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四零章 疾风萧萧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冽冽北风劲吹过清河河畔,沿河两侧的原野上草木尽凋,苍白色的阳光照在身上,却感受不到多少暖意,晶莹剔透的冰凌在河床里倒是时而可见,在太阳下闪耀着,发出奇诡的光芒。

    苍茫天地之间,尽是一片肃杀之气。

    河岸之畔的官道上,黄色的烟尘像是一条长龙,滚滚而过,呼啸的北风,亦掩不住铁甲铿锵,刀剑长鸣。

    乱世之中,这种场景可说是司空见惯,对百姓们来说,这是一个信号,赶快逃命的信号。过兵胜似过匪,无论是被拉壮丁,还是遭遇征收粮草,对没什么家业的草民们,都是不可承受之痛。

    所以,通常来说,看到大军过境,百姓们就会带着不多的家当,扶老携幼的远远避开,但今天却略有些不同。

    百姓们没有逃跑,反而三三两两的聚在了村口,朝着官道上不停张望着什么,一张张布满风霜的脸上,看不到恐慌,反而有着一丝丝的期盼之情。

    如同这若有若无的情绪一般,低语声,在人群中浮动着。

    “他叔,真的不用避一避吗?”问话的是一名少妇,怀里抱着个刚出声没多久的婴儿。

    虽然里正说了不用躲,但谁也不敢就那么在家里窝着。人在外面,发现不对,好歹还能跑几步,被堵在屋子里,那就全完了。

    当然,如果有可能的话,谁也不愿意弃家而逃,就算跑得过追兵,也跑不过凛冽的北风。这时节,荒山野岭可不是什么好去处,尤其是对妇孺老弱来说。冻不死,也得冻出毛病来。

    所以,里正的决定,正是大家期盼的,只是这期盼之中,也带着几分忐忑。

    “避什么避?”一个老者呵呵笑着,神态极是从容,他抬手向行进中的大军一指,高声道:“你们以为那是谁的军队?那是冠军侯麾下的青州军!”

    “哗!”冠军侯的名号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怪不得呢,君侯最是仁义不过了,他的兵,确实跟别家不一样,没什么可躲的。”

    “可不?君侯从来都不拉丁。听说在青州,想投军,都得经过考核,不是真正有本事的,君侯根本就不要!”

    “对,君侯也不抢粮!”

    “这话就错了,君侯不是不抢。只是不抢咱们苦哈哈,他专门对付那些豪强权富,劫富济贫,为咱们这些小民张目呢!这些年光景这么差。要不是秋天的收获,这个冬天可是不好过啊。”

    众人都是唏嘘有声。

    河北沃土遍地,百姓也是整年辛劳,但秋天的收成。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田地,早就被各地的豪强们瓜分殆尽了。贫者,要么依附于人,成为农奴;要么连立锥之地都没有,只能挣扎求存。

    一度,大伙都以为,这悲惨的日子,是没有看到尽头的一天了,直到那位名震天下的王君侯将他的战旗,插在了河北大地上。

    “清河,以后就是王君侯治下的土地了吧?听说不久前,王君侯在河南打败了刘岱,紧接着吓退了曹操,这是不是就是赢了?”

    “唉,还远着呢。”里正摇摇头,叹口气道:“别忘了,还有袁将军呢,现在外面的消息都传开了,听闻君侯接连击退两路盟军,袁将军气得火冒三丈,冀州大军已经日夜兼程的杀过来了。”

    “啊?”

    “啊什么啊?不然你们以为君侯的大军怎么会经过这里?清渊已经被包围了,若救援稍迟,恐怕就……”里正毕竟是一村之长,消息比较灵通,河北战局虽复杂,他却也能说上个大概。

    “君侯的大军很雄壮啊,应该能赢吧?”村人们纷纷紧张的问道。

    这时代消息闭塞,但王羽的名声太过响亮,清河好歹也是通衢之地,南北商旅多有往来,大多数人对王羽,对青州,都是颇有些了解的。

    青州新政中最基础的屯田策,对百姓来说本有些抽象,但得了好处之后,所有人的态度都变得热切起来。

    是不是善政,光靠说是没用的,说的天花乱坠,实施起来还是一样,换汤不换药,又哪有什么人信呢?王羽这个先体验后宣传的办法,效果非常好,一下就在民间建立了足够的公信力。

    “能赢当然最后,赢了,咱们以后就是君侯治下之民了,不过……袁将军的兵更多啊,要知道,来的可是十万大军,好虎架不住群狼,这仗……难啊!”

    人们沉默了,目光中的情绪也变得复杂起来。

    他们盼望眼前这支王者之师获胜,让所有人都过上好日子,可这种祝福是软弱无力的,起不到任何作用,若不然,他们也不需要苦苦等候救星的降临了。

    可是,什么都不做的话,又很不甘心,品尝过希望的甜美之后,谁还愿意生活在绝望之中呢?

