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五九章 连环反间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哈哈,沉默是金,沉默果然是金,主公这话说的再正确不过了。”

    看着得意万分的祢衡,孔融心中先是一阵恍然,继而又是一阵疑惑。能让祢衡闭嘴不说话,显然也只有得到他认可,以至于敬重的王羽了。前期的谈判之所以这么顺利,无疑缘由于此。

    可问题是,既然知道祢衡不靠谱,又何必非得派遣他出使呢?这招虚晃一枪,很有多此一举的嫌疑啊。

    想了想,还是想不通,孔融无奈问道:“正平啊,主公到底是怎么个打算,你现在总可以跟我说了吧?”

    “主公高瞻远瞩,他的打算,岂是你我所能轻易揣测出的?若是你我都能揣测得出来,那还怎么瞒得过天下英雄,百战百胜?”祢衡晃了晃脑袋,脸上笑意不减,反问的语气却算不上客气。

    “那,”饶是与祢衡交情不错,很欣赏对方,可孔融还是被噎了一下,好在他已经习惯了祢衡的说话风格,微微一滞后,很快就恢复过来:“那上次主公跟你说的话,你总不用再保密了吧?我可是此番的正使,要评估谈判的进度,总不能一直被蒙在鼓里吧?”

    “大兄何见事之晚乎?”祢衡乐了,连眉毛都接连抖动了几下,“说到底,这谈判就是个幌子,谈不谈的吧,有什么要紧的?这一趟啊,你我就是来看袁本初的笑话来的,这么紧张做什么?”

    “正平,悄声,悄声……”祢衡语出惊人,孔融被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走到门口。将帐门掀开条缝,向外一张,见门口守着的护卫都是自家人,这才松了口气。

    摆摆手,向护卫示意无事,他又转了回来,低声道:“正平,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大兄,你就给我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神情非常郑重,搞得祢衡都不得不敛身坐起,收起了那副狂士的派头:“大兄,今日的情景,你也是亲见的。怎地还看不出冀州军中的龌龊?”

    “你是说……”孔融若有所觉。

    祢衡很肯定的说道:“主公虽然不是这么说的,但这场和谈无疑是一石二鸟之计。”

    “哪二鸟?”

    “一则,可以收买民心……”祢衡伸出食指,“袁绍有没有在清河大肆劫掠的想法?有没有继续放任匈奴人的念头?有没有放弃俘虏的意思?这都是不确定的,但主公议和的约法三章一出,世人会怎么想?会如何评价袁绍?又会如何看待主公?”

    “……倒也有理。”孔融还真没想到这一层。他家世好,生平也是一帆风顺。为人宽和中带了几分随性,对权谋之道所知甚少。用后世的说法,就是个阳光面远大过阴暗面的人,浑身都是正能量。对阴谋什么的一点洞察力都没有。

    “呵呵,岂止有理?应该说是英明果断才是。”

    祢衡一脸有荣与焉的表情,伸出了第二根手指,笑道:“其二。就是反间!沮授、审配那些人对主公开出的条件是非常满意的,却戳到了袁绍的痛处。本来还没浮出水面的矛盾,一下就被挑开了,这样一来,不就有了可趁之机了吗?”

    “不可能吧?主公当日就是这么跟你说的?”孔融摇摇头,表示无法尽信:“若真有此事,主公为何主动退兵?隆冬转眼便至,若是下场大雪,就算冀州真的内讧了,战机也失去了啊。”

    “主动退兵,那可是神来之笔。”祢衡笑得越发灿烂了,“大兄不妨换位思考一下,若你是袁绍,见主公突然退兵,退的又这么急,议和的条件又开得这么丰厚,你会怎么想?”

    “我会怎么想?这可不好说。”孔融被难住了,他在谋略方面没心得,对军事就更陌生了。

    祢衡提示道:“大兄须不要忘了,袁绍联结诸侯,围攻青州,如今数路兵马已溃其二,但却也除恶未尽呢!”

