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带甲三十万,鏖战大河东 第三十一章 谁人不识君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臧洪先是热络,继而愁眉不展,但从始至终,都像是没看到正在扎营的河内军一样,不置一词。

    王羽早就知道联军内部矛盾多,通过审问韩浩,他又进一步了解了不少内情,知道这里面水深,初来乍到,自然没有多纠结的必要。

    其实,王羽很清醒,以他的实力,只有在混乱的局面中,才有获利的可能,眼下的局面正是他喜闻乐见的。

    “都是钱粮不足惹出的乱子……”

    臧洪的神情越发愁苦,长吁短叹道:“如今,各路诸侯齐至,酸枣大营已经聚集了十几万人马,孟卓公虽然事先有所准备,依然不敷使用,若不是有韩冀州和令尊的鼎力支持,恐怕……眼下胜利仍然难以预期,也只能酌情减少用度,以待战机了。”

    都是银钱惹得祸啊!

    王羽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脸诧异的问道:“既然兵多粮少,何不加速进兵?”

    缺粮还要打持久战,这种完全不符合军事常识的情况发生了,究其原因,肯定不是诸侯们没脑子,无非就是各怀私心,不肯同心协力。

    王羽之所以明知故问,只是想听听当事者的说法。

    “说来简单,做起来又谈何容易?”臧洪摇摇头,“虽说有盟主在,但联军毕竟是联军,既非一家,号令便难以统一,哪路为先,何人断后,谁居中策应,牵涉太多,实难决断。若只是约定时日,分进合击,或许还不至如此,但如今会盟之势已成,已是积重难返了。”

    “盟主和诸君就没有什么打算,准备一直等下去吗?”王羽追问道。

    “那倒不是。”臧洪被吓了一跳,他小心的向四周看过,这才苦笑着说道:“其实,自从会盟之后,战事就一直没停过,只是……”

    “只是?”

    “一时难以尽言,鹏举且随我去见各路诸侯,争战之事容后再说……”臧洪已经说不下去了。

    说话这会儿工夫,两人已经到了中军帐附近,里面正吵得热火朝天,离得老远就能听见。守在外面的军卒都是眼神慌乱,神色紧张,很有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氛。

    “韩文节,别人领取粮草,你没话说,独对某横加阻挠,都是大汉臣子,为国出力,难道还要凭出身分个三六九等吗?”

    “公孙太守,你来的本就突然,事先既没打招呼,路上也不带足粮草,岂不知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馥念在你一片赤胆忠心,为匡扶朝廷而来,如数拨与你粮草,你怎地还鼓噪不休?”

    “如数拨与?”公孙瓒的嗓门又提高了一个调门,“你拨给某两千斛谷,言明是一月之用。可别人不知道,你韩文节却心知肚明,某麾下虽只三千人,却尽是骑兵!眼下冬雪初融,春草未生,你拨与这点粮草,如何够用?不够,至少也要加一倍才行!”

    “别人都带步卒,偏你带骑兵!馥已经按双倍分量拨粮予你了,非临战之时,其他兵马都是按一卒一日一升发粮,你是两升有余,却还待怎地?”

    韩馥话音一落,立刻有人附和道:“韩冀州说得在理,既然是联营一处,共襄义举,就得共进共退,号令如一。这军饷之事,乃是军中大事,岂能因人而异?马匹,不过牲畜耳,岂有与人同食之理?双倍补给已经足够了,不须再多,也没有这个道理。”

    “孔公绪!”附和之人说话有些阴阳怪气,公孙瓒闻言更是大怒。

    “你少不懂装懂,骑兵来去如风,让人防不胜防,冲突往来,摧锋破阵,战力远在步卒之上。马食粟米,远在春秋时便有成例,本朝自文皇帝始,又少用粟米喂马了吗?不通实务也就罢了,偏偏还要跳出来自爆其丑,就你也算是个名士?”

    “嘿,伷不通实务?偏偏你公孙太守就懂?”

    那人也不发怒,而是冷笑着反唇相讥:“那我倒是想问问你,既然骑兵战力如此之高,你公孙将军麾下的白马义从更是名震天下,如今胡轸兵马就在虎牢关据守,只要杀了此人,就能长驱直入,攻取洛阳。如今群雄束手,何不就由公孙将军出马,一鼓擒之?”

