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带甲三十万,鏖战大河东 第四十五章 温酒斩华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出了什么事?外面怎么这么吵?”

    宿醉是很难受的,更难受的则是宿醉被吵醒。西凉猛将华雄,现在就正在经历着这样的痛苦。

    “将军,您总算醒了,督帅已经派人来看过好几次了,差点要硬把您叫醒呢。”

    “什么事这么急?难道有人攻城?”侍从的话吓了华雄一跳,酒意化成了冷汗,又散去不少。

    “没人攻城,只是那王鹏举正在骂战,指名要战将军。”

    “王鹏举?”华雄一下从榻上蹦起老高,精神猛振,酒意一扫而空:“快,取我披挂来!”

    “将军,您切莫轻敌啊,那王鹏举……”

    “他的本事,某岂有不知?王方、李蒙的武艺某是知道的,能破他二人联手,王鹏举是个劲敌。”华雄沉声说道:“然而,他毕竟才十几岁,力气没有长成,某只要防住他的快枪,必可擒之,机会大好,焉能错过?”

    “可是您……”那忠仆还要再劝,华雄一摆手,笑道:“我会等酒意散尽再出战,不须担心,快,取我披挂来。”

    “喏。”

    华雄确实很冷静,披挂整齐后,他没急着出战,而是先上了关墙,打算观望一下,结果刚到地方,就遇见了牛辅。

    “牛中郎,您也在啊,关下战况如何?”华雄抢先问候道。

    “是华将军,”牛辅木然转头,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迟疑着指着城外说道:“你……还是自己看吧。”

    “哦……”华雄有些不以为然,不就是骂战么,有啥可大惊小怪的?上门女婿就是没用。

    可是下一刻,他也愣住了,“咦?这是在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那人怎么,怎么……”

    “他们要开始喊了,听完你就知道了……”牛辅的表情非常复杂,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看得华雄都有点心惊肉跳。

    结果,探头向外一张望,看明城下动静,华雄气得好悬没从城墙上跳下去!

    “泰山王羽,振翅之鲲鹏!西凉华雄,冢中枯骨也,区区萤火之光,安敢与日争辉?王将军未至,让你嚣张了些时日,今日将军虎驾在此,华雄小儿,就只有发抖的份儿了……”

    这些话倒还好,华雄还能忍得住,但是,骂了一阵,那个主事者突然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气得华雄火冒三丈,只觉浑身的热血一起涌到了头上!

    华雄初看的时候,就发现那人的两腿是光着的,骂了一阵,只见那人一转身,一弯腰,露出了个光溜溜的臀冲着虎牢关,然后指着两腿之间那个晃晃荡荡的玩意喊道:“华雄匹夫且看,你兄弟在此,何不速速出关相认!”

    “贼子敢辱我至此,吾誓杀汝!”华雄仰天一声暴喝,转身便下了城墙,冲天的杀气,哪怕隔了一道城墙,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听着华雄震天价的脚步声,牛辅擦了把冷汗。

    好在没得罪那个小妖孽,不然的话,他只消把这货叫出来,把信里的内容做点加工,到处嚷嚷一通,然后再把信往洛阳那么一送……

    俺老牛就死定了!

    女婿?丞相的脾气上来了,老丈人也没用啊!

    还好,还好。

    西凉人怒了,联军那边同样是一头大汗,两军阵前做出这种举动,堪称千古奇闻,能做出这种举动来,这位骂手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军阵深处,王羽也在擦汗,专业的就是专业的,祢衡,不愧是三国第一喷子,嘲讽的功力已经震铄古今了。

    难怪他能把心机深沉的曹操,老练世故的刘表都骂得火冒三丈,不顾身份名声的搞了出借刀杀人呢,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

    不过,我喜欢!王羽嘴角一挑,得意的笑了。

    以后谁敢跟老子做对,开打之前,老子就先把祢衡当使者派过去,先恶心你一通再说。

    说到这个,如果华雄已经清醒了的话,他应该被恶心得差不多了吧?那么,自己出战的时间到了!

    如同利剑出鞘,王羽气势陡涨,杀气虽然没有城内的华雄那么高,但凌厉之处,却更胜一筹!

    直到这时,军士们才惊讶的发现,身边居然隐藏了这么一位人物。

    黑甲,持枪,少年,在这种时候出现……就算没什么见识的小卒,也隐隐有了预感,战局要出现重大的变化了。

    人群如波浪般向两旁滚滚裂开,形成了一个通道,王羽信步走出,这边的动静,不但惊动了联军的首脑们,对面的西凉军同样看在眼中。

    来了!

    无数人的心声汇聚在了一起,似乎在天空中酝酿出了一场风暴,遮住了绚烂的春日。

    风雨欲来!

