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五二章 三箭定狂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水无常形,兵无常势。

    冷兵器时代的战争,特别是对战双方各有所长的战斗,变数通常很大,不到尘埃落定的一刻,很难断定,到底谁输谁赢。

    正如那个从钉子到亡国的西方谚语一样,士气,天气,场外因素,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可以影响战斗的胜负了。

    这场伏击战中,青州军占了先手,既有伏击突袭之利,又还占了地利。在两侧的山坡上,他们居高临下,好整以暇的张弓搭箭,将死亡的气息送到山下,每时每刻,都有数以十计的生命被收割。

    不过,尽管伤亡惨重,但冀州军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

    山谷的面积有限,为了保持隐蔽性,伏击的青州军注定不能太多。伏兵若是太过密集,即便拥有水准以上的隐蔽手段,也有可能被识破,导致整个计划功亏一篑。

    人数本来就少,又分兵两路,因此,遭受重创后的冀州军,兵力却依然在伏击者之上。

    想要反败为胜,却的,只是个契机罢了。

    颜良的爆发提供了这个契机,他的亲卫本就彪悍,受了主将大发神威的激励,更是彻底红了眼,面对漫天的箭雨,他们嗷嗷大叫着往前冲,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两百人发动的亡命突击,威胁到不至于太大,更大的功效是,他们为山下抱头挨打的冀州军指明了方向。这种乱战之中,最怕的就是徘徊不定,一直在原地想东想西,等到想出个所以然来,恐怕大军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由此倒也可以看出,颜良和牵招这对组合倒是很有互补的作用。

    前者有勇力。有魄力,关键的时刻敢于拼命;后者胆量武艺都不怎么样,但应变很快,做事也不拖泥带水,仓促间想到了一个应对之法,立刻就指给颜良看了。

    然后,后者就那么冲上去了,看起来还很顺利的样子,眼见着就冲上半山腰。进入短兵相接的范围了。

    翻盘有望?

    牵招大喜过望。他向颜良提议的时候,没想到能有这样的战果。被伏击,伤亡惨重之后,军心有没有崩溃?颜良发动突击,会有多少人追随?这都是未知之数。正常情况下,军队应该差不多要溃散了才对。

    忽悠颜良反冲,只能说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以颜良的武艺,至少,能在一定时间内,吸引住伏兵的注意力。这样一来。牵招自己就有希望趁机逃走了。

    结果,事情很顺利,顺利得超出了他的想象。

    二百亲卫自发的组成了一个防御阵型,根据位置的不同。士卒们猫着腰,面朝不同的方向,将圆形的骑盾举在身前或身侧,亦或头顶。彼此掩护着,抵挡着四面八方射来的箭矢。

    这个阵型没什么深奥的学问。但却奇迹般的挡住了大部分箭矢,即便是青州军交叉火力的集中射击,也没能取得足够的战果。

    仿佛老天也来拉偏架了,东面的谷口处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在东北风盛行的冬季,这种情况一点都不奇怪,可却极大的干扰了青州军的射击。被强风一卷,羽箭顿时失去了力道和准头,原本密不透风的攻势,出现了难得的空当。

    “天助我军!弟兄们,杀啊,杀啊!”颜良大喜,纵声狂吼。

    “杀!”众亲卫无不狂呼附和,直起身形,迅猛绝伦的扑上山去。映着冬日的残阳,手中的战刀寒光闪烁,肃杀之气,弥漫了整个山谷!

    “杀——啊!”山下也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呐喊,被压制的冀州军也发现了这个难得的契机,纷纷从隐蔽处跳了出来,毫不犹豫的将背后暴露在南山伏兵的箭下。

    猛冲的同时,还有人用战刀击打着皮盾,发出节奏分明的咚咚的响声,像是鼓舞同袍的战鼓一般。二百余名冲到敌军身前的冀州军踏着鼓点,快速前扑,势如疯虎。

    天时与人和,这一瞬间,地利的优势被削弱到了极致!

    形势,似乎真要逆转了。

    “走!”在刘备看来,就是如此,所以他当机立断的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大哥?”关羽有些迟疑,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抛下友军独自走路,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王将军既然提前设伏于此,总是有万全准备的,你我兄弟就不必再掺合了,以免给王将军添乱。两军厮杀,二弟你一人之力又起得了多大作用?别忘了,你已经受伤了!”

    意识到自己受了什么样的算计之后,刘备哪还会再视王羽为盟友?有可能的话,他巴不得青州军和颜良同归于尽呢。

    等两边分出胜负?笑话!那还走得了吗?

    若青州军胜,自己可能有机会收拢一部分溃兵,可接下来呢?带着少量残兵去面对王羽吗?谁知道那个貌似豪爽,实则奸诈的小人还准备了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只有一点是确定的,去和王羽汇合的结果,就是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冀州军赢了更糟,损失这么大,颜良那脾气还不快疯了?新仇旧怨一起算,自己不被砍成肉酱才怪呢!

