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一七章 永不退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阵前对答和武将单挑一样,都是春秋时代的规矩。

    那时战争的规模不大,对战双方通常会在阵前讲几句话,内容无非是宣讲大义在己,邪恶为敌的道理,以达到鼓舞己方士气,压制敌人士气的作用。

    从某个角度上来看,那个时代的战争是很有章法的,先斗嘴,斗不赢就单挑,单挑完了还是不服,就群殴,有个明显的升级过程。

    然而,随着战争规模的日渐扩大,这些一板一眼,没有实际意义的规矩渐渐被抛弃了。到了兵圣时代,战争崇尚的已经是兵不厌诈,拘泥不化,因循守旧者如宋襄公,不再是道德的标杆,而是天下人的笑柄。

    太史慈和典韦的单挑,属于狭路相逢,对战双方不约而同的派遣了头号猛将为先锋,遭遇上来,自然是要打一场的。

    但阵前对答,就没这种必要了。

    凭三寸不烂之舌,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事,就算是张仪、苏秦复生,也不可能做得到。不过,对口才有自信的人,倒是可以在这个过程中用言辞动摇对方心志,打打心理战,运气够好,说不定还能得到有关于对方战略部署的重要情报。

    问题是,发出邀请的人是曹操,对手是王羽!

    前者不是盲目自大的人,后者则是天下公认的危险人物!

    王羽一直很喜欢在开战前,邀敌军主将来聊聊,然后借着快马武艺,来个擒贼先擒王什么的。但自从他突袭了华雄之后,就再没能遇见肯配合的好人,所以说,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亮出来的本事,谁都会防上一手,再用就不灵光了。

    现在,当他自己都放弃了的时候,终于有好人出现了,曹操居然自动送上门了!

    “有趣,真有趣!”王羽乐了,不愧是曹操,确实非同凡人。着实的让自己大大的意外了一场,或者说惊喜更贴切些。

    “走吧,子义,随我去会会曹军群英。”他挥了挥手,示意亲卫去牵马。

    “喏。”太史慈本来就准备就绪了。他知道王羽的本事,对自己的武艺更有自信,自然也不会担心或是劝谏,痛快的应诺一声,跳下高台。

    “嗯……曹孟德颇有智谋,主公还是要仔细些才好。”按照职责,贾诩应该提出劝谏才对。但他熟知王羽的脾气,知道那些话说了也白说,只是提醒王羽要小心。

    “某省得了。”王羽翻身上马,点点头。算是答应了,然后与太史慈兵骑出阵,迎了上去。

    看到这边动静,那红袍将军身边骚动了一阵子。似乎发生了争执,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最后。疑似曹操的那红袍人带着两名随从远远迎了上来。

    “只有两个?曹阿瞒倒是很有自信么。”太史慈带住马缰,压低声音提议道:“主公,那个黑大个就是典韦,此人武艺虽高,但骑术一般,若是……”

    “不要急,看看再说。”王羽不觉得曹操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让自己利用,他带了两名护卫,一方面是不示弱的意思,同时也应该是有所准备。

    自己和太史慈联手的威力虽大,但曹营也是卧虎藏龙,自己造成的蝴蝶效应改变不了天下大势,但很多人和事都变了,眼下王羽也无法确定曹操另一名护卫的身份。

    万一是个强手,自己突袭不下,反倒动摇了士气,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反正是白得的机会,有机会一劳永逸当然不能放过,没机会也无须勉强,跟老曹这样的名人聊聊天,未尝不是一桩趣事。

    相距差不多五十步左右,对面的三骑拉住了马。这个距离上,已经可以互相看清脸上的表情,说话大点声也能听得见,为了安全计,没有再前进的必要了。

    “王君侯,当日酸枣一别,悠悠已近两载,见君侯雄姿勃发,风采更胜从前,操实不胜之喜。”曹操远远的一抱拳,语气中大有不胜唏嘘之意。

    王羽拱拱手,朗声回应道:“见笑,见笑,故人远来作客,羽这个主人却未能远迎,失了礼数,还请孟德兄勿怪。”

