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一六章 阵前相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初平二年九月下。

    从春天开始就笼罩在河北大地上的战云,终于到了全面爆发的一刻。围绕着黄河北岸的乐平、聊城这个战事中心,无数兵马或互相接近,或等待时机,或互相鏖战不休,将整个河北大地都卷入了战火。

    烽烟,遮天蔽日!

    仅仅在聊城周围百里方圆,就聚集了十万以上的大军!其中在乐平城东二十里对峙着的,曹操统领的三万曹军,王羽亲率的五千青州催锋营以及数百轻骑;田楷率领的一万五千幽州步卒主力。

    向南,有在大河南岸茌平城驻守的,刘岱率领的三万兖州军。

    向西,馆陶城有高览率领的一万兵马;

    向北,有刘备率领的八千步卒;

    再远一些,鄃县有张颌的五千残兵,历城有于禁统帅的四千青州军。

    这些兵马都能在三日到五日内,加入乐平战场。

    更远的地方,袁绍正统率三家联军,近五万大军与张燕的十万黑山贼鏖战;

    更远的幽州,徐无山上升起的狼烟,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河北虽大,却找不到任何一处,没有被战乱波及的桃源之地。

    “呜呜……呜呜……”

    旌旗摇动,长风呜咽;号角长鸣,悲声苍凉。

    在一个雨过天晴,天清气爽的日子,战火再次被点燃了。

    “这烦人的雨可算是停了,耽误了好几天,我身体都快生锈了。”

    太史慈一边抱怨,一边甩着胳膊,随即又深吸了一口气,感受了一下深秋时节清凉的气息。这才笑道:“秋高气爽,阳光明媚,正是厮杀的好天气。公明,你看好了,等我擒了那个黑大个,你就率军杀上去,咱们就赢定了。”

    徐晃神情冷峻的摇摇头:“不好说。”

    这话太史慈可不爱听,脸一板,反问道:“怎么不好说?”

    “别忘了主公的话。曹军并非无备,就算我军不动,他们今天也很可能会发动全面攻势,形势相当严峻。这场仗也不知要打多久,子义。你还是留着点力气的好。”

    单挑的结果,对大战形不成决定性影响,决定战局走向的,还是双方的运筹。王羽和贾诩对自己商量出的策略信心满满,但徐晃却持谨慎的保留意见,那个策略太复杂了,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近乎于随机应变的策略。

    策略越复杂,执行起来的难度就越高,就越容易出现意外。

    徐晃倒是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的意思,但这场大战关乎青州的存亡。他怎么也做不到王羽那么云淡风轻,也没法象贾诩一样泰然处之,更别提和太史慈一样什么都不想了。

    “放心,放心。别说打一仗,就算一直打上三天三夜。俺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太史慈拍着同僚的肩膀,大咧咧的笑道:“公明啊,饶是曹操、刘岱奸似鬼,也得喝主公和军师的洗脚水,你就别想太多了,好好看俺怎么旗开得胜吧,哈哈。”

    太史慈的用词太奇葩,徐晃也是哭笑不得,摇摇头,走开了。于禁不在,行军布阵的职责就落在他身上了,他可没空在这里和太史慈闲扯。

    “文和,你觉得曹操中计没有?中了的话,是哪个套路?”中军处,几辆马车并在一起,拼出了个半人多高的高台,权当指挥台,王羽和贾诩也在进行着内容很奇葩的对话。

    “看样子,像是要战,真打。”从两军互相接近开始,贾诩就一直眯着眼睛观察敌阵,此刻已经有了结论。

    “曹操布的是冲轭阵,能同时迎战前、左、右三方来的敌人,打的是先防后攻的主意。他将吕旷兄弟的冀州军布置在了右前翼,显然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我军纵有奇兵,也不可能从那个方向出现。”

    贾诩指点着敌阵,解释道:“统率左后翼,也就是最容易遭到突袭方向的将领是乐进,此人用兵的风格与文则相似,布阵严密得很,有他在,纵使遭到突袭,想必也能顽强抵抗,给中军赢得反应的时间。”

