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七九章 隔河相对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怎么回事?”看着攻城的冀州军潮水般退了下去,张飞甩了甩蛇矛,有些纳闷。

    祢衡抬手向南一指,抚掌笑道:“看那南岸的游骑仓皇奔逃之状,我已知之,必是主公至矣。”

    “这就回来了?”张飞大是不爽,嘟嘟囔囔的抱怨道:“不是说好了守半个月吗?这才打了几天啊?亏得他走时说的那么郑重,俺还真以为要守到什么时候呢。”

    “嗯,八成啊,是怕张将军你没酒喝,所以就提前了。”祢衡笑着打趣道。

    这俩人脾气都不怎么地,本来是针尖对麦芒,关系差得很。可后来,在骂袁绍的过程中,两人一唱一和,却是很有默契,就像是说相声的捧哏和逗哏一样。于是,亲密的骂友关系,就此结下,两人的交情一下子就升温到亲密程度了。

    张飞从腰间解下酒葫芦,扬起脖子猛灌了一口,吁出一口气道:“还真别说,这酒啊,还真就不够喝了。”

    临阵饮酒是军中大忌,不过张飞只能算是个客将,在守城战中,发挥的仅仅是他的勇武,并不负责指挥。他的勇猛,连袁军都被震慑到了,自己人又有什么好挑剔的?

    真正在城内负责指挥调度的,是王羽的一名从兄,名为王墨,字漠杰。

    作为当地有数的豪强,泰山王家的家业也不小,虽然王羽没有任人唯亲的意思,反而尽量的避免裙带关系上位这种情况的发生。不过,偌大的家族中,总有那么几个出类拔萃的,王羽也不能因为有亲戚关系,就不予任用。

    这位王墨。就是王家的人才之一,由于是旁支,此人也算是寒门出身,所长不在武艺,而在军略。

    守高唐的任务,按照原定计划,要在冀州军的猛攻下,守住足足半月以上,相当的凶险。城内没个擅长指挥调度的将领可不成。

    最好的人选当然是于禁,不过,大战将临,王羽身边同样离不开这个低调的武将。在军中选拔了一通,王羽最终选中了自家的从兄。

    王墨的指挥水平固然不错。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王羽想借此向幽州盟军表明,自己不会把对方当做弃之,给他们以信心。亲族关系虽然会造成诸多弊端,但同时,也是拥有很多特殊效果的。

    “三哥不须烦恼,我家主公既至。这酒总是不会缺的。”王墨也凑了过来,笑呵呵的接茬道。

    守城时,他一直城上城下的跑,忙于指挥调度;张飞则是挺着蛇矛在城头来回奔走。到处救火;祢衡最轻松,也最危险,只要他在城楼上一坐,把那种惹人厌的脸露出来。然后挂上一副冷笑的表情,袁绍就会怒不可遏。象发了情的公牛似的,把所有军队赶上城头。

    若说祢衡和张飞是说相声配合出来的交情,那王墨和张飞,就是实打实的并肩作战了。所以,他的态度也是熟络得很。

    “对了,前阵子家中稍了书信来,说糜家的酒坊又出了新酒,等仗打完了,三哥何不与小弟同回青州,喝个痛快?”他看似不经意的说道。

    “好酒?怎么个好法?”张飞眼睛一亮。

    “小弟不怎么懂酒,不过小弟听说,那新酒,喝过的人都说好。”这是王墨留下的另一个任务,笼络张飞。

    其实王羽也清楚,这件事很难成功,不过既然到了这个时代,与前世景慕的名将们以各种方式交流,本来就是一种享受。胜固欣然败亦喜,这就是他招揽张飞、张颌这些大将时的心态。

    可话说回来,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若是三番四次的招揽被拒,就算他自己不以为意,可属下却会有各种不满。

    这些怨气未必是冲着王羽去的,但无疑会影响到众将与张飞的关系,所以,王羽干脆把任务委托给了自家兄弟。

    以王墨的身份,也不辱没了谁,被拒绝,同样谈不上失了颜面、体统。

    “这样啊。”张飞砸了砸嘴,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显然有些动心,可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有些落寞的说道:“仗打完,仇也报了,俺就要去寻大哥了,这事儿可耽搁不得,要喝酒,也只能以后再说了。”

    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他这个叱咤沙场,万夫莫敌的猛将身上,多少有些违和。但王墨却也只是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主公说的果然没错,这个任务,比守城还难。

    守城战虽然艰苦,努力支撑的话,就算是守上一个月也未必不可能,但说服张飞却是难之又难。每次闲谈,话刚开了个头,对方就提起了大哥,后面还怎么继续?挑拨离间吗?

