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三九章 不战屈曹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急忙忙的赶到中军,程昱步履匆匆,心存疑惑。等他看到曹操那张阴云密布的脸,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不用问,准是又出麻烦了。

    “主公……”程昱放轻了脚步,同时也在调整急促的呼吸。

    “嗯。”曹操的反应让程昱心中的阴云愈发的浓重了,他不但没象平时一样,微笑着起身,叫着幕僚们的字号迎上来,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视线一直落在桌案上的一卷竹简上,久久不动。

    程昱头皮有些发麻,自家这位主公,可不是禁不住事的人,多少波折坎坷,都从容着过来了,这种郁郁无语的情况,实在是太少见了。

    他硬着头皮问道:“主公召昱前来,可是为了青州军撤兵一事?”

    “唉!”曹操仰天长叹:“吾自开蒙起,便熟读兵书,游学经年,更是拜访过无数名家,自中平元年起兵征战逾今,更是已近十载,自问在运筹帷幄、调度战策之上,已经有了些造诣,怎知一遇此人,竟是屡屡受制,步步落后……是强中更有强中手?还是吾自视太高,小觑了天下英雄?唉,想不透,想不透啊。”

    “……”程昱一阵心惊肉跳,甚至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来。

    眼前之人,还是主公吗?

    那位无论何时何地,都镇定从容的主公;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和自信,但却总能冷静的评估对手,从不轻敌的主公;转战兖、豫,打得黑山贼望风披靡,袁公路东逃不敢回顾的主公?

    “主公,这到底……”程昱的目光落到了那卷竹简上。

    “王鹏举差人送来的。”找程昱来,曹操当然不只是为了发牢骚。他只是相信,心腹幕僚很快就能体会他的心境,一同唏嘘感慨,把胸中这口闷气抒发出来罢了。

    “他此番退兵之举,果然有奥妙么?”捧起竹简前,程昱先做了个深呼吸,定了定心神,无疑,带给主公如此巨大的打击的。正是这封不起眼的信!

    曹操轻轻摇了摇头,苦笑道:“他退兵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留个选择给我而已,在变成孤魂野鬼,和暂作退让中做选择……”

    “怎么可能?”程昱睁大了眼睛。满心震骇,再顾不得礼数,直接将竹简捧了起来,一目十行的扫了过去。

    暂作退让?且不提此番出兵的耗费,天下人的物议,以及开战至今的损失,单说撤兵对袁曹两家关系的影响。也是非同小可啊!如果再考虑到河北,乃至整个中原的局势,这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不,比那还糟!曹军北上助战半途而废。得利的只有王羽这个敌人!

    当然,自家主公不是蠢人,他不会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可他还是对自己说出来了。只能认为,眼下的形势。真的恶劣到极点了……

    可是,怎么会呢?

    程昱的手,开始抓得很紧,以至于竹简被他拉得紧紧的,看起来像是随时会断裂的样子。但很快,他的手就松开了,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任由竹简向下滑动,最后坠落于尘埃之中。

    “天呐!”程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咬紧了牙关。

    王羽的信写的很简单,就是茌平之战的战报而已。王羽会去攻打刘岱,本就在程昱的预料之中,他当日设谋,欲将计就计,深层次的原因便在于此,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战居然是这么个结果。

    刘岱麾下的,可是实实在在的三万大军啊!

    那不是普通的杂兵,而是大汉朝的正规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虽然没打过什么硬仗,但也是不输于冀州军的强兵,而且,刘岱还拥有地利!

    屯兵河山之间,又有城池可依,专注防守的三万大军,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这完全不合情理啊!就算青州军更胜一筹,可也不应该是这个结果啊,刘岱,居然跑了!不但自己跑了,而且还带着完整的幕僚团,除了一个绝望自尽的王彧之外,幕僚一个都没死!

    这,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主公,这消息可验证过了,确实无误吗?”

