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八九章 飞马踏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阴云密布,天色如铅,一眼望不到边的旷野上,一追一逃的两股人潮同时停下了脚步。

    有人在呐喊,有人在哭泣,有人在大笑,但注意力无疑都集中在了战场中央,那里,一支规模小的可以忽略的骑兵,正以视死如归般的气势在狂飙猛进。

    天色不怎么好,像是要下雪的样子,说不定还是场大雪,毕竟入冬以来一直就没怎么下过雪。曹仁的心情却很不错,正是这场即将到来的大雪,彻底断送了敌军逃亡的希望,要么进城等死;要么抛下百姓,自行逃亡;要么就是现在这样小说章节。

    留给敌人的选择很少,现在看来,敌人选择了代价最大,最冲动的那个。想想也是,上行下效,那王羽本人就是个宁折不弯的,太史慈更是青州武将之中,作风与王羽最为相似的一个,他的选择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进城,就是彻底放弃主动权了,短期内没有援军赶到,百姓就会彻底崩溃,到时候连拼命的机会都不会有;放弃百姓是最现实的选择,对青州来说,无非是王羽先前塑造的名声受到一定损害。

    王羽的名声已经很好了,这点损失,其实算不得什么。何况,事后也能通过种种手段加以弥补,比如乱战一起,队伍被人潮冲散,只能自行杀出重围之类的。

    只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事后谁又会为一群草民出头,质疑如日中天的冠军侯呢?

    至于最后的那个选择……

    “穷鼠噬猫!”曹仁冷冷一笑,给出了评价。

    这是最傻的选择。别说只是个太史慈,就算是楚霸王再世。众寡悬殊之下,还不是只有败亡一途?三百骑兵而已!

    他转向张杨。语气平和的说道:“张使君,看来敌军先前用的果然是疑兵之计,所谓两军合流,分进合击,不过是敌将虚张声势罢了。”

    “子孝说的是……”张杨满心都是苦涩。

    好歹是一方诸侯,他也不笨,在追击的途中他就意识到自己被人给耍了。从头到尾,他面对的只有这三百骑兵,结果。他先是折了大将杨丑,三千精锐被一扫而空,随后又被吓得躲进东武城,仓惶求援,这脸面算是彻底丢光了。

    光是折了面子,当然没什么,不过,此事若是传出去,影响可就大了。

    这时代。名声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位置越高,越是如此,只有皇帝不在这个规律之中。作为有望问鼎天下的诸侯。这一仗,足以将他牢牢的钉在耻辱柱上,永世不得超生。

    “使君无须烦恼。”曹仁宽慰的一笑。

    他此番来援。就是存了拉拢之心,当然不会主动给张杨添堵。破坏两家的关系。他提起此事,无非是先抑后扬。多卖一份人情给张杨,将拉拢做到实处罢了。

    坦然迎着张杨质询的目光,曹仁从容一笑道:“使君须知,王羽在平定青州前后,收降了不少黄巾余孽,待之甚为宽和。此番太史慈祸乱清河,煽动民众,未尝不是以这些人为臂助……”

    话未说尽,张杨眼睛已是陡然一亮:“子孝的意思,莫非是……”

    曹仁目视张杨,抬手一指,很确定的说道:“这些暴民之中,很可能混有大量的黄巾余孽,也就是说,使君先前面对的不仅仅是太史慈的三百骑兵,而明暗两股敌军,明是太史慈,暗是数千黄巾余孽!”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张杨大喜。

    他当然知道曹仁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之前的几场战斗中,真正持刀而战的,只有太史慈的骑兵,民众不过跟着摇旗呐喊罢了。或许有黄巾出身的将校从中煽动组织,但所谓数千黄巾军云云,那是肯定不会有的。

    不过,若是用这个理由来开脱,自己这一仗输的就不那么窝囊了,至少不会成为经典战例以及笑柄,为天下人所传诵。

    当然,这需要一定的舆论支持,无疑需要曹仁的配合。

    首先就是要把青州一方的当事者都杀光,曹操在兖、豫二州的势力已经渐渐稳固,只要他肯出门帮忙,其他人不信也得信了。

    这样会欠对方一个大人情,不过这也没什么,这次河北大战,袁绍和王羽战了个昏天暗地,最后八成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就算袁绍真的解决了王羽,占据了青州,善后问题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这个时候,找一个新的有力靠山,就很有必要了。最好是能在两强之间周旋,两面讨好,两不得罪,等到形势明朗之后,再做出最终决定。

    想到这里,张杨更不迟疑,恭敬道:“子孝将军此番凯旋后,莫忘了替某向曹将军致谢,今后曹将军但有所命,尽管吩咐即是。”

    曹仁摆摆手,满面带笑:“张使君太客气了,乱世求存,本就该守望相助,若非王羽太过嚣张,欺人太甚,我家主公原本也不会起兵讨伐。都是大汉的臣子,岂好同室操戈呢?和衷共济才是正理么。”

