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六五章 太史慈之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李响的忐忑,太史慈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他要和李十一商量的事虽然也与李响有些关联,关联还不小,可他对李响本身却丝毫不在意。

    他有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这个念头可以酝酿出一个计划来,而李响,则是这个计划中的一个棋子。

    待李响退下,亲卫们围成了个圈子,隔断内外,太史慈兴冲冲的问道:“十一,某觉得你这个堂兄可以一用。”

    “这……恐怕不太妥当吧?他这人实在不怎么靠谱。”李十一如实答道。

    他倒没误会,不会以为太史慈是要根据这个来决定对李响的处置,不过他也知道堂兄的为人,大奸大恶他肯定不会做,不过不是因为他不想,而是没胆子,所以他才没跟随主公去青州。

    李十一自己现在已经因积功升至了校尉,如果堂兄一直跟着,就算熬资历,也能熬成军侯或者军司马了啊。当然,以他的胆量,军中可能没有他的位置,但主公最擅长因人制宜,贩私盐的宫天现在都是校尉兼水军统领了,自家堂兄还怕找不到位置吗?

    看这人的模样,现在似乎也不像是后悔错过机遇,听别人唤自己校尉也是毫不动容。

    以这人的脾气,想必跟心胸豁达沾不上边,倒很可能是想得开。跟着主公,敌人那是层出不穷,恶仗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就算升官快,也得敢拼命才能立功,这人没胆子又怕死,对这种功劳,他是丝毫也不会羡慕的。

    子义将军那是什么人,胆子不比主公小,他的计划风险会有多大。那也是可想而知。堂兄没有大志,倒是很怕死,无论是许以重酬,还是许诺提拔,恐怕都消除不了他骨子里的猥琐,不出卖自己,自己就得烧高香了。

    “嗯?”太史慈微微一愣,看了眼李十一诚恳的表情,他才反应过来。哈哈笑道:“嗨,你想到哪儿去了?这么个人,某难道还敢委以重任,把成败寄托在他身上不成?”

    “啊?”李十一也愣了,赧然道:“属下主要是怕坏了事。”

    “理解。”太史慈拍拍对方的肩膀。对这个勤勤恳恳,作风踏实的副将,他是很满意的。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对方的作风和文则兄很相似,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评估了自己的能力后,刻意在模仿。不过,就算是模仿。也得有那个底子,如果太史慈自己去刻意模仿于禁,或是李十一这样的武艺低微者模仿他太史慈,都只能是东施效颦。贻笑大方。

    “我觉得这人的口才还不错,胆子又不大,正好可以利用……”太史慈不光胆子大,他也是个有智谋的人。少年时。他就敢一个人跑到洛阳,在天子脚下毁书驱使。光是胆子大可不行,还得有相当的谋划能力和行动力。

    他提出的计划,果然如李十一预想的一样大胆,大胆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听完计划,李十一已是瞠目结舌,说话都结巴上了:“这,这能行吗?主公不是只吩咐将军劫粮……”

    “错!”太史慈完全不给同僚留反驳的机会:“主公当初说的明白,除了某临阵的时候,不能暴露身份,要假装子龙之外,这次出兵没有硬性要求。可以劫粮,可以佯攻,可以刺杀大将,当然也可以斩断袁绍一臂,灭了他的左翼大军!”

    “说是这么说……”这一刻,李十一觉得自己能体会到当日于将军随主公过河,去河阴行刺董卓时的感受了。跟这种胆子比天还大的主将行事,对自己的承受力,可不是一般的考验。胆子小点的,不等执行计划,就要被吓死了。

    主公当年只是攻其不备,凭借个人的武艺袭营,而子义现在则是要做一件更逆天的事!他要用手上这三百骑兵,解决张杨的一万大军!

    三百对一万!

    这仗,能打?

    “你不要光想着数量对比,带着三百人直冲万人军阵,那当然是飞蛾扑火,别说我,就算主公冲进去,那也是死定了的,所以,咱们得有个计划啊。”近墨者黑,太史慈淳淳善诱的神态,却也有了几分王羽忽悠人时的风采。

    李十一木然道:“你说……”

    “关键就在河内兵身上,象你堂兄一样,这些河内兵有不少都是跟主公一起打过仗的,还有不少是被张杨拉壮丁给拉来的。这些人平时就对上党人有诸多不满了,到了动真格的时候,他们能顶用吗?说不定还会有人反戈一击呢。”

    “敌有隙,我攻而取之,子义将军说的不错。”李十一点点头,乘隙攻取,这的确是兵法奥义没错,可问题是……他摇摇头,“若将军麾下是三千兵马,或者子龙将军及时赶到,倒是可以一试,现在仅凭这三百人,恕我直言,胜算太低。”

    河内兵越境作战,在军中又没地位,战意不浓是事实。可张杨的控制显然已经达到了百人队以下的范围,控制得很严密,想要利用这个破绽,没有足够的实力威慑是不行的。

    赵云北上募兵,到底能有多大成果,现在还不得而知,但花费了这么多力气,这一趟下来,怎么也不能少于千人吧?

