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二零章 先拔头筹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杀贼平乱!”

    “奉天讨逆!”

    即便对身处乱世的事实有着清晰的认识,出身寒微的士卒们依然确信,自己处于正义的阵营,为了某些崇高的目的在抛头颅,洒热血,至少在举起矛戈的这一刻,他们是这样确信的。

    没办法,如果仅仅是为了找口饭吃,填饱肚子,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亡命搏杀,这条性命未免也显得太过卑微了一些,哪怕这就是真相也一样。

    只有那些伟大而崇高的目标,才值得大家拼命,无论那目标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虚妄的梦幻泡影,只要努力去相信就可以了。

    除此之外,适才那场激烈的对决,未尝不是激励双方斗志的因素之一。

    阵前的将士亲眼目睹,阵中阵后的将士口口相传,大部分人都被那场对决激得热血沸腾,斗志满满。对决没有结果的遗憾,化成了十足的动力,大战刚一开始,就进入了相当快的节奏。

    在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上,双方的强弓手便毫不犹豫的射出了手中的长箭,漯水上空顿时罩上了一层巨大的黑云,双方的长箭在空中厉啸交错,碰撞冲突,死亡的气息铺天盖地一般倾泄而下!

    追在这股死亡气息身后,两军将士疾步而前,连刚刚射出手中长箭的强弓手都只是在放箭的那一刹那,停下了脚步,箭方离弦,他们便放下长弓,追在了同伴身后。

    人如潮涌,中箭栽倒者瞬间就被洪流席卷而净。

    双方相距一百二十步,箭阵更加密集了,长箭破空的厉啸声汇成了一股惊心动魄的飓风,盘旋在上空。无数的长箭“嗡嗡……”地钉进了怒涛之中,激起一片片以生命铸就的浪花。

    “杀!杀!杀!”三万悍卒的吼声象滚雷一般掠过战场,愤怒的杀声震撼天地。

    “讨逆!讨逆!”两万联军就象汹涌咆哮的决堤洪水一般,以排山倒海一般的磅礴气势,高声吼叫着,一往无前地杀了过来。

    战鼓再响,地动山摇;号角长鸣,声震四野!

    盾牌兵,长矛兵。刀斧手,齐声大吼,战意沸腾,脚步也是越来越快,远近之间。尽是一片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杀……”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短,地面的抖动越来越剧烈,往来射击的箭矢威力越来越强劲,敌手的喘息声都变得清晰可闻!

    “轰……轰……”像是两股巨浪迎面拍在了一起,双方接触的同时,轰雷般的撞击声冲天而起,整片大平原似乎都在摇晃。在颤抖!

    激战,终于开始了。

    战斗本身,在曹军高层的预料之中,但展开的方式。却跟计划的不尽相同。

    夏侯渊是个很擅长鼓舞士气的将领,随曹操转战兖、豫这两年,他不止一次凭借这项本领,激发出了士卒们的潜力。发挥出了比平时更高一筹的战力,屡建奇功。

    但此刻他却有些迷惑。士气太高了,比他预想的至少要高出五成以上!

    曹军的既定策略是以静制动,以守为攻,后发制人,摆出来的阵型,也是更适合防守反击的冲轭阵。

    先发制人和后发制人,都是兵法中的精要,看似互相矛盾,实则不然。如果双方摆明车马的决战,抢到先手,对克敌致胜可以起到相当关键的作用;可若是眼下这样,双方各有算计,都是暗中藏了一手或几手,就是后发制人更加有利了。

    先将底牌放出来的一方,有极大的可能会成为败者,曹操的布置,程昱的献计,都是依照这个原则设计的。

    而现在,将兵们的情绪似乎有失控的迹象,不过是远程的试探而已,竟然打出了全面决战的气势。

    青州军会这样做,并不奇怪,从某种意义来讲,青州军已经陷入了死地,不得不背水一战了。如果有可能,青州军巴不得一开始就进入决战,一口气分出胜负,击溃曹军呢。

    而曹军这边,夏侯渊只不过是例行的激励士气,迎战而已,并没有多做什么多余的事,结果,将兵们的精神状态却和青州军差不多……

    夏侯渊不认为自己是超常发挥了,很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眼下的关头,他没时间多想,也来不及做什么调整,只能顺水推舟的领军迎战了。等到战斗进行一阵子,这股莫名的气势有所消退,才好根据具体情况,做出调整。

