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二一章 且战且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撤退,只是一个命令,但绝对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行了的,临战撤退,而且还是处于劣势,稍有不慎,就会演变成大溃退,以至于全军覆没。

    不过,指挥者毕竟是曹操,他麾下这支兵马,也不再是谷水河畔那支杂拼起来的联军。一年多以来,转战千里,大小百十战,虽然还不足以打造出一支天下无敌的王者之师,但令行禁止,进退有据这种事,曹军还是可以做到的。

    金鼓齐鸣声中,旌旗挥动往复,撤退的命令迅速传达给了整个大军,撤退开始了。

    虽说是撤退,但在接到命令后,两翼的主将首先下达的命令却是反攻,大规模的反攻!

    夏侯渊亲自率领数百亲卫,以及千余生力军发动了反击。他本身的武艺就很高,他的亲卫也都是训练有素的曹军精锐,再加上千余生力军,战力自然非同小可,刚一接战,就挡住了幽州军的猛攻,不但扳回了局面,而且还将幽州军的战线压了退了十几步。

    并非夏侯渊不愿意服从命令,想要安全撤退,就不能抱头鼠窜的挨打,否则再精锐的部队,也会因为士气越来越低而崩溃。

    所谓且战且退,就是这样了。

    “众将各守本位,压住阵脚,依照中军旗号徐徐而退,妄自出列者,斩!大声喧哗,动摇军心者,斩!不从号令者,斩!”

    挟着击退敌军的威势,夏侯渊扬声高呼。

    左翼的曹军已经被打得灰头土脸了。听到中军传来的撤军令,早就巴不得离开这个修罗场,只是敌军迫得太紧,后军又没腾出空隙,来不及转身,此时感觉压力一松,下意识的就要转身开溜,却听到了夏侯渊的严令,当即都是心头凛然。

    等到众兵发现是主将亲身断后,跌到谷底的士气顿时一振。当即凛然奉命,跑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将旗下,按照各级军将的指挥,徐徐而退。

    得了这个空当。夏侯渊也不恋战,幽州军的攻势的停滞,只是暂时的。没有击破敌阵,靠生力军达成的优势很快就会消失,被暂时压制后,幽州军的反击只会更加凶猛。

    所以,达成目的后,夏侯渊也是见好就收,带着大军徐徐而退。

    幽州军已经打出了气势,哪里肯放敌人离开。攻势稍一停滞。便迅速反弹。

    “不要放走了曹操!弟兄们,杀,杀上去!”

    田楷事先可没想到,这一仗居然打得这么顺利,还没怎么着呢。曹操就开溜了。莫非鹏举兄弟真是天命之人,威压已经达到吓阻敌胆的地步了么?

    不管心里有多少疑惑,都不妨碍他展开追击,一向只能虚张声势。让主公完全看不上眼的幽州步卒,能有这种表现,让田楷大感惊奇的同时,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独掌一方其实就是看似风光罢了,因为幽州兵力紧张,所以,从河北大战开打之后,田楷的部下就只有步兵了。

    界桥之战,就是步卒拖了后腿,其后也没什么抢眼的表现,只是在抢收冀州秋粮的时候,发挥了一下人海战术罢了。

    田楷知道幽州内部对步卒的蔑视,也为此遭了不少白眼,可他也没办法啊,他带惯了骑兵,哪知道步兵要怎么训练,步战有什么讲究啊?

    好在有鹏举兄弟帮忙,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

    破黑山,败袁术,曹操很厉害?没用,还不是被自己一鼓击破了?主要当然是靠了鹏举兄弟的虎威,但此战之后,自己的部队也应该成型了吧?

