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八二章 夜袭与溃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啊……啊……”

    “嗷……呜……”

    时至三更,旷野中除了呼啸的风声外,就只有寒鸦和野狼的叫声在回荡。眼下这时节,也只有这两种动物还在野外活动了。

    不过,若是仔细听,就会发现,回荡着的叫声有些太过频繁了些,而还蕴含着某种韵律和节奏,像是在传达什么内容似的。

    会唱歌的乌鸦和狼?怎么可能?

    陈良用力的抽了一下鼻子,将就快落在衣领上的鼻涕抽回原处的同时,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念头感到好笑。

    这鬼天气,果然冷的有些过分,搞得自己的头都昏了,竟然会生出这么稀奇古怪的念头来。

    想到这里,他突然叹了口气。

    这仗打起来就没完没了,从夏天开打,竟然一直打到了寒冬腊月还没结束,是个人他就受不了啊。军中传言,大军还在清渊的时候,青州派了使者来求和,开出了相当不错的条件,结果不知怎地,却被袁将军给拒绝了!

    这真是让人无奈啊。

    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也不知家里今年的收成怎么样?过冬的口粮够了没有?弟弟的亲事怎么样了……自己在军中省吃俭用,可军饷却也一直在削减,搞得攒来攒去,什么钱也没存下来,就这样回去了,在弟弟的亲事上也帮不上了,能把这个冬天过去就不错了。

    他越想越沮丧,越响越难过,以至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实际上,他也不觉得自己的职责有什么重要的。他所在的地方,是连营最东面的门户,青州军在河对岸。高唐、平原的守军被围在城里。虽然敌人不止这两股,可平原境内肯定是没有了,在这里站岗,就是浪费人力而已。

    要不是军法太严,他早就开小差了。

    而现在,除了靠着回忆家人,来获取一点暖意,又有什么能让他抵御温暖的帐篷和热乎乎的被窝呢?

    沉浸在回忆中的陈良并没有发现,在鸦鸣、狼嚎声最集中的地方。无数人影正在黑暗中攒动。

    “甲队集合完毕!”

    “乙队集合完毕!”

    “丙队……”

    黑夜中集结的难度相当之高,不过如果早有准备,并且进行了相关的训练,要做到也并不为难。鸦鸣、狼嚎就是信号,为了这场夜战。王羽特意选拔了一批擅长模仿的传令兵出来。

    鸦鸣是射声营的集结号令,狼嚎则是催锋营的;不同的节奏,代表不同的部队,比如:三长一短,就是第三部的第一曲,属于这二百人编制内的士兵,就会按照向这里靠拢。

    当然。在运兵的时候,各部曲都是尽量同批运送的,若是一切顺利,就用不到这种集结方式。不过。夜渡黄河的技术含量不是一般的高,再怎么顺利,也会发生一些意外的。

    就目前而言,一切顺利。

    “很好。甲、丁二曲,跟我来!”徐晃满意的点点头。挥起大斧,向远处灯火摇曳的营门处指了指,随即率先冲上,在他身后,四百将士紧紧跟随。

    “兄弟们,跟我来。”徐晃前脚刚走,黄忠也点了四百精兵,追在后面。

    二将争先,最后在王羽裁决下,采用了催锋营在前突击,射声营随后跟进,前后呼应,保证战果的持续扩大的战法。

    催锋营长于近身格斗,用的多是长戟大斧这样的兵器,攻坚能力极为出色;而射声营的将士大多箭术超卓,正好随后掩杀。二营相互配合的效果,远远好于某个营独自冲阵。

    两营其余的兵马,也采用相同的模式,一**的突袭袁营。这样安排的好处是可以尽早发动进攻,免得夜长梦多,让敌人有了准备。就算夜幕再深,冀州军也不可能对眼皮子底下的几千人始终视而不见。

    十余里的距离,已经算是随时可以进入交战状态的范围了。

    ……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陈良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发现是和他一起巡逻的同乡周松。

    “能有什么声音?”他茫然反问。

    “我也不知道,不过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周松摇摇头,到底有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一阵阵的心神不宁。

    “唉,王鹏举来了,又有一场恶战要打了,你怕了是吧?别不承认,我也怕啊。虽说咱们的人更多些,可王鹏举凶着呢。他随便派了几个部将,就能让大军在高唐这么个弹丸小城前面碰个头破血流,现在他自己来了,唉,真不知该如何是个了局啊。”

    一边唉声叹气的感叹,一边宽慰着同伴,陈良的话倒是引起了不少共鸣。营墙附近的巡逻小队,刚刚还一个个被冻得不行,蔫头耷拉脑袋,留着鼻涕往背风的地方躲,这会儿却是都凑到了营门前,七嘴八舌的发起牢骚起来。

    有人抱怨军饷越来越少;有人对日前那场惨烈的攻城战感到悲哀,显然有亲朋在攻城部队的序列之中;也有人在抱不平,对袁绍的近卫部队拿着高人一等的粮饷,却始终不参战感到气愤。

    这都是军中司空见惯的问题,说不说,都改变不了什么,但聚在一起发发牢骚,骂骂坏心眼的军官,多少能分散一部分注意力,身上不那么冷。

    周松一直没有加入,同袍们兴高采烈,可他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了。开始他还以为自己的确神经过敏,但很快,他的耳朵清晰的听到了风中夹杂着的‘沙沙’声,那是……脚步声?

