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带甲三十万,鏖战大河东 第五十九章 威势凌群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赶回酸枣的路上,王羽一直在考虑如何妥善的化解这危机,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硬来最省事。

    跟袁绍这种人斗心眼,他真心没什么把握,除非贾诩肯全力出手,还有点希望。

    其实,袁绍那边的智囊也不少,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在别人的主场,先机也已经被占了,情报也少……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贾诩出手,同样难以稳操胜券。

    还是硬来最稳妥,也最符合自己的风格。

    硬来不代表无谋,事实上,硬来可以直指问题的核心,不管怎么样,先把人质救出来,其他事没那么紧急了。

    名声什么的无所谓,现在可是乱世,只要拳头够硬,名声够大就行了,忠君、仁义、顾全大局之类的并不是很重要。有,就是赚到的;没有,也没什么损失。

    于是,王羽策划了这场闯营行动,为此还特意带来了两大打手。

    不过,就算是王羽这个策划者,也未曾想到,竟然在这里撞上了颜良、文丑,这说明袁绍也是有备而来,不是随随便便策划了个阴谋就完事了的。

    现在的问题是……关羽、张飞的武力值,和颜良、文丑比起来,谁高谁低?

    后世的三国迷对此有过很多争论,最终也没有一个定论。

    从战绩上来看,关张对上颜文,胜利完全就没有悬念,因为关羽最出名的事迹就是斩颜良,杀文丑了。

    不过,从实际情况考虑,关羽斩杀颜文时,都有一些特殊的因素,诸如突袭、没防备、兵败心怯等等。王羽不是考据党,那些理由他也记不全,也不在乎,反正谁强谁弱,打过一场,就都知道了。

    用这种模式考虑问题的,不只是王羽,那四大猛人,也都是这么想的。

    对过一招,不分上下,双方都惊讶于对手的强力,同时,也不忿于对手之强,因为他们都没能达到出招前的目的。

    颜、文的目的当然是斩杀王羽,而关、张的目的同样是斩杀对手,至不济,也要把对方的兵器崩开。结果,第一招的碰撞,却是个平分秋色的局面,这叫四大猛人如何甘心?

    不分上下?怎么可能?

    老子才是最强的!

    稍微打量了对手一下,四人不约而同的挥动起兵器,两两战成一团!

    关羽对颜良!张飞对文丑!

    一场精彩绝伦,也激烈无比的对战,就这么突如其来的爆发了。

    刀风凌厉!

    关羽颜良用的都是大刀,在这两人的神力之下,那刀风直如实质一般!尽管两人对战的地点,出于军帐的门口附近,但是,哪怕是离得最远的袁绍,依然清晰的感受到,头脸上的眉眼须发,皆是阵阵生寒!

    吼声如雷!

    张飞用的是矛,文丑用的是枪,两人的兵器不一样,但却也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这两人都喜欢一边打,一边吼。

    “喝……”

    “哈……”

    “当!当!当!”

    吼声并上枪矛碰撞声,仿佛形成了某种韵律,但却没人有余暇欣赏,因为对大多数人而言,那是死亡的旋律!

    中军帐是很大,很结实的,但王羽突入的时候,就已经进行过一次破坏了,哪里还经得起这四大猛人的折腾?

    刀风过处,布破幔裂,转眼间便已支离破碎!

    枪矛交击,绳断柱折,欲藕断丝连亦不可得!

    军帐很快就变得摇摇欲坠了,再过片刻,仿佛天崩地陷一般,偌大的军帐,仿佛泄了气一般,轰然崩塌,激起了一片惊呼声,和漫天的尘土。

    “咳咳……”

    对这个结果,帐内的诸侯们乐见其成,君子不立于危岩之下,他们早就想离开军帐了。只是帐门被王羽堵住了,从帐篷底下钻出来又太不雅观,所以只能苦苦忍耐。

    现在,虽然飞扬的尘土很惹厌,但他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走出来,站到远处,在重重保护之下,继续看热闹了。

    袁绍也松了口气,看见关张,他才想起来,王羽手下确实有两个强力打手,在虎牢关下,就曾各斩了一名西凉将校。

    当时的战斗进行的很快,祢衡又更加抢眼些,所以,袁绍也没怎么往心里去。今天这一看,他惊讶的发现,这俩人的武艺,完全不逊色于颜良文丑,那个红脸的甚至还占了上风!