    冲轭,就是车前方的横木,呈x形。x阵型,是王羽很熟悉的阵型,因为后世的特种部队也经常采用这个阵型进行小队作战。

    从形状上就能看出这个阵型的优点,任何一个方向攻来的敌人都会同时面临两个侧翼的兵力攻击,是最有效的防守反击阵型。

    缺点则是阵型比较复杂,指挥的难度比较高,对士兵的训练程度和主帅的统率力,都有相当高的要求。

    这个阵型也可以变,变起来的门道还不少,最大的玄妙就在于侧翼与中军之间的配合,这可以通过旋转和回缩来实现。

    曹操在乐平待了大半个月,一直在操演阵型,显然就是为此做准备了。

    他将配合还不太精熟的冀州军布置在前军,看似是想拿他们当炮灰,实际上却是在保护他们。战场在漯水北岸,无论王羽的奇兵从哪里出现,都打不到曹军的右前翼。

    这场仗,曹操的确可以将冀州军当炮灰用,不过那样就会形成软肋,只要王羽重点打击两军的结合部,就能取得相当不错的战果。如果奇兵存在,将出现时最猛烈的一击打在冀州军身上,很有希望一举击溃冀州军,进而驱溃兵冲阵。

    所以,曹操把友军放在了这个似危实安的地方,将最擅长防御的嫡系乐进,布置在了最危险的位置。王羽有奇兵,就作为防线,没有的话,就当成预备队用。

    另一侧的后翼,主将是曹仁。此人目前尚且名声不显,但在后世名声却不小,是曹魏八虎骑当中的头号人物,在赤壁之战后,曾在曹操率主力返回许昌,孙刘联手逆袭时,和周瑜打得你来我往,好不热闹,虽然最后丢了江陵,但却守住了包括襄阳在内的北荆州。

    前军的另一翼,主将是夏侯渊。对王羽来说,又是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夏侯渊的战功主要是在西凉平马超时立下的,此人用兵擅长长途奔袭,应该是个擅用骑兵的将领。

    不过,王羽记忆最深刻的不是夏侯渊的生平,而是他的归宿。只可惜……黄忠不在,否则就有趣了。

    “那就是丙计划了?”王羽点点头,又摇摇头,叹口气道:“可惜,可惜。”

    王羽的计划,和程昱猜的差不多,不过比他猜的要复杂很多,应该算是对张颌那场心理战的延续。

    大体上就是:进兵,看敌人如何应对,根据敌人的反应,采取相应的克制手段。

    两个敌人中,曹操是当世枭雄,刘岱却是个庸才。

    用人比袁绍还不靠谱,所以他麾下的幕僚、将领,大多都是那种名过于实,只会高谈阔论的名士。让他们纵论天下,指点江山,那是一个顶俩,让他们运筹帷幄可就抓瞎了。

    所以,王羽必须先得遏制住曹操,让他不能自由行动,才能展开后续的计划。

    根据曹操的应对,贾诩准备了相应的反制手段,按照甲乙丙丁排列。

    王羽最期望的能应用的,当然是甲字号,这是对战局最有利的计划。可问题是,曹操似乎没有配合的意思,连乙计划可能都用不上,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贾诩倒觉得这样不错,笑道:“这样也好,舍易取难,本也不是兵法正道。”想了想,又一脸担忧的补充道:“怕就怕,他看破了计策,却佯装不知,拼着损失惨重也要拉着我军,那就麻烦了。”

    曹操不是张颌,他的情报也没有张颌那么闭塞,所以,想把他当成张颌一样对付,肯定是不行的。实际上,王羽虽然很有信心,但贾诩却一直有些忐忑,丙计划得以实现的基础,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

    这个前提当然有其道理,但曹操顾全大局到底会顾全到什么程度,却很难讲,贾诩再怎么能洞悉人心,也无法百分百的确认这一点。

    “放心,放心。”王羽大咧咧摆摆手,曹操顾全大局的程度,贾诩不知道,他却很清楚,计划的前提,不会有错的。

    徐晃打了个手势,示意准备就绪,王羽点点头,抬头眺望时,只见对面阵列严整,旗号分明,只有些许地方还在进行微调,显然也准备就绪了。

    考虑到冲轭阵布阵本身就比较复杂,曹操的统率力应该比徐晃要高些。

    “差不多可以开始了……”烈烈风中,王羽缓缓抬起了手,众将无不屏息凝气,只有太史慈一脸兴奋。

    就在这时,敌阵忽然旗门大开,一队骑士簇拥着一名红袍将军离阵而出。走不多远,又有一骑加速驰来,将将进入射程时,他在马上将双手张开,纯以双腿控马,一边高呼,一边横向奔驰。

    “是使者!”徐晃做出了提示,张开双手是表示没有武器,显然对方有话要说。

    “听听他说什么?”王羽有些好奇。

    “要打就打,说那么多干嘛?”太史慈十分不耐烦。

    徐晃自动过滤太史慈的吐槽,传令阵前,令人上前答话,双方的效率都很高,信息很快便反馈回来了。

    “曹操欲请主公阵前相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