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三二章 大举反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齐校尉单名一个成字,家世不算太高,却也是济阴有名的地方豪强,在当地的地位,大致与山阳的李家相当。

    不过,他的仕途之路,却远没有李典那么顺畅,原因大抵上可以归结为站错了队,没有把握好时机。

    刘岱的身份地位实力,无不远在曹操之上,特别是曹操刚起兵那会儿,完全就看不出什么前途。即便是得到李家的投靠,俘虏兵收编了数万黑山贼,依然算不得什么,连块落脚之地都没有,补给也只能靠人襄助,岂是长久之计?

    齐家能立身豪强之列,家中自然不乏有眼光之人,齐成本人更是善于钻营,于是在兖州群雄当中,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刘岱。

    结果没多久,他就后悔了。

    刘岱的发展势头不如曹操迅猛,倒也不足为奇,毕竟后者的基础较低,又有冀州这个庞然大物作为靠山,关键是刘岱的用人标准。

    刘岱的用人标准,和从前的朝廷完全一致,有名望、有地位者被重用,名声略逊的次之,绝对不会任用寒门以及草民,如齐成一般的地方豪强,在刘岱的幕府中,只能充当最末的一个批次。

    先天条件不利者想出头?

    难如登天!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能出头的话,齐家就不会一直都是地方豪强了,没有足够高贵的血脉,想买官都没处买去,供他们采购的官职,同样也只有地方性的。比如齐成原本就是成武县的都尉,横行乡里是足够用了,放到真正的大人物面前,就是只蝼蚁。

    没能出头,齐成倒也没有灰心。他不觉得自己选错了,乱世之初,占上风的通常都是那些敢于冒险的人。

    当年陈胜、吴广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豪言,掀起了遍袭天下的风暴,掀翻了不可一世的强秦,何等的威风?何等的霸气?最后呢?还不是因时而动,趁势而起的刘邦捡了便宜。

    东汉建国的过程,同样可以验证这个道理。先期称雄一时的赤眉绿林,很快就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掀起的波浪虽然不小,但对长河却没造成多大影响,或者说。为后来者做了垫脚石,让后来者得以站得更高。

    所以,在齐成看来,无论是王羽,还是曹操,这些背弃了传承了四百年的体制,试图在传统之外另起炉灶的悖逆者。和陈胜、赤眉那些人没什么两样。

    得势只是一时的,最后肯定会因为底蕴不足,身败名裂,粉身碎骨。

    越大的世家。传承就越久,积累就越厚,凭曾经的失败者——寒门子弟,或者一无是处的草民。想和有世家做后盾,整个大汉朝为根基的宗亲斗。只会是自取灭亡!

    当然,在这个体制中,齐成自己也无法出头,无论体制再怎么美好,跟他都没有关系。

    好在如今不再是让位卑者窒息的太平盛世,乱世已经来临了。

    就算是运作了四百年,传承了数千年,铁幕般的士庶有别的体制,也无法保持滴水不漏。只要沉下心寻找机会,把握机会,用心钻营,上位的机会,终究会出现。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在苦苦等待之后,机会终于从天而降,落在了他的手里。

    在他力挽乾坤般的稳定住了大军的士气后,主簿王彧带来了主公刘岱的命令——夺回茌山作战的总指挥官,哪怕只是临时的,却也弥足珍贵!

    齐成有信心,也有决心将这个职位保留下来,变成正式的。因此,尽管很是凶险,但他必须打赢这一仗,用军功来代替高贵的血脉。

    “兄弟们,敌人顶多不到千人,咱们身后有足足三万大军!没什么可怕的,杀上山,将他们碾成碎末!主公有令,先登者,赏千金,封爵大夫!擒杀敌将者,赏万金,封上卿!”

    汉朝的爵位袭秦制,与春秋战国时代差不多,天子之下,依次为侯,卿,大夫,士。大夫世袭,有封地,有了大夫的爵位,基本上就属于特权阶层了,故而有刑不上大夫之说。

    在王彧的劝谏下,刘岱为了这场反攻,也是下了血本了。

    只要一想想,让两个底层的士卒,一跃成为贵族,刘岱的心里就象吃了只苍蝇一样难受。但非常之时,须行非常之事,比起被青州军占据茌山,进窥茌平,提拔两个暴发户,也就是算不得什么了,有人碍眼总比打败仗强。

    似齐成这种家世,其实顶多也只能算是士族阶层,距离真正的贵族还远着呢。这样一步登天的封赏,连他听了,都是怦然心动,何况普通的兵卒?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赏格一出,兖州军顿时士气大振,适才的恐慌全被丢到了脑后,随着齐成一声喝令:“前!”,黑暗中,人潮滚滚涌动,逆着山势而上。

    城内和城下的大营中都点起了无数火把,星星点点的,很快连成了一片,将寒夜照得通明。但山顶和突击部队却都未点火,仰攻山头,无疑是最利于远程武器发挥威力,点火照明,不是给敌人提供靶子么?