    他从同袍的身边走过,凝视着那片黑暗,身体前倾,想要更清晰确认自己听到是否真实,然后,他看到了……夜幕下晃动着的黑影!

    “敌……”他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试图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大声喊出来。

    一支利箭闪电般从黑暗中飞出,准确的射进了他张大的嘴巴里,将第二个字永远的封在了他的喉中。

    巡逻兵们大惊失色。

    因为没人想到会在这种时候遭遇突袭,所以,他们出来巡逻,并没有特定的防御任务,只是按照军规,例行的巡逻罢了。出来巡逻的,不是因为犯了错受罚。就是因为地位低下,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打击面前,大多数人都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

    别说防御示警,他们连腿都吓软了,跑都跑不动。

    “呜呜。呜呜,呜呜……”其实也用不着他们示警了,来袭的敌人已经意识到无法继续潜行,并且已经到达了发动突袭的理想位置,于是,凄厉的号角声突然在夜幕中炸响,沉闷宛若惊雷。

    一个雄壮的身影从黑暗中跳出。手中长柄战斧向前一指,吼声如雷:“出击!踏营!”

    “踏营!”作为前锋的士卒齐声呐喊,跟在身为锋刃的主将身后疾扑而前。

    寨墙摇曳的灯火,映射在士卒们手中的锋刃上。映出了阵阵寒芒,仿佛巨兽开合的利齿,又仿佛碾压而来的刀山!

    没等徐晃冲近,“踏营!”早已迫不及待的黄忠同样一声断喝。左右开弓,将寨墙上两个试图举弓反击的冀州士兵射翻。率领麾下部众大步前冲。

    “踏营!”

    “踏营!”他身后的无边的黑暗中,如同山谷回音一般,无数声相同喊杀声次第响起,谁也不知道那片浓重的黑暗中到底藏了何等众多的兵马。

    看着同乡惨死,不知名的敌军神兵天降,喊杀声惊天动地,陈良仿佛坠入了噩梦之中。多年沙场求存的本能,让他做出了最合理的反应,扔掉武器,抱头往地上滚倒,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开,逃跑的方向,绝对不能是营门,而是沿着寨墙的其他方向。

    大军被突袭了,来的八成是青州军,为了保证突袭的效果,青州军只会对付对他们形成威胁的敌人,而不会对零散的溃兵追杀到底。

    陈良的经验没错,做出其他反应的人都死了。

    举起刀的人,转瞬间就被剁成了肉酱;拿起弓的人,总是会被黑暗中飞出来的箭矢找上,惨叫着从寨墙上坠落;就算是已经被吓傻,呆立原地的人,只要他忘记了丢掉武器,迎来的也必然是刀斧的迅猛一击。

    然后,他看着敌将冲到了寨门前,扬起了手中的大斧,重重挥落,寨门洞开!

    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中,数不清的敌兵顺着寨门,长驱直入!

    “呜,呜,呜……”冀州军大营瞬间从梦中被惊醒,发出了刺耳的悲鸣。

    稀稀落落的羽箭陆续从营门附近射了出来,几名前冲中的士兵不幸中箭,惨叫着跌倒。他们的惨叫声瞬间被袍泽们的怒吼声吞没。

    “踏营!”

    “踏营!”

    “踏营!”

    一波接一波的青州士卒如海浪般拍向敌军,将零星的抵抗顷刻间拍成了齑粉。

    营门附近巡哨的士卒很快便支撑不住了,掉头向自家营地深处逃窜。

    葛布做的帐篷被一座接一座推倒,扔上抢来的灯笼火把,连同帐篷里尚在挣扎求生的士卒一道点燃。间或有冀州军提着裤子从火光中跑出来,立刻被附近的青州士卒砍翻在地。无论他是否还有力气抵抗,喉咙间再补一刀,血光映着火光喷起了老高。

    “完了,败了……”陈良汗流浃背,他最后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爬起身,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那片浓重的夜幕之中。

    营内的同袍?将军?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当兵吃粮而已。

    大军的生死存亡,冀州的兴衰荣辱?那就更没有关系了,古人说:国家大事,都是肉食者方可谋之,自己凭什么要上去送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