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三一章 临危谁不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敌袭!敌袭!”

    “青州军来了!王鹏举来了!”

    恐慌象长了翅膀似的在城内外蔓延着,整个大营像是炸了锅一样,沸反盈天。

    最初的示警和眼下不绝于耳的喊杀声,都是从茌山上传来的!

    针对河北,刘岱布下了包括三十个烽火台在内的重重防线,可谓固若金汤。在东面也设下了重重岗哨,以防御历城方向的羽林军。但在南面,茌山却是唯一的屏障。

    王羽人在河北,刘岱重北轻难的策略也不能说有错。不过,南面的屏障陷落,就意味着危险已经到了眼前,谁能不惧?

    在士卒们看来,无尽的黑暗中,隐藏着巨大的杀机,像是有一群怪兽随时会扑出来,将自己拖进去似的,恐怖之极。

    比黑暗更恐怖的,是那个可怕的名字……

    王鹏举!

    在兖州、在雍州、在西凉,在无数他进行过,或是有他名声传播的地方,这都是个可止小儿夜啼的名字!

    兖州大军在茌平停留了一个多月,在此期间,河北的战报一直持续传来。

    激战,盟军惨败,王羽胜,追击,继续激战,噩耗再传……

    不管刘岱心里到底有什么算计,士卒们都会下意识的认为,自家主公这是怕了。这个观点与事实倒是相去不远,刘岱本来就很怵王羽,听到要与青州对阵,兖州将兵的士气本也不高。等到身临其境,不断收到友军的噩耗和求援,兖州大军的斗志就更低了。

    所以,茌山异变突起,引起的不是兖州军的全力反扑。而是普遍性的动摇。

    “稳住,稳住,不要乱,王羽还在河北,烽火台没有警讯,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将校们的呼喊声也是时起彼伏,这个事实一定程度上稳定了士气,大军没有立刻发生崩溃。

    不过,没人对此感到乐观。

    烽火台没示警。也许是被潜越了呗。

    深夜里渡河很危险;十里一座的烽火台,侦察密度已经非常高;就算越过了烽火台,想绕到茌山背后去,也要穿过连绵的军营,路程更远。这些客观因素都是存在的。也很现实,不过既然来的是王羽,又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从王鹏举这个名字进入天下人的视野开始,就成了匪夷所思,不合常理的代名词。

    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哪怕是远在大河北岸百里之遥的乐平,飞跃到了南岸的茌山上这种事。只要有人敢说,就有人敢信。

    事实上,王羽真的会飞,打败青州百万黄巾的那一仗。他就是从天而降,然后挥了挥手,天雷地火俱下,再然后。百万大军就灰飞烟灭了。

    这些流言都是从济北国传出来的,从奉高一役中逃得性命的黄巾贼那里散布出来的。诸侯名士们自是不以为然。但这个传言在底层却很有市场,很多百姓甚至在家中摆了牌位,把王羽当做神明来祭祀,至于具体是什么神位,那就得看各人的理解不同了。

    总而言之,齐校尉等人眼中的败着,在此刻却成了杀招,恐慌持续蔓延,只是一个山头的失守,大军竟然隐隐有了炸营崩溃的迹象。

    “兄弟们,不要慌,看城楼,看见没有,刘使君和诸位名士还在饮酒做赋,谈笑自若!”危急关头,突然有人高喊了一声,将身边众人的注意力引向了城楼的暖阁。

    喧哗声顿时为之一止,在军中置酒高会,固然有降低大军斗志的嫌疑,但反过来说,也可以说成是有大将风度。敌人都杀上门了,使君却云淡风轻的不以为意,这不正是泰山压顶不变色的真名士风范吗?

    越来越多的人仰起头来,看向高高的城楼。透过窗棂,看到那里灯火阑珊,烛光依旧闪亮,将士们的情绪一下就没那么激动了。

    喊话者见状,知道有效,再接再厉道:“没什么可怕的,刘使君身为宗室,万金之躯,都怡然不惧,咱们大头兵一个,烂命一条,有什么好怕的?刘使君可是高祖的血脉,临危不乱,指挥若定,咱们也不能给他丢脸,这样,不但能保住性命,还能立功!”

    “这话再对不过了,一切尽在刘使君掌握之中,有什么可乱的?这黑灯瞎火的,跑,你们能跑到哪儿去?听使君的,才有活路!”

    兖州军毕竟也曾是大汉朝的精锐部队,军中颇有不少宿将,要不是因为刘岱这段时间夜生活的影响,早在第一声示警发出那会儿,就会有人采取行动了。

    在这些军将的努力下,安抚士气的说法被一层层的向外传递出去,很快,恐慌得到了抑制,至少军中的士卒不那么害怕了,依然处于恐慌之中的则是另有其人。

    “岱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王羽真的来了?”

