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男儿生乱世,乱世当称雄 第二十七章 再会吕温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他真这么说了?只要今后某等服从他的号令,他就既往不咎?那个小……王鹏举真的这么好说话?”

    “韩别驾,诸位,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在忠义方面,王使君父子其实是一脉相承的。王使君为了国事,忽略了人心,王公子为了国事,愿与诸君尽释前嫌,以在下之见,此事并无可疑处,诸君且与我同出大营,拜见公子吧。”

    杨俊虽然没能见到王羽本人,但受到的款待却比想象中好很多,最重要的是,接待他的那位胖幕僚,给他留下的印象非常好。

    说老实话,他本来也对王羽挺发憷的,这少年让人琢磨不透,给人的印象似乎是随时都会翻脸杀人的那种。

    杨俊虽然想成名,但却非不怕死,跟个看起来很和气,实际上也很通情达理的胖子打交道,自然要比杀人如麻的煞神轻松些。

    那位甄先生说话言之有物,鞭辟入里,而杨俊本身就有意改弦易张,因此双方谈得极为投契,很快就达成了共识。

    回营后,杨俊也是极力游说,并引起了一定的反响。疑虑者有之,赞同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中军帐内,争论再起。

    趁着众人议论纷纷,韩浩低声向司马馗问道:“季达贤弟,你怎么看?”

    “是个机会……”司马馗思考片刻,脸色变得森然:“那王羽想打这支兵马的主意,肯定是不会错的,为了安抚人心,他也不可能大肆杀戮,但元嗣兄,你恐怕就……”

    韩浩心中凛然,完全不追究这种事,也许王匡能干得出来,但王羽就不太可能了。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统领,八成是要被杀鸡儆猴的。

    “计从何出?”他又问。

    “他既然要在孟津迎敌,我等自可与其虚与委蛇,拖延时间,等到西凉兵马到来,元嗣只管下令全军撤退,甚或反戈一击!只要结果了此人,袁渤海入主河内便成定局,到时候,纵有些坏名声流传在外,元嗣也不必担心有人追究了。”

    司马馗的话听在韩浩耳中,仿佛毒蛇吐信的声音似的,但却拥有极大的诱惑力。

    仇,已经结下了,结果无非两种,一方屈从,或者一方毁灭。

    王羽分兵,想来也是做好了撤退的打算,如果让此人挟大胜之势退走,以后再想报复,就遥遥无期了。

    那少年精通刺杀暗算,与他结仇,着实让人寝食难安。另一方面,有四世三公的袁渤海撑腰,就算遭人诟病,也没什么大碍。

    两害取其轻,显然,司马馗的意见才是正理。

    “便如此,某先设法拖住他!”韩浩下定了决心。

    向司马馗简单交待两句,韩浩又扬声道:“季才所言虽然有理,不过,营中军务繁多,本将与诸位都是无暇分身,这出营拜见之事……此议是季才的意思,还是王公子的?”

    “王公子仁义大度,不拘小节,自不会纠结于此,在下以己度人,先行向甄先生提出的。”杨俊自己也有点纳闷。

    他知道这事很难,对方也没强求,但说着说着,不知怎地就脱口而出了。只能说,自己心里早就有这么个想法,一时忘情,就表露心迹了。

    “既然如此,那拜见之事就不必太急了。”韩浩这话让众人齐齐松了口气,但接下来的几句话,又让众人的心一下悬了起来:“浩舅杜阳为董贼所执,王公子既然生擒了牛辅,尚未杀之,是否可以……”

    投靠的一方向强势的一方索讨战利品?这条件太过火了,这不是逼着那边翻脸吗?牛辅可是董卓的女婿,就算拿脑袋换功劳,换点什么不行啊?

    “此事……”杨俊也迟疑了。

    韩浩一手掩面,大哭道:“浩母早逝,见舅如见娘,如今舅父落在贼手,浩心如刀绞,实无暇理会军务,不敢因私废公,就此让贤,还望诸君……”

    “元嗣何出此言,百行孝为先,此议并无过分之处,季才,就以此与王公子磋商吧。”众豪强哪里肯放过韩浩,现在联军统领这个位置可不是一般的烫手,谁敢坐啊?

    韩浩这个提议也不错,若是王公子真的答应了,说明他确实有诚意笼络大家,那自然可以讨价还价,若是不答应,双方也可以扯皮。

    反正盟主袁绍转眼就到,有了这位大人物压阵,区区一个豪强之子,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

    “文和先生,你怎么看?”消息传递的很快,王羽听过转述后,不由哈哈大笑。

    “将军已是成竹在胸,何必问诩?”

    “终究瞒不过先生。”王羽又问道:“洛阳那边有消息了吗?”

    “回主公,董卓毁书斩使,如今已在调动兵马,起兵报仇了。幸好得主公叮嘱,属下没有亲身入城投书,而是雇人前往,否则就见不到主公了。”一边侯立的斥候恭敬答道。

    勇武无双,又爱兵如子,不做任何不必要的牺牲,跟了这样的主公,实是三生有幸呢。

    “调动的是哪支兵马?”

