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男儿生乱世,乱世当称雄 第二十八章 欲求杀人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十一的手在发抖。

    不是他胆子小,实在是面对的敌人太可怕了。

    那匹红马不但速度快,而且平衡性极佳,在冰面上也是如履平地,速度不但没减,反而比先前更快了几分,转瞬间就冲过了半程!

    其实,即便没有这个恐怖的敌人,看到数百轻骑狂飙于前,上万大军推进在后的阵势,李军侯也一样心惊胆颤。

    当日看着王羽过河迎敌,似乎很轻松,但实际上面对一下才知道,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和定力。自己跟并州军之间,好歹还有黄河做屏障,身后还有两匹快马呢!

    主公神勇无双,自己也不能丢了他的脸!

    李十一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将双手稳定下来,张弓,搭箭,将弓拉圆,射出了生平最完美的一箭,正式拉开了这场追逐战的序幕!

    然后,他扔掉弓箭,敏捷的爬上了战马,头也不回的往西边落荒而逃。

    战果?怎么可能会有?红马上的那位可是天下无敌的吕奉先!

    李十一彻底明白了,为什么自家主公会叮嘱自己,要自己朝着远离本队的方向逃。不怎么逃的话,根本就逃不掉,随手就被人杀了。

    策马狂奔的时候,李十一回头看了一眼,他那支铁箭,正被敌人握在手中,老老实实的,根本看不出离弦时的杀气。

    吕布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随手将箭向后一掷,厉喝道:“诚明,箭上似有书信,你将信交给文远。”

    虽然只是随手一掷,但那箭的去势却不亚于李十一引弓射出之时,而这么强劲的一箭,却再次被人接住了!

    李十一看得胆边直冒寒气,难怪主公早早的定下了撤退计划呢,并州军中藏龙卧虎,不是一般的强啊!

    “曹性领命!”接箭之将应诺一声,略带不甘的望了李十一一眼,这才调转马头,往大队去了。

    对他来说,让这么个小卒射主将一箭,是种耻辱,若非温侯有令,他肯定要追上去,让这个小卒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箭术!

    吕布眼角都没扫李十一一下,这种蝼蚁,不值得他关注,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王羽!

    前次在河阴,吕布和王羽过了一招。王羽认为自己输了,吕布的挫败感却更强。

    王羽刺伤了他保护的目标,然后又嫁祸于他,引得西凉兵士围攻于他,全营大乱,最后他还因此被董卓斥责。

    吕布为人极有傲气,哪里受得了这个?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儿了,他奈何不了董卓,也不好追着牛辅不放,想要发泄,无疑只能找王羽这个罪魁祸首。

    然而,牛辅起兵的时候,董卓担心路上再遭毒手,不肯放他离开。牛辅兵败之后,他费了好大力气才争取到这个出兵的机会,结果王羽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就开溜了。

    吕布焉能不怒?

    岂能不追?

    “王羽休走,纳命来!”

    王羽跑的很果断,也很快,但架不住追的更快,因启动早而拉开的距离,在赤兔逆天的速度之下,迅速被拉平。

    刚逃出数里,并州的轻骑也才渡完河,吕布就已经追到王羽身后了。不但怒吼声听得清清楚楚,连吕布脸上的神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这是马还是摩托车啊?怎么能快到这种地步?”王羽结结实实的被吓了一跳。他不是不知道赤兔马的名头,但不实际见识一下,根本没法想象这匹名马的速度有多快。

    王羽在心中估算了一下,赤兔的速度,至少是普通战马的一倍以上,要知道,他的骑兵也都是轻装的,而吕布手持方天画戟,身上还披着铁甲,赤兔的负重要远远高于王羽的战马。

    但双方的距离却不断被拉近!

    一匹好马,对武将来说,果然很重要。王羽不知道赤兔还有没有别的特异之处,但只凭这速度,就已经让他警惕心大起了。

    速度就是生命!