    “杀!杀贼平乱!”诸多念头一闪而过,夏侯渊片刻间就做出了决断,稳定了心神,挥刀狂吼,催促着麾下的士卒继续向前。

    一面面巨盾在撞击中碎裂,倾倒;

    一支支长矛在洞穿了敌人的身体后,无暇收回;

    在勇气的驱使下,血肉之躯化成了巨大的风暴,不断的对撞着。

    在两军战线对撞的地方,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顶着巨橹完成对撞的盾手们还没来得及做调整,找回平衡,就被从盾阵缝隙中刺过来的矛戈刺杀得满身鲜血。

    因为双方都是一路跑过来的,携带着的巨大动能,导致对撞太过猛烈,饶是盾手们拼了命的想稳固住阵型,盾阵依然东倒西歪,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空隙。

    而矛戈手们的斗志也是极为旺盛,不等同袍调整,就将手中的矛戈刺杀出去,丝毫不理会对面的敌人在做着同样的动作,带来同样的死亡风暴。

    巨浪的锋芒互相抑制住了,却又变成了两丛巨大的荆棘林,矛刺布满了整个边缘,越来越密集,并且不断的被后续的人潮推着向前,向前!同时,又被对面传来的反作用力推着向后!

    两股巨大的力量相持不下,角力的结果,就是荆棘丛不再平直,而是犬牙交错的结合在了一起,时而前进。时而后退,无论进退,都要用无数的鲜血作为代价。

    只是数息之间,夏侯渊就发现,自己的计划又要改变了,战斗太激烈了,士兵们的气势太猛了,根本不可能做出调整。

    战线几次交错往来之后,前列的盾手已经死伤殆尽。连矛戈手也已经伤亡过半,手持刀斧的短兵已经出现在了阵前,开始了更加激烈且血腥的搏杀。

    冲轭阵跟x阵型差不多,但分布在左右的四翼并非是呈长条形分布的,实际上。这个阵型更像是麻将里的五饼,是由五个巨大的方阵构成的。

    而王羽摆出的偃月阵,阵列则如弯月一般,中军厚重,两翼有尖,整个阵列呈半弧形。

    曹军的中军靠后,所以。两军最先接触的是两翼,青州军右翼的月牙,像是一柄弯刀似的,恶狠狠的砍在了夏侯渊统率的方阵上。把自身崩碎的同时,也将敌军的方阵砸了个稀里哗啦。

    如果按照正常的部署,冲轭阵的两翼除了与两翼之地对战之外,还有策应中军的作用。夏侯渊的右翼共有五千步卒。排成了几个批次,按照他的统率力。就算两面对敌,应该也是绰绰有余。

    然而,当激战展开后,他突然发现,他的五千大军,竟然在转眼之间,就有一大半都被卷入战团了。

    在阵列战当中,短兵相接,应该是倒数第三个环节。再进一步演变的话,就会变成全面的混战。如果到了那个地步,将领就基本上失去作用了。混战是没法指挥的,只有分出胜负的之后,才会结束,进而演变成溃逃与追杀。

    百忙之中,夏侯渊转头望向中军和右翼。他想知道,面对青州军蛮不讲理的攻势,以及因此而来的混乱局面,主公有没有什么应对之法。

    同时,他也在担心右翼的安全。冀州军最能打的部队在界桥之战后,被袁绍补充了新兵,然后一分为二,一部分由麹义、张颌率领,攻略平原;另一部分集中在邺城,掌控在他自己手中。

    高览、吕旷这些人的部队,都是龙凑打了败仗后,紧急集结起来的郡兵,装备倒还不错,可战斗力却很一般。

    而夏侯渊的当面之敌,并非敌军的主力,而是幽州军。

    幽州步卒最初也是由各地郡兵集结而成,战斗力很值得商榷。

    不过,在龙凑之战后,幽州步卒用缴获的辎重换了装备,战斗力顿时上了一个台阶;从界桥之战开始,幽州步卒大大小小的也打了好几仗了,军力在攻打清河、安平的过程中也得到了扩充,已是今非昔比了。

    所以,尽管夏侯渊麾下都是转战兖、豫的悍卒,但依然无法取得优势,甚至还有被压制的倾向,至少是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他这边的形势都是这样,偃月阵的大将本阵通常都在月牙内凹的底部,而非中军,是最适合兵强将勇的军队使用的阵型。

    现在看来,王羽应该不在他所在的这一边,那么,很可能就是在左翼!