    敌军阵中的大量神箭手,给齐成留下了极其深刻,且血淋淋的印象。此刻他虽然嘴里喊得响亮,却完全不会大意轻敌。

    “弓箭准备……”能见度太低,攻山部队的前进速度并不快,在齐成熟练的调度下,临时调集过来的两千余弓箭手,已经完成了集结,可以开始远程掩护了。

    抬起手,望着夜幕中,茌山那不但称不上险峻,反而可以用低矮平缓来形容的身影,齐成意气风发。

    建功立业,挤入世家行列,就在今日!

    “放箭!”抬起的手猛然挥下,齐成厉声断喝。

    “风!风!风!”如同回声一般,弓箭手的将校次第发令,急速颤动的弓弦奏响了夜战新的篇章。尖利的破空嘶鸣声撕破了夜空!

    “杀!全军突击!”齐成扬刀高喊。

    “弓箭准备,三轮齐射,不要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吴校尉,请你带一营兵马从北面进攻,不求攻上山顶,只要能牵制敌军,就是大功一件!”

    “周校尉,请你……”

    一条条命令如流水般发布了出去,排除了浓重夜色的干扰。大军有条不紊的展开了攻势。

    “岱公果然好眼力,拔良将于行伍,这番气魄,颇有光武帝当年的遗风啊!”

    “谅那王羽以奇兵突袭,兵不过数百。地利也不过一座小山,想必也是存了轻敌之心,故而兴兵来犯。却没料到岱公指挥若定,军中也是良将如云,即便有夜色掩护,终究也逃不过败亡之局了。”

    “善水者溺,善骑者坠。王羽此贼好用奇兵,此番却是打错了念头,上得山多终遇虎了。想那青州兵不过两万,将不过于禁、黄忠等身份低贱之人。在河北鏖战之余,竟然还敢西向启衅,这不是作死么?今番就先斩断他一指!”

    居高观河固然很有味道,但居高观战的感觉却更胜一筹。

    虽然能见度太低。看不清具体的战况,可当大军的攻势展开后。朦胧间,却也能见到人潮涌动的棱廓;能听见弓弦颤动,箭矢破空的声响;并进而感受到那股子金戈铁马的气氛。

    佐以一壶浊酒,这番感受就更加浓郁了,令人醺醺然,不觉自醉,沉溺在羽扇纶巾谈笑间,便令强敌灰飞烟灭的遐思之中。

    “想那茌山上才多大点地方,两千强弓,三轮连射,想必已经将山头扫过一遍,贼军死伤惨重,又如何敌得过我大军的三面围剿?胜负之分,就在顷刻之间!”王考语气豪壮的点评起来,众人皆是点头附和。

    刘岱心怀大畅,举杯相邀,道:“来来来,且让孩儿们自去擒贼,诸君且饮了此杯,待孩儿们擒杀了贼子,再重开宴席,做赋以彰今夜破敌之豪情。”

    名士们轰然应诺,一起举杯,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酒杯沾唇,刘岱正欲一饮而尽,忽地注意到某人的独立特行,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怫然不悦之意,将酒杯在桌案上轻轻一顿,冷然道:“文彦,你有何话说?”

    “不敢。”王彧拱手道:“青州夜袭之兵来得凶猛,瞬间击溃了山顶的一营兵马,此刻,我军攻势如潮,山顶却静悄悄的,全无动静,恐怕……”

    刘岱默然不语,一边早有刘劭笑答道:“两千强弓的覆盖射击,山顶之兵已经伤亡惨重了吧,又能有什么动静?”

    王彧摇摇头,直言不讳的反驳道:“纵是伤亡惨重,总得有些动静吧?”

    “那……”刘劭一愣。他看过不少兵书,但从未真正接触过真正的战争。让他点评战局,他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上一夜都不重复;祝捷的文章辞赋,也可以写得花团锦簇,让人读起来豪情万千,但具体的过程和细节,他却一无所知。

    在他想来,只要有了宏大的魄力和气势,又拥有大军,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山顶空荡荡的,什么掩护都没有,聚在一起的敌军,怎么可能避得过两千强弓的齐射?就算侥幸避过,难道他们就能抵挡得住后续的猛攻吗?

    王彧哀声叹气:“这是夜战,不同的,不同的。”

    刘岱等人面面相觑,心里却都是很烦,早知道,就让王彧在下面待着了,一时好心,却让他坏了大伙的兴致。

    “文彦的顾虑也有道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今夜之战虽然必胜,但……”王考倚老卖老的出来打圆场,话刚说了一半,山下却陡起惊变!

    “啊……”先是一声,随后时起彼伏,响成了一片,那是人死之前,对生命的眷恋与不甘所化成的绝响。

    隐忍了很久的奇袭部队,开始发威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