    “鹏举贤弟此言,未免太见外了。”曹操的问候当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王羽的答话同样也是暗藏机锋,听王羽以主人自居,曹操却也不恼,而是顺着王羽的话头,换了称谓,然后话锋一转道:“操此来,实有良言相赠。”

    “哦?”王羽眉毛一挑,笑道:“孟德兄的高见,却是不能不听,愿闻其详。”

    “自中平元年以来,天下大乱,狼烟四起,民不聊生,今年河北大战之后,冀州必然又是一片疮痍,遥想大汉当年之兴盛,吾等汉家臣子无不摧断肝肠,涕泪俱下啊!”曹操语气沉痛,一脸的悲天悯人,即便以王羽的眼力,也难知真假。

    “恢复大汉荣光,亦是羽所愿,然则形势逼人,不得不战,时也命也,为之奈何?”一时揣测不出曹操的真实意图,干脆顺着对方的语气叹了口气。

    曹操的语气愈发诚恳起来:“若是鹏举贤弟有意,操倒是愿意做个中人,居中调解,化解青、幽与冀州之怨。令各家暂息干戈,各守疆界,既免去了刀兵之险,亦免除了生民之苦,岂不为美?”

    “嗯?”王羽很是意外,他原以为曹操冒风险见自己,是想刺探情报呢,没想到却摆出了一副中间人的架势。

    调解,应该不是曹操的真实意图,悲天悯人什么的同样不着边际,难道,他是打算借此来刺探自己的战意有多高,进而推断自己的底牌么?

    心念电转,王羽决定暂时不表态,先等曹操表演完了再说。

    “鹏举贤弟的眼光之高,义气之重,皆早已名满天下,毋庸操多说。然则。眼下的形势已不可为,贤弟为何还要继续坚持?岂不知再打下去,也改变不了大势,徒增生民之苦么?”

    “所谓兵势无常,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如果只是比比双方兵马众寡就能分出胜负,那古往今来的名将们岂不一直在做无用之功?”

    “贤弟见识虽高,但此言却是差了。”曹操摇摇头。问道:“敢问贤弟,河北大战因何而起?”

    “呃……”王羽微微一顿,这个问题还真有些不好回答。

    深层次的原因,当然是自己要争鼎天下,河北这块地盘自然不能放过。但这话却不好明说。单说表面的原因,自己是来增援公孙瓒,为青州建立一道屏障,赢得发展的时机的。

    盟友之间,其实也有主从之说。

    界桥之战前,王羽就是来摇旗呐喊的,所以过河的时候。他连兵都未曾多带,联军的战果都是公孙瓒的,他顶多拿些谢礼罢了。

    等到龙凑之战的时候,双方就变成平起平坐。并肩作战的盟友了,和前世历史上的孙刘抗曹差不多,打下的两个郡,双方也是平分的。

    这种联盟关系看起来很美。但稳定性却比界桥之战前差了很多。没有主从分明的关系了,随着形势的演变。很快就会失去平衡。

    正如赤壁之战后的孙刘关系一样,反攻荆州之初,孙刘一直并肩作战,配合默契。等到刘备取了江陵,两边立刻就反目成仇了,要不是孙权顾忌周瑜做大,想利用刘备牵制周瑜,同时也担心曹操反攻,不用等到夷陵之战,两家就打起来了。

    眼下,王羽和公孙瓒的关系也有往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公孙瓒退走,留下主事的田楷和王羽相处愉快,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另一个重要人物刘备也是王羽一手捧起来的,这一仗打完,无论胜负与否,双方的主从之势都要调转了。

    以目前的局势,王羽面对众多对手的围攻,形势相当不利,输面居多。

    输了,青州军大可退回青州,凭借黄河天险防守,挡住袁绍的追击,但田楷、刘备却无处可逃,就算勉强逃回幽州,麾下兵马恐怕也是十不存一,公孙瓒雪上加霜,实力再次大幅削弱。

    就算王羽凭借逆天的本领,打赢此战,形势也强不了多少。打赢这一仗后,王羽很有可能吞并冀州,就算不能,声望和实力也会大幅增长,田楷、刘备说不定都会被拉拢,变成王羽的部下。

    无论胜负,青幽的关系都会发生重大变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赢了这一仗,王羽只会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这就是曹操的暗示。

    形势很复杂,但王羽却也不会轻易动摇,他轻声笑道:“孟德兄焉知伯珪兄会不会迅速平定幽州之乱,重返冀州,出现在战场上?”

