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五一章 谷中激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落雁谷,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方圆百里之外,都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名字。也不知是不是哪个文人墨客偶然路过,有感于谷中清幽静谧的景观,这才赋而留名。

    然而,此刻,这里却沸反盈天,充斥着人世间最暴烈的情绪!

    杀气!

    “嘶嘶……”

    箭矢破空的嘶鸣声,取代了呼啸的北风,成了山谷中的主题。

    “崩崩……”

    与之相应的,是连绵不绝,节奏分明的弓弦由紧绷而松弛的弹动声。

    “啊……”

    作为回应的,不用说,是此起彼伏,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冀州铁骑遭受了重大打击。他们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准备充分的射声营的弓箭之下,又吃惊不小,别说还手之力,就是想躲,也找不到地方躲。

    青州军内部,流传着王羽的一句戏言,这句话是评价骑兵的,‘跑起来就是神,停下来就是渣’,如果抛开新名词儿的因素的话,这句话是相当精辟的。

    骑兵的战力,完全体现在速度上。

    就算没有纸甲,轻骑兵用驰射战法和步兵对战,伤亡肯定也是步兵的大,而且要以倍数论之。而骑弓的射程和威力,却都在步弓之下,只有射击频率略高。

    装备劣势,战果占优,究其原因,就在其速度。

    想准确的命中高速移动的目标,就算是百步穿杨的神箭手,也不可能百发百中,更遑论普通的军中一卒?没人愿意用骑兵和步兵对射,只是因为两者的性价比差太多,不舍得罢了。并不是弓骑兵真的打不赢步弓兵。

    当然,除了躲避目标之外,骑兵的速度还能带来强大的冲击力,以及机动力,利用得好,经常能在局部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

    反过来,没了速度的骑兵,那就是活靶子了,所有缺点都会暴露出来。

    高度太高。无法隐蔽,步兵可以通过卧倒、下蹲等战术动作,躲避远程攻击的伤害,可骑兵能吗?往哪儿蹲,往哪儿躲?

    另外。原地停滞的骑兵灵活性极差,想转个身得老半天;受地形限制同样不下,就拿眼下的情况来说,骑兵能冲上山去吗?

    冀州的前军在颜良的率领下,已经下马追上山了,空鞍马把前进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的。

    后续的骑兵吓散刘备军之后,就停下了。无所事事的在马上等候将令。在颜良的指挥下,上山追击的士兵足有两三百,对付关羽一个人,无论如何也够了。再挤上去也只是碍手碍脚罢了。

    射声营突然现身,二话不说,开弓就射,冀州军先是吃了一惊。等到想后撤的时候,转身就是个大问题了。这么多马挤在一处。又没有统一的指挥,哪有空当转身啊?

    而且,敌人似乎也防到了这招,谷口处,是他们重点打击的范围,第一轮齐射过后,最后几排的骑兵就已经死伤殆尽了。等到下一波打击接踵而至,谷口的范围差不多就没活人了。

    就这样,青州军仍然不肯罢休,第二轮,第三轮……箭雨密不透风,连绵不绝!等到冀州骑兵回过神,呼喝着,惨叫着,拼力兜转战马,想要从谷口退出去的时候,骇然发现,谷口已经被层层叠叠的人马尸体给挡得严严实实的了,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死亡地带。

    从前方冲出去?

    当然也是来不及的,两边的谷口都是重点打击目标,前面的状况不比后面的强多少。

    清除障碍?

    一样难比登天。山谷中的道路,并不宽敞,最宽的地方,也就容得下五、六匹马并行而已,最窄的地方,并行两骑都是勉勉强强的。想在这种地方腾挪辗转,那不是做梦吗?

    实际上,骑兵们还没来得及想到这些呢。重点打击过谷口后,射声营开始延伸射击了。他们不再发动齐射,而是按照所处的方位,分别寻找目标,实施精准打击。

    射人不射马。

    马身巨大,将原本就狭窄有限的山谷挤得满满的,马越多,冀州军就越没有腾挪的余地,挤得最密的地方,甚至连下马的空隙都找不到。

    最初骑兵们都想往同伴的身后躲,结果就是挤成一团,一起成为了箭靶子。后来有人反应过来了,这个时候还在马上呆着,那就是等死,于是纷纷下马,想以马身为盾,抵挡敌人的攻击。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只是顾前顾不了后,前面的箭挡住了,后面的箭又来了。

    射声营兵分两路,埋伏在山谷两边,仗了居高临下的优势,基本上没有死角。除非把自己埋进尸体堆,否则始终要面临攻击。

    转瞬之间,气势如虹的三千铁骑就变成一堆渣了。混乱只中,没人能精确统计,但连伤带亡,差不多也有半数左右了,残余者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在箭雨下苦苦支撑,眼见着就是个全军覆灭的局面。

    颜良倒是没受伤,仗着精湛的武艺,射向他的箭矢,都被他挥刀砸开了。随他围攻关羽的悍卒都没骑马,本来就在战斗之中,反应也快,纷纷滚倒在地,借着地势的掩护,抗住了射声营的突袭。

    不过,对眼下的局势,颜良却也拿不出什么办法。

    中伏了,一个照面就死了一大片,接下来也是只能挨打,不能还手,这要怎么破?