    先是他身边的几个亲卫,很快就有更多的人加入了进来,田楷的激昂情绪迅速感染了全军,杀声震天。

    “杀!杀!杀!”人潮汹涌而且,大阵两翼的月牙,像是变成了两柄弯刀,以不可抵挡的势头,恶狠狠的斩向了敌阵。田楷所在的右翼,攻势尤为迅猛,转瞬间就追到了夏侯渊的身后。

    “举盾!”夏侯渊临危不乱,扬声发令。

    生力军中走出一队盾手,举着大盾,毅然向身后的巨浪迎了上去。

    “落!”夏侯渊的眼神迅速在盾阵上扫过,神情凝重并带着一丝欣然,没人知道他的欣然是为了盾阵的严整,还是为了这些视死如归的勇士,只有他的命令接踵而至。

    “咚!”盾手将大橹高高举起,重重向下一顿,尖锐的盾尾破开了深秋时节微硬的泥土,牢牢的竖在了地上,仿佛凭空多出了一道巍峨的城墙。

    “举矛!”号令连绵不绝,坚壁后,又探出了一排矛刺,锋利的矛锋散发着黑沉的光芒,映射出森寒的杀机。

    王羽见状,啧啧感叹道:“不愧是曹操,临阵撤退都这么有章法。”

    开战以来,王羽一直在阵后观敌。他倒是也有出战的计划,但曹操退的太快,太果断了,还没等王羽发现出战的时机,曹军的退势就已经展开了。

    虽然胜势已定,但王羽却没田楷那么兴奋。本来也没什么可兴奋的,看曹军这么进退有据的样子,此战恐怕别说将曹操留下,想取得太大的战果都难。

    “主公,那夏侯渊看起来有两下子,不如让某去助法式兄一臂之力,擒了此人?”太史慈跃跃欲试的请战。

    和典韦的一场大战虽然很过瘾,但没分出胜负的结果,却让他很是遗憾,右翼的攻势似有受阻的迹象,他赶忙毛遂自荐。

    “用不着。”王羽摇摇头,轻松笑道:“这招你又不是没见过,龙凑那一战,麹义不就是这么干的吗?放心好了,这点小阵仗,难不倒法式兄。”

    “诶,倒也是。”太史慈有些失望。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夏侯渊整队的速度很快,在一进一退之间,就摆下了一道防线,看起来就算不退,也有顶住田楷攻势的机会。但实际上,那道临时布置的防线很单薄,没有纵深,不可能打成阵列战,纯粹就是拖时间用的。

    能拖多长时间,不在于阵势如何。关键在于防线中死士的斗志有多强。在龙凑之战中,麹义将死战的概念发挥到了极致,带着一支残兵,硬生生的拖住了催锋营和幽州铁骑两支强军。淳于琼等人本是大有机会全身而退的。只是他们自己太不争气罢了。

    理论上来说,这种防线只要摆下了,就能争取到宝贵的时间。双方都是以步兵为主的部队,机动力差不多,想绕过防线追击敌人是不可能的,就算真的追上了,自己的队列想必也都破坏了,面对且战且退的敌军,自乱队列,实在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所以。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一道防线一道防线的摧破过去,看是敌人到底有多少死士可用,士气又能撑到何时。

    “死战!为主公效死!”

    组成防线的死士约有三百,在铺天盖地杀来的追兵面前,显得是那样的渺小。仿佛大浪中的一块礁石一般。他们知道自己没有退路,甚至可以说是被抛弃了,但斗志却丝毫都没有动摇,为首的军司马亲自操盾在前。反反复复的只是高喊着同样的命令。

    “为主公效死!”众军同声应和,他们本就是曹、夏侯两家的私兵,对他们来说,士为知己者死,就是最大的正义,最权威的真理!