    “琅琊臧霸?”孔融恍然,“袁绍会怀疑臧霸进袭,青州形势危机,主公这才回军救援?”

    “然也。”祢衡大点其头,“主公当日有言道:冀州物资储备富足,长期对峙,于青州不利,故而要引蛇出洞,在运动战中消灭袁军。袁绍为人多疑,只要在正常的时间点上,做出不正常的举动,肯定能引得他胡思乱想。”

    孔融点点头,又摇摇头,看起来像是颇受震撼的样子,突然又问道:“那反间之计却又从何说起?”

    “这个嘛。”祢衡咂咂嘴,满面得意的说道:“主公的确没说,是小弟自行揣测的,本来还不大确信,但与今日所见一印证,也就**不离十了。虽是事后反推,但能有见于此,小弟自觉也是大有长进啊,哈哈。”

    一边笑着,他一边继续解释,孔融听得连连点头。

    王羽讲和的条件,无一不挠到冀州本土派的痒处。

    清河是冀州大郡,袁绍幕府之中,多有清河人,谁会愿意有家不能回?冀州的战俘也都是冀州本地人,不少人都能和袁府幕僚们扯上关系;再加上匈奴人对地方莫大的危害,王羽这三个条件,简直就是为冀州派系量身定做的。

    其实,早在袁绍最开始下定决心,打算引匈奴人为援,合力攻打王羽时,沮授等人就提出了反对意见,为此还不惜让儿子冒着生命危险出使。结果,出使成功了,袁绍却依然故我,两者的关系,焉能没有裂痕?

    虽然矛盾浮出水面,但以袁绍的权术,只要给他时间,未尝压不下去。可被王羽先是议和,然后又退兵,一下就给引爆了。

    祢衡幸灾乐祸的笑道:“大兄,你看着吧,冀州这次,有得闹腾了。”

    孔融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一时间。也是唏嘘不已:“主公洞彻人心,想是宿慧深种,不足为奇,但正平的眼光也相当了得啊!见事之能,胜吾百倍矣。”

    “算不得什么。”

    祢衡摆摆手,语气变得有些低沉起来,自嘲的笑了笑:“自开蒙以来,世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不胜凡几,我只冷眼看之。反唇讥之,潜移默化间,便成就了这副狭隘偏激的性子,恶名日甚一日,便是我自己。未尝也没有自苦之意。”

    说着,他眼中突然闪过一丝亮光,语调也高亢起来:“然则主公却不嫌恶吾气之狂,不轻吾容貌之丑,对我偏激的性格,也不讥反赞。主公说:狭隘不是问题,也未必没有好处。世间所谓的阴谋,往往也就是把人往阴暗、险恶了想,真相就大白了,所以……”

    孔融听得目瞪口呆。

    不过。他也算是明白了,难怪主公能把祢衡这个刺头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呢,甚至能让他在关键时刻,玩什么沉默是金。果然是非常人方能行非常之事啊。

    “这么说来,你我的使命。现在已经算是达成了,事不宜迟,正平且再辛苦一下,修书一封,回报主公罢。”

    虽然很惊讶,但孔融更多的是为朋友高兴,歪才也是才,能不能发挥作用,还是得看用人者的心胸,正平遇上主公,终于是苦尽甘来了。

    “不辛苦,不辛苦。”祢衡并不推辞,摆开笔墨,开始写信。

    ……

    王羽收到孔融的书信,已经是三天之后了,此刻,他正在鄃县城下。

    “咦?这个祢正平,还真敢想,连反间计都让他想出来了。”信上内容不多,相对敏感或机密的部分,都是用暗语写的,不过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楚。

    “反间计?”贾诩凑了上来,很是好奇。

    撤兵前,王羽已经统一了内部的意见,将整体战略构想和盘托出,并没提到什么反间计。现在出使的孔融闹出来了个反间计,却是不知从何说起。

    “喏,你也看看吧。”王羽随手将信递过。

    “嗯……”贾诩览目一扫,眼睛顿时就眯起来了。

    老狐狸露出这种神情,往往就是有什么特殊的想法了,同时也预示着,有人要倒霉了。

    王羽见状,也是兴致大起,问道:“怎么样?”

