盾的,比如被发现的那封信,上面是条让张颌梦寐以求的命令,令他自行判断局势,决定行止。

    换在龙凑之战前得到这条命令,张颌恐怕会感激得不得了,但现在不行,因为他明知这是条假命令。所以,只要他看了信,思路就只会变得更乱。

    贾诩续道:“说不定,他还会找人商议,试图集思广益……”

    “不行,不行!”徐晃摇头不迭:“人越多,观点就越多,假情报中的信息本来就很乱,集思广益之下,只有更乱,更有人会自作聪明,自以为看出了什么,并坚持己见。到时候,就会变成一切皆有可能,最后什么都做不了。”

    如秦风这样心眼实诚的,已经听傻眼了,主公和军师这心眼究竟是咋长得?就这么个小把戏,怎么就把张颌这样的名将耍得团团转呢?

    太史慈也是直咂舌,想了想,他插嘴问道:“这么说来,接下来,假情报还要不断的送进去喽?”

    “当然了,反正俘虏不少,性情也各异,不可能每个都是软蛋,也不可能每个都顾念家人前途,咬紧牙关,说不定啊,还有些人会觉得我军形势大好,准备全力配合呢。”

    贾诩眯着眼,坏笑道:“等到最后,张颌会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信使,哪个是假的,每个信使进城,先得挨一顿板子再说,哈哈。”

    徐晃等人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突然对敌将有些同情起来,主公的新战法,加上军师的坏主意,对方的处境不是一般的可怜呐。

    被假情报搞得焦躁不安,进来的信使又难辨真伪,不用刑逼供怎么办?

    不过,张颌倒也不算委屈,为了对付他,主公特意把蔡中郎和田军师从临淄召来,让蔡中郎这个书法大师伪造笔迹,熟知冀州人物的田军师模仿袁绍的口吻伪造命令。

    这么大阵仗,张颌不认栽,又能如何呢?

    太史慈神经大条,没心思去体谅张颌,他只关心战局的演变:“可是,军师你知道张颌最后会怎么选择吗?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张颌这样的人?”

    “这个么……”贾诩微一沉吟,这场情报战的目的,是搅乱张颌的思维,让对方失去冷静判断的能力。成功之后,张颌会失去平常心,做出他自己都想不到的决策,但那个决策是什么,就无法控制了。

    再怎么擅长体察人心,贾诩也无法判断,精神不正常的疯子会怎么思考问题,而他现在做的,就是要把张颌逼疯。

    王羽摆摆手,终止了有关于情报战的话题:“无所谓,他怎么做都好,只要他没法做出及时的判断,这就足够了。说起来,大战在即,能免去这场不必要的对战,我军还避免了不必要的伤亡呢,何乐而不为呢?”

    众将脸上都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虽然是紧急驰援,但当日青、幽两家的主力联手一击,居然没能彻底打垮张颌,确实很让人意外。打顺风仗不算强,逆境求胜才见真本领,张颌用兵之能,在那一战中展露无遗。

    如果张颌出城决战,青州军应该能打得赢,但伤亡肯定不会少了,对迫在眉睫的中原大战,肯定是不利的,能用计谋解决张颌,再好不过了。

    “报……”就在这时,中军帐外一阵马蹄声急响,听声音,来骑竟是直冲到了中军附近才下马。王羽平时随意,但治军却严,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情况十万火急!

    很快,亲卫的通传声在帐门外响起:“启禀主公,公孙将军遣使来报,情况万分紧急,故而……”

    “传!”王羽肃容断喝。

    “喏。”

    信使马上被带了上来,手中捧着一卷竹简,一见王羽,立刻双手奉上:“幽州急报,我家主公的意思……君侯见信便知。”

    “嗯。”王羽点点头,接过竹简,他现在多少适应了读竖排的繁体字了,就算没有标点,大致意思还是能看懂的。

    一看之下,他的脸色当即就是一沉。

    “主公?”贾诩等幕僚和众将心中都是一惊,这信来的这么急,八成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们也看看吧。”王羽随手将竹简递过,脸上泛起了一丝凌厉的笑意:“袁绍这贼,果然也急了,也好,既然你要来,那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就让某会过天下英雄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