    “哈哈哈哈,鹏举贤弟欺我乎?”曹操呵呵大笑。

    “幽州之危,岂是一时三刻能化解得了的?乌桓大王丘力居当日为公孙瓒所伤,最终因伤势过重而死,新王蹋顿登位,扬言要寻公孙瓒报仇,已与东部鲜卑联盟,汇聚十万铁骑,大举南下!公孙瓒纵有三头六臂之能,又岂能反手间平定二虏,若是他急于求战,说不定反而会失了方寸,葬送了一世英名呢!”

    “什么?”王羽目光一凝,尚未答话,身后太史慈已是惊呼出声。

    公孙瓒来信,只说幽州有变,与刘虞相关,却没具体说明情况。如果只是刘虞,公孙瓒的确有可能迅速摆平对手,回援冀州,实际上,这也是王羽的杀手锏之一,但若是鲜卑、乌桓大举来犯,事情可就难说了。

    失去了白马义从的公孙瓒,能不能挡得住胡虏的锋芒都是个问题,更别提快速稳定后方,返身来战了。

    “所以说,还是就此罢兵,最为稳妥。”

    欣赏了太史慈的惊讶表情,又在王羽脸上观察了片刻,曹操继续劝说道:“幽州步卒可以回援,本初兄要收复失地,短时间内不会攻打青州,贤弟也可收兵回去,休养生息,操亦不用再与贤弟刀兵相见。各方皆有所得,又免去了一场大祸,岂不为美?”

    同样的话,曹操已经说了两遍,但前后两次的效果却大相径庭。在抛出了幽州惊变的重磅炸弹后,连好战的太史慈都沉默了。

    形势越来越不利了,打赢了可能会引起公孙瓒的猜忌,打输了就是满盘皆输。曹操的消息,显然不是来自于辽东,他没那个渠道,那是内部消息!

    刘虞一直对胡人采取怀柔政策,在乌桓、鲜卑各部落很有威望,为了牵制公孙瓒,他鼓动二虏大举出动,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儿。

    前狼后虎,实力大损的公孙瓒,能挡得住鲜卑、乌桓么?挡不住的话,这些胡虏就会大举南下,祸害整个河北,同时,成为袁绍的另一支援军,围攻青州军。

    在本来就很不利的时候,再加上这么一支大军,雪上加霜,那还怎么打?

    放弃清河、安平,甚至平原,达成合议,退回青州,保全实力,似乎不失为上策呐!

    王羽不动声色,曹操却也不催,他相信,这个意外的消息,肯定不在对方的计划之内。用这么一个消息,打击对方的信心,打乱对方的部署,彻底破坏对方周全的计划,这才是他冒险邀见对方的真实意图。

    至于合议……

    要知道,现在可是乱世,信义什么的,谁会太在意啊?再说了,就算让王羽安然退走也没什么,袁绍的主力没到之前,王羽本来就有大把的机会退走,谁还敢冒险追击他不成?

    他不是袁绍,不会那么天真,总是想着一劳永逸的解决对手,王羽这种对手,本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能顺利收复失地,将对方压回青州,重新形成包围态势,这就足够了,没必要冒着偌大的风险,与对方决一死战。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王羽忽然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孟德兄确实设身处地的为小弟着想了,然而,汉胡不两立,忠奸不并存,陛下以国士待我,某自当以国士报之,为国除贼,义不容辞!又岂能因为畏惧艰险而避之?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如此方为大丈夫是也!”

    王羽目视曹操,眼神中战意昂扬,“孟德兄还有其他要说的吗?如果没有,那就开始吧!子义!”

    “慈在此!”太史慈本来还有些疑虑,但听了王羽最后这番话,却一下就被感染了。

    无论面对怎样强大的敌人,怎样险恶的局势,永不退缩,对太史慈来说,这才是王羽最具领袖魅力的优点。

    “上吧!为我军先拔头筹!”王羽抬手一指,指向的,正是曹操身后的典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