    为了掩护主公撤退,他们心甘情愿的战死沙场。

    “负隅顽抗!随我来,杀光他们!”不知是不是也想到了麹义,田楷的吼声中,突然多了几分仇恨。

    “噢!”幽州军一边迅猛追击,一边调整着队列,气势越来越盛。

    “轰!”两军相接的一刹那,巨大的撞击声轰然而鸣,两军的盾手撞在了一处。

    “咔咔……”随后,晦涩的摩擦声响成了一片,强自压抑着胸腹间因撞击而起的气血翻涌,两军的盾手都拼命的推搡着身前的盾牌。

    幽州军想用力量压倒对方,他们挟胜势而来,人多势众;曹军想维持住战线的完整,给撤退中的大军争取更多的时间,让自己的牺牲有更多的意义。

    “死战,死战,死战到底!”这是曹军的声音。他们按照传统的规则,为主公效死,他们知道,就算自己死了,主公也会给自家的妻儿老小一个安宁的生活,不再受到乱世的威胁和苦楚。他们喊得义正词严,慷慨激扬。

    “讨逆,讨逆,讨逆平乱!”这是幽州军的怒吼。这场战乱到底是谁挑起来的,他们也不是很清楚,但大汉陷入乱世的原因,无疑于世家豪强们有关。

    当九州大地遍地饿殍,饥民不得不揭竿而起的时候,豪强们的坞堡中,粟米却堆满了粮仓,高高冒起的尖端,仿佛士大夫们头顶的峨冠。

    当董卓乱政,京师百姓陷于水深火热的境地时,身份高贵的诸侯们却在置酒高会,夜夜笙歌,顺带着将营地周边搜刮成一片白地。

    当冠军侯在洛阳与西凉铁骑大战连场,杀得昏天暗地之时,诸侯们却在安全的后方互相拆台、扯后腿,最后还上演了一幕幕自相残杀、吞并的好戏。

    高高在上的世家豪门,的确已经腐烂了,到了该退场的时候了。旧的沉规腐矩,也不再有效力!

    多次并肩作战,使得青、幽两军的交集极为密切,流传于青州军的新思想,同样也感染了幽州军。

    对战的双方都知道自己在为正义而战。

    但正义只有一个,永远属于胜利的那一方。

    双方的士气都很旺盛,人数就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曹军死士们构筑的防线太过单薄,强撑了几个回合,终于还是抵挡不住人多势众的追兵。

    又一次猛烈的撞击之后,一名曹军盾手颓然倒地,口鼻、虎口上鲜血淋漓。没人去帮助他,也没人理会他,因为盾阵已经裂开了一个口子,几十柄长矛顺着口子刺了进来。还有几柄长斧横砍竖劈。

    每个人都要为了生命做出最后的挣扎,哪里还有空理会其他人?

    战线的破裂很快就引起了连锁反应,从裂开缝隙,到片片龟裂,最后成片被摧毁,其实也就在转眼之间。

    等到刀斧手突入盾阵之后,大局就再没有悬念了。

    三百人的死战,为夏侯渊争取到了五十步的缓冲。牺牲很大,却远远不够保证安全。

    带着满腔的愤恨和不甘,夏侯渊再次下令。第二道防线原地结成,大军依然坚定而缓慢的退却着……

    左翼的损失很大,但相对于形势更恶劣的右翼,这点牺牲就算不得什么了。

    早在曹操下令撤兵之前。吕旷军就已经发生了溃退,指望他们在强大的青州军面前且战且退,无异于天方夜谭。

    命令一下,冀州军就争先恐后的向后撤退,吕旷能做的,也只有稍稍控制一下部队逃亡的方向,免得他们一头撞上友军而已。

    吕旷深知,曹操可是个心狠手辣的,就算是友军,跑过去撞他的队列。一样是格杀勿论。刚才死在督战队刀下的败兵还少么?

