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五三章 弓刀皆称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啊!”冀州军的喊杀嚎叫变成了惊呼。弹指之间两名将领战死,死法又是这么的震撼人,他们的士气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将军威武!”此消彼长,主将的神勇表现使得青州军士气大振,摇摇欲坠的阵势顿时就稳住了。

    “稳住阵势!把他们打下去!”箭手又是一声大喝,左手持弓,空着的右手在腰间一抹,抽出了一柄战刀,随即一记横扫,将三名惊惶失措的冀州士卒砸成了滚地葫芦。

    紧跟着,他一记斜劈,弯刀正砍中从侧面冲上来的一名敌手。锋利的刀刃顺着对方的下巴一直拖到小腹,硬生生锯碎了所有护甲和皮肉,将肚子里的内容全部露了出来。

    矫健的身影如同乌龙般四下游走,与其遭遇的敌人非死即伤,冀州军亡命一搏的攻势,转瞬间便土崩瓦解了。

    这就是勇将的威力。

    在大规模的会战中,或许体现得不是很明显,但在这种小规模的战斗中,勇将的作用却发挥得淋漓尽致。

    狂风未止,攻势如潮,但一弓一刀却如塞上长城一般,横亘在冀州死士的面前,让他们只有碰得头破血流的份儿,却无法稍做逾越。

    谁能破之?

    狭路相逢,勇者胜!

    有能力破墙者,唯有勇将而已!

    “贼将何人?安敢嚣张?不识河北颜良否!”颜良惊怒交集。

    与关羽的对战,虽然占得了上风。但也消耗了他不少力气,眼见亲卫们士气如虹的冲在前面,还组成了阵势,他乐得顺水推舟的跟在了后面回力。他挡箭的办法看起来很威风,消耗却也不小,何况还是抡着大刀仰冲?

    他虽被人评价为有勇无谋,但也不是真的没脑子,至少对体力分配还是很有章法的。谁能保证青州军没有大将?他还要留着力气斩将夺旗呢,怎么可以把力气都消耗在当盾牌上面?

    谁想到,就是这么一点耽搁。却造成了如此重大的损失。前队一共也就百来人,一个照面的工夫,三个指挥的军官竟然被一扫而空,攻势彻底瓦解了!他预料到敌军会有大将。可没想到,来的是这么狠的一位。

    “南阳黄汉升是也!颜良匹夫,死到临头,还不速降么?”射声营的主将,当然只有黄忠。见颜良舞刀杀出,黄忠也不敢怠慢,收刀停步,不再追砍冀州士兵,横刀立马,严阵以待。

    他行事稳重得很。从来都没有轻敌的习惯。太史慈的武艺。青州众将都有所了解,颜良能和太史慈战得不分上下,适才又击退了关羽,武艺之高,毋庸置疑。黄忠当然不敢大意。

    实际上,他迟迟未出手,一方面是要坐镇中军,指挥箭阵。另一方面,他一直在寻找狙杀颜良的机会。

    没有颜良,冀州军就不可能挽回败势。败而不馁也好,绝地反扑也好,都是颜良的勇武起的作用,他就是冀州军的主心骨。

    颜良若是一直冲在最前面,无疑将成为黄忠狙杀的靶子,可他落在后面,前锋的攻势又如斯狂猛,黄忠看不过麾下将士的伤亡,也只能提前出手了。

    不过,他的目标依然没有改变,擒贼先勤王,擒杀了颜良,冀州军也就不战自溃了。

    “无名小卒,还不刀下受死!”颜良脾气本来就大,哪里受得了这个?狂吼一声,舞刀直取黄忠。

    若来的是太史慈或赵云,他可能还会慎重一些,但黄忠是谁?只会放冷箭偷袭的无名之辈罢了。从他那花白的鬓发和胡须看来,似乎还上了些年纪,难怪一直藏在后面呢!此人怕是只有箭术精湛,武艺和体力,也就是那么回事。

    趁乱杀几个小卒不难,想挡住自己这柄刀?做梦!

    “来得好!”黄忠断喝一声,却没有挥刀迎击或退却的意思,只见他反转刀柄,双臂一展,竟然又把弓给拉开了,这一次,弦上搭的竟是三支铁箭!

    “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较短,即便以黄忠之能,也来不及将弓开满就将箭放了出去。

    强开弓,连珠箭!

    既快又准,三支箭分取颜良的面门、咽喉、胸腹三处要害,呼啸而来!

    不好!颜良大吃一惊,心中狂凛。

    他不是没想到黄忠会用弓箭狙击,二十步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以他的速度,眨眼的工夫就冲过去了,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拉满弓取准是不太可能的。不过,黄忠的箭术很有名,更有适才的三箭为佐证,他相信这点困难难不倒对方。

    开弓无须太满,因为对方手中是一柄宝弓。

    一般的强弓,就算把弦拉断了,也不可能拥有强弩投枪般的威势,这和箭术无关,而是纯粹的硬件问题。若只有一柄软绵绵的猎弓,别说黄忠,就算后羿或养叔再世,也不可能射出劲箭啊。

    只有弓足够强,又有神力的箭手能挽得起,才能形成刚才的效果。这样的强弓,哪怕不拉满,威力也是很可怕的。

    可颜良无论如何也没预料到,对方居然来了个三箭连环,这么快还这么准!他手中明明还握了一把刀啊!