    加上这一千多骑兵,就有周旋的余地了,利用机动力逐步蚕食敌人,积小胜为大胜的同时,动摇河内兵的士气,最后里应外合,一举歼灭张杨部,确是个很有前途的计划。

    可问题是,赵云到底在哪儿还不知道,就算知道了,谁能保证对方不是去平原会师,而是来清河助战呢?

    遥远的距离,就像是天堑一般,给古往今来,试图大范围分进合击的名将们造成了极大的障碍。互相联系就已经很难了,联系上,中途耽搁的时间往往又是以月计的。如果是相持作战还好,如果是决战随时展开那种情况,谁能把握得好时间啊?

    分进合击。往往就是被各个击破的代名词。

    青州军虽然一直没有分兵,但也受到了这方面的困扰,无论是与公孙瓒还是与赵云的联系,都不怎么顺畅。特别是赵云,他招兵不是守在某个地方不动,而是一直在游走,像是滚雪球似的,想联系上他,基本上只能靠运气。

    “子龙啊。他的动作太慢,咱们不等他。”太史慈晃晃脑袋,晒然道:“三百人当然不够,可要兵还不容易?”

    “……”李十一无语,看着太史慈。那眼神无疑是在说:难道子义将军您还会撒豆成兵?

    感受到了对方眼神中的意味,太史慈淡然一笑,挥挥手道:“这,不都是兵吗?”

    李十一大吃一惊,猛回头时,却见太史慈指向的,竟是那些被抓了壮丁的百姓:“这不太好吧?他们哪里上得了阵?再说。即便真能上阵,可咱们这样做,跟袁绍、张杨之流,不是一样了吗?只怕有违主公的本意吧?”

    “让他们阵列而战。当然是不行的,可跟着虚张声势总是没问题的吧?”

    关于这一点,太史慈早就成竹在胸了,“今天这仗你也看到了。除了某之外,还有人刀刃沾血了吗?张杨的兵。也不比乌合之众强多少,咱们分三十个兄弟为一队,带上几百个民兵,打仗时,兄弟们冲在前面,民兵跟在后面,这不就是三千大军了吗?”

    “可,可是……”李十一听得晕头转向,还要反驳时,却被突如其来一声高呼给打断了。

    “安平魏昇,谢过将军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愿请问将军高姓大名,日后容小民立下长生牌位,为君侯与将军祈福!”

    此刻,人群的混乱已经过了高峰期,追打的民众,气消得都差不多了,想起了家中的老小,渐渐都停了手。被打那些,则是非死即伤,能喘气的也趴着不动,装死尸了。

    场中的怒骂和惨叫声稍歇,令人心酸的哭嚎和呼儿唤女声占了主流,虽然也很乱,但却不至于压制所有声响,于是,这一声高喊,就显得颇有些突兀了。

    太史慈抬眼急看,却见发喊的是个头脸身上都血迹斑斑的中年人。这人手里抱着个小女孩,头上身上掺了不少的白布,身边还跟了个妇人,两人齐齐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朝着自己高喊。

    最让太史慈感到奇怪的是,裴元绍居然也站在那人身边。他冲着裴元绍招招手,等对方走过来,带点局促不安的问道:“老裴,这是怎么一回事?”

    “惨啊!”裴元绍一脸愤懑,一边叹息着,一边将这家人的经历讲述了一遍,说到那个小女孩险些被活活打死的时候,他的拳头捏得嘎嘎乱响,牙关也咬得紧紧的,“这帮畜生!要是咱们再晚来一会儿,就凭我这点微末医术,怎么也救不得人了,这么小的孩子,亏他们下得去手!”

    太史慈等人听了,也都是破口大骂,只说知道的太晚,否则一个贼兵也不能放走了。

    另一边,被魏昇这一嗓子一激,百姓们终于想起来,要感谢了救星,一时间,数百人跪了一地,再加上闻讯从镇上赶来的老弱妇孺,见状也是依次跪倒,善祷善颂之声,响彻了旷野。

    众骑兵不敢怠慢,赶忙下马搀扶,可扶起来这个,又跪下了那个,却又哪里扶的过来?一时间也是手忙脚乱。

    “十一……”太史慈倒是没加入扶人的行列,他身上杀气太重,普通人根本不敢靠近,索性就外围充当神像了。

    “嗯。”李十一低声应道。

    “现在你觉得如何?”太史慈没头没尾的问道。

    “便依将军之计!”李十一的语气斩钉截铁。

    佛还有三分火,面对那些禽兽不如的敌人,老实人也主动要冒险一搏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