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带甲三十万,鏖战大河东 第五十七章 拔剑即生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诸君,自会盟以来,海内汹汹,义氛高涨,天下义士,无不欢欣鼓舞!如今,董贼已然丧胆,意图西逃,这是联盟的胜利,是天下义士的胜利,是大汉朝的胜利,是诸君共同努力的结果!这辉煌的成就,必将铭刻青史,流芳百世!”

    诸侯大会一开场,盟主袁绍就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闻者无不精神大振。至少,表面上是这样没错。

    经历了近日来的变故,张邈等人不会听不出袁绍的言外之意,无非就是弱化王羽那几场胜利,强调联盟的作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话倒也不错,若不是联军四面出击,分散了西凉军的兵力,王羽也无法独力取胜。即便张邈更倾向王匡一些,他同样也认可袁绍的说法。

    袁绍又大肆发表了一通感言之后,开始进入正题。

    “董卓若是单纯胆寒欲逃,为了免除士卒争战之苦,百姓不受兵灾,我等不是不能网开一面,给他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是,董贼凶顽,他不是自己逃,而是要挟裹朝廷和百姓一起走!妄言要迁都!我等深受国恩,怎能让贼子如意,社稷惨遭荼毒?”

    “不能!”

    “请盟主调兵遣将,进兵洛阳,擒杀国贼!”

    帐下的反应十分热烈,张杨、袁遗等人都是大呼小叫,后者更是义愤填膺的请上了战。

    不过,倒也不能说响应的那几位表演得太过,这话本身就有相当的煽动力。

    追击逃跑的敌人,和围攻拼死抵抗的敌人,难度当然不能同日而语。前者是打落水狗,不论打没打到,都能捞个好名声;后者是打饿狼,狼没那么容易打死不说,还可能会被反咬一口。怎么选择,自不用说。

    “某以盟主的身份下令,全军出击,兵发洛阳!令前军公孙太守几位,三日内全军出关,挺进洛阳,为大军开路,不得有误!”

    “喏!”

    果然来了!张邈与兄弟张超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全军出关西进,和西凉军拼命,把关隘留给心怀叵测的盟友,让后者捡便宜?只消公孙瓒等人还有半分神智在,他们就不会这么做。

    要知道,西凉军并没有彻底失去战斗力,威风八面的孙坚全军覆没就是明证!一旦进兵不利,后路又被堵住,那公孙瓒等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此外,朝廷中出了几个败类,身在朝堂,不以匡扶社稷为念,反而屈于强权,为董贼张目,竟然在讨董形势大好的时候,来营中劝某等退兵!某意已决,出兵之前,斩此数人祭旗,以激励士气!”

    “且慢!”

    袁绍话音未落,王匡已是急急出列,高声劝阻道:“盟主且听王匡一言,朝中诸君,实非与董贼同流合污,只是或受逼迫,或以朝廷安泰,生民安居为念,不欲神京遭受兵灾罢了。那五位都是天下名士,若就此杀之,恐伤天下士人之心,盟主爱才之名啊!”

    “公节此言大谬!”类似的劝言,袁绍这些天不知听过多少,哪里会放在心上?他严词反驳道:“正因为是名士,所以要格外认清是非善恶才对。若是在涉及国体的大是大非上,为天下表率的士人都含糊其事,天下人会怎么想?”

    他抬起双手,高举过顶,一脸肃穆的说道:“国家大事与私人名声情谊,孰轻孰重?我袁失为国为民,已经搭上了数百口人的性命,哪里还会在乎些许身外薄名?”

    袁绍能以庶子的身份,在名望上压过袁术这个嫡子,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他的仪容风度。这个时代,以貌取人的风气很重,祢衡之所以一直不受人待见,性格和他那张臭嘴固是重要因素,但长得丑这个缺陷,也是不可忽略的。

    袁绍的口才也不错,配合以庄重的神情,这一番大义凛然的发言,直接将王匡驳得哑口无言。

    张邈等有心打圆场的,同样打了退堂鼓。

    袁绍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再劝的话,很容易把公事变成私仇。王匡有亲戚在,不得不出头,但其他人和那几位都只是有交情而已,犯不上强出头。

    如果杀了那几个名士,就能维持住联盟的团结,那么,这点代价也是值得的。

    打圆场的退缩了,王匡势单力孤,又显得理屈词穷,袁绍的气势大涨。

    用不着他示意,张杨等人已经开始推波助澜了。

    “《左传》有云: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公节,你一生忠君为国,向来一往无前,怎么涉及到私情,就做此妇人之态?”

    孔伷跟袁绍交情普通,不过,说风凉话什么的,他一向乐而为之。王匡生了个好儿子,他早就嫉妒得两眼发红了,有落井下石的机会,他岂能轻易放过?

    “不如这样,公节本就是天下忠臣义士的表率,不如就由公节亲自行刑,大义灭亲,以全气节,为天下人留下一段佳话如何?”