    对战时,一方的机动力是另一方的一倍,将会造成多么致命的影响,他再清楚不过了。只要想象一下,他就能模拟出对战的结果,就算他的武力跟吕布相仿佛,依然不可能获胜。

    “小子无状,不敢当温侯远送,温侯还是尽早请回,以免伤了两家和气。”

    “哼,有何伎俩,不妨尽数使出来,且让你看看本侯的手段!”一听这话,吕布不愉快的回忆又被勾起来了,他心中怒气更盛,同时也提高了警惕,甚至还向四周张望了一圈。

    在吕布眼里,王羽的身手虽然诡异,但也不足为奇,倒是诡计多端,让他很是忌惮。此刻的情况,最有可能出现,也是最有威胁的,就是伏兵。

    诈败设伏!本就是兵家常用之道。

    然而,周围虽然有些丘陵,但却不足以遮掩大队人马。若是小股伏兵,则不足为惧,王羽一个少年都敢直面万军,百十个杂兵,又岂能给他吕布造成麻烦?

    就算王羽返身来战也不要紧,他一个人当然应付不了包括王羽在内的数百骑兵,但他身后还有宋宪的数百轻骑,他只要拖住敌人就行了。

    如果敌人没有埋伏,只是埋头逃跑,那么,凭借赤兔的速度,他一个人就能歼灭王羽这支骑兵。

    意外?对方无势可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还能搞出什么意外?

    只有死路一条!

    赤兔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长嘶一声,速度竟然又提升了几分,看得王羽眼热万分,这样还没到极限,真是神马啊!

    只可惜……

    赤兔跑得越快,自己就越危险,尽管有些惋惜,也只能下狠手了,只希望吕布和传说中一样逆天,能保住这匹良驹吧。

    王羽缓缓抬起了手,身边骑兵见状,纷纷减速,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

    “果然有诈?还是……”吕布第一时间发现了异状,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他不确定王羽是在使疑兵计,借机换马,还是真有什么杀招。

    不过,他纵横一世,从来就没怕过谁,别说还不能确定有陷阱,就算真有,他吕奉先又何惧之有?

    “找死!”他全不减速,疾冲而前。

    “架弩……”

    可是,就在下一刻,吕布发现自己犯了个很大的错误,王羽这种人,是不能以常理而度之的!他这支骑兵看似无奇,其实却是一支很罕见的骑兵,弩骑兵!

    即便强如吕布,面对强弩的射击,也不敢掉以轻心。

    对方手里的弩,可不是一般的货色,而是大黄力弩!

    他能随手接下一个膂力过人的军候的箭,却不敢空手去接弩矢,那玩意的力道太强了,用手去接,纯属自找不痛快。

    更重要的是,对面的强弩不止一具!减速转身的骑兵足有近百名,人手一具强弩,他即将面对的是近百强弩的攒射!

    “射!”

    “嘣!嘣!嘣!”

    王羽打的就是出其不意,哪里肯给吕布调整的机会?

    射人先射马,强弩只有一小半瞄的是吕布,倒有一大半是奔着赤兔去的。能射死射伤吕布自然最好,如果不行,只要伤了赤兔,让他追不上来也就是了。

    松弦声连响,近百支弩矢,化成了巨大的风暴,将那一人一马卷了进去。

    “将军!”

    “温侯!”

    并州轻骑看得睚眦俱裂,胆战心惊,自家主公很强,可终究还是个人,血肉之躯怎能抗衡这样的钢铁风暴?

    连王羽都觉得有些惋惜,这么强的对手可不好找,就这么死了,确实可惜了。

    然而,吕布毕竟是吕布,被称为天下无敌,自有其道理所在!

    钢铁风暴之中,骤然亮起了一片光华,随即,是接连不断的金属碰撞声!

    “当当当……”声音很响,极为厚重,和黄钟大吕的声音倒有几分相似,就像是金属风暴撞上了铜墙铁壁一般!

    王羽看得分明,面对风暴一般的弩矢,吕布将手中画戟舞成了一片光影,连挑再拨,竟是尽数挡了开去!

    马快的不像是马,人强的也不像是人啊!