    “嗯。”曹操低低的嗯了一声,颓然道:“王羽信到不久,苍亭津就有回报,说是见到了大批的船队,逆流西进,虽然没有旗号,也不肯停留,但应该是错不了了。”

    程昱一阵头晕目眩,自己的将计就计,算是彻底搞砸了。

    按照他的谋划,最理想的结果是王羽强攻刘岱,损失惨重或僵持不下,鹬蚌相争,曹军黄雀在后,趁机进袭,击败青州军,进而名利兼收,将刘、王一起踩在脚下。

    王羽大胜刘岱,也在程昱的考量之中,不过以他想来,王羽以寡击众,就算赢了,想必也会有一场激战,比如夜袭什么的。乱战之中,刘岱没准儿就挂了,就算保住了性命,也应该是只身而逃,或者保全一部分实力。

    名声、身份都是虚的,想转化成实打实的实力,需要用名声吸引世家、豪强,刘岱许给后者官职、权势;后者用自家在地方上的影响力,在刘岱安抚地方,招兵买马方面提供助力。

    没有这个转换,名声就是无根之萍,压根就没用。

    刘岱幕府中的那些名士,正是由此而来,有这些人在,刘岱对兖州的掌控就不会受到太大的削弱,即便因为兵败有所动摇,也只是短时间的,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重整旗鼓。

    若是刘岱保全了部分实力,他也许会考虑一下大局,维持兖州的均势,回自己的地盘去舔伤口。可若是他残存的实力太差,已经难以自保,说不得,他只能退得更远些,避开与泰山近邻的几个郡国,免得遭受王羽的报复,并快速恢复实力了。

    抽调了三万大军之后。东部兖州也没剩多少兵了,如果还傻乎乎的往自己的地盘撤,而不是去濮阳捡现成的,那还算是朝廷柱石吗?

    军略上再怎么不堪,刘岱在政略权谋上的眼光,都是不容忽视的。

    毫无疑问,只要刘岱带着那群帮忙摇旗呐喊的幕僚团到了濮阳,用不了三五日,濮阳就会改姓为刘。留守濮阳的夏侯淳是员勇将不假。但抵抗刘岱这种事,却是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别说夏侯淳了,就算曹操亲自坐镇,能不能解决刘岱,都要经过一番龙争虎斗呢。

    没错。刘岱现在没兵了,但他的身份就是个保护符。大汉王朝虽然已经日薄西山,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崇尚大义、王佐的人还多着呢,除了董卓、王羽之流,还有几个人敢明目张胆的对付大汉宗亲?

    与大汉宗亲作对,下场是很可怕的。公孙瓒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他坐拥强军,威震天下,为什么会被刘虞屡屡牵制?说到底,还不就是那个大汉宗亲的身份?公孙瓒不是打不赢刘虞。他就是不敢硬来。

    曹操也一样,能打得赢袁术,就没道理怕刘岱,为啥曹操在刘岱面前。还要卑躬屈膝的?就是因为这身份啊,曹操同样不敢硬来。

    所以。现在的局面就是曹操说的那样了,要么丢掉地盘,再次成为袁绍或刘岱的附庸、打手;要么尽快回援濮阳,趁着刘岱最虚弱的时候,彻底解决这个麻烦,化解这场危机。

    “既然刘公山能从水路逃跑,青州军就应该没动用水军,而他的主力部队,也没有南下的迹象,他到底是怎么打赢的这一仗?赢了还不算,而且还将战局控制得这么好,简直就像是将三万大军玩弄于鼓掌之间一般?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良久,程昱发出了一声悲叹。

    “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日后再行打探不迟,而今却是为之奈何?”曹操摊摊手,向程昱问计道:“仲德可有以教我?”

    程昱满脸苦涩,颓然道:“昱弄巧成拙,已是坏了主公大事,如今……”

    曹操一摆手,倒是有了股豁达之意:“将计就计之策,虽然出自仲德之口,但未尝不是操心中所想,纳计的是吾,又岂能诿过于人?仲德,汝当知吾心,何妨放胆直言?”