    左右都是死,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趁着两边狗咬狗,赶快脱身!

    没机会收拢溃兵,那也没办法了,就当是交学费罢,谁让人家技高一筹,谋略更深呢?只要留得命在,总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刚刚颜良发动突击时,关羽挺身迎战时,刘备诈伤骗回了义弟;现在,他是真的要撤了。

    “走!”扯着关羽,招呼着简雍,刘备头也不回的冲下山去,一口气冲到了谷口,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转头回顾北山,他满眼都是怨恨,还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上得山多终遇虎,小贼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掉在网里的鱼。会撕破网,跳出来反咬一口吧?这是天意啊,哈哈,活该!

    面对冀州军的决死反扑,青州军显得有些准备不足,他们的阵势太疏散了,冀州军攻势之迅猛,也超出了预估,那阵风来的实在不是时候。

    前排的几十个青州军放下了弓箭。举起了长矛,排成了前后两排,有些单薄的狙击阵势。在两军开始短兵相接的瞬间,他们持矛挺刺,十几名武士被长矛贯胸。当场气绝。剩下的则用刀推偏矛锋,嚎叫着扑入青州军当中。

    长矛从四面刺来,将几名冲得太快的冀州勇士捅成了马蜂窝。血发出糁人的嘶嘶声,四下飞溅。同时,青州军的阵型也出现了空隙,几名身材硕壮的冀州悍卒在空档中挥刀,砍出数重血浪。

    “保持阵型。第一排后退,第二排向前!”

    青州军这边为首的是个屯长,看着自家弟兄溅血倒下,他眼中闪过了浓浓的恨意。但表现的却很平静,一点都没有冲动的意思。一边大喝着提醒弟兄们保持阵型,一边奋力挥舞着长矛,四下游走。将扑上来的敌军挑杀。

    等风稍歇,弓箭再次发威。形势就会重新回到正轨。

    然而,事与愿违,强劲的东北风一直不肯停歇,冲上来的冀州军反倒是越来越多,一个个舍生忘死,数息之间,就将青州军逼得后退了几十步。

    不断退却的狙击阵势,将越来越多的青州军卷入战斗,但人数却始终有减无增,可见战斗有多么的激烈。

    “杀,杀!放暗箭的贼子马上就坚持不住了!”

    因为与关羽的对战,颜良的位置相对落后了,在前排负责指挥的是一名队率。突击时的指挥并不复杂,他一边大声呼喝,一边用手中的战刀和皮盾互相击打不停,就像一面战鼓,调整着部属们的士气和进攻节奏。

    箭手们的视线被他的行动所吸引,纷纷将弓箭转向了这个高价值的目标,不过冀州军也不是一味在猛攻,而是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性。箭矢被风力所影响,弱了准头和力道,被冀州队率身边的护卫轻易挡开。

    见状,冀州军的攻势更猛了。

    就在这时,风中忽然传出了异响!如同猛虎的咆哮,又像是巨龙的长吟,呼啸着,嘶鸣着,破空而来!

    正喊得兴起的冀州队率听见麾下士卒的惊呼声,知道不好,顾不得多看,赶忙举盾自救。他的反应很快,刚举起盾,就感受到了盾面上传来的那股巨力。

    挡住了?

    不,不对!

    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庆幸,盾上传来的力量实在太大了!就像撕纸一样将厚厚的生牛皮撕破,然后继续向前,贴着他的手臂,刺中他的前胸,穿透两层皮甲、血肉、肋骨、脊背,将他推倒,硬生生钉在了地上。

    “啊……”喊叫声嘎然而止。带着满脸的难以置信,冀州队率双手握住已经刺穿自己身体的箭杆,拼命挣扎。黑色的血顺着他的嘴巴、鼻孔和耳朵汩汩而出,将身边的枯枝败叶染得通红。

    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他犹自无法相信,在这样的风中,居然有人能以一箭之威,破盾杀人?就算是投枪,也未必能有这么强的威力吧?

    “贼子休得猖狂!”阵后跃出一个身影,与惊天一箭的威势相比,此人的身影并不算高大,但他只一现身,冀州军就知道那一箭出自此人之手了。他手中擎着的那柄黑沉沉的大弓,就是最好的证明!

    手上累赘不少,脚下是崎岖的山地,但他的行动却丝毫不受妨碍,兔起鹘落,风一般敏捷。身形起落之间,弦开月满,又有箭搭在了弦上,这次是两支。他瞄都不瞄,左右开弓,长矢准确的指向了另外两名指挥作战的军官——一名队率和一名屯长!

    呼啸再起,长箭在无数人的注视下飞跃了二十几步的距离,将第一个目标击得快速后退,然后撞上一根枯树,将人的尸体和树干牢牢连在一起;第二个目标者被巨大的冲击力击得凌空飞起,撞出了人群,直接从山腰上滚了下去。

    三箭摧阵,威势无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