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四三章 枭雄是本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快快有请!”听说来的是张飞,王羽说不得也要起身相迎,另一边也是心存疑惑,偏过头,和贾诩对了个眼色。

    按说,刘备兵败的同时,求援的信使就已经派出来了,似乎没必要再让张飞走一趟吧?

    刘备手下大将本来就不多,清渊城被围,无论是守城,还是突围,张飞都是必不可少的战力,让他做信使求援,未免太浪费了吧?

    又或刘备打算故作姿态,来个以退为进,挟民以逞?不过,就算是那样,他也应该派个文臣,至少是口才更好一点的关羽来吧?

    现在就这么把张飞派来了,目的还真是让人犹如雾里看花,朦朦胧胧呢。

    贾诩似乎想到了什么,但还没想透彻,见王羽看过来,他只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回了个静观待变的眼色。

    见王羽有些没反应过来,贾诩干脆快步踏前,走到王羽身后,低声提示道:“且听他说,不忙便应诺什么。”

    王羽微一颔首,知道贾诩也没彻底想清楚。

    私下里,两人也商量过,刘备这一仗败的太莫名其妙,败由勉强说得过去,但放在刘备身上,却显得太过笨拙了一些。现在看来,这其中可能还有些比较深奥的关窍在。

    两人这番交流,表现得相当自然,也没耽误多少时间,当张飞大踏步走入军帐时,正见到王羽笑吟吟的迎接出来,身后还跟着青州首席幕僚贾诩,接待规格相当之高。

    张飞大嘴一咧,呵呵笑道:“呵呵,鹏举贤弟果然有心了。”

    “旁人来了,未必须得理会。但三哥来了,羽总是要迎上一迎的。”

    “俺说的不是这事儿,”张飞大咧咧的一摆手,竖着大拇指赞道:“俺最佩服鹏举兄弟的,不是武艺,不是韬略,而是这番义气!”

    “哦?”王羽心中一动,不露声色的问道:“这话怎么讲?”

    “俺大哥一直担心,鹏举兄弟你会以大局为重。放弃清河与三郡的百姓,也放弃清渊呢。俺就说不会,鹏举是什么人啊?那是天下间一等一的英雄,怎么这么不仗义呢?这不,咱们在这儿碰上了。要不是一出事就来了,哪能这么快啊?”

    王羽微微一怔,继而神情自若的一摊手,笑道:“三哥说的哪里话?青幽两家既为盟友,同气连枝,自当守望相助,怎有坐视不救之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某与诸君正在商议此事,三哥不妨也一起听听,帮忙拿个主意?”

    张飞的话,乍听起来像是反话。很有些激将的意思。不过,以王羽所知,张飞虽然不是真的和演义中一样无谋,但也远称不上是技巧善变。这种绵里藏针的说话方式,显然不是他的风格。

    难不成真是刘备私下里说的。然后这个直肠子就信了?可是,以刘备的心机和对张飞的了解,应该不会想不到,张飞会把这些话转述出来吧?若刘备想到了,故意让张飞传达这层意思出来,那他的目的何在?

    王羽突然有些头疼起来,他原本没把刘备当回事,这位可是个枭雄,而且是那种和曹操风格迥异,倒与刘岱有些相似的枭雄。对刘备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大局,而是自身的利益!

    所以,王羽才一直把刘备摆在主战场之外,没对他做太多的期望,只打算让对方凑个数,配合着虚张声势罢了。

    现在看起来,倒是有些轻视了此人,实力强大与否,和是否不甘寂寞,确实是没有直接联系啊,性格才是决定因素。

    一边随口应付着张飞,王羽心中千念百转,明白贾诩为何那般暗示了,对刘备的处置,确实不能太仓促了,须得三思而后行才好。

    “俺可没那本事。”

    张飞把头摇得跟拨楞鼓似的,“别说俺,俺大哥都说要听鹏举兄弟的,俺这次来,就是送个口信,大哥说,接下来怎么打,都听你的。你说要在清渊打,大哥就死守城池等你;你说要突围,俺就回去送信,然后一起杀出来,议不议的吧,你拿个准主意就是了。”

    “原来如此,”王羽听得似懂非懂,一时不好作答,只能是用场面话搪塞一二,“玄德公这份信任,还真是让羽汗颜了。”

    “谦虚是美德,但谦虚过头可就没意思了。”

    张飞大拇指挑得高高的,一副有荣与焉的神情,大声说道:“反掌之间,灭了刘岱的三万大军,吓得曹操仓皇逃窜,不敢回头,天下间,谁还不知道鹏举你的厉害啊?大哥一直说要中兴汉室,说了这么多年,要俺说啊,这件大功,八成要落在兄弟你身上了!”

