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六九章 全民战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晨霭未褪,北风乍起,一阵急促的锣声响彻了整个周家庄。

    “贼军来了!乡亲们,快跑啊!”伴随着锣声同时响起的,是阵阵高亢的示警声。

    村庄,顿时从寂静,转为了沸腾。

    “孩儿他娘,你倒是快点啊,别磨磨蹭蹭的,什么都不用拿,到了章家村,一样有吃有喝,你磨磨蹭蹭的,是想被贼军掳去吗?”庄户汉子的动作很快,一手牵着一个,把两个半大小子都扯在了身边,出了门,才发现媳妇没跟上来,于是不耐烦的冲着院子里大叫。

    “呸!”女人唾了一口,骂道:“死鬼!这大清早的,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盼着老娘被抓走,你好讨个小的?哼,周正,我告诉你,有老娘在一天,你就别想这不着边的事儿!”

    “爹,你要娶翠花姐当二娘了吗?”

    俩半大小子对世事尚半懂不懂,纷乱的场面带给他们的不是惊惶,而是跃跃欲试的兴奋。要不是周正抓得牢,很难说这俩野小子会不会一溜烟跑没影。挣不开老爹的手,俩小子有些悻悻然,于是一边一个,摇着父亲的手,开始八卦上了。

    周正又急又窘,只是猛跺脚:“嗨,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扯这个?”

    “急什么?舅舅那边虽然有人供饭,可自己总得带几件换洗衣裳吧?里正不是说,有人在十里外放哨吗?来得及……”女人声音有些低沉起来:“再说,这一走,至少也是十天半月,说不定……这家什总得规整规整。等回来的时候也好,也好……”

    说着,声音中已经带了几声哽咽。

    周正无声的叹了口气,心知妻子舍不得家园,哪怕走得并不远,难舍之情也无法排遣。可是,不走能行吗?等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吗?那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东武城周边已是遍地狼藉。远来逃难的难民和靠西边的那些村镇的遭遇,都将残酷的现实,真真切切的摆在了面前,不逃,能行吗?

    他没用‘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之类的言辞呵斥妻子。扪心自问,他自己何尝又舍得了?

    尽管只有几面土墙,屋顶的椽子年头太久,都有些腐朽了,说是屋子,实际上就是一座破破烂烂勉强遮风挡雨的土窑。但天下之大,却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更温暖。

    这是让人最为放松。最能感受到幸福的地方。

    无论在外边是盖世英雄还是懦弱鼠辈,无论是身穿锦袍还是衣不蔽体,它都会敞开一扇门。门后边油灯下那几张未必漂亮却很熟悉的面孔会欢迎自己,为自己端一碗热饭。一盆热水。

    只有家这个寄托,才能抹去日复一日的艰辛与苦痛。家,就是一切,是人心之中最神圣的地方。甚至还在国之上。

    谁能舍得呢?

    周正放开了手,在两个儿子雀跃着跑开之前。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他们。随后,他轻轻推开了院门,就像是平时无数次重复的那样。

    “孩儿他娘,别哭了,等你们安置下来,我就去投军……”

    女人猛地抬起了头,泪眼中闪着不能置信的光芒,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点什么劝阻的话,但丈夫脸上那坚定不移的神情却告诉她,决心,已经难以动摇了。

    “想回家,只能尽早打垮贼军,让他们不敢再伸爪子。自己的家,怎能全靠别人守着?我也是男人,也要出一把力!”

    “……嗯!”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一个字,但支持的意思却表露无遗。

    泪水仍然止不住的流,但气氛却已全然不同,一家人互相搀扶着,互相依靠着,踏上了离家的路程,可神态却好像凯旋的将士一般。

    周家的一幕并非个例,涌动着的人群中,多有相似,甚至相同的对答。

    悲伤却又带着激昂的气氛中,人群如同溪流一般汇聚起来,然后向四面八方分散开来,最终消失在山水平原之间。

    不过,所有人都坚信,总有一天,而且是不那么遥远的一天,他们会重新汇聚在一起,凭借自己的努力,回到自己的家园。

    ……

    “混账,混账!人呢?怎么又没有人?这是连续第六个村子了,怎么会都是空无一人的?搜,给我搜!”

    抛弃家园,让村民们哀伤不已,可对侵略者来说,同样也是不能承受之痛。杨丑现在的心情同样不怎么美丽,准确的说,他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

    为了确保安全,他将偏离官道的目标全部放弃,三千大军抱成一团,沿着官道一路向东。至少在得到确凿的敌情或与敌人交战之前,他是不打算分兵了。

    这样做,显然会降低筹集军粮的效率,但出于谨慎起见,些许代价也是不得不付出的。筹集到的钱粮,只要足够自己用就可以了,后队的,自然由他们自己动手。

    他想的倒是挺好,正常情况下,也未尝没有成功的希望,可这世上总是有意外存在的,而且往往会在人们最不情愿时发生,就像现在这样。

    “没人!”

    “这里也没有!”

    “……还是没有!”