    程昱闻言,心中顿时一暖,因计策被利用而来的窘迫,也是缓解了不少,沉吟片刻,他不答反问的试探道:“主公心中,莫非已有所想?”

    曹操脸色沉凝,微微颔首,沉声道:“王鹏举送信退兵,无疑是无意在我军身上耗费军力,意欲不战而屈人之兵,他要的是全心对付袁绍,争夺河北。若是我军破釜沉舟,不退反进,他的计划也就落空了。”

    程昱心中凛然。

    刘岱捡便宜总得需要些时间,若是在这期间之内,曹操在河北打一场大胜仗,凯旋而归时,声望说不定就能压倒刘岱了,未尝不能一搏。

    “茌平大捷,固然可见青州军惊人的战力,和王羽孤注一掷的决心,但同时,也未尝不是将青州的弱点暴露出来了。眼下的青州,空虚之极,为了抵挡袁绍的压力,王羽不得不将留守部队调来助战,若是我军再掺上一脚,他的压力岂不是更大,更接近崩溃边缘了?”

    曹操这个念头不太符合他一贯的风格,倒像是被王羽给刺激出来的,不过听起来确实很有诱惑力。

    “眼下冀州是沮公与执掌兵事,其人雅致高量,通达世情,说服他打一场持久战,应该不难。正面战场无隙可乘,后路空虚,一旦有变,青州军便是再能打,军心又岂会不动摇?就算军心不动摇,后方粮草供应不及,他还能变出粮食吗?”

    曹操越说越激动,语调也是越来越高亢。

    “这样一来,就算失了东郡,吾亦大可在打败王羽之后,取青州安身。青州久乱之地,豪强、世家尽皆凋零,谁能赶走王羽,谁就能轻易占据此一州之地。眼下袁绍元气大伤,又有幽州公孙瓒牵制,想必也无暇旁顾……所谓祸兮福所倚,困境之中,未尝没有良机啊!”

    整个天下,任何一位诸侯。想统治任何地方,都无法回避地方势力的影响,就连僻处边陲的辽东都不例外,只有青州是特殊的。

    在这里,实力是唯一的决定因素,只要拳头够大,就能占据此地。以前太残破,没人看得上这块地盘,但经过王羽的经营之后。这里已经以极高的速度,开始恢复元气了,眼见着就有了人间乐土的模样。

    取下青州,对曹操来讲,不仅仅是消灭一个强力竞争对手那么简单。而是取得了一块王霸之基。青州当然没有兖州大,也没有兖州富,但这里也没人分权啊!

    王羽搞的那些新政,比他在军事上的创新差远了,一点都不稀奇,其中利弊,谁都看得到。不施行新政不是因为不会,只是没那个条件。

    接手青州就不一样了,只要萧规曹随,不出三年。青州就能源源不断的为统治者提供争霸天下所需的一切资源了。

    听了曹操的计划,程昱一时也是心有戚戚,作孽啊,主公这是真急了。都急红眼了,都是被王羽逼的呀!连辛辛苦苦打下来的东郡都舍弃了。

    前景看起来的确很美好。但那也只是看起来罢了,所谓亡命一搏,一旦搏不倒敌人,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程昱等了片刻,等曹操的兴奋劲稍微消退些,才缓声说道:“主公此计,未尝不可一试,不过,主公须得考虑,王羽会如何应对。”

    一腔热情,却被迎头泼了一盆冷水,若是换成刘岱,肯定是要大发雷霆的,但曹操的气量可比刘岱强多了,他找程昱来,就是让程昱帮忙拾遗补缺的。

    他冷静的问道:“此话怎讲?”

    “昱也是听了主公的计划后,才想到的。王羽好用奇兵,时有惊人之举,可除了在孟津刺杀董卓那一次之外,他每次作战,都是有了完备的计划,和胜算,才展开战事的。虽然不是每次都有十足的胜算,但若是胜算太低,他也不会死硬到底。”

    曹操细细回想一遍,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他眼中的热度又降了些,沉声道:“你继续说。”

    “王羽此子深有韬略,天下可与之比肩者,不过寥寥,腹背受敌,前线又没有速胜之法,种种不利,他应该不会看不到,否则,他就不会在最后关头,才调动于、黄二将来助战了。主公破釜沉舟,气势极盛,可他若避开锋芒,主公又当如何自处呢?”