    有了这样的发现,袁绍不紧张才怪呢!

    别忘了,王羽本身也是个勇冠三军的,这次他显然是有备而来,还带了强弩手,万一要趁机杀上来,想跑都没处跑。

    现在就好了,高览已经带兵过来了,虽然没了高览的牵制,泰山兵也来了,但阵列而战,总好过直面王羽的长锋。

    比起诸侯们的狼狈,王羽的身上就干净多了。

    他见机是最早的,眼见军帐要塌,腰腿一用力,就从帐门跳出来了,纤尘未染,毫发无伤。

    没了帐篷更好,喊话就省事多了。不过,那四位猛人似乎是打出真火了,一定要分出胜负,军帐都塌了,他们还是不肯停手。

    嘛,随他们去吧。反正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两边都是猛将,谁也不差谁多少。从目前的战况上看,关张略占上风,但一时也压不倒对手,没有马,正面对战,就是纯粹硬拼武艺了。

    想要分出胜负,就只能大战三百回合了。

    其实王羽看得有些眼热,他也想跟文丑过过招呢,看过高手的枪术才知道,他自己的枪法确实有点不对头。

    不过,他现在没那个余暇,他的对手不是颜良文丑这样的武将,而是袁绍!

    王羽将手中的竹简展开,向众人展示,扬声喝道:“要证据?袁绍,你且看看,这是什么?”

    “……”袁绍站得很远,自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他生恐又有什么陷阱,也不敢贸然作答。

    “这难道……”张邈站得近些,仗着和老王匡的关系,他倒也不怕王羽暴起伤人,走近几步端详了一下,见得简书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字迹暗红,似乎不是墨,他心中一动,迟疑着问道:“是血书?”

    “不错!”王羽点点头,将竹简举得更高了些。

    “这是韩元嗣临终前写下的血书!书中详细的说明了,袁绍是如何借着盟主的权势,阴谋暗算友军的!各位都是王羽的长辈,今天王羽就请给位做个见证,让天下人都知道,是谁因私废公!是谁不以国家大义为念!是谁,与国贼同流合污!”

    此时已经有近万人围拢在中军帐附近,还有更多的人不断赶过来,又有四大猛人恶斗的兵器交击声干扰,按说王羽的话很难让太多人听到。

    不过,他的中气很足,又找准了节奏,完全避开了兵器交击的那一刹那,每个字都说得清清楚楚。反观袁绍那边,尽管他一直试图打断王羽的话,但却一直没能成功。

    “哗!”王羽这话相当诛心,众人听罢,都是一片哗然。

    盟友之间的信任度本就有限,王羽说的阴谋论,听起来也很象是那么回事,现在他又亮出了证据,众诸侯看向袁绍的眼神都有些狐疑。

    背后捅刀子,是防不胜防的!盟主有这么个喜好,谁能不自危?

    “胡说八道……”袁绍一句话出口,结果又被兵器交击声打断,他恼羞成怒的喝道:“停手,停手,不要再打了!让本将把话说完!”

    他喊了几声,不见效,只能让身边的护卫齐声高喊:“颜将军,文将军,主公命你们停手!”

    喊了几遍,颜、文二人却依然充耳不闻,反倒是关羽先收了刀,他占了上风,想停就能停,颜良可没这么从容,他得防着关羽趁势追杀。

    关羽一拂长髯,傲然道:“你这厮武艺倒是不错,只可惜跟错了人,可惜了,他日阵上相遇,某就不会再容情了。”

    “哼!”颜良冷哼一声:“你的武艺也不高我多少,只是抢了先手,某一时不查罢了,再打下去,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见这边罢战,张飞和文丑也停了手,他俩可能是喊累了,并没说话,而是瞪着牛眼对视了一阵,这才分开。

    王羽对关张的武艺夸赞了几句,而袁绍则没空理会麾下武将的心情,他正急着辩解呢。

    “谁能担保这是韩元嗣亲笔所书?即便真的是,他在溃败之际,落在你的手上,生死只在你一念之间,你若威逼于他,让他写封信又有何难?更何况,就算韩元嗣未死,难道凭他的一面之辞,就能把罪责推到本将身上吗?”