    “主公,您事先真没想到?”贾诩反问。

    王羽一摊手,很无辜的说道:“文和,你是知道我的,我对阴谋什么的,确实不太在行,谁知道引蛇出洞还能起到这效果啊?”

    贾诩看了王羽好一会儿,看起来仍是不大相信的样子,不过倒也没多纠结,慢悠悠的说道:“既然祢正平说了,应该就不会错,裴头领不是也说过吗?沮授遣子出使,为的就是阻止袁绍引援匈奴。”

    “那么,你觉得这件事对战局会有多大影响?”王羽也不知不觉的放缓了语速。

    “战局么,引蛇出洞应该更容易了,冀州军将的默契程度也会有所下降,其他的么,呵呵。”贾诩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一点都没因此而兴奋。

    “以元皓的说法,沮公与此人,最是顾全大局不过,他可能会因此和袁绍发生争执,但若袁绍坚持,他却也不会阳奉阴违,更谈不上公然对抗了。他在冀州士人中的威望极高,他不肯登高一呼,冀州就不可能发生内乱,影响,不会很大。”

    “能引袁绍出来就不错。”王羽点头。

    对沮授,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此人就是古代士大夫最完美的楷模之一。沮授有本领,袁绍前期在大战略上的决断,都是他的主张;后期的错误决断,则和沮授的判断相违。

    在官渡之战前,建议利用优势军力和地理形势,进行持久战。提出了“进屯黎阳,渐营河南”,稳打稳扎,同时“分遣精骑,抄其边鄙,令彼不得安,我取其逸”的稳进之策,而不必决战于一役,结果袁绍不听。

    不但不听,而且他还夺了沮授的兵权,提拔心腹嫡系郭图,以及裙带关系的淳于琼掌军。结果,正是郭图的倾轧,逼反了许攸,导致曹操有了突袭乌巢的计划。随后,又是淳于琼的不给力,让曹操成功的逆转了战局。

    等袁绍跑了,沮授被俘,任曹操如何笼络也不肯投降,最后越狱不成,终于被害。

    可以说,要不是袁绍太操蛋,沮授的名声未必会比诸葛亮、郭嘉差。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造主公的反?他也就是提提意见罢了。

    敌人内乱,不战自溃这种好事,王羽是不指望的,不过他也听出贾诩似乎话里有话。于是又问道:“文和,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说?”

    “实瞒不过主公。”贾诩笑吟吟道:“此节于大局上没多少影响,但却也不无助益。长远来看,无疑会削弱冀州的实力,短期而言,主公的那件心事,正好着落在这上面。”

    “我的心事?”王羽微微一愣:“哪件?”

    “冀州的五员大将。主公不是很看好其中二人么?”贾诩一手在下巴上摩挲着,一手指向鄃城,笑道:“那麹义性子颇傲,龙凑之战后。又不知所踪,姑且不论,可另一位,却正在此城之中。”

    “哦?”王羽眉毛一挑。兴致大起。

    尽管他麾下人才已经不少了,但名将这种资源。总是多多益善的。张颌的名声、武艺,虽然比赵云、太史慈略逊一筹,但其军略却不一般,能收入麾下自是再好不过。只是这人也是个倔强脾气,自己不是没试过,但一直不得其门而入。

    现在,听贾诩这意思,似乎是……有门?

    “计从何出?”

    “当然是……”贾诩轻轻吐出两个字:“反间!”