    “是极,是极!”曹仁这话前后矛盾,但张扬却听得心领神会。

    外交任务圆满达成,吕旷兄弟也被成功调略,眼见着又能斩除王羽一臂……此番增援行动,成果极为丰硕。只待袁、王两家拼得两败俱伤之后,天下就再没人能挡得住自家主公崛起的势头了。

    曹仁纵声长笑,意气风发的一挥手,大喝道:“张使君,且看曹仁破敌。”

    “呜呜……”令旗摇动,号角长鸣。

    前阵的八百步卒离阵而出,排成整齐的方队,放平长矛,筑成了一道钢铁之林,迎向了疾冲而来的青州骑兵。

    两万打三百,优势很大。可毕竟不能把两万人都调遣上去围攻,发挥不出兵力不说。而且很容易把自己的阵势给搅乱了。

    等着太史慈自己冲阵,以逸待劳倒也不错。可若是敌军中途转向,玩起骑射牵制那一套,却也麻烦。兵越多,周转就越慢,万一真给对方找到机会,冲到中军附近,那可就丢人现眼了。

    实际上,青州骑兵现在走的,就是一条弧线。仗着精良的骑术。即便在疾驰之中,他们也始终不断的在变向。曹仁虽然也是久经沙场的宿将,但他依然把握不到太史慈的攻击目标。

    放任敌军这么冲过来,说不定还真会被搞出点狼狈来。

    先示之以恩,然后炫耀兵威,这样才能给张杨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进而将其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所以,这一仗必须要打得积极主动,漂漂亮亮的赢下来。

    迎击是唯一的办法。

    汉朝兵制以二五的倍数为计算方式。一部四百人,是大军作战时最基本的编制单位。曹仁调遣了两部长矛手迎战,倒也不能算是轻敌了,毕竟长矛兵对轻骑兵还是很有克制效果的。

    “出阵迎战?”太史慈可不这么想。看到离阵而出的两部兵马,他长啸一声,竟是放弃了之前走的弧线。直直的撞了上去,吼声如雷:“就这点人。也敢出来送死?”

    像是回答一样,萧萧的羽箭声猛然在曹军阵中炸响。羽箭乱如飞蝗,急如暴雨。凭借远胜骑弓的射程,曹军的弓箭手肆无忌惮的发动了第一波猛攻。

    青州军固然勇猛善战,可兖州军同样有自己的荣誉。鼓声、风声、马蹄声、号角声,交织在一起,对于生与死之间博杀的双方而言,甜美如歌。

    “加速,加速,不用跟他们纠缠,别停,随我攻进去!”太史慈大声呼喝着,青州军人少,又没携带纸甲,对射是不利的。这场战斗的胜算极其渺茫,唯一的取胜机会,唯有用最猛烈的势头,直击中军。

    速度,就是生命!

    “前进……全速前进!”骑兵们紧紧贴在马背上,将手中的骑盾斜斜举起,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冲过死亡箭阵,只有冲过死亡箭阵,才能避免伤亡。当前军的十几排士兵越过敌人的强弓射击范围之后,就轮到他们发威了。

    两军相距五十步。

    “上箭……”太史慈猛然仰身而起,一手举枪,一手挥戟,双臂展开,枪戟化成了暴风,将迎面射来的箭矢吹得七零八落。

    狂奔中的前两排士兵突然放下盾牌,拿起了骑弓,后面几排已经脱离强弓射击范围的骑兵战士们引弓待射。

    “精准射击,放……”太史慈纵声狂吼。

    弩箭撕破空气的啸叫声凄厉而刺耳,它们平行地飞入空中,以夷非所思的速度射向对面严阵以待的长矛兵们。

    血光飞溅!

    霎那间,兖州军迎战的队列中倒下了数十名战士。

    五十步的距离眨眼飚过,刹那间,战场上好象失突然之间去了所有的声音,战马奔腾的轰鸣声,双方士兵的吼叫声,长箭的呼啸声,战鼓声,牛角号声,全部消失了,归于一片沉寂。

    回荡在旷野上的,只剩下了撞击声,惊天巨浪撞击在坚硬如铁的礁石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踏阵!”太史慈一马当先,挥戟砸开了刺过来的几柄长矛,长枪电闪的同时,胯下的黄骠马做了个匪夷所思的动作,在狂奔之中,它居然飞跃而起!

    越过了有些零落的长矛阵,太史慈连人带马撞进了人堆里。

    落地的一刻,黄骠马伸直了前蹄,重重的踩在了一名队率的胸口。几乎在同一时间,太史慈右手长戟横挥,左手长枪往腰间一挂,在背后一抹,“呜呜……”催魂断魄的呼啸瞬间响起。

    说来话长,实际上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太史慈人马齐上,左右开弓,硬生生在长矛阵中砸出了一个大大的豁口。

    “无归!”身后,铁骑如潮水般狂飙猛进,将主将砸开的缺口,越撕越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