    “蒙三哥错爱,咱们兄弟晚上可得好好喝上几杯。”见张飞语出至诚,王羽也不好多做试探,干脆话锋一转,将此节带了过去。

    “那敢情好。”一听这话,张飞乐了,正事全都抛到脑后去了,“你赶紧议着,俺去外面等你们,快着点啊!”说着,他也不等王羽回话,一抹身,自顾自的就出去了。

    让张三爷出使,果然是天下间最不靠谱的事,王羽哭笑不得,赶忙吩咐亲卫招呼,在后帐先摆桌酒菜支应着,解了张三爷的馋虫再说。

    军议其实也议得差不多了,没有进一步的情报,无论正反双方,也都拿不出什么新鲜说辞了。再被张飞这么一打岔,众将更是相视无言,只等着王羽做出决断。

    可王羽也不是真的掐指一算,就什么都知道了,现在的河北局势,与他所知的,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出入。尤其是有了刘备这档子事儿之后,进退之间,他也有些踌躇了。

    眼见如此,他干脆也不议了,挥挥手,传令下去。吩咐众将各归本营,明日继续西进,启程时间延后一个时辰。

    众将并无异议,皆听命而去。连日来,启程时间延后已经是第三次了,每次延后,影响的都是行军速度,这表明主公对这场战争的态度,越来越慎重了。求稳之类的劝谏,自然无须再提。

    单独被王羽留下的是贾诩和田丰。

    重新落座,王羽看向贾诩,问道:“文和,现在没有其他人了。言从你口中出,入某与元皓之耳,断无外泄之虞,何妨直言?”

    贾诩拱手一礼,辞谢道:“主公言重了,诩并非不肯直言,只是事有蹊跷。其中关窍,也是见过张将军后,才有所领悟的。”

    “蹊跷?有何蹊跷?”田丰微微一怔。

    河北战局恶劣不假,但蹊跷却也谈不上。无论是刘备的惨败,还是袁绍引狼入室,又或是王门的反叛,都是说得通的。仔细想想,甚至还能找出先兆来。

    贾诩微微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诸多异状,尽在刘备身上!”

    “文和啊,你越说就越让人糊涂了。”田丰听得一头雾水,“此人虽外托宗亲之名,实则不过一介寒门之子罢了,虽然擅长钻营,在公孙伯珪军中占了一席之地,但他拥兵不过数千,将不过关张,又无存身之地,能翻出多大浪来?”

    “这可难说。”贾诩不置可否的摇摇头,转向王羽问道:“主公对此人,应该是颇有防范的吧?”

    “不错。”王羽点点头。

    他防范刘备甚紧,体现得最明显的,就是在赵云身上。为了扭转历史的惯性,发现赵云之后,他对刘备严防死守,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了,反正就是不让这俩人有接触的机会。

    王羽不知道公孙瓒怎么看待这一点,后者不是很有心机的人,说不定压根就没留意,只是觉得自己爱才若渴,这才有了当日的赠马赠军之举。但刘备可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当日不会一无所觉。

    田丰有些讶异看向王羽,后者说话坦率直接,倒不令人意外,让人惊讶的是,这位主公不怕袁绍,不忌讳公孙瓒,却忌惮刘备这种小人物。

    “其实早在虎牢关的时候,主公与刘备之间的明争暗斗,就已经有所显现了,只是刘备太过弱势,为人又圆滑,矛盾倒是未曾浮出水面……”

    见到刘备后,王羽就积极的展开了挖角行动,刘备也不甘示弱,一方面巩固兄弟情义,另一方面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双方的行动都没有成效,王羽的目标太高,刘备的目标也不低,贾诩这种明哲保身的人,跟王羽都那么勉强,怎么会看得上一穷二白的刘备?