    反攻?拿什么反攻?骑弓的射程本就不如步弓,人家又占了居高临下的便利。

    防?拿什么防?骑兵身上虽然也带了骑盾,但那种小盾和步盾差得太多,根本防不住什么。怎么重整军势,他一点概念都没有。

    “将军!子善将军!”正茫然间,忽听山下有人叫自己名字,颜良低头一看,正见牵招躲在尸体堆里。正向自己比手画脚呢。

    “将军,杀上去,杀上山去!”将颜良看过来,牵招越发卖力了,他声嘶力竭的叫喊着:“这山谷藏不了多少人!敌军也就千余,分兵两路后,就更少了,杀上去,杀上去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对啊!颜良的眼睛一亮。

    之所以敢于进谷。就是因为这山势不太高,面积也不大,藏兵也藏不了多少人。射声营的攻击之所以这么猛,不是因为他们人多,而是他们的射术太强。战法多变,指挥也很精湛,这才打得自己的大军抬不起头来。

    顶着箭雨,冲上去反击,当然也很危险,但总比就这么挨打强。再说了,伏击自己的射声营。是一支纯远程的部队,箭术这么好,近战能力就不会太强。上山之后,距离也就拉开了。背后的攻击也可以忽略了。

    一边也就五六百人,自己这边虽然伤亡惨重,但拿得起武器的,却也超过了半数。只要自己带人冲上去,把北山上的敌人缠住……能不能反败为胜不好说。至少这个死局是化解掉了。

    “听到了没有?”他扬刀指向山顶,冲着伏在地上,躲在石头后面的部属大吼道:“上山!上去才有活路,杀上去才能给兄弟们报仇,是好汉的,随某杀上去!”

    “愿为将军效死!”只能挨打还不还手,那么,隐蔽的再好,也无法避免伤亡。跟着颜良上山的本就是他的亲卫,既悍勇且忠心,见主将已经身先士卒的杀上去了,一个个也是红了眼睛,爬起身,奋起余勇,追随在后。

    “好,好兄弟,咱们今天同生共死!”关羽的宣誓尚历历在耳,他的对头就把这话重复了一遍,却不知这算不上另一种形式的风水轮流转了。

    感官敏锐的人不一定能成为神箭手,但神箭手却一定是眼观六耳听八方的角色,颜良这边这么大的异动,哪里瞒得过人?也不知射声营如何传达的号令,北山上的箭手齐齐转向,将箭雨覆盖了过来。

    “喝啊!”生死一线,颜良已经红了眼,哪肯退缩,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将手中的大刀舞得风车也似,将暴雨般的箭矢尽数砸开。

    “杀!”他扬刀再指,直指山巅!

    “杀!”见了主将的勇武,冀州悍卒士气大振,狂吼着扑了上去。然后,他们遇到了障碍。

    挡在他们冲击路线上的,是一柄青龙偃月刀!

    “想往哪里去?”卧蚕眉一挑,双眼似开如闭,冰寒彻骨的杀气,森然透出。

    众军的脚步为之一顿,在刚刚那短暂而激烈的厮杀中,这柄青龙刀在围攻之中,屹立不倒,反倒是取了多人的性命,已经给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挡我者死!”适才围攻的时候,颜良自重身份,未曾出手,但现在生死一线,他哪里还顾得了许多,别说拦路的是个人,就算是位神明,他也唯有一刀斩去。

    “当!当!当!”

    时隔两年,两柄大刀再次碰在一处,洪钟大吕般的碰撞声响彻了沸腾的山谷,冲击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似乎为这场激斗所震慑,连密不透风的箭雨都停了下来,天地之间,唯有两柄战刀碰撞的声音在回响着。

    结果发生了变化。一夫拼命,万夫莫敌,何况拼命的还是颜良这样的猛人,面对打疯了的颜良,关羽竟然落在了下风,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

    “看什么呢?”饶是如此,颜良依然不满足,见亲卫们发愣,他气得一声大吼,催促道:“一起上,杀了他,挡我者死!”

    众军如梦方醒一般,刀枪并举,围杀上去,关羽奋力遮挡,不肯退却,身后传来了刘备的惨呼声:“啊……”

    关羽心神剧震,不敢再逞强,勉强招架了颜良势如疯虎的三刀,再拼着受了颜良亲卫的几次攻击,觑准一个空隙,从枪林刀丛中抽身而走,往刘备发声的方向退去。

    颜良也不追赶,关羽走了也就走了,山上的敌人才是真正要命的!就在激战的这会儿工夫,自己的亲卫又被射倒了十来个,时间,就是生命啊!

    “随我来!”他抡起大刀,继续着自己反败为胜的征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