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带甲三十万,鏖战大河东 第三十四章 美人情深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月朗星稀,夜风微凉。

    帐内,烛光轻轻摇曳着,映出了两个变幻不定的身影,前一刻还相距甚远,下一刻却交汇在一起,乍合即分,仿佛受惊了一般,又像是羞怯使然。

    灯下观美人,玉人更妖娆,蔡琰的性子有几分清冷,平时给人的感觉是清雅幽静,美则美矣,但却少了几分妩媚,让人难生亲近之意,而是望之生敬,不敢亵渎。

    不过,在烛光下,那张清冷的玉容微微有些朦胧,原本稍嫌宽松的曲裾也显得秾纤合度起来,红色的深衣映衬着修长雪白的脖颈,高雅之外,竟然又多了几分性感的味道。

    王羽对汉朝的大多数东西都很满意,唯独不喜欢坐姿。对没有习惯的人来说,跪坐,实在是一种很折磨人的姿势。尽管王羽的忍耐力非凡,但他还是倾向于少点坐着见人。

    但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半点心思纠结于此,令他烦恼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该说点什么话题才合适。

    “风,好像有点大……”话刚出口,王羽就大觉不妥,恨不得回手搧自己一下,这不是废话么。

    不过,除了废话,他真心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是攻打虎牢关,还是和诸侯们的勾心斗角,又或对公孙瓒的图谋?这些东西找贾胖子聊聊还有点意思,拿来对妹子说,纯属煞风景啊。

    蔡妹妹感兴趣的那些事,自己又不懂。音律肯定不行了,抄诗倒是能抄几首,可是,且汉朝对诗词的重视有限,就算真如唐宋一般也不行啊。

    白天孔融的话犹在耳畔,蔡妹妹的才学未必比孔融差多少,万一她要深入探讨,那可就抓瞎了。

    “王家哥哥,听说你今天在中军帐念了句诗,似有离别勉励之意,是么?”佳人软语,带着几分水乡的味道,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十分悦耳,不过,王羽头上却有点冒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只不过是为了增强语气,想给人留下的印象更深刻点,这才掉了句书包,报应怎么来得这么快啊?

    王羽可以笑对千夫指,冷眼观万军,然而,在那双秋水般清澈的眸子的注视下,他却感觉压力很大。

    好在……哥事先早有准备,否则真的要出糗了。

    “上次与妹子分别的太仓促,一时没来得及送行,羽心中一直觉得遗憾。来酸枣的路上,回想当日的依依惜别之情,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首曲子……”

    “喔?”

    蔡琰美眸中闪过一丝亮色,语气中也带了几分欣喜,“和上次的一样吗?王家哥哥的曲子虽不合音律,但意境却好,上次的垓下曲,豪雄之中愈显壮烈,难得的是,其中还有几分缠绵婉转之意,难怪原曲名叫做霸王别姬……今次的曲意,莫非是离别之情么?”

    “正是,曲名:送别……”

    比起抄诗,抄曲子比较没压力,给真正的儒者听,也许会被嗤之以鼻,但蔡美女却来者不拒。不合音律不要紧,哼的跑调也不要紧,只要意境好,能触发灵感就行。听完后,她会自行修正,使其成为符合这个时代乐风的曲子。

    要不,怎么是乐神呢?

    正因为蔡琰的这个本事,王羽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弄几首军乐出来了。对于激励使其和增强凝聚力,军乐有着相当积极的作用,只是后世的军歌恐怕很难引起共鸣,抄古诗倒是可以考虑,反正需要的只是意境……

    不过,这样一来,问题又回到原点了,王羽有点头疼。

    “芳草萋萋,笛声悠悠,夕阳西下,长亭送晚……”

    其实王羽哼的曲子有点跑调,但蔡琰却依然体会到了原曲中的意境,只见她星眸半闭,俏脸上尽是悠然神往的神色,专注的模样,看得王羽都是一阵心醉。

    “好一曲送别,王家哥哥,你在音律方面的天赋,可能尚在小妹之上呢。”曲调的主旋律很短,很快就结束了,蔡琰睁开眼睛,美眸闪闪发光,映得烛火都更亮了几分。

    王羽汗颜,后世的音乐,与汉朝的孰高孰低,确实不好说,不过,艺术这东西,总是有共通之处的。

    “妹子喜欢就好,因为路上想起你,一时福至心灵,这才有了此曲,说起来,此曲本就有妹子一份呢……”