    “主公提前回来,莫非是出了什么变故?”祢衡看出了王墨的尴尬,随口将话题扯开。

    “能有什么变故?”张飞一手摇晃着酒葫芦,呵呵笑道:“鹏举那脑袋啊,也不知是怎么生的,像是多开了几个窍似的,玩起心眼来,一个顶十个。用不着担心,等着外面开打,一发信号,咱们就杀出去便是。”

    王墨举目远眺,心里却没那么轻松。原计划当中,之所以有个半月之期,一方面是防备臧霸,另一方面则是留出了迂回的时间。

    即:先在历城佯动,待敌人麻痹之后,迅速北上,经著县抵达商河,从那里渡河,然后逆流而上,直击平原城下的疲惫之敌。

    从某个角度来讲,这一仗的原始计划,和当日于禁、黄忠奇袭刘岱之战同出一辙,都是设法疲敌,然后出其不意的长途奔袭,最终奠定胜局。

    而现在的情况就有些不明朗了。

    三天的攻城战中,袁绍损失的确不小,可还远未到伤筋动骨的地步。而青州军既然已经出现在南岸,再想搞长途奔袭已是不可得,只能面对面的打一场会战了。

    这不是主公一直竭力避免的情况吗?他很担忧,远不似两位战友那么乐观。

    ……

    无论是战争还是政争。都充满了不确定性,迎头一棒总是出现在你最得意的时候。

    这是袁绍束发行冠礼时,他那久历宦海沉浮,一度官拜司空,位极人臣的父亲对他提出的忠告。

    今天,他对这句话有了更加深切的体会。

    尽管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出现,中平六年时在洛阳,初平元年时在酸枣,以及河北大战开打以来后。他已经多次从巅峰瞬间滑落,饱尝了跌宕起伏的滋味。

    可现在,望着大河南岸冲天而起的滚滚烟尘,高唐城下累累的尸骨,以及刚刚退下来的那些垂头丧气的残兵败将。他的脸上依然火辣辣的,就像是刚刚被人甩了一记耳光。

    中计了!

    中了最粗浅的挑衅之计!

    年少为郎官,名满天下的世家麒麟儿,被一个豪强出身的少年,指使一个寒门出身的无赖,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给耍了!

    他的目光收缩着,收缩着。凝聚如针!

    他的脸抽搐着,抽搐着,狰狞如血!

    沮授看得心惊肉跳,生怕袁绍又发起疯。命令大军渡河决战。因怒攻城,不过损兵折将,士气低迷,若是贸然渡河。那就是取死之道了。

    王羽不可能放过这个半渡而击的机会。

    左右看看,发现无人敢于抬头直视。沮授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主公,我军如今军力已疲,又有大河阻碍,实不宜再起战端……”

    “你打算让孤,就这么看着小贼,耀武扬威?”丝丝寒气,比隆冬的寒风还冷,从袁绍的牙缝中吐了出来,

    “不论王羽先前有何谋划,但两军既已对阵,谁也不可能脱离战场。主公,此刻正当镇之以静,寻找敌人弱点的同时,弥补自己的破绽才是。”

    青州军主动杀至,在袁绍看来,是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但从兵法上来说,却算不上明智。

    有大河阻碍,青州军无法在第一时间进入战斗状态,先前的疲敌之计,效果大减。同时,进入交战状态之后,青州军也不可能说走就走。青州军并非纯骑兵部队,机动力并不占多少优势,临敌之际转身离开,无疑是邀请敌人来衔尾追击。

    大河,无疑成了这场战斗的胜负手。哪一方渡河进击,另一方就拥有了地利。对峙的时间越长,对被分割开的青幽联军就越不利。

    不直接面对祢衡的时候,袁绍还是能保持理智的,静下心想想,沮授的说法也很有道理。不过,他心里很快又升起一个疑惑:“既然有种种不利,王贼为何还贸然回军?”

    “也许……”这个疑惑,沮授自己也有,只是王羽出现的太突然,袁绍又被暴怒影响了判断,容不得他多想,只能暂且找个可能性最高的理由:“王羽是忧心绎幕的战局,故而……”

    “绎幕?”袁绍神情一动,“你说的是那支联结暴民,骚扰地方的偏师?”

    “正是。”想来想去,沮授觉得,也只有这个理由会让王羽突然改弦易张了。领兵的青州武将,很可能没有遵从王羽的指示,来了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打乱了王羽的部署。

    那支骑兵若只虚张声势,骚扰后路,同样能牵制住张杨,而且更利于持久作战。现在么,这支奇兵被百姓绊住了马腿,无法进退自如,反倒是成了青州军的一个破绽。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袁绍大喜,狂笑道:“上得山多终遇虎,这次小贼可是要自作自受了。他来牵制孤?却不知孤杀他的大将,根本就用不着自己动手,哈哈哈哈!”

    数日以来,这是袁绍第一次露出笑脸,众幕僚见状,哪肯落后,一拥而上,围着袁绍开始凑趣追捧,倒把欲言又止的沮授给挤到了一边。

    沮授本来还想提醒袁绍,这只是可能性之一,不要高兴得太早,可看了这架势,哪里又有自己插嘴的余地?

    罢了,这种时候,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他摇摇头,放弃了继续提出忠告,讨了一道将令,自行安排防务去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