    “这个……”斥候微一迟疑,解释道:“眼下,洛阳城中兵马调动极其频繁,所有部队都在战备状态,属下无能……”

    “不关你的事。”王羽摆手笑笑,下一个对手的身份,他已经猜得差不多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句话用在此刻,再恰当不过了。

    “文和先生,麻烦你对杨俊说,说事关重大,本将要考虑考虑。”

    贾诩笑眯眯的点点头,他越来越欣赏王羽了,小家伙年纪不大,但行事果断毒辣,肆无忌惮,甚是对他的胃口。

    往洛阳送的那封信,是以牛辅为质,讨要赎金的。贾诩心知,这是王羽在试探,准备待价而沽。不出所料,董卓的反应很强硬,牛辅的价值相当之低,可以说是可有可无。

    不过,那是对普通人来说的,在王羽手里,石头也能榨出汁来。

    用牛辅吊着韩浩,就是出自王羽的授意。就算韩浩自己不提出来,王羽也会主动提出的,当然,这是在王羽确定了豪强们的态度之后。

    若是有可能,王羽也想收编豪强联军,开始示之以恩,然后分化瓦解,各个击破,最后掌控全局。这些具体的步骤,王羽打着商量的名义,跟贾诩商量过,胖子想躲也躲不开,只能听着,听完之后,也是暗自心惊。

    得不到的东西就毁掉,似乎也有对自己的警示在其中呢。

    此外,王羽还对牛辅进行了一番审问,贾诩没有亲自到场,却听在场的卫兵描述过当时的场景。

    据说,王羽离开后,牛辅委顿于地,脸色煞白,筛糠不已,就好像是刚被几十个壮汉蹂躏过的小媳妇,远非一个惨字所能形容。

    惨绝人伦!

    别看这小家伙现在很好说话,当初招揽的时候,自己若是摆出誓死不从的架势,恐怕……好在自己见机得快,否则,身死族灭,就在眼前啊!

    想到这里,贾诩也是一阵阵后怕。

    算了,既然上了船,以后就多出点力吧,别把小家伙惹火了才好。

    贾诩打起了精神,杨俊自然彻底转了向。别说话题的走向,他连自己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出于真心,都确定不了,完全被玩弄于鼓掌之上。

    这就是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的结果。

    因此,韩浩等人了解到的情报,以及他们做出的反应,也就尽在王羽的预计之中了。

    “发现韩浩的信使了?哼,自己找死,须怪不得我,传我将令,往来信使尽数放过,密切注意洛阳兵马的动向。”

    “喏!”

    再过两日。

    “报……有兵马出了洛阳城,往北而来。”

    “何人旗号!”

    “温侯吕布!主公,来的是并州狼骑!”

    “果然是他……”王羽冷笑着对贾诩说道:“文和先生,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将军放心。”

    ……

    “洛阳已经出兵了,来的是吕布,这次,看那小贼还如何嚣张,就不信他还能故技重施!元嗣兄,你务必派人盯紧了外面动静,别让他提前跑了。”

    “放心,他跟王公节同出一辙,想立功都想疯了,这几天只在修筑营寨。之前他分兵,除了保护王公节之外,也是为了把伤兵送走,他还是打算决一死战的。”

    韩浩笑得极为得意:“这不,为了拉拢咱们和他一起对敌,他答应明日就把牛辅送进来,到时候,咱们再无顾忌,只消坐山观虎斗,待小贼覆灭,交换人质就可以了。”

    “如此甚好。”

    次日清晨。

    晨曦早早的散去,战云再次笼罩了盟津这个古老的渡口。

    并州铁骑掀起了漫天的烟尘,杀气腾腾的自南而来。与之针锋相对的,是河边那个孤零零的身影,仿佛数日前那场大战的再现。

    不过,没人认为那场大战会重现,这次来的主将,是威震天下的吕布,而不是没用的牛辅;河边站着的那个人,也不是勇冠三军的王羽,而是个无名小卒;而且,他站的位置是大河北岸,而不是南岸。

    与此同时,河内军的两座营寨中间,正进行着一场近似内讧的争执。

    “韩浩,本将已经将人送进你的大营了,诚意表达得不可谓不足,你却依然紧闭寨门,这是不是表明,你铁了心的背叛同盟,故而对友军见死不救,作壁上观吗?”

    “王公子神勇无双,天下无敌,区区吕布,又岂在话下?韩某有自知之明,岂敢涉入当世英豪的对战?还是结阵自守,为公子后劲的好。背叛同盟,却是谈不上的,若公子交战不利,韩某自当大开寨门,与公子并肩作战。”

    “韩别驾如此说法,诸君可有异议?”王羽不跟韩浩多做纠缠,而是转向了其他豪强。

    “……”一阵静默之后,有人扬声答道:“军令如山,韩别驾为一军统帅,既然他做了决断,余者自无异议。”

    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说话者,看起来是个比自己还年幼的少年,王羽点点头:“很好,既然如此,本将与各位就无话可说了。青山不刚绿水长流,诸位,后会有期。”

    不等寨墙上诸人反应,他一扬手,高声喝令:“退兵!”说罢,他一骑当先,扬长而去。

    “诺!”于禁一声应诺,紧紧跟随,他身后是数百骑兵,一人双马,卷起一阵尘烟,一同向东疾驰而去。

    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座空荡荡的营寨。

    “糟糕,中计了!小贼早有准备,他居然……”韩浩大叫不妙,王羽显然也是有防备的,表面在备战,实际上却化整为零,将部众分批遣离了!

    “哪里走!”对岸吼声如雷,一骑快马越众而出,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疾冲而来。此人身穿金甲,马身遍体通红,远远看去,仿佛一道火影穿梭而来,令人望之心惊。

    那骑士速度太快,不但让河内一方心惊,连并州军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眼见着马蹄已经踏上了河冰,才有数百轻骑追了出来。

    大军随之而动!

    追逐战开始了!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