    颜良毕竟是颜良,千钧一发之际,他虽惊不乱,手中大刀一摆,往来箭上砸了上去。

    三箭连环,也有先后,虽然这差距只是毫厘之间,但以颜良的眼力,倒也分辨得出,若真是同发同至,那就真的没法破了。

    来势最急的,是奔前胸来的,颜良看得分明,手中也快,大刀准确的砸在矢锋上,将长箭砸落尘埃。看似威风,可实际上颜良也不好受,刀柄上传来的反震之力。震得他双手都有些发麻了。

    心惊于黄忠的箭术和力量,心悸于生死一发的危机,心悔于小觑了对手,第二支奔面门来的长箭已经到了眼前!不及多想,颜良双手持刀,横刀上举,一式举火燎天架住了这记劲箭。

    “当,当!”连档两箭,说起来像是很久,但在旁观者眼中。却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刀矢相碰撞的两声大响,几乎是连在一起的。

    一边箭术精强,一边招架得力。两边的士卒都不约而同的想要为自家主将喝彩。可就在喝彩声将出口未出口之际,颜良却已经到了生死危机的边缘……

    第三箭,到了!

    俗语说,旁观者清,但以此刻的情况来说,压根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只有颜良自己才知道,连环三箭之中,真正的杀机全在这最后一箭上!

    连档两箭,他的大刀已在外门,再加上受到了箭矢的反震。他手上的动作多少有些减缓。这直取咽喉的一记劲箭,他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格挡了的。

    他不愿意相信,但很显然,这是对手已经算计好了的,前面的两箭。只是铺垫而已!

    既然挡不住,那就只能躲!百忙之中,颜良长吸一口气,腰腿发力。顺势使出了一个铁板桥,差之毫厘的避过了这一箭。

    箭,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子飞过去的,长矢带起的劲风有若实质一般,刮在脸上,烈烈作痛。一面庆幸着死里逃生,颜良一边在心中大骂,这青州,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多怪物?悍勇绝伦的太史慈,弱点击破的赵子龙,现在有多了个箭术强的不似人类的黄忠!

    无名小卒?混账,分明就是隐藏了实力吧?

    挡两箭,避一箭,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但对旁观者,尤其是冀州军来说,他们的心情却经历了好几次波折。

    先是要喝彩;结果看到了石破天惊的第三箭,于是,声音卡在喉咙里还没发出,就变成了惊呼;待颜良避过最致命的一箭后,又变成了庆幸般的嘘气,最终,所有未发出的声响化作了一声示警的高呼:“将军小心!”

    小心?小心什么?颜良刚放松的神经顿时又紧张起来,同时他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持续的时间不长,当他直起身形的一刻,立刻就意识到了,到底要小心什么。

    迎面而来的是,一片璀璨的刀光!

    趁你病,要你命,

    黄忠杀上来了!

    颜良还没回过气呢,这个时候,就算杀上来两个小卒,他都得手忙脚乱一阵子,何况来的是黄忠?

    生死关头,逼出了颜良所有的潜力,他奋力招架,勉强挡住了黄忠的攻势,却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

    几招过后,他心中更是叫苦不迭,黄忠强的不仅仅是箭术,他的刀法也很精湛。刀光展开,有如漫天雪花飘落,铺天盖地,无孔不入,既快,又狠。

    这样的刀法,就算直接对战,也不在自己之下,现在,对方用连珠三箭开路,一气呵成的发动了猛攻,叫自己怎么抵挡?

    颜良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生平最艰难,也是最危险的一战,他咬紧牙关,苦苦支撑,不希望战胜对手,只希望自家的亲卫赶快上来救驾。

    什么单打独斗?什么桀骜之气?都是扯淡,现在,保命才是最重要的,这么打下去,自己就死定了!

    “救……快救将军!”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苦苦支撑的颜良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天籁般的声音终于从背后传来。

    有救了!颜良精神一振,已经开始变得散乱的刀法,重新严整起来,不止守住了门户,甚至还发动了反攻,并且逼退了对手!

    咦?逼退了?颜良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糟糕!下一刻,他恍然而惊!

    对方强的可不仅是刀法,箭术才是黄忠的绝技!被这种神箭手拉开距离只意味着一件事,那就是……

    “崩!”没有时间让他多做思考,熟悉的弓弦颤动声已经萦绕在耳边了。

    听似一声,实则三声……又是连珠三箭!

    “噗!噗!噗!”三声如中败革的闷响分出了先后,勇冠河北的上将颜良,连哼都没哼出一声,被三箭射了个正着!

    其实,他若是奋力招架躲避,未必不能躲过一两箭,三箭全避开也未尝不可,但他知道,那是徒劳的。因为下一刻,雪亮的刀光就会再次将自己包围,弓刀双绝的战法未必无敌,但已经陷入了敌人的节奏,再继续挣扎又有什么用呢?

    耳边传来了对手苍劲有力的大喝:“颜良授首,尔等还要垂死挣扎么?”

    “跪地弃械,降者免死!”劝降声充满了整个山谷,颜良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