    ……

    平静了一个多月的鄃城,再次陷入了紧张气氛之中。

    严格来说,自从困守以来,城内的气氛一直就很紧张。城外有敌军的时候,担心敌人攻城;没人的时候,又进退两难,不知是出城寻找战机的好,还是继续守城,保全实力的好。反复折腾几趟,便也有了庸人自扰的苦恼。

    让将士们庆幸的是,张将军最终还是没有冲动,没把大伙儿拉出去,面对可怕而神秘的青州军,以及莫测高深的未来。

    然而,庆幸,只限于士兵和普通士官,军中的高层对此都忧心忡忡。

    事到如今,已经很明显了,近两个月来接到的情报之中,大多数是伪令,但也有少量真命令,只是混杂在一起,难以分辨罢了。

    延误了军机,能否得到主公的谅解,会不会影响到整个战局,都是未知之数。对未来的不确定,和困守一隅的惶惑混在一起,形成了非常复杂的气氛,或许可以称之为焦虑。

    此刻,当城外再次大军云集的时候,这种焦虑达到了顶点。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张颌面前。

    “元皓先生,您怎么……”张颌大吃一惊,看向辛毗时,从对方眼中看到的是同样的情绪。田丰是在袁绍入主冀州前离开的,听说是回了巨鹿老家,现在却突然以青州使者的身份出现,怎能不让人惊讶和猜疑?

    田丰一边拱手见礼,一边笑道:“呵呵,儁乂有所不知,吾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在青州了,春天的时候,蒙王君侯不弃,在幕府中辅佐参赞。”

    张颌脸色顿时一变:“末将敬先生的为人和才学,故而敬之,谁想先生竟然私通外寇,却是让末将失望之极。既然先生在青州久矣,想必困扰末将数月的伪令,也是出自先生之手吧?念在旧日情份,末将今日不与先生为难,若再见时,你我便似敌非友,休怪张颌无情!”

    张颌这番话,丝毫不留情面,田丰却不以为意,淡然一笑道:“两国交兵,尚且不斩使臣,将军与丰同为大汉之臣,何来如许深仇大恨耶?况将军困守久矣,已是危在旦夕,就算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顾父母妻子吗?”

    “先生休得危言耸听!”张颌大怒,冷喝道:“大丈夫既然上了沙场,马革裹尸便是本分,青州兵马虽众,王将军计略虽奇,冀州却也没有投降的软骨头,只有断头将军!先生若言止于此,还当速去,不要逼末将翻脸,坏了旧日的情分才是!”

    “愿与将军共生死!”在场的除了辛毗之外,还有守军军司马以上的将官。张颌固是万夫敌的猛将,这些将官也同样是久经沙场的悍勇之人,齐声呼喝时,一股凛然的杀气扑面而来,连一边旁观的辛毗都是一阵心神摇曳,首当其冲的田丰感受如何,也是可想而知。

    “哈哈哈哈……”田丰不惊反笑,竟是全然未受影响,结果倒把张颌等人给搞愣住了。

    “儁乂智勇双全,治军严谨,深得军心,连王君侯那样的英杰,对儁乂也是赞赏有加,丰虽不才,又岂会以威凌之?儁乂之危,在内而不在外,岂不闻: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乎?”

    说着,田丰在袖中一探,摸出一卷书简来,递给张颌,道:“儁乂困守孤城数月,消息不通,想必外间发生了什么事,尚不得知,看信便知。”

    见张颌面露疑色,田丰知道对方是被假情报搞怕了,于是补充道:“如今两军正在议和,青州大军很快就会退回黄河以南,鄃县很快就能和冀州恢复联系,是真是假,到时一问即明。”

    拍拍竹简,田丰目视张颌,意味深长的说道:“吾知儁乂忠勇,可只有忠勇,不得明主,却也只是明珠暗投罢了。若他日有变,只望儁乂莫要忘了丰今日这番忠告才好。”

    说罢,他拂袖转身,告辞而去。

    望着田丰的背影,张颌嘴唇微动,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将目光投注在手中的竹简上,神情凝重,仿佛那上面写着关乎未来的预言一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