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二九章 夜袭茌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茌平虽然很繁华,但城却不大,这里没有内城、外城之分,也没有护城河,虽然有一道城墙,不过年久失修,长满青苔,墙根底下灌木成片,完全没有雄城的气势。

    然而,这里却是个易守难攻的险要之地。

    因为这里的地势,正好处于河湾之间,黄河自西而来,在茌平城西拐了个弯,三面环绕的将茌平城围在了其中。

    以黄河为护城河,天下间,还有哪个城池能比这里更犀利?

    没有黄河的南门也不算是弱点,出南门不过数里就是茌山。山势虽不高,却与城池紧密呼应,只要在山上屯驻一支偏师,就能让攻城者有首尾难顾的感觉。

    有着诸多地利,茌平却算不上兵家必争之地。这里的地理位置太偏了,因为和黄河靠的太近,周边丘陵也多,因此还没有纵深,屯不下大队人马。

    不过,这世上既没有无用之人,也没有无用之地,对于刘岱来说,茌平是个地势绝佳的屯兵之地。地势险要,距离前线足够近,却很安全,城里也繁华,风景还好,遍数大河两岸,还有比这里条件更好的地方吗?

    当然没有。

    再向东二百余里,就是青州西部重镇——历城,原来是青州大将徐晃的驻地,现在驻守在历城,向西窥探的,则是另一支主力——由于禁率领的羽林军。

    这支部队是在原洛阳北军的基础上扩编而成,又有天子的圣谕,继承‘羽林’这个光彩夺目的名字,倒也不算僭越。

    以羽林为名的军队,战斗力当然也不会弱,事实上。于禁统帅的部队本就是青州三大主力中,人数最多,老兵比例最高,装备也最为精良,训练程度最高的部队。

    要不是有徐州发生了内乱,又有琅琊的臧霸做牵制,刘岱还真就未必敢独力面对于禁的威胁。

    就算是现在,明知历城驻守的羽林军只有半数,刘岱也从未生出乘虚攻打历城的念头。反倒以此为由,多次拒绝了曹操的求援,只是缩在安全的茌平城内,在周围布下了铁桶阵,自己则每日里都与众多名士置酒高会。纵论天下,不亦快哉。

    这种酒会通常会持续到深夜,因为名士们都很喜欢这种秉烛夜谈的气氛。

    想想看,昏暗的烛光下,叫上一群歌女舞伎,在玲珑有致,青春勃发的躯体上围上轻而薄的轻纱。在一曲靡靡之音中,翩翩起舞。朦胧间,仿佛月宫仙子下凡,在这样的气氛中把酒言欢。宴罢后,寻上一位仙子共赴巫山,一觉睡到日过正午,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享受吗?

    “名士果然是名士啊。真不一般,实在太会享受了。”

    这时代不流行夜生活。普通百姓连饭都吃不饱,哪有余钱点灯熬油?不过,由于名士们的酒会,茌平人倒是‘被’夜生活了一把。

    为了安全,刘岱不肯出城;为了欣赏美景,尤其是夜幕下的大河的壮丽景观,又不得不排除城墙这个障碍的干扰。于是,他别出心裁的将北城楼改装成了宴会之所。

    每天夜里,高高的城楼上,灯火摇曳,丝竹声不绝于耳,时不时的还会传来阵阵高亢雄浑的歌声——名士到底是文化人,兴致到了,也是要作诗的。或是抒发抱负,亦或为时局作一曲悲歌,再或对王羽这个新鲜出炉,没几天蹦跶了的国贼来一通嬉笑怒骂。

    王羽得到情报后,倒是觉得刘岱很有创意,跟后世那些搞露天烧烤的好有一比。

    茌平百姓和兖州的三万大军不知道啥叫露天烧烤,但对刘使君扰民的手段很无奈,厌恶、羡慕,敢怒不敢言,诸如此类,总之就是晚上睡不安稳。

    说话的人,无疑是持艳羡态度的,他的羡慕也不算好高骛远,因为他是名校尉,本身也是豪强出身。若是立下点功劳,也是有机会接到邀请,去参与一轮的。

    “齐老大,俺就纳闷了,城楼那么高,这时节河风正猛,吹上去不冷么?就算君上们不冷,那些歌姬穿得那么单薄,难道就……”

    “你懂个屁!”齐校尉哼哼了一声:“那城楼现在已经改成暖阁了,防风,又有壁炉,里面比春天还暖和呢,别说还有几缕轻纱,就算都拿下来,也不会冷,你以为跟咱们一样,在山上站岗呢?蠢货,这叫格调,不懂就别乱说,明白不?”

