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七二章 铁骑突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小镇上,如同正下着一场暴雨,将数百人的队伍尽数笼罩在了其中。

    这场风暴看似宏大,实际上却并造不成多大杀伤,毕竟只是一群老弱妇孺而已,用的又不是正规的武器,身上哪怕只有一件皮甲,也能有效的保护住士卒们不受伤害。

    不过,突袭造成的心理上的打击,却远远超过了实际造成的杀伤。

    河内军的阵型原本还算齐整,遭受突然袭击后,顿时乱作了一团,士卒们一边躲闪,一边向街道两旁跑去,为的却不是冲进院落中,将袭击者揪出来,而是躲到墙角下,最大限度的抵御漫天飞舞的杂物。

    领军的军侯被气得半死,一边翻身下马,一边破口大骂:“你们这帮废物在干什么?一群老弱而已,就这么看着他们嚣张,被他们砸得象乌龟似的吗?冲上去,随便杀几个,剩下的也就散了……哎呦!”

    虽然战马的掩护帮他挡住了左侧的攻势,但大叫大嚷的同时,也把另一侧的袭击者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话没说完,一个有些脆的东西就砸在了他额角上,‘啪’的一声开了花,然后一股凉意泛起,有什么东西顺着伤处留了下来。

    军侯吓了一跳,伸手一摸,感觉黏黏的,凉凉的,还有一些碎渣混在其中,显然不是血,而是臭鸡蛋。

    一股恶心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他越发的怒气如狂:“还愣着干什么,反击,反击啊!难道就这么被打败了不成?”

    被埋伏不是错,可要是被这种上不台面的伏击打败,那就真要成为全天下的笑柄。遗臭万年了。这里只有一群老弱啊!

    喊叫声又为他召来了两条咸鱼和一堆土块,砸得他狼狈不堪,好在,士兵之中也终于有人行动了。

    之所以一直没人反击,一半是因为伏击太突然,被打懵了;另一半还是那个说不出口,但很多人都有默契的原因——不能随意伤害百姓,否则,被俘后就惨了。

    对此。杨丑倒也不是没有设法解决,他在军中大肆宣扬了两军的实力对比,试图让士兵们意识到,己方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根本不用考虑战败的问题。

    然而。说是这么说没错,但人心是很复杂的,既然有了隐忧,再想消除可就难了。军中的气氛依然如故,特别是河内籍的士兵,他们不但自己害怕,还不遗余力的向别人推销自己的恐惧。几乎完全抵消了杨丑的激励。

    杨丑对此也无可奈何,他不能惩罚河内的兵。一来法不责众,参与散布流言的人太多;二来他也是河内人,在和上党人的对抗中。本就有赖于同乡们帮衬,又岂能拆自己的台?

    上党的将官虽有不满,可杨丑毕竟是主将,他们也不能闹得太凶。再加上之前也没引起什么严重的问题,也只好先搁置着。要算账,也得回了大营再说。

    谁想到,还真就出问题了,而且是大问题。

    面对一群老弱,都是这么畏畏缩缩的样子,若是青州军组织起几千暴民,这仗还有什么打头?大家赶紧跑路才是正经。

    杨丑这厮,真是无能之尤,怕是要坏了主公的大事啊!

    想到这里,这军侯心里更寒,集结数千暴民的动静小不了,正常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会有些迹象。可是这一路过来,大军直接扫荡的就有十几个村庄,再加上先前征粮队的成果,以及受到惊吓的……

    集结,很可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

    悚然震惊中,在他的嫡系——上党兵的率领下,十几个士卒已经挺刀冲进了一处院落。那院子中的攻击力相对较强,但也只是几个半大小子罢了,一转眼就能解决,只要……敌人没有其他后手。

    军侯被自己想象出来的那个大战略吓到了,如果敌军真是有意识的在集结暴民,那么,他们的目标无疑会是将三千大军一鼓歼灭!

    靠临时组织的数千暴民歼灭三千正规军,听起来似乎很扯,可暴民后面,不是还有三百青州铁骑吗?甭管他们是新兵还是老卒,他们都是青州军!只要冠上这个名头,就没人敢侧目相视!

    “撤退!退出镇子,通知老孙,让他做好接应的准备!”想到这里,他不再督促士卒反击,而是连连挥手,示意前队变后队,原路退出去。

    前后矛盾的命令使得士卒们有些无所适从,但一怔后,大多数人却都露出了如蒙大赦的神情,他们猫着腰,捂着头盔,沿着墙根一路小跑,撤的干脆利落。

    “冯大哥?”已经冲进院子的几名悍卒则是愕然相对,明明马上就能解决这些疯狂的暴民了,怎么在这个时候却要撤退?