    不过……

    一边指挥着败兵逃亡。吕旷一边回头眺望,神色很是复杂,迎击而前,为大军断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曹军的督战队。

    统领督战队的是襄贲校尉杜松。此人是山阳郡湖陆县有名的豪强,少年之时就因杀人而亡命在外,颇负盛名。

    说起来,三国时代的猛将。很多都有这种经历,关羽、典韦、徐庶,都是因为杀人而扬名,连太史慈也是惹了大祸之后,这才名动东莱。

    “放箭,正前方,集中发射!”杜松身着铁甲,站在阵列中央,扬刀大喝。

    强弓齐射的嘶鸣声应声响起。

    督战队使命不是上阵厮杀,而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对逃兵产生巨大的震慑力,以恐惧压制恐惧,维持战线的完整和军中的秩序。所以,他们的兵器以中长距离的长矛和弓弩为主,而不是利于缠斗的刀斧。

    这样的搭配,并不利于作战,接战之初,或许能靠着密集的长矛阵和弓弩给予敌人一定杀伤,可等到短兵相接之后,长矛手就没有还手之力了,这也是军队很少由单一兵种组成的原因。

    不利于阵列而战,但若怀着必死的决心进行狙击,且战且退,这样搭配倒是很有威力。弓箭的集中攒射威力十足,就算挡不住敌人,密集的长矛阵也能抵挡住少数散兵的追击。

    几队杀起了性子,没有等待号令就自行追击的幽州步卒,就在这箭矛阵下吃了大亏,先是被箭雨放倒了近半人手,刀盾兵顶着盾牌冲到了敌人跟前,却对一**长矛的攒刺毫无办法,只能饮恨收场。

    当然,单凭这样,是无法彻底挡住追兵的进击的。

    五角形的梅花阵是用于散兵格斗的,面对密集结阵的数百人,当然没什么好办法。不过,等到幽州军重整了队列后,就轮到曹军的督战队流血了。

    报复来的很快,前锋散兵的血还未流尽,比曹军的断后部队密集数倍的箭雨就覆盖过来了……头顶,面前,左右,凄厉的箭鸣声呼啸不绝!

    以长矛、弓箭为主的督战队无遮无挡,完全无法应对这样的攻势,只能靠着同袍彼此之间的掩护,在箭雨中艰难跋涉,被整片整片的射倒,最终不成阵列,淹没在滚滚而来的追兵大潮之中。

    “报……启禀主公,校尉杜松战死,所部兵马无一生还!”

    “报……启禀主公,校尉张涛战死!”

    在曹操和众将的沉着指挥之下,曹军步步为营,徐徐而退,强军风范一展无遗。但这种沉着不是没有代价的,接连不断的噩耗,一直持续不断。

    断后的部队,基本上都是以全军覆灭为结局。而敢于承担断后任务的部队,就算不是曹家的私兵嫡系,也是相对精锐的部队,即便是在和袁术进行的那场诈退三百里,追击六百里,转战千里的大战之中,损失的精锐都未必有今天一天多。

    一个个噩耗,就像是刀子一样,在曹操的心头插了一刀又一刀。

    众将多在各个战线上奋战指挥,曹操身边只有典韦、曹洪左右护卫,这两个人都忠心得很,尽管心存疑惑,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而一众幕僚却一直在窃窃私语,虽然右翼的形势很不妙,但也没到全军撤退的时候吧?在战局胶着的关头突然撤退,这不是平白将胜利送给敌人,把损失留给自己吗?

    一向精明的主公,怎么会出此下策?

    虽然心存疑虑,但也没人提出劝谏,大战还在进行,就算执行的是乱命,也比大伙互相争执不下,延误了战机强。尽管和袁绍、刘岱是一党,但曹操的价值取向却和王羽更接近,他招揽的幕僚,多半都比较务实,都是当世之英杰,这点道理还是拎得清的。

    在各战线上指挥的武将,就跟没话说了,令行禁止,这是最基本的纪律,曹军转战兖、豫,战无不胜,靠的可不仅仅是曹操的谋略。

    就这样,靠着不断断腕求存,曹军虽败不乱,一直退到了二十里外的乐平城,这才止住了败势。

    为尽全功的青幽联军也不过分进逼,在五里外扎下令营寨,摆出了围攻乐平的架势。

    出于对曹操决断的疑虑,曹军、冀州军众将草草安顿了士卒之后,便集中到了中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