    “此议甚善。胡季友此番出使,携二子而来,公节为国事而斩其父,为亲情而生其子,正是忠义两全之法。”

    “大义面前,容不得含糊迟疑,王使君,你可要想清楚啊!”

    袁绍党羽众多,在加上孔伷等推波助澜的,声势高涨,一下就把王匡给逼到了死角上。

    老王匡浑身颤抖,神情凄惶,他的信念开始动摇了。

    杀不杀妹夫,应该只是件小事,怎么可能牵扯到忠诚问题?

    自己父子一直以来的努力和奋战,却无人提及,那几场大胜又算是什么?与忠诚无关?

    如果是这样,那组成这个联盟又是为了什么呢?自己一直以来坚信的东西又算是什么?

    还有,自己和在场诸人的交情,又如何呢?

    王匡老泪纵横,万念俱灰,“本初,念在你我相交一场的情分上……”

    “大义面前,岂容私人情谊?来人,将罪臣退出营外,皆斩之!”袁绍疾声厉色,全然不为所动:“另外,王使君累了,去几个人,带他下去休息。”

    “喏!”两边自有袁绍的甲士应命。

    大事成矣!

    一时间,袁绍也是志得意满,杀了胡母班等人,可以立威,还可以警告王羽;眼下无人能与他抗衡,正好借机扣下王匡,作为人质。

    有了这一急一缓的两手,不愁王羽不乖乖听命,此子勇猛善战,正好拿来做先驱,就算不能尽破西凉兵马,也能极大的消耗西凉军的实力。到时候,自己再趁虚而入,还愁大事不成吗?

    若不是场合不对,城府也够深,袁绍几乎要得意的大笑出声了。

    帐下众人则是神情各异。

    王匡搂着两个外甥大哭,几个甲士围在他身边,另一群甲士则是隐隐围住了王匡的护卫。

    于禁苦劝王匡不要参会而不果,干脆留在了营中。他擅长的不是武艺,跟来也意义不大,反倒是掌控住兵权,就有反击的机会。

    见过刚才的一幕,胡母班对王匡也没了怨怼,望着抱头痛哭的三人,他只是摇头叹息。

    其他各路诸侯,或是目露悲悯之色;或是别过头去,不忍再睹;或是面带冷笑;也有不少人一脸木然,就是没人打算为王匡出头。

    再这么下去,讨董的功劳,就要被王羽占尽了,大家岂不是白跑一趟?他父子既然不识进退,借袁本初之手,煞煞他们的锐气也好。

    反正董卓已经准备逃跑了,勤王大功,已是触手可及,瓜分战果,分配功劳才是主题。

    “王使君,这就请吧。”为首的甲士不耐烦的催促着王匡。

    元图先生事先交代过,泰山兵的统领不是个普通角色,须防夜长梦多。

    所谓同行相轻,使臣中为首的韩融,也是颍川人,名望素在孔伷之上,他早就怀恨在心了。此刻,看到那几位阶下囚的狼狈相,孔伷也是冷笑有声:“既然从了贼,就要有身死的觉悟,自古正邪……”

    一句话只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帐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开始是有人叱喝怒吼;随即,兵器碰撞声和惨叫声大作;不等众诸侯怒喝出声,令人去外面查看,乱战的声音已经接近了中军帐!

    光是听声音,众人就已经可以想象出外间的情景了,有人闯营!而且攻势极猛,极为坚决,可以用势若破竹来形容。

    结合当下的局势,再稍加联想,闯营者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

    “来人……”袁绍脸色骤变,骇然起身。

    “轰!”结果他的手刚抬起,帐门处就传来一声巨响。

    “哗啦啦……”袁绍定睛急看时,却见一名甲士撞破帐门,正在地上翻滚,甲叶与地面摩擦,传出了一阵刺耳的噪音,显然,他是被人丢进来的。

    待到人肉沙包终于停止滚动,袁绍才看清对方面容,一见之下,他也是惊怒交集,这个生死不知的甲士,正是他的亲卫统领苏由!

    “何人胆敢……”

    “是谁……”袁绍的质问还没说完,就被帐门外传来的一声怒喝给打断了。

    那个声音相当年轻,但却没人敢忽略其中蕴含的怒意,那不是用一句少年人行事鲁莽,就能诠释得了的……

    匹夫之怒,尚血溅五步;霸者一怒,非流血千里,不能消也!

    “撕拉,撕拉!”一刀一矛,穿破了军帐,一左一右向两边一扯,把帐门彻底撕烂。

    “崩!崩!崩!”随即,松弦声急响,破风声大起,强劲的弩矢,准确的指向了围在王匡身边的几名甲士!

    “啊!”惨叫连声,血光飞溅!

    “是谁,要囚我父亲?杀我姑丈?”

    怒吼声隆隆,一个英武少年昂然入帐,雄姿英发,顾盼之间,霸气四溢。

    “王羽在此,谁敢放肆,不妨拔剑一战,分出个生死高低!”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