    尽管已经很注意了,不过,王羽的言辞还是有些过于直白,好在现在是汉朝,而不是礼教森严的南宋和明朝,女子受到的约束没那么多。而他二人又有婚约在身,倒也不算逾礼唐突。

    “嗯。”蔡琰垂下臻首,低低的应了一声,从雪白的脖颈上的那一抹艳红中,王羽窥见了几分女儿心,帐内的气氛,也有了几分暧昧不清的味道。

    沉默良久,蔡琰才再次抬起了头,轻轻问道:“王家哥哥可知父亲要去洛阳之事?”

    “知道。”

    蔡琰幽幽说道:“父亲性子耿直,不知变通,当日便因此触怒了先帝,险些……如今天下纷乱,洛阳城正是要冲之地,父亲若贸然前往,前途委实难料……就算洛阳城无事,可城中的权贵却未必对父亲有什么好脸色,小妹很担心。”

    王羽心下雪亮,自己已经过了最后一关,得到认可,正式成为蔡妹妹的依靠了。

    这个女子冰雪聪明,对如今的局势,和自家的处境有着清晰的认知,所以,她婉转的提出了请求,想让自己设法阻止蔡邕进京。

    不过,老爹那边说的也很清楚,因为顾虑蔡琰,蔡邕本来还有些犹豫,可双方的关系一旦最后确定下来,那老人就没了牵挂,要义无反顾的奉诏去洛阳了。

    想阻止他,光凭对方的好感是没用的,得有点实际的东西,对老人修史的执念有所帮助才行。

    “妹子放心,我已经听父亲说过此事,并拟定出计划了,只待时机一到,便可辅助实施。在此之前,我等须得设法拖延伯父行程。此事却也不难,嗯,明日我就将率军西进,攻打虎牢关,届时战乱一起,妹子便可以此相劝,暂时拖住伯父……”

    “那,父亲若是要绕路,或者战事结束了呢?”

    “我若取胜,洛阳必生变故,到时候,伯父就算想去,也去不得了。”谈到征战之事,王羽一下就找到了状态,霸气毕露道:“胡轸、华雄,不过二莽夫耳,妹妹放心,为兄必手到擒来,待凯旋之时,便正式向伯父提亲,迎娶你过门。”

    一口气说完,王羽觉得非常畅快。

    就是这样才对,那么婆婆妈妈的干嘛?既然喜欢,就直接娶了呗,娶回家再慢慢欣赏不迟,何必将鲜花放在外面,让那些不知死活的癞蛤蟆觊觎呢?

    相比于王羽的霸气外露,蔡琰则是低头不语,脸上的红霞愈发的浓重了。

    王羽也不着急,坐得稳如泰山,静候答复。

    良久,罗袖微动,一双芊芊素手拂过琴弦,一曲古韵油然而出,琴声缠绵婉转,似有说不尽的情义蕴含其中。

    曲子很动听,王羽虽不通音律,也能听出几分意境来,可他却有点傻眼。以曲传情,很风雅,也很浪漫,但若是听者只会说很好听,那就有点煞风景了。

    他不会,可也知道,这种时候,应该有应有答才对。

    臻首微抬,明眸中闪过一丝笑意,继而化成了一缕柔情,轻轻系在王羽心头。下一刻,朱唇轻启,一把天籁般动听的歌声悠然响起。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凤求凰?

    王羽不通音律,也不懂词赋,但这词句的措辞并不深奥,一听即明。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佳人的善解人意,也驱散了王羽的烦恼,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静静欣赏这动人的歌声、琴曲,感受名传千古的蔡文姬独具的魅力了。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从这一刻开始,直到永远,这份魅力永远不再凋零,并且自始至终,为自己所独占,还有比这更让人心神迷醉的吗?

    汉末三国的旋律,果然不仅仅是沙场争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