    尽管没撕破脸,但双方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其后,王羽平青州,刘备带着援军,一直观望不前,后来又趁机捡便宜,都算不上什么大事,也造成多大影响,但却不能完全无视。

    “界桥之战,刘备的表现中规中矩,虽然没能挡住冀州铁骑的锋芒,但总算是为主公的援兵赢得了时间。不过,其后在龙凑之战中的表现,就有些蹊跷了……”

    “不是求功心切么?”王羽沉吟不语,若有所思,田丰只好接过话茬。

    “当时刘备驻守平原,城中不过数千残兵,战力堪虞,而公孙将军从主公之意,命令刘备死守平原,只要守住城池即可,若有敌军欲绕城而过,只需传出警讯,并切断其粮道,就是大功一件,然否?”贾诩备述当时的情况。

    “然也。”田丰点头。

    贾诩续道:“此外,西面的敌情,刘备也是知道的,张颌乃是河北名将,拥精兵过万。刘备转战河北逾十载,面对这样的敌人,岂有轻出之理?求功心切,也不是这样的求法吧?”

    “那……”田丰脸色遽变,踌躇片刻,迟疑道:“他是存心如此?可是,为什么呢?龙凑之战我军若败,河北的局势恐怕就……”

    “那也未必。”贾诩冷然一笑,道:“此人寄于幽州篱下,却从未以臣僚自居,只是暂且依附,一面借势求存,一面寻找壮大的机会罢了。这样的人,是枭雄心性,岂会求功心切?他考虑事情的角度,应该都是从自身出发的。”

    “这样说来……”田丰为人刚直。对人心鬼蜮这套东西不太感冒,考虑事情较少往这个方面想,不过却也不是全然不懂,经贾诩这么一提示,他回过点味儿了。

    “主公备下的纸甲,刘备是看到了的,因此知道我军胜算颇大,若张颌赶到战场的时间足够早,腹背受敌之下。我军的损失很可能会变大很多……嗯,即便主公已经先行击溃了麹义,可终究还是受到了影响,放走了淳于琼的残部。”

    田丰一摊手,问道:“可是。这对刘备有什么好处呢?更何况,他得以在河北拥有一席之地,全仗公孙将军照拂,若是我军败于张颌的突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他又将如何自处?”

    “呵呵,所以说。元皓兄是忠厚君子。”贾诩神秘兮兮的一笑道:“好处还是有的。你想想,若是我军实力远超冀州,刘备这点兵马,也只有跟在后面捡剩的份儿;我军若与冀州军同时遭受重创削弱。进而达到平衡,到时候,哪怕两三千残兵,也显得非常重要了。”

    “咝!”田丰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样的算计,的确超出了他所能预想的范畴。惊讶过后,转念一想,他又发觉有异:“可是……”

    贾诩也不等田丰把话问完,自顾自说道:“我军败出河北也没什么,反正,幽州众将对他颇多猜忌排挤,主公对他也是防范多多,大厦若倾,他自己南下,换个靠山也就是了。运气好的话,他还能在青州分一杯羹呢,又何乐而不为?”

    田丰沉默了,虽然思路很怪,但贾诩的分析也算是合情合理,让他无从反驳。

    “这一次,他的思路应该也差不多。吸引主公北上,与袁绍决战,是最符合他利益的。以主公的韬略和我军的强悍战力,袁绍纵然赢了,也不可能毫发无损,到时他就打着救援的名义去青州,就算不能全取之,也能有所斩获。袁绍败了,我军的损失同样不会小了,他大可以趁势攻入冀州,除非出现某一方大获全胜,轻取敌军的情况,否则,局面都会变得很混乱,越混乱,对刘备就越有利。”

    田丰瞪着眼睛质问道:“那岂不是说,清渊就是个陷阱?那你怎还赞同进兵?”