    “天啊,太可怕了!就这么被人兵临城下了,这仗还能打吗?”

    “不如还是……”

    暖阁中旖旎的气氛已经彻底消失了,云淡风轻什么的更是远远谈不上,有人在战栗,有人在哀嚎,牙齿在打架,面色青且白,眼神闪烁不定,袍袖颤动不停,这就是暖阁中的众生态。

    最后,欲言又止,暗示刘岱赶紧开溜的那位,则是名满河北,少有才名的刘劭。日前,他曾用不动如山四字来盛赞刘岱,而今,他又祭出了三十六计的最后一着。

    “走不了的,这样的天色登船过河,可不是一般的危险!能有一半的人平安渡河,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名列八厨的王考虽然对实务也不怎么精通,但这些常识他还是知道的。

    黄河流速很急,白天渡河都得小心翼翼,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登舟,小命就只能交给上天来掌握了。不到万不得已,他断然不会行此下策。

    “可是。那王羽又是怎么过的河?难不成他真有……”

    “难说。”

    名士们议论纷纷,莫衷一是。刘岱脸色惨白,瘫坐在主位上,也不知是纯粹被吓的,还是因为情绪转换太快,冲击太大,导致身体机能下降,变得不中用了。

    临危不乱的人确实也有,主簿王彧的名字和王羽谐音。胆量似乎也有些相似。一片哀鸿之中,他慨然而起,断然说道:“来的不可能是王羽,也许只是一支奇兵,规模不会很大。”

    “此话怎讲?”像是抓到了根救命稻草似的。刘岱精神猛地一振,略略直起身体,盯着王彧追问。

    王彧心中暗叹,其中的道理,众人分明已经反复商讨了无数遍,还为此制定了乘虚袭取青州的计划,甚至还写了辞赋为赞颂。结果事到临头。所有人的信心都瞬间崩溃,还得要自己提醒。

    “……正如主公所谋划的那样,青州空虚,三面受敌。王羽虽然存了各个击破的心思,却无从下手,故而以轻兵骚扰,若能趁虚而入。击溃我军,河北的困局自然应刃而解。”

    “原来如此。难怪岱公稳若泰山,原来却是料敌机先,早有成算了。”

    “任那王羽小儿百般狡计,却也瞒不过岱公的慧眼如炬。”

    听了王彧的解说,众人心情顿时一松,就在这时,外面也喊起话来,即将崩溃之际,大军的士气竟然奇迹般的稳住了。

    “呵呵,各位谬赞了,孤心中虽有些计较,但贼军来的突然,终究还是吃了一惊,劳各位挂怀了。”刘岱顿时恢复了常态,先是语态雍容的给自己和众名士摆了个台阶,然后喝令道:“传孤的命令,令杨、周二位将军整顿兵马,速速夺回茌山,擒杀贼将来见孤!”

    “喏!”有亲卫应诺一声,就要去传令,却被王彧出声给拦住了。

    “且慢!”王彧叫住亲卫,迎着刘岱疑惑的眼神,走到后者面前,低声道:“主公,适才外间乱起,首先点出暖阁状况之人颇有机变之能,此番青州奇兵夜袭,手段奇诡,形势难辨,杨、周二位将军老成持重,未必能应付得了这种场面啊。”

    “唔……此言甚善。”刘岱一拂长须,微微颔首,王彧的提议正中了他的下怀。

    那个安抚军心的人很机灵只是其一,他捧了刘岱一下,替刘岱提升了在军中的威望才是最重要的。有本事的人容易找,会做人的也不罕见,两者兼而有之的才是真正的人才。乱世之中,正是用人之际,如果此人没有问题,提拔起来做个心腹倒也不错。

    “此事便交给文彦了,尽量速战速决,功成之后,孤必不吝封赏。”

    “属下遵命。”

    茌平城内外短暂的混乱很快结束了,山顶的战斗也同时到了尾声。

    奇袭的部队确实不多,一共只有五百余人,只有山顶守军的四分之一。不过,占了突袭的优势,来的又都是十里挑一的精锐,收拾一群乌合之众,却也全然不在话下。

    击溃了山顶的守军后,奇袭部队并没有顺势冲下山,扩大战果的意思,反而在山头来回搬运着什么,在山顶边缘,一个简陋的防御阵地已经成型。

    “刘岱比想象中有本事得多啊,居然止住了溃势。”徐庶探出头,一边向山下眺望,一边摇头晃脑的说着,很遗憾的样子。

    “刘岱虽然没什么真本事,可兖州的军队毕竟是大汉的精锐,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得掉的。”黄忠很认真的答道:“好在主公也没指望能这么简单就解决刘岱,看样子,刘岱已经从恐慌中恢复过来,要开始攻山了。”

    “来得正好。”徐庶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了,悠然道:“来了,正好打个痛快,把在徐州没过到的瘾补回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