    沉默中,大军毫不停留,奔流般滚滚而前,丝毫看不到对敌人庞大军势的畏惧。

    “祝君侯旗开得胜,马到功成!”不知是谁喊了第一声,善祷善颂的呼喊声很快响成了一片。每个人都衷心的这样期盼着,每一声呐喊都发自肺腑,无数声祝愿,为出征的将士,送上了最诚挚的祝福。

    ……

    “民心可用,此战,我军必胜。”一路走来,青州军对地方上秋毫无范,赢得了无数赞誉之声,类似的善祷善颂,随处可闻,田丰也是感慨万千。

    “就这么喊两声,能有啥用?能变出兵,还是变出粮草,或者能把袁绍骂死么?现在啊,还是我军以寡敌众啊!那个该死的曹操,知难而退,就干脆利落一点不好么?自己走了,却留了一半兵马,真是有够可以的。”

    太史慈很不爽的打断了田丰,冷哼道:“还有那个刘玄德。主公分明给他传了命令,让他见机行事,且战且退,不要给袁绍留下可趁之机,结果他却说什么不忍心见百姓被荼毒,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痛快的撤退,还搞什么保护民众一起撤退的把戏,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现在怎么样。被围在清渊了吧?求救倒是挺勤快的,这不是害人吗?”

    “玄德公也是好意。”贾诩插嘴道:“收拢好民心,新政就容易推行,再说,我军全歼了刘岱。迫退了曹操,形势看起来确实不错,玄德公舍不得土地,也是应有之义。”

    “他就是私心太重,又好面子,暗地里总想着跟主公做比较,他也不找块镜子照照。主公人中龙凤,就凭他,也敢存这种心思?”贾诩说的比较含蓄,太史慈可不管那么多。他想来就是有什么说什么。

    实际上,刘备这次的表现确实有点掉链子。王羽安排他进驻清渊城,主要是为了掩护主力的侧翼,牵制住馆陶城的高览。并没有让他死守的打算。

    为了安曹操的心,顺便继续威慑张颌。王羽从乐平撤军的同时,也派人通知了刘备,让他一同后撤。结果刘备见形势不错,自己表现上了。

    这事儿当然不能全怪刘备,王羽撤兵的时候,袁绍的主力正在襄国一带追杀张燕,清渊一带没什么危险。

    王羽、曹操同时退兵,刘备独自在前线不退,又安排民众撤退,看起来大有独力擎天的意思,顺便还能扬扬名,收拢点民心什么的。

    当时王羽的注意力都在曹操的动向上,并没对刘备多加关注,何况凭这时代的通讯手段,他也不可能对几百里外的刘备军做出指挥。

    结果,出茬子了。

    听闻刘岱惨败,曹操退兵,是分兵两路走的。他自己率领一万主力部队南下,从苍亭津渡河,返回濮阳,却把曹仁给留下了。

    虽然经历了连场激战,但曹仁的本部兵马一直作为后备,依然保持着完整的建制。曹军五千,再加上吕旷兄弟的数千兵马,弃守乐平北上,急行军,奔袭三百里,打了刘备一个措手不及。

    军力相若,但战力差距却是极大,加上刘备根本没做好迎敌的准备,结果八千兵马,被打了个稀里哗啦,损失过半,无路可逃,最后只能缩进了清渊城。

    因为这一仗,本已经渐趋明朗的河北战局,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刘备的本钱本来就少,损失当然没刘岱大,但相对而言,这二位汉室宗亲,对于对战双方的作用是一样的。

    不算刘岱的三万大军,冀州联军也已经接近了十万之众。而王羽这边,就算把青州的留守部队都拉上,也只有三万多人,加上刘备的兵,也不到五万。

    刘备军被全歼的话,至少从士气上来说,双方就扳平了。实际上,王羽这边的损失可能还更大,因为刘备不是直接被消灭的,他是被打败后,围在城里了。

    不救,他才会被全歼,王羽也会落下个见死不救的名声,对军心,对联盟的稳固,都会造成一定影响。

    救,那可就复杂了。

    首先就是主动权没了,依照王羽的想法,如果袁绍不肯放弃,那就应该把战场设在清河腹地。一则以逸待劳,二来,清河距离青州毕竟更近些,若是境内有事,可以及时回援,不至于前面打仗,后面把老巢给丢了。

    眼下袁绍已经撇下了张燕,全速赶来,去清渊解围,一旦被敌军黏上,八成就跑不开了,只能在清渊进行决战。

    清渊离青州就太远了,对王羽来说,补给压力和领地的安全,都是大问题;反过来对袁绍来说,战线却缩短了,补给的压力也会小上很多。

    王羽很怀疑,这是不是曹操谋划好的,打败刘备后,故意给后者留一条生路,让他逃进城,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制造麻烦。说起来,这招倒是和自己对付刘岱的那招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战术上留有余地,反过来在战略上调动敌人。

    曹操被逼回返濮阳,和刘岱斗法;自己则是不得不北上救援,失去选择战场的权力。

    真是一饮一啄皆天定啊。

    一路上,关于救与不救,救或不救的话。又应该如何运筹之事,众文武已经争论了许多次,太史慈是坚定的反刘派,此刻说得火气,他又是旧事重提:“主公,咱们干脆不要理会他算了,咱们是并肩作战,凭什么总得给……”