    “走!”感叹归感叹,王羽不会忘了,自己正身处险地。

    听到他的号令,泰山兵这才惊醒过来,他们用强弩对敌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奇景呢。

    发射过的骑兵迅速插向前排,前列的骑兵自动变成后队。虽然由于马术一般,过程中略显混乱,但却秩序井然。

    “这小子治军也有两手么……”挡了这一轮箭,即便强如吕布,一时也有些气力不济,只能目送王羽加速离开。

    不过,由于这一耽搁,宋宪的轻骑也追上来了。

    “将军!”宋宪高喊问令。

    看到刚才的一幕,他也是心惊,泰山兵有数百架强弩,不是什么秘密。他可没有自家将军的本事,不用近百具,只要有十架强弩瞄过来,就足够送他归西了。

    不过,他也不敢临阵退缩,吕布的脾气跟他的武力一样恐怖,临阵退缩,说不定当场就被砍了。

    吕布脸色变幻不定,视线由东至西,来回逡巡。

    以他本心,肯定是要追的。两次都是自己兵多势大,结果两次都没能留下人,传出去,定会极大的影响自己的名声。

    可是,依刚才的情况来看,追的话肯定会付出惨重的伤亡,而且还未必追的上。王羽准备充分,他这边却是仓促追击,本以为对方的步兵也在,结果面对的是一人双马的骑兵。

    若有他领军,倒是有希望成功。可他挡了前一轮箭,多少有些脱力,万一对方再来一波,自是难保万全,一时间,吕布也是犹豫不决。

    “将军!”正犹豫间,后面又有一骑赶来,此人面如紫玉,目若朗星,相貌极为不凡。

    “文远,何事?”见是张辽,吕布一喜,这名部将智勇双全,甚得他倚重,两难之际,正好让其参详。

    “箭书是那王鹏举写给将军的,信中说……”

    “牛辅在韩浩军中?韩浩军无备……仓储颇丰?还有前次和牛辅作战的筹划?”吕布听得惊异连连,“这算是什么?炫耀智谋,还是想……”

    “他要借刀杀人。”张辽点点头。信中的措辞很客气,对吕布更是恭维有加,不过转移矛盾的意思却很明显,对方似乎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吕布看了眼东面远去的烟尘,又转过头,打量着韩浩的营寨,眼神中满是杀气:“文远,你怎么想?”

    “韩浩与丞相通过几次信,似乎有些默契……”张辽有些迟疑,他看出主将的心思了,但却想不出有力的理由阻拦。

    “没人跟本将提起这个,倒是文远,你前些天是不是跟我说过,最近军饷不足?”

    “……正是。”张辽也开始动摇了。

    并州军不是董卓的嫡系,待遇自然比不上西凉军,两者的差距,和泰山兵与郡兵的对比差不多。

    如今董卓处处吃紧,想要驱使西凉军迎战强敌,就得重重打赏,可西凉军进京以来,一直就没消停过,到处劫掠,胃口早就不比在西凉的时候了。

    董卓再有钱,也满足不了嫡系部队的需求,又哪有余暇理会其他非嫡系部队?并州军跟郡兵一样,也是穷了很久,双方只在战力上有区别,贫困程度和对财富的渴望是完全一致的。

    定计之人端的好算计,写信之人揣摩人心也够透彻,更重要的是,对方将并州军的情况掌握得太详细了……

    张辽连声慨叹。

    号令不一,没有战备,且军心动摇,拥有极大财富的敌军,分明就是砧板上的肉,穷了这么久的并州军凭什么放过他们?何况,自家主将积累了不少怒气,急需发泄,自己有什么理由阻拦呢?

    “算了,且放他一马……”此时,并州军主力已经过了河,众将也都赶过来了,吕布最后看了一眼东方那依稀可见的烟尘,一挥手,喝道:“循义何在?”

    “高顺在此!”一将应声而出。

    “带你的人,为大军前驱,攻破韩浩营寨,任凭取用,进攻!”

    “喏!”高顺神色不动,转身而去。

    过不多时,一营步卒已经列阵于前,随即,号令声起,军阵滚滚而前,杀气冲天。

    “攻营陷阵……”

    “所向披靡!”

    战号声中,寨墙轰然而倒!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