    “鹏举……”陶谦欲言又止。

    昨天关、张对王羽和华雄武艺的评价,他也听到了。原本他不以为然,不过,今天看到关、张精湛的武艺后,他开始担心了。

    王羽脚步不停,从容一笑:“陶公宽心,待我斩将取关,在城内与陶公叙话。”

    “啊?”公孙瓒本来要上来勉励王羽几句,却被王羽的豪言闹得一愣,难道你就这么冲上去杀了华雄,夺了虎牢关?

    刘备跟在公孙瓒身边,心中一直在腹诽:这小子抢功抢的太熟练了,根本就没打算给别人留机会,两位义弟太实诚,白白为他做了嫁衣。

    结果王羽豪言一出,他脚下也是拌蒜,好悬没一头撞在公孙瓒身上。

    自己果然不懂抢功的真谛,想抢功,脸皮要厚,口气要大,许诺不怕重,这样才能无往而不利啊。

    杀了华雄就能夺关?如果真的是这样,诸侯们会不出手吗?那些大诸侯,谁手底下没几个能冲锋陷阵的猛将啊?

    不说别人,单说那个曹孟德,他打黄巾军的时候,手下那几个最能打的,压根就没出手啊!

    也许真如那个胖子所说,这少年已经被孟津的胜利冲昏头脑了,以为打仗不用依靠行军布阵,只要单挑能赢,就能攻无不克了。

    哼,随他去吧。

    “好气魄!来呀,热一杯酒来,鹏举喝了再上马,以壮志气!”只有袁术最没眼色。

    他的为人准则是,不管能不能赢,气势不能输,就算输了,也要嘴硬到底。取关有啥不可能的?牛辅当初不就跑了吗?说不定胡轸也会跑呢!

    “酒且斟下,某去便来。”王羽突然觉得,袁术挺可爱的,不是他配合,这句气势十足的名言,自己怎么说得出口呢?

    架势摆足,王羽提枪上马,离阵突前。

    身后鼓声大作,喊杀声震天,对面西凉军阵也是一阵滚动,一骑排众而出,迎面而来。

    王羽用双腿控制着战马,缓缓加速,这是他这几天刚学到的技巧之一。

    骑术的根本就是和马沟通,形成默契,最后人马合一,身随念动。

    王羽当然还达不到最高的境界,但不知是他在这方面天赋惊人,还是乌骓确实有通灵的本领,又或两者兼而有之,总之,他已经可以不用缰绳,就可以传达简单的命令给乌骓了。

    不知是不是受宿醉的影响,华雄加速的比较迟,直到王羽靠近中场,双方已经能看清彼此的面容时,他才开始加速。

    王羽嘿然冷笑:“嘿,盛怒之下,还记得先验明正身?顺便拉近距离?的确不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不过,仅此而已,最终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他双腿一夹,乌骓会意,速度又提,很快就进入了冲刺距离。

    两边的速度同时提到了极致!

    “华雄?”王羽扬声大喝。

    “王鹏举!”华雄一脸狰狞:“先暗算丞相,再辱我西凉众将,你以为你今日还能留下命吗?给我纳命来!”

    说罢,他拍马舞刀,直取王羽!

    “斩!”

    人马未至,刀光已至,匹练般的光华,如晴空中闪过的霹雳,以不可阻挡的势头直劈下来!

    胜负,就在一瞬间!

    面对强敌的力斩,王羽全无招架之意,眼中战意如烈火般熊熊燃起,毅然举枪反刺!

    来得好!

    生死一瞬间,华雄已经无暇怒吼,但他还是在心里喝了一声采,无惧生死的对手,就算武艺不行,也是值得敬佩的。

    不过,仅此而已!这里是强者生存的战场,光有勇气是没用的,弱者,只有死路一条!

    无数次生死搏杀的经验告诉华雄:他的刀更快,会更早的砍中对手,只要勇气不输,不做退让,赢得必然是自己!

    然而,他胯下的那匹西域良驹却不是这么想的,同样久经沙场的它,敏锐的意识到了,对面的对手非同一般!

    它的对手,当然不是王羽,而是乌骓!

    在看似极限的速度上,乌骓的速度再提三分!连人带马,化成了一道黑色闪电,妙至巅峰的穿过了华雄的刀光!

    虎啸声再起!

    华雄大惊,和他的战马一道,做出最后的努力。

    长嘶声中,战马人立而起,似乎要用自己的身体为主人挡住致命的杀机;

    怒吼声中,华雄使出全身力气,试图扭转刀势,封杀敌人!

    然而,他们的努力都是徒劳的。

    宿醉的后遗症,没那么容易尽数清除,一阵轻微的眩晕使得华雄刀势略缓;一匹战马自发的努力,更不可能挡得住王羽的枪势!

    刀光枪影,二马交错!

    血光飞溅中,刀光溃散,枪势如电!

    胜负,已分明!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