    “咳咳……”贾诩一边咳嗽,一边朝着田楷方向使了个眼色。

    这场河北大战。对青州来说,有种事不关己的感觉,开始只是一千轻骑北上,形势也不错。结果因为公孙瓒的失利,战事的范围越来越大。青州军动用的资源和兵力也是越来越多,到现在,王羽连老家都不顾了,全师北上。

    军中无人质疑王羽的权威和判断,但对幽州军却未免有些腹诽,每次都是幽州军掉链子,自家帮忙补漏洞。公孙瓒那次是轻敌。刘备这次干脆就是私心重,贪功误事。

    青州的兵力本来就居于劣势,救清渊,就得放弃地利和主动权。这损失可大了去了。

    更让人无语的是,救出刘备也没多大用,本来他的兵就是招降纳叛而来的,现在又被人打了个落花流水。救出来又能派什么用场?不拖后腿就不错了。

    太史慈是青州军中激进派的代表人物,他对这个观点当然是很认同的。何况。他和刘备本来就有些小龌龊,此刻的不满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不过,田楷的颜面毕竟是要考虑的。

    “子义快言快语,说的倒也不错,只是玄德毕竟与主公……不如这样如何?大军行动须得慎重,某率数千兵马,轻兵突进去清渊解围,救出玄德后,便从速撤回,鹏举贤弟以为如何?”田楷也是个直爽脾气,并未因太史慈出言不逊而不满,反是提出了一个建议。

    “不妥。”王羽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个提议,他一摆手,阻住田楷争辩,轻声道:“从最糟的情况考虑,清渊守军很可能已经失去战力了。曹仁也是一员良将,统率的又是久战沙场的强军,法式兄你轻兵突入,未必救得下清渊。”

    “主公,某愿与田将军一同前往,去会会那曹仁!”太史慈把握机会,出来请战了。

    田丰想了想,也提议道:“主公,或者,可令公明率本部兵马为后劲,若前军不能取胜,便上前助战,若成功救出清渊残兵,也可为其断后。”

    “还是不妥。”王羽断然否决,“突袭清渊的计划,应该是出自曹操的手笔,他好容易争取到了主动权,焉能这么轻易的被我军破掉?别忘了,玄德公原本的任务是牵制高览,他兵败清渊,高览大可以前往助阵,这样曹仁就有了两万兵马,轻兵突进,怎么可能速胜?”

    “袁绍的大军正兼程赶来,行军速度,比斥候传递情报的速度都快,随时会出现在我军面前。若是分兵救援,又不能速胜,那就变成添油战术了,对我军极其不利。”

    众人一阵沉默。

    收到刘备的求援后,王羽当即便做出了决断,回军救援,连军议都没来得及召开,只能在路上补。现在,在救刘备的必要性上,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但救的方式,和救后的局势演变,却令人忧心忡忡。

    现在,王羽的思路,众人都懂了,就是尽量赶在袁绍到达之前,全力解决曹仁。若是赶不上,那就在清渊进行决战。

    比起田楷的分兵之策,王羽还是一贯的风格,要么全赢,要么全输。不过,对于这场战斗,王羽并没有如以往那样,提前就准备好决定胜负的杀招。连战场都没确定,能准备什么杀招啊?凭空想象吗?

    因此,这场决战很可能会演变成硬碰硬的实力对决。

    在这方面,青州军是落在绝对下风的,即便没有刘岱,冀州军的兵力也依然远远超过青州军,众寡悬殊呀。

    田楷既感动,又觉憋屈。战局,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连去两大强敌之后,明明应该已经扭转了局势啊!流年不利啊!对幽州军来说,这真是多灾多难的一年。难怪主公把义从残部送给青州了呢,他是早有预见啊,不如此,确实没法还上这个人情。

    他叹口气道:“希望袁绍来的不要那么快,若是张平难再回头牵制一下,就更好了。”

    “报……”说话间,队列前方忽有一骑快马疾驰而来,所过之处,军列纷纷让避,不用问,肯定是前方的军情了。

    “启禀主公,冀州兵马已过漳水,先锋颜良的三千步卒,已至平恩,以目前的速度,两日内,必至清渊!”

    “这么快?”王羽微微一怔,众人无不失色。

    一般来说,行军速度,和军队训练程度,军队规模,道路情况息息相关。冀州本来就多是平原之地,又是朝廷的税赋重地,官道修的也好,制约冀州军行军速度的,主要就是辎重。军队规模大,带的辎重就多,行动肯定缓慢。

    但眼下袁绍是从任县赶过来的,和青州军起步的距离差不多,居然近乎同时到达了清渊。不用说,袁绍肯定是把辎重丢在后面了。

    田丰疑惑道:“袁本初好大的胆子,他就不怕张燕杀个回马枪,把他的辎重给端了?”

    斥候的下一个消息,解答了田丰的疑问,同时带来了更大的震撼:“正要启禀主公知道,张将军在赵国房子城遇袭,大军一溃千里,张将军生死不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