    茌平城小,装不下三万大军,所以,除了刘岱的五千亲卫之外,其余各部都驻扎在城外。一部分沿河布防,其余人马则在南门外立营。

    齐校尉这一营人马,是最外围的部队,他们驻扎在茌山上,作为大军的屏蔽。

    茌山不高,但比之茌平城的城墙,还是要高上那么一点点的,从山顶北望,可以十分真切的看到北城楼的热闹景象。

    在茌平驻守了一个多月,刘岱军一直未见战阵,再加上刘岱等人的带头示范作用,众军士都有些懈怠,警惕心更是不复初至时那么高。

    夜里看热闹、闲聊、扯八卦,是军中正流行的勾当。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厉害,厉害,真是长见识了。”

    另一人一脸憧憬的说道:“听说那王羽新纳的妾室,也是舞姬出身呐。这次打进青州,把那美人抓来,给大伙也跳上几曲,那就美了。要是能一亲芳泽,那真是……”

    “想得倒美!”齐校尉乐了,一巴掌搧在拍马者的后脑勺上,笑骂道:“抓住了,也轮不到你啊,别说一亲芳泽了,想看她跳舞,也得有那身份不是?你道那貂蝉是什么来头?当初在洛阳……”

    “这么邪乎?”旁边又凑过来几个失眠者,听得聚精会神,不时就大呼小叫一番。

    “那当然了!”齐校尉煞有其事的说道:“王鹏举不用说了,袁将军会盟中原群雄围攻的角色,能简单了才怪。另外一个吕布也是了不得的人物,他在并州时。匈奴、鲜卑都畏之如虎,称之为飞将!这两个人为一个女子大打出手,你想想,那女子得多漂亮?”

    “……啧啧,了不起,了不起。”众人都是啧啧赞叹。

    齐校尉得意洋洋的说道:“这次群雄会盟,集结了怕不有几十万大军,王羽再厉害,手下只有一两万人。死,是死定了,那貂蝉八成也跑不掉。不过,想看她跳舞,咱们可轮不上。除非……”

    “除非?”齐校尉卖了个关子,众人都是眼前一亮。

    “立功!立大功!刘使君那也是赏罚分明的讲究人,方晓那厮带人改造城楼,谢远他们出主意建烽火台,不都得到邀请了吗?”

    “多大的功劳算是大功?”

    “擒杀敌将呗。”

    “咝!齐老大,你不会是说王鹏举吧?那厮可凶着呢,虽说好虎架不住群狼。可先上去的,八成要被他拖下去垫背,谁知道哪个运气够好,能碰上最后一击呢?这个太难了。”

    “杀不了王鹏举。还有别人呢。”齐校尉不以为然的说道。

    “别人?”众人都是摇头不迭:“青州那几个,没一个好相与的,这个功劳可不好立。”

    “嘿嘿,这你们就不懂了吧?”齐校尉嘿嘿一笑。神秘兮兮的说道:“这里面可有学问呢。”

    “齐老大,你给大伙儿说说呗。”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一听这话,纷纷求告。

    齐校尉笑容一敛,摇头道:“这事儿啊,涉及到刘使君的策略,不能说,不能说。”

    “别介啊!这才说了一半,吊着胃口,还睡不睡得着觉啊!”

    “可不,刘老大,刘将军,你就行行好吧。”

    “刘将军,您要立功,总得靠弟兄们搭把手,您给咱们说了,当咱们是心腹,咱们也不负你,从今往后,你指东,咱们就不去西边,你指西,咱们就一条道走到底。”

    “好!”齐校尉等的就是这句话,“其他人怎么说?”

    兖州的三万大军原本分散各地,刘岱手上的常规部队,只有一万多人,按照嫡系与否,远近关系,次第布置在城内城外。齐校尉的这一营兵马,是刘岱最不看重的一支拼凑起来的杂兵,没上阵,他是将军,老大,上了阵,还不一定怎么回事呢。

    所以,齐校尉一直琢磨着怎么把部队捏成一股劲,到时候无论仗打的怎么样,他也能有点底气,为此他下了不少功夫。功夫不负有心人,借着闲聊的机会,契机总算是出现了。

    众人互相看看,有人看出了齐校尉的意思,有人没看出,却都没有拒绝的意思。打仗么,跟在聪明人身边,总比跟在蠢货身边强。

    “就是这个理儿,请刘将军给大伙指条明路,咱们一起共进退!”

    “好,既然都是自家兄弟了,齐某也没什么可隐瞒的。”齐校尉大喜,道:“大家应该都知道,北面在打仗吧?”