    左翼的冀州军本来就居于弱势,遭遇敌人最强的一击时,将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会出现这种情况,倒不是曹操考虑的不周全,实在是他没想到,这以守为主的阵型,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拖入全面冲突了。

    夏侯渊急切的张望着,希望中军尽快做出改变,可让他失望的是,曹操似乎也是措手不及,以至于迟迟没有新的命令传达,只是让各军严守本阵,不要被敌军轻易突破。

    这道命令倒是没什么错处,但同样也没有任何助益,夏侯渊这边战局已经进入了短兵相接的阶段,没有其他对策,他也只能一队一队的将部队添补上去,与敌人拼消耗。

    而右翼的吕旷,则是相当危险,必须采取办法预防才行!

    “会变成这样……难道王鹏举刚才真的是故作强硬,其实已经急了?”

    夏侯渊急,曹操更急,右翼的弱点,他不是不知道,也准备了应变的手段。但问题是,在没确定王羽的底牌之前,他不敢提前对策亮出来。

    直到现在,他还无法确定,王羽的目标是自己还是刘岱,战场附近到底有没有伏兵。

    如果是刘岱。现在他就要在稳守的同时,全力以赴的拖住敌人,哪怕承受一定的损失也在所不惜。如果目标是他自己,那就要留一部分余力,以应对伏兵了。

    冲轭阵的特色就是这个,后军的两翼,在部队行进的时候,可以作为中军的屏障,抵御敌人的突袭。在阵列而战的时候。后军两翼就是预备队,前军形势有利,则顺势展开阵型,与前军一道围攻敌军;前军形势不利,就得顶上去。

    可现在。王羽的攻势极其凶猛,夏侯渊没反应过来,但曹操却看得分明。

    典韦、太史慈刚才的那场对决,针锋相对,却没分出胜负,两军的士气都涨到了最高点,却没有宣泄出去。所以。王羽全军进击的命令一下,青州军就士气如虹的杀上来了,受青州军的杀气所激,曹军也是斗志高涨。结果,战事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这情形,其实本就是曹操期望的,他故意泄露消息。就是要激王羽把地盘尽快亮出来,只是他没想到。王羽一亮,就是这么凶猛的一招。

    “主公,计策应该是奏效了,不如……点狼烟吧?”为眼前这场声势浩大的激战所慑,众幕僚都是面色如土,刚刚回到中军的程昱倒是很镇定。

    “再等等。”曹操摇摇头,“王鹏举的手段,应该不止如此……”想了又想,他还是决定以静制动,想等着再看得清楚些,再做出最后的决断。

    “至少也应让后军接应一下,青州主力现在还没出动,须得……咦?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就在曹操犹豫不定,尚未决断的当口,战场上形势又发生了变化,令得程昱大吃一惊。

    曹操等人急忙抬眼眺望,愕然发现,就是这么一会儿工夫,两翼的均势已经被打破了,形势正在朝着青州军有利的方向发展。

    进入短兵相接的阶段之后,两军的阵型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混乱,尤其是接战的最前线,两军的旗号已经彻底混在了一处。正因如此,精通军略的将领才不喜欢这种局面,因为难以指挥。

    但眼下,曹军各部依然乱糟糟的各自为战,青州军却在激战当中,重整了队列!