    “你……”

    “好了,好了,几位将军都莫恼,犯不上为了区区粮草之事争执若此……唉,徐州粮草倒是有些余裕,只恨路途太远,无法运来,否则,也没了这许多烦恼。”

    “远水不及近渴,恭祖说这些话又有何用?粮草紧缺只是小事,关键还是要从速进兵才好。不过区区一胡轸而已,吾麾下猛将,长沙太守孙文台日前已经离开鲁阳了,看时日,应该已至梁县,不几日,便可攻克大谷关,直趋洛阳了。”

    “可叹在座诸君,皆是一时俊彦,随便挑出一位,走出去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却只因盟主无能怯弱,便只能在此蹉跎,为了区区粮草小事争执……唉,术窃为诸君不值啊!”

    “公路,你怎能如此说话?本初出任盟主,乃是众望所归,你质疑盟主,与质疑诸君又有何异?何况,日前河内兵马在盟津大败西凉军,生擒主将牛辅,斩获无数,你怎敢说盟主怯懦避战?还不速速道歉!”

    “呸!那是王公节生了个好儿子,与他袁本初有何关系?袁遗,你一个旁支,有何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还不给我退下!”

    “好了,都不要吵了,都是朝廷大臣,中军重地,这般吵闹,成何体统?公路,你我之事,乃是家事,联盟讨董,乃是国事,你须得公私分明,分清尊卑才好。”

    “哼,一个妾生子,也敢妄论尊卑,真是不知羞耻!”

    “你……”

    争吵的激烈程度和范围迅速扩大,一个个王羽耳熟能详的名人加入了其中。

    开始这些人只是单纯的劝和或拉偏架,结果被袁术一搅合,彻底乱了套。众人大多都互相认识,各有恩怨情仇,借着这个机会,一起爆发了出来。

    军粮什么的,再没人去理会,互相指责谩骂成了主题。

    袁术以一敌二,以精湛的骂街功夫彻底压倒了兄弟袁绍和族兄袁遗;兖州刺史刘岱和东郡太守乔瑁相持不下;说话尖酸刻薄的孔伷不知如何,找上了老好人陶谦……

    再加上公孙瓒和韩馥那一对老冤家,局面极其混乱。

    不过,倒也不是所有人都加入了战团,还有几个真心实意的在劝架的,其中就包括了老爹王匡。

    王羽颇为玩味看了臧洪一眼,后者报以一个略带歉意的苦笑,王羽会意,点了点头。

    臧洪的意图,无非就是想拿老子当幌子,分散众人的注意力,暂时中止这场争吵罢了。虽然是被利用了,不过,在这种时候出场,感觉也不错,省得被人摘桃子,还有……嗯,应该说是个好机会才对。

    “盟主,诸君,河内兵马已至酸枣,正在安营,主将王羽,特来缴令复命!”臧洪酝酿了片刻,然后一声大喝,彻底压倒了帐内的争吵声。

    “……泰山王鹏举?”

    “可是刺杀董卓,割了一耳的王鹏举?”

    “是那个在盟津挑杀三将,掼死一将,一喝退千军的泰山小霸王?”

    臧洪的音量虽大,但却不足以震慑群雄,真正吸引了群雄注意力的,是王羽!

    不单是帐内,连帐外的卫兵都一脸不能置信的望向王羽。

    王羽的事迹,很鼓舞士气,联军会盟之后,一直顿兵不进,碌碌无为。所以,诸侯们也都将其用来激励士卒,免得士气下跌得太快。

    传言这种东西,一向是越传越离谱的,现如今,王羽的形象早已变成了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眼如铜铃,口如血盆的凶汉。

    谁曾想,亲眼见到本人后,竟是这么位堪称俊秀的少年郎,这有让众兵如何不惊?

    对这些或惊讶,或崇敬的目光视若无睹,王羽龙行虎步的直入军帐,在一众大人物的审视目光中,举拳过眉,朗声道:“泰山王鹏举,见过诸君。”

    说罢,王羽抬起头,环视左右,毫不回避众人的目光,从容镇定的姿态,看得众人都是惊叹不已。

    “人如玉,势如龙,好一个少年英雄!公节有子若此,王家大幸也;我大汉在生死存亡之际,有如此英才出世,国亦大幸也!”