    急怒之中,但袁绍的思路依然清晰,他这番话也很有道理,说得不少人都是频频点头。

    “王鹏举,现在,本将倒要问问你,在私,你信口雌黄,诬蔑本将,辱我袁氏一门;在公,你擅闯中军,大打出手,伤我卫士,搅乱联盟,破坏勤王大计,却又是仗的谁的势?莫非你以为,你侥幸得了些功劳,诸侯大臣就得对你卑躬屈膝吗!”

    袁绍紧紧盯着王羽,目不斜视,但此话一出,众诸侯的脸色都是微变。

    王羽将众人神色看在眼中,只是冷笑:利令智昏,古人诚不我欺!

    袁绍步步紧逼道:“怎么样,你的伶牙俐齿呢?你倒是说说,就算你对本将,对我袁氏不满,就可以擅闯中军,不顾诸君的安全,大打出手吗?今天你若是不给出个交代,本将须容不得你,会盟的诸君也饶不得你!”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又紧张起来,袁绍一系的诸侯兵马都在摩拳擦掌,再加上一些跟风的墙头草,数千人马,杀气腾腾,只待袁绍一声令下,就要围攻上去了。

    泰山兵不足千人,相形之下,弱势得很。

    张邈等人迟疑不定,有心帮忙,又有所顾忌,心中阵阵暗叹,认为王羽错过良机,没有在军帐内解决了袁绍,反倒变成了被动的一方。

    反正也是担个罪名,何不干脆杀了袁绍再说呢?

    “哈哈哈哈!”面对气势汹汹的袁绍等人,王羽仰天大笑,向营外一指:“袁绍,你问我仗了谁的势?你且听听……看我到底是仗了谁的势!”

    袁绍半信半疑的凝神一听,脸色当即剧变,他指着王羽,语声发颤:“你竟敢……”

    “你敢,我便敢!”

    王羽冷声断喝:“敢向我的人伸爪子,就要做好断手的准备!敢杀老子的亲友宾朋,就要做好被灭门的准备!伯珪兄乃是仗义之人,若有人向盟友出手,擅起刀兵,他一定是要主持公议的!”

    像是给王羽的话做注脚似的,营外的马蹄声越来越响,白马义从的战号也从依稀可闻,变得惊天动地起来。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

    见证过虎牢之战的人,无不色变气沮,面对那支如飓风般的强兵,谁敢当其锋芒?

    “如果这还不够,不怕死的尽管上来试试!就算你们仗着人多,挡住了白马义从的锋芒,打败了泰山兵,但只要你们留不下我,哼,将来你们就别想安寝!某能在河阴割董卓一耳,就能关隘之内往来自如!”

    借了兵势,王羽犹闲不足,他再次加码。

    营内,王羽的厉喝声震耳发聩;

    营外,白马义从的呼啸声势如山洪!

    袁绍面如死灰。

    王羽的指证,虽然没能动摇他盟主的位置,但诸侯们对他的信任肯定要打个折扣,搞定王羽之前,这些墙头草是不会跟他跟得太紧的。

    现在又有了公孙瓒的助阵,再加上王羽本身的威慑力,动武这条路算是被堵死了。

    不除王羽,他这番作为又有何意义?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就在这时,袁绍忽觉身后有人扯他衣襟,侧头一看,却是颍川名士郭图。

    “主公别忘了,卫先生那边……”

    “咦……哦!”袁绍略一迟疑,既而眼睛一亮,恍然大悟:“幸得公则提醒,有此一着,却看那小贼能嚣张到何时,总有他进退两难,左右兼顾的时候!”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