    “听我的,赶紧走,迟恐不及!”冯军侯冲着几人招招手,然后也牵着马,加入了溜墙根的行列之中。

    “怎么办?”几个悍卒都傻了眼,互相看着,茫然若失。

    “总要杀几个刁民,出了这口恶气!”为首的狰狞一笑,回身看向了房顶上的几个少年。

    少年们感到了危险,越发卖力的将手中的杂物丢掷过来,可是,光靠无畏的精神,是不能成为好战士的,不能杀伤敌人的攻击,攻得越猛,只会激起越高涨的杀意。

    “到了黄泉下,也别怨老子,要怨就怨那个骗你们来送死的家伙吧!”悍卒们狞笑着,提刀杀上。

    刀光闪烁,呼啸斩落!

    千钧一发之际,一杆长枪如天外飞龙一般,架住了刀势!

    少年们齐声叫道:“裴大叔!”

    “呼!差点来晚了。”裴元绍吐出一口浊气,戏谑笑道:“小六子,你们挺能啊?不是告诉你们了,院子里进人后就发信号求援么?怎么着,你们真以为自己成了万夫敌了?还想以少敌多?”

    比称为小六的少年抹了下鼻子,挺胸腆肚的站起身,指着正在逃跑的河内军,大声说道:“怎么不行?那些坏蛋不是都被咱给打跑了?将来,我也要做裴大叔,还有白面将军那样的大英雄!”

    “嘿!俺也算是个英雄了?”童言无忌,听者有心,一时间,裴元绍也是百感交集,他本不善于言辞,不知该说什么好,干脆望向面前的十几个敌兵,冷笑着发出了挑战:“你们几个倒是没那么窝囊,可光会欺负孩子算什么本事?来,让俺老裴陪你们练练!”

    说着,他一抖长枪,挽起了一个斗大的枪花。

    “就凭你?”为首的悍卒先是左右看看,不见其他人,这才狞笑一声:“弟兄们,一起上,做了这几个咱们也退出去!”

    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青州军中,没听说有姓裴的大将,可从此人摆出的架势上来看,也是个练家子没错。这说明这次伏击行动,很可能还有后手!

    “杀了俺再走?怕是来不及了。”裴元绍哈哈大笑,紧接着他大手一挥:“听听!”

    “……”众兵心中一惊,转头四顾时,果然发现了异状。

    随着河内军的撤出,老弱伏兵们的呐喊声已经渐渐减弱,一丝奇异的韵律从震天的嘈杂声中透了出来。

    “咚,咚……”似乎是……鼓声?

    比战鼓少了几分激昂之意,显得有些低沉,但雄浑之意却犹有过之,循着某个奇异的节奏,沛然而动,震天齐鸣。

    下一刻,鼓声之中,竟然透出了一阙长歌之声。

    “战城南,死郭北,野死不葬乌可食……”宛若无辜者对乱世的控诉,歌声兀然而起,本有几分滑稽的战场气氛,顿时为之一肃。

    “为我谓乌:且为客豪!”

    响应的人越来越多,歌声鼓声渐渐融为一体。

    “野死谅不葬,腐肉安能去子逃?”悲壮的气氛全面笼罩了小镇。

    就在这时,与裴元绍对峙着的悍卒中,突然有人惊呼出声:“那,那不是鼓声,是马蹄……青,青州铁骑也埋伏在镇子里!”

    仿佛在为这凄厉的呼号声做注脚,轰鸣声由缓而急,惊雷般炸响。

    裴元绍突然说道:“君侯曾说过:卑鄙的肉食者们的欲壑,是怎么也填不满的,他们只要存在,就会不断的索取,进而使得乱世延绵无期,中原民生凋敝。因此,欲平乱世,唯有以战止战,将因私欲害人者一扫而空,还天下人一个朗朗乾坤!”

    歌声、鼓声已经响彻了全镇,但裴元绍低沉的话语,却字字可闻。

    “青州虎贲……”长街之上,传来了一声咆哮。

    “青州虎贲……”长街两侧,无数人振臂高呼。

    “青州虎贲……”裴元绍横枪而立,满面肃然。

    “天下无敌!”万千期待,最终化作了满腔豪情。

    “踏阵!”

    “踏阵!”

    “降者不杀!”

    “弃械伏地者免死,举刀相向者皆杀!”

    两军还没接触,就先劝降,看起来实在有些托大。不过,面对一群被老弱妇孺乱砸一通,就吓破了胆的敌军,天下无敌的青州铁骑又何必放在眼中呢?

    纵马而前,一路踩踏过去也就是了。

    还能受到什么阻碍吗?

    当然不会,唯有势如破竹,一马平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