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七六章 提前决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历城。

    “有点棘手了……”王羽摸着下巴,站在舆图前,愁容满面。

    “的确很麻烦……”贾诩站在他身边,也捏着下巴,圆脸上的神情一般的愁苦。

    “主公,文和,你们这是……”田丰看得一头雾水,如果不是他刚刚才看过太史慈的信,他准会以为太史慈吃了一场大败仗。

    可实际上,形势明明就很好嘛!

    区区三百骑兵,居然歼灭了十倍于己的敌军,硬生生的将一路大军给挡在路上,甚至还有进一步扩大战果的可能,这样的大捷,还有什么可质疑的?

    此外,还必须看到,这一战的非凡意义。

    早在田丰初至青州,和王羽就青州的未来展开对话,以此来决定去留的时候,就曾听王羽隐约提及民兵建设的观念。

    这观念倒不怎么新鲜,远在战国时代,就有了差不多的例子,当时赵国抵御北方匈奴的侵略,靠的就是李牧的铁骑与边民的配合。

    边民是防守的主力,通过种种措施,延误侵略者进攻的速度,藏匿粮草物资,集结人力,达成坚壁清野的目的同时,做好反击的准备。

    李牧的铁骑是反击的主力,在警讯出现后,赵国精骑即刻整军出发,根据前方的情报,直接向敌军后路迂回,然后反向进击。

    边民就像是海绵,战力不强,一压就扁,可在被压扁的过程中,却用最小的代价消耗了侵略者的锐气。铁骑就像是铁锥,趁着敌人不备,绕到背后,顺着海绵被压出来的坑洞。一锥子扎下去,直接把侵略者伸进去的手扎得千疮百孔,血流成河。

    田丰是巨鹿人,巨鹿正是故赵之地,他对赵国的历史颇有研究,王羽提出的这个理念,一下就打动了他。就此,他和王羽探讨过很多次,要不是青州目前的主题还是以恢复生产为主。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他可能早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推行了。

    太史慈那三百骑兵,本来只是用来骚扰的,谁想到,却来了个无心插柳。

    别人从那几场战斗中。看到的可能只是太史慈的勇武或智谋,可田丰却看到,军民联合作战的模式已然成型,接下来,只要复制过来就可以了。

    万事开头难,有了个好开头,还怕施行起来不顺利吗?

    战略、战术上双赢的大好事。真不知这二位有啥好发愁的。

    “元皓啊,你是只见其一,未知其可啊。”王羽叹了口气,在舆图上点了点。正点在东武城和绎幕之间:“兵民联合作战的战法,只适用于保卫领土,而这一代,却是名副其实的敌占区。我军根本无法提供有效支援,这场大捷后面。隐藏着的,是莫大的危机啊。”

    “哦?”田丰认真的想了想,一时却不得要领:“敢问主公,其间有何差别?”

    “嗯,怎么说呢?”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王羽看向贾诩,想让后者帮忙,可老狐狸才没那么积极呢,王羽看到的是一副朝闻道夕可死的虔诚模样,让他顿时为之气结。

    “简单来说的话,就是目的不一样。”这一气,倒气出词儿了。

    “目的?”田丰重复了一遍关键字,显然觉得很新鲜。

    “在本土施行军民联合的作战,目的是为了疲敌、弱敌,变相的起到坚壁清野的作用,为主力集结或者调动赢得时间。在这个原则下,一定程度的牺牲是值得付出的,为了保卫家园,百姓的牺牲也很有意义。待将来,平定天下的战事彻底展开,此策就会对稳固后方起到相当积极的作用,就像当年的李牧那样。”

    王羽侃侃而谈,对全民战争这个论题,这个时代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他所总结的,是超出两千年的理论和经验。尽管他一直拿李牧这个前例说事儿,但他相信,就算李牧再世,也不可能在这方面比他理解得更深刻。

    “而敌后作战,目的虽然同样也是为了疲敌,可主要还是以骚扰、牵制为主。联合百姓作战也不是不行,可问题是,百姓毕竟不是军队,正面作战能力有限,又有搬不走的家园为牵挂,如果联合作战无法形成一锤定音的效果,敌军再有增援赶到,那就麻烦了……”

    这才是王羽真正担忧的,所谓的人民战争,不是万能的,也改变不了局部的敌我强弱对比。如果敌人发动疯狂的报复行动,参与联合作战的百姓势必遭受重大损失,屠城,在这个时代可不是什么新鲜事。

    田丰的脸色也变了,本土作战和敌后作战的确不一样,本土作战相当于以空间换时间,坚守待援,敌后作战则是以弱对强,赢一百场也未必能取得最终胜利,只要输一场,前面的努力就算是白费了。

    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就是袁绍果断增援张杨,形成夹击之势,并且发动全面屠杀。这样一来,太史慈就没多少回旋的余地了。

    抛弃刚刚并肩作战的百姓?这种事他恐怕是做不出来的。而迎战的话,他的兵力太少,轻骑兵的攻坚和防御的能力都相当有限,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想到这里,田丰吓出了一身冷汗,慌不择言道:“难道不能效法当年的张角么?”