    士卒们冲进了别人的家园,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气势汹汹,如狼似虎。然而,没有惨叫声和求告声的映衬,他们的叫嚣呼喝显得是那么的凄惶。

    没有施暴的目标,再强大、再可怕的暴政也只是无根之木罢了。

    随着一声声饱含失望的汇报,气氛变得越来越诡异,甚至有些瘆人。死一般寂静的村庄里,士兵们再没有从前的趾高气扬,连脚步都不知不觉的放轻了。

    “这里,这里有个人。我,我抓到他了!”打破静寂的,是一声饱含惊喜的呐喊。

    “快,快带上来!”杨丑不知不觉的松了口气,随即又是暗自苦笑,为了抓到一个刁民就松了口气,自己这个手握重兵的大将还真是没面子啊。

    “喏!”应诺声中,士兵从一座摇摇欲坠的草屋中拽出了一个老头。

    和中原大地上,许许多多的老农民一样。这老头的形象没有丝毫特异之处。满脸皱纹,身上穿着个破棉袄,双手拢在袖子里,在北风中瑟瑟发抖,脸上却努力的挤出谄媚讨好的笑容来。

    杨丑嫌恶的皱皱眉。让亲卫上前盘问:“问问他,村里的人都去哪儿了?”

    亲卫同样对其避之不及,但将令在身,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兀那老头,你是这个村子的吗?我家将军问你,村子到底出什么事了?”

    “这里是周家庄,老汉祖辈住在这里。村里没事啊。”老头很配合,点头哈腰的回答道。

    “胡扯,没事人都去哪儿了!”亲卫怒。

    老头被吓得一哆嗦:“啊,军爷您说这事儿啊。我知道。”

    “知道就说啊!”亲卫更怒。

    这老头也不知是老糊涂了还是怎地,说话总是说不到重点,换在平时,亲卫早就一棍子抡上去了。可现在他可不敢。这老头看起来颤巍巍的模样,一棍子抽上去。没准儿就挂了,这可是走了七个村子,抓到的第一个活口啊,珍贵着呢。要是自己犯浑给弄死了,还不得被将军扒了皮啊?

    杨丑也不耐烦了,他冲着几个亲卫摆摆手,吩咐道:“你们几个,把他带到一边去问,问仔细了,去罢。”

    几个亲卫苦着脸去了,杨丑自己则是随便找了个院子进去,打算休息一会儿。

    将军带了头,军士们自然也不甘落后,不得将令,他们当然不敢解散队列,但蹲在墙根底下避避风还是可以的。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出发后就没捞到什么油水,又顶着北风赶了这么久的路,总得歇歇不是吗?

    这一歇,就是半个多时辰,在漫长的讯问之后,亲卫们总算理清了头绪。

    “你们是说,这个村子里的人早就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第一句话,就让杨丑大吃一惊,用原话反问了一句。

    “是,将军。是青州军干的,被他们从征粮队手上救下的村民很多,他们让这些人在各村镇中散布流言,搞得人心惶惶,然后再把人马拉过来,说是替村民保管粮食,免得被抢了去。然后又说,说贼……征粮队还会抓人,等大军到时,让他们尽量出去避一避。”

    “替着保管?这也有人信?”杨丑怒极反笑。

    他对刁民的脾性也有一定了解,之所以是刁民,就是因为这些人的性子很刁,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只有用鞭子才能让他们听话。

    空口白话的想跟他们借粮?醒醒吧,这又不是三皇五帝那会儿。

    亲卫们互相看看,期期艾艾的答道:“信,还是有人信的,而且信的人还不少……”

    岂止不少,几乎所有人都信。

    为啥?很简单,青州军的名声好啊,而且有信用。

    秋收时,让大伙儿去收粮,收多少,都是自己的,将军府一粒米也不要。这个承诺,在当时是饱受质疑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变成了广泛的赞誉和推崇。

    百姓的认知很朴素,君侯占据全境时,都不贪图大伙儿的东西,现在却反过来行骗?没这个道理啊!筹集军饷?那也不可能,青州军眼下只来了三百人,敞开了吃,又能吃多少,何况他们还是自带干粮的?

    等青州的大军开到,这些粮食也许会被充作军饷。可那也没什么,因为这些粮食会变成捐献,明年将军府会加倍补偿,还可以用欠条来换田地。

    青州大军一到,天日就又换了,以冠军侯的名声,会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就自毁诺言吗?显然不会,至少百姓都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就有了杨丑眼前所见的一切。

    “青州人还许诺了,就算房子被烧了毁了也不要紧,都是战争造成的损失,将来青州人打回来,会负责为村民们盖更好的房子,所以……”

    “混账!”杨丑大怒,怪不得这些刁民跑的这么干脆利落呢,感情是准备好以旧换新了啊?想到自己下令先前烧了的那几个村子,一阵闷气便涌了上来,郁结在心中,自己这是被耍了吗?混蛋啊!

    “追,派人给我追!”他吼得声嘶力竭,但心中却早已有了明悟,别说现在才开始追,就算一开始就追,也不可能追得到人,这毕竟是对方的家,对周围的山水地势,一草一木,村民们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没有地利,怎么可能追得到?

    事到如今,恐怕也不得不分兵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