    众人都点头。

    王羽直击曹操,在聊城以西先胜了一阵,进而挥师西进,在乐平城下激战,十天以来,连胜五阵,这叫一个威风八面。

    先前得到消息,兖州的将兵们还在担心,生恐刘使君要履行盟约,渡河助战,去面对那个可怕的王鹏举。

    结果,刘岱按兵不动,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齐校尉又问:“曹操危在旦夕,我军为何迟迟不救?”

    “……”没人说话,尽管很多人都有所猜想,但那个猜想却是不能拿出来乱说的。

    “你们想必都以为是……”不用看众人神情,齐校尉就知道手下将兵的心思,他摇摇头道:“其实,你们都猜错了。刘使君不是怕了王鹏举,也不是被青州的疑兵吓住,他是窥破了王羽的计谋,准备将计就计呢!”

    “将计就计?”

    “青州军很强不假,但曹操也不是软柿子,虽然败了,但他既然退到了乐平城,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击溃!袁将军很快就会挥师东进,到时候,王羽难道要用两万兵马,抵挡袁、操联手的十万大军?他啊,肯定是打着主意,想吓住咱们,然后抽调青州驻守的兵马去助战呢。”

    “所以,刘使君就假装被吓住了?”

    “不然怎么叫将计就计呢?”齐校尉冷笑道:“等历城的兵马过了河,大战一起,咱们就长驱直入,杀进青州!到时候,青州只有泰山黄忠的三千兵马,和驻守北海的四千羽林,却要同时对付咱们的三万大军,和泰山贼的数万兵马,岂有幸理?”

    “原来如此。”

    “如果大家愿意,某就豁出这张脸,请个先锋的职位回来。青州今年屯田,收获甚丰,又卖盐,造纸,富得流油,到时候,咱们杀将进去要什么没有啊?等于禁仓促回援,咱们正好以逸待劳,趁机擒之。那于禁虽然也是青州上将,但长处却只在安营扎寨,武艺很是一般……”

    随着他的引导,一副美好的前景展现在了众人面前,激得他们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就听齐将军的!”

    “杀进青州,吃猪吃羊!”

    “生擒于禁,强抢貂蝉!”

    山顶群魔乱舞,山下也是一阵骚动,想必是有人被惊动了,众人却也不理会,都用热切的目光看着齐校尉,谀辞如潮。

    “齐将军真是神机妙算啊,这招围魏救赵,深得兵法之妙,了不起,了不起!”

    “齐将军比那些名士还要强啊!听说,那位河北神童刘劭也向人解释过刘使君的想法,说什么不动如山,动若雷霆,先以守势消耗敌人锐气,等到敌军懈怠了再发动反击,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啊!”

    “要是刘使君委任齐将军为上将,总督全军,又何愁群雄不平,天下不靖?”

    齐校尉满面红光,只是夜色太浓,看不甚仔细,他摆摆手道:“兄弟们过奖了,所谓愚者千虑或有一得,某这也是偶然想到的,当不起这等夸赞,当不起啊。”

    他这话倒也不尽是谦虚,他其实就是从刘劭的话里分析出来的。名士都是什么脾气?欺软怕硬啊!去和王羽打生打死有什么好处?偷袭空虚的青州,才是最符合欺软怕硬,或者说避强趋弱的宗旨啊。

    他一直在外围驻守,和斥候打交道也多,了解的情报自然就详细,从刘岱的侦察方向中,窥破真相又有何难?

    将兵们却没人理会这些,若是今夜之前,齐校尉提议去请战做先锋,他们肯定大为不满,诅咒且不用说,上了战场,说不定还会背后捅个刀子,放个冷箭什么的。现在么,他们战意高昂,恨不得马上就启程东进,去青州发一场大财,立一场大功。

    喧闹了一阵子,山下的友军似乎也适应了,恢复了平静,只有远处城楼上的丝竹声和歌声依稀传来,夜,更加深沉,也更加寂静了。

    齐校尉突然问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啊?”众人只顾着高兴了,哪里留意什么声音,被他一问,都是茫然。有那胆小的,更是被吓得脸色发白,颤声道:“齐……将军,这三更半夜的,你可别吓唬人。”

    “似乎……”齐校尉不理会这些,他侧耳四下倾听着,神情专注,最后,他的目光转向了山背后,急促喝道:“有人上山!不止一个人,快,来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啊!”话音未落,一声凄厉的惨叫兀然响起,穿破了夜的寂静!

    “敌……敌袭!”齐校尉心念电转,下意识的叫喊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