    此战之中,裴元绍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因此田丰才有了这方面的联想。

    “怕是不行。”贾诩叹息着答道:“张角流动作战,靠的是以中坚挟裹盲从,清河之民若肯随军南下,又何须等到现在?他们之所以被轻易发动起来,是因为他们坚信,主公很快会打回去,保住他们的家园,可现在……唉!”

    说着,他看向王羽,等着后者象平时一样,从容自若的拿个主意出来。

    王羽感受到了贾诩的注视,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依照王羽最初的构想,太史慈应该穿插到张杨军的背后,利用青州军良好的民间基础取得情报和补给,利用轻骑的机动力,钉在冀州军的背后,给予其连续不断的打击,让袁绍分兵救援也不是,放着不管同样不行,进退两难。

    除此之外,太史慈还有另外的使命,也就是王羽命令裴元绍随行的用意所在。

    谁想到,这家伙积极主动的过了头,竟然打出了一片敌后根据地!

    这可要命了,面对尊奉人道主义的敌人,游击战是个宝;面对会对民众举起屠刀的凶残敌人,游击战那就是个渣。

    游击一次消灭的敌人,恐怕连在敌人报复中丧命的百姓的十分之一都到不了,除非铁了心用百姓的命来换取战绩,否则根本就没用。

    亏太史慈还在信中说什么自己神机妙算,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呢,都是扯淡,明明自己根本就没这个打算好不好?

    可若是设身处地的想想,太史慈刚到地方,就遇上那种事,就算换了自己,做法恐怕也不会有多大不同吧?

    只能说是天意弄人了。

    王羽再叹一口气,转向贾诩问道:“琅琊有何动静?”

    “先前一直在蠢蠢欲动,日前似乎收到了我军南渡的消息,又偃旗息鼓了,此外,还有个未经证实的消息……”贾诩对王羽的问题并不意外,但说起最后那个消息的时候,却显得很是迟疑。

    王羽剑眉一轩:“什么消息?”

    “臧霸身边多了个军师,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戏志才……”

    臧霸也是泰山人,他身边的人也泰半都是泰山和青州人,仗着这个便利,他在青州的情报网,是诸侯当中最有效率的。而反过来也是一样,青州对琅琊的情报,掌握的也很详细。

    总有那么些人会摇摆不定,两面下注。

    “又是他?阴魂不散的家伙。”王羽一阵头疼。

    徐庶在徐州打开了局面,本有希望解决这个麻烦。但对方见机极快,发现孙策的异动之后,立刻就跑了,倒让孙策不费一兵一卒的占领了彭城,白白捡了个大便宜。本以濮阳有变,他会回去曹操身边帮忙,却不想此人竟然又跑到琅琊去了。

    这么说来,曹操已经解决了刘岱,至少是控制住了局面吗?

    “主公,莫非救子义的办法,是……”话题变了,但田丰很清楚,主公不是在转移话题,突然问起琅琊的目的,无非是确认青州后路的威胁。

    退兵,固然是为了诱敌,但也同样有各个击破,先解决臧霸的意思。不过,诱出一个臧霸不难,可想要偏过戏志才这种老谋深算的家伙,就没那么容易了。

    真要斗法,势必耗时良久,而青州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一旦袁绍下定决心,派遣重兵围剿,青州怕是就要损失一员大将了。

    王羽点点头,沉声说道:“只能提前决战了。”

    “可是……”

    “我军的布置没有完成,袁绍同样也没有,现在发动,和等待时机后再发动,不会有多大区别。何况,子义现在虽陷险地,但又何尝不是牵制了敌军大量兵力呢?”

    王羽一摆手,打断田丰,随即郑重其事的说道:“元皓,青州,就交给你和元直了。清河百姓能做到的事,我青州百姓没道理做不到,你觉得呢?”

    田丰敛身一礼,郑重答道:“丰敢不效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