    那是一个个五边形的小阵,或五六人,或十一二人结成。一名持长柄战斧或长戈的军官居中,前排是三至六名刀盾手,两三个长矛手拖后,在长矛手和指挥官之间,还会有几个弓弩手。

    这阵型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曹操也好,曹军众文武也好,只要粗通军略者,都能认得出,这就是汉军序列中,专为应对眼下这种状况的小阵。

    此阵和大阵的原理差不多,强调长短配合,攻防之间的配合,对敌时,常常能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除此之外,就没其他的玄机了。

    可简单归简单,效果却是惊人。

    之间那些小阵车轮般彼此交替旋转着,每一次变换角度都要收割掉数条生命。五人的小阵还不怎么看得出来,十人以上的小阵体现得尤为明显。

    因为人手富裕,所以十人阵中前排的刀盾兵排成了两排,每次激战前后,两排刀盾兵都会交换位置,保证居于前锋位置的人,始终处于体力相对充沛的状态。

    刀盾兵重在防御和牵制,杀伤敌人的任务则由后排的长矛手和斧钺手完成。

    曹军士兵拼力狂攻前排的刀盾时,后排的长柄战斧高高举起,猛力下挥,曹兵大骇,努力躲闪,却冷不防盾阵间探出了几柄长矛,毒蛇般无声无息,闪电般快捷,但其中蕴含的杀机却丝毫不弱于无坚不摧的大斧。

    就算侥幸躲过了这两轮杀招也没用,因为敌阵中时不时的还会射出几支冷箭,在短兵接战的距离上,就算穿了全身铁甲,也未必能在冷箭下保住性命。何况,在这样的距离上,哪怕是再差的弓箭手,瞄准射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为了躲避这些明枪暗箭,曹兵的阵型不可避免的发生混乱,这就到了前排的刀盾兵发威的时候了。他们手上的盾牌,可不是盾手用的大盾,而是为了格斗而备下的步兵盾,左手盾格挡住敌人的攻击,右手战刀顺势挥斩,本就是刀盾兵的标准格斗动作。

    曹兵的数量本来比青州兵多,但随着这些小阵的结成,转动,推荐,他们的数量慢慢减少,慢慢变得与对方一样多,慢慢变得不如对方……突然,有人发出了一声惨叫,丢下兵器,掉头便逃。恐惧如同瘟疫般散开,传染给身边所有同伴。

    左翼的吕旷军,率先发生了崩溃。

    在几个月前,他们还是郡兵,平时的任务,不过维持一下治安,偶尔抓几个山贼。适才的巅峰对决,他们的确看得热血沸腾,不能自已,忘记了自己只是个郡兵。

    因一腔血勇而来的勇气,是无法持久的,在各自为战的混战中,两军各有胜负,郡兵们还能鼓足勇气与敌人死战。

    可当他们面对结成阵势,配合默契的敌人时,无力感却一下就涌上来了,同袍们飞蛾扑火般不断战死,却无法撼动敌军分毫的事实,让他们瞬间就被无力感压倒,进而崩溃。

    残存的郡兵们哭喊着退出战场,亡命逃向本阵。青州军则快速散开队形,尾随追击,如苍鹰逐兔。大部分逃跑者还没等踏入自家阵内,便被敌人从背后结果了性命。少数幸运者跑到了中军阵前,却又被如林的长矛挑了起来,甩在鲜红的泥浆中。

    “未待鸣金先行溃退者,杀无赦!”一名面无表情的将领大声强调,然后平端硬矛,带着数百弟兄投入战斗。

    曹操预见了这个弱点,在吕旷军中布置了数百嫡系部队,作为督战队。正因如此,当突前的前锋发生了崩溃时,才无法动摇整个左翼。

    但曹操一点都不为此而得意,光凭督战队,只能暂时缓解溃退的发生,却无法扭转战局。

    青州军使出来的梅花针很简单,他也会,但他却用不出来,想用这种战法,需要很高的训练度。即便在曹军之中,也只有少数精锐部队才能做得到。

    青州军中老兵比例更高,王羽的军略又高,能使出这招倒不奇怪,可问题是,王羽和徐晃的将旗还没动,号称催锋营的青州重甲步卒,还稳稳当当的随中军前进啊!

    曹操既是疑惑,又是焦虑,如果仅凭幽州步卒就能压倒自己的部队,等精锐程度远在幽州军之上的青州兵发动起来,自己要拿什么来抵挡呢?

    伏兵?用不着伏兵,自己就完了!

    “传令下去……”曹操猛一挥手,高声喝令,众将心头都是一喜,主公要出手,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然而,曹操的命令却大出众人的预料,他的命令很干脆,可内容就……

    “放弃前军,撤兵!”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