    第一个发出赞叹的是个老者,王羽认得他的声音,正是刚才第一个出面劝架的老好人陶谦。

    “怎敢当恭祖如此说法,当不得,当不得……”不等王羽开口,王匡便连连辞谢。

    “孤胆虎威,初听鹏举事迹时,邈亦无法想象,一个年方弱冠的少年,怎能做成如此大事。然则今日一见,方知古人诚不我欺,世间当真有此英杰。”

    紧接着开口之人,看起来就是此间地主,陈留太守张邈。刚才大乱之时,此人也是和事老之一。说起来,臧洪也算是张邈的幕僚,看来张家兄弟,似乎是很想有一番作为的。

    “陶公和张公的赞誉,羽实不敢当,当日所以贸然潜入河阴,盖因家中出了些事故,羽一时冲动,这才行此孟浪之举。此外,也是受了家父拳拳报国之心的激励,称不上什么胆魄,只是有几分蛮勇罢了。”

    王羽话说的谦虚,但不卑不亢的态度,却只能让看重他的人更加心折。

    不过,他的事迹虽然厉害,但却也无法让人人都喜欢,实际上,除了陶谦之外,刚才加入争吵的诸侯看过来的眼色都有几分不善。

    就像袁术说的,诸侯云集,却无寸进,结果他一个后生晚辈却连战连捷,又岂能不让人生厌?

    “王羽的功过,暂且放放,容后再议,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攻打虎牢关和安置幽州兵马。”用眼角扫了一眼王羽,袁绍环视一圈,冷然道:“争吵有害无益,再有胡乱喧哗者,便莫怪袁绍不念情面,诸位且慎思之,然后再发表见解。”

    “不若……”帐下闪出一人,身量不高,顶多只有七尺,但细眼长髯,眼神犀利,生得颇有威仪。

    袁绍看到此人,当即大喜:“孟德既有计较,何妨直言?”

    孟德?

    曹操!

    曹操刚才一直没出声,而且他个头普通,站得又很靠后,所以,王羽也没注意到他,此时他出来献计,王羽才见到了这位三国头号枭雄。

    “公孙将军兵精,酸枣目前又乏粮,不若请韩使君加倍拨付粮草,公孙将军则为大军前驱,攻打虎牢关,盟主将大军以为后劲,如此便可一举两得。”

    “好!”袁绍等的就是这个,当即一挥手,就要传令。

    “且慢!”这俩人顺着孔伷的话头唱双簧,公孙瓒不干了,他冷着脸说道:“孔公绪不通军务,所以胡乱说话,本初和孟德都是知兵之人,怎地也说出这种言语来?吾麾下尽是骑兵,人数又少,面对雄关,又如何下手?倒要象二位请教。”

    “……”袁绍不接话。

    本来,他就是想抓个倒霉蛋出来做先锋,在场的诸侯都出过战了,其实没想象的那么凶险。可偏偏这个公孙瓒初来乍到,也不问问清楚,就在这里大吵大闹,搞得他很没面子。

    韩馥是大金主,在袁绍未来的战略中,处于很重要的地位,他自然不能得罪。所以,也只能狠狠收拾公孙瓒这个愣头青了。

    袁绍目视曹操,后者会意,转身向公孙瓒笑道:“其实也不为难,骑兵攻不得关,却可凭借速度迂回敌后,荥阳以北五六十里既是敖仓,只要攻取敖仓,何愁乏粮?将军奇袭并据守敖仓,主力大军随后跟进,犄角之势成矣,何愁攻不下虎牢关?”

    公孙瓒冷笑道:“汝南许子将曾有评,说你曹孟德是奸雄,此言果然不虚。让吾迂回敌后,甘冒被前后夹击的危险的攻打敖仓,你却坐收渔利,想得果然周全!”

    “兵凶战危,打仗本来就是凶险之事,伯圭你既然不远千里的来了,总不会只是找个吃饭的地方吧?要么你为大军前驱,要么吾支应你回程的粮草,你这就回北平去吧。”

    袁绍一句话把公孙瓒逼进了死角,后者的脸上阵红阵白,让人不由担心,下一刻他会不会再次拔剑出鞘,要跟袁绍也来一场火并。

    众人各怀心思,担心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也有人为公孙瓒担心,却欲言又止。

    将帐内情形尽收眼底,王羽在心里构建出了一张诸侯之间的关系图。他很高兴,不是因为掌握了情报,而是现在的形势对他非常有利。

    公孙瓒的手已经按上了剑柄;

    袁绍和曹操的护卫瞳孔开始收缩;

    其他诸侯或是害怕被殃及,暗自后退,或是站定了队,给手下发暗号,准备开始火并;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羽突然朗声长笑:“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公孙将军,王羽不才,愿与将军同往,攻打虎牢关!”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