    “这……仲德会不会是多虑了?”曹操不是没往这个方面考虑,但他总觉得不太可能。

    仗打到现在,王羽已经完全占据了清河郡,原来让给公孙瓒的平原也拿回去了,再加上公孙瓒放弃的乐陵国,一下子就是三个郡国,而且还都是毗邻大河的膏腴之地?他能舍得轻易放弃?

    此外,放弃了这三郡之后,青州和幽州的联系就算是被切断了,到时候不就被袁绍给各个击破了吗?他出兵河北,首要的目的就是策应公孙瓒,牵制袁绍,如果放弃,前面的仗就算是白打了,他会甘心?

    程昱不答反问:“主公是否还记得,王羽全取青州之后,轻易就将平原让给了田楷?主公时候还记得曾经的疑惑,疑惑王羽为何不趁乱取徐州?还有,王羽大败鲍信后,为何又未曾出兵,进取济北?”

    曹操被程昱给问住了,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陶谦年迈,已无大志,这一点在当初诸侯会盟之际,他让军于人就能看得出来,但凡有志向者,谁会把兵借给别人啊?以陶谦对王羽的看重,后者要取徐州,机会应该是很多的。

    公孙瓒和袁绍开打之初,徐州内乱就已经有了兆头,公孙瓒没求援,陶谦虚席以待,王羽却弃易取的徐州不顾,渡河北上,去啃袁绍这个硬骨头,在众多诸侯来说,都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兵法讲究的,可是避强趋弱,王羽这分明就是反其道而行之。

    这一点,还可以用顾全大局来解释,但他让平原给田楷,打败鲍信后,不趁势取济北,就说不过去了,想争雄天下,对扩张领土怎么能没有热情呢?

    曹操迟疑着问道:“莫非仲德认为,王羽会放弃河北,退守青州?”

    “然也。”程昱微笑颔首,见曹操脸上犹有狐疑,他详细解释道:“此子并非对扩张领土没有野心,只是他很擅长控制**,更注重经营固有的领地。正如主公对青州的判断,不出三年,青州就会成为王霸之基业!四处征伐,贸然扩张,又何如借地势稳守,厚积薄发呢?”

    曹操沉默了。

    王羽轻易舍弃平原,是因为平原在大河北岸,地势平坦,无险可守。形势不太危机,可以用之为缓冲,形势危急,还是凭借黄河天险作为屏障更加有利。

    不趁胜攻取济北,则是要借助泰山的险要地势,王羽的新政范围只限于青州,泰山是维持原状的。若是有人攻入泰山,王羽大可借地势且战且退,拉长敌人的补给线,到了青州边界,待敌疲之后,再予以迎头痛击。

    泰山郡对王羽的意义,就是个战略缓冲,所以,他只留了黄忠的三千兵在奉高,守卫巨平的是徐和,一个黄巾贼而已。

    至于徐州,取之不难,想安稳的统治就难了。压制豪强就要驻军,养兵就要花钱,而且还得防着地方豪强们的明枪暗箭,占据徐州,和与徐州结盟,哪个更实惠,还真就不好说。

    “王羽退兵,除了给主公留出撤退的余地之外,说不定也有暗示的意思。主公您若破釜沉舟,他就一拍两散,以青州军的精锐,就算是两面作战,守土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刘岱已经无法策应河北的攻势了,顶多只有个臧霸……”

    “吾一时冲动,险些坏了大事,王鹏举谋算之深,简直就……”曹操大汗淋漓,以手抚额,庆幸道:“幸得仲德提醒,幸得仲德提醒啊!传我将令,全军出城,兵发苍亭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