    “一码是一码。”贾诩一摊手,很无辜的说道:“总不能光顾忌着这么个小人物,就不顾大局了吧?何况,刘备的算计又不是天衣无缝的,若他真的有那种本事,也就不会被曹仁突袭了。元皓兄不会看不出,他那所谓保护百姓撤离,是个很容易戳穿的幌子吧?”

    “确实不高明,但知道有这么个人在一旁窥伺,总觉得……文和既然有见于此,想必也有对策吧,何妨直言?”

    贾诩点点头,沉声道:“刘备机关算尽,但毕竟实力太弱,只能说是在赌博,只要我军无隙可乘,他也只能徒呼奈何。这一战的关键,还是在公孙将军身上。”

    “这话怎讲?”

    贾诩盯着王羽的脸,轻声说道:“主公出兵河北,大小数十战,并不是为了来争地盘,而是为了策应幽州军,让河北的势力保持均衡,为青州的发展赢得时间。如果单纯以战略角度来看,界桥之战的结果,是最好的结果,若是幽州军大胜,局面反而棘手。”

    话诛心,道理却明。

    当时袁绍在冀州立足未稳,一战若败,很可能会输的倾家荡产,公孙瓒顺势席卷冀州。到时候,王羽和公孙瓒的关系,八成要变味了。

    所以说,界桥之战的结局,对青州是最有利的,在那之后,幽州军中,就没人把王羽当成来骗吃骗喝的附庸了。等到龙凑之战打完,公孙瓒对王羽越来越信任,越来越倚重,连田楷这样的重将,都听从王羽的号令了。

    虽然田楷和王羽一见如故,可那毕竟是私交,没有公孙瓒点头,田楷岂会任由王羽驱使?

    “幽州军连遭败绩,势力日渐摧颓,看似对局面不利,但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看,对主公招纳幽州军却是极为有利的,当然,前提是我军要打赢这一仗。”

    田丰被贾诩的推论吓了一跳,“文和,你是说,此战若胜,公孙将军会……”

    “可能没那么快,但只消这仗胜了,无疑将会大大的推进这个进程。”贾诩摇摇头,转向王羽道:“管窥之见,主公以为如何?”

    王羽欣慰的笑了:“文和果然知吾腹心也。”

    就算自己不参与,袁绍要灭掉公孙瓒,也得打上个三年五载的,自扫门前雪,其实也是个办法。出兵,一方面是控制局面,更重要的是卖人情!

    公孙瓒就是个很纯粹的武将,而不是枭雄,只要情份到了,势力对比又强弱分明了,他就不会死撑到底。将幽州势力,整体纳入麾下,这才是王羽的终极目标。

    现在撤兵很简单,但田楷、单经这群人就死定了,他们不可能逃得过袁绍的追杀。先前卖出去的人情,一下就赔回去了,这才是王羽不得不慎重考虑的因素。

    另外,清河四郡的百姓也是个问题,花了大代价,好容易招揽的民心,随着这一退,也会化为乌有。一年来的连场激战,除了成就自己的名声,消耗了冀州的实力之外,就什么都没捞下,这可不能忍。

    这些深层次的想法,也就是贾诩能体会得到了。

    此外,贾诩对刘备的分析也相当精彩。这分析可能有些太腹黑了,但若从王羽的角度,分析前世刘备的经历,却也对得上号。

    刘备依附谁,就会把战争与混乱带给谁,然后他趁乱浑水摸鱼。在河北,他没讨到便宜,然后去了徐州,结果成功的继承了陶谦的遗产;再如他去汝南;去荆州;赤壁之战时依附东吴;最后又去了西蜀,无不遵循着相同的规律。

    “也就是说,形势很恶劣,但这仗却必须打,而刘备又不可靠……”田丰看着贾诩的眼睛,语气凝重的质问道:“文和,我怎么觉得,你不忧反喜呢?”

    “可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元皓,你看主公,不也是在暗自窃喜呢吗?”被田丰盯上,压力可是很大的,贾诩连忙祸水东引。

    “主公?”田丰愕然回首。

    “嗯,有了文和这番话,某就安心了。”王羽点点头,他事先只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没发现刘备的不妥,经由贾诩的提示,他才恍然大悟,确定了刘备的问题,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

    “其实,我有个计划……”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