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三九零章 八门金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从名动天下,到迅速陨落,白马义从给世人留下了诸多的感慨与叹息。不过,对当世的兵法家们来说,得到的却是经验与教训。

    轻骑兵,哪怕是当世最强的轻骑兵,在攻坚方面,也是很普通的。最能发挥其优点的,只有骑射或者运动作战。

    公孙瓒在虎牢关下的战法,王羽平青州时,用骑兵展开的突袭和袭扰,以及后来他专为轻骑设计出的纸甲,都从正面证明了这个观点小说章节。而界桥之战中,白马义从的覆灭,无疑是反面的典型。

    世人对王羽的为人尚且褒贬不一,但对他的军事才华,特别是对骑兵的使用,哪怕是最挑剔的评论者,也提不出什么正经的批评意见来。顶多也就是酸溜溜的说几句:“好弄险者,久而必失”之类的腹诽罢了。

    倒是很多人都很用心的研究他的战例,无关者试图从中找出对自己有益的东西,学习并吸纳;敌人则是在总结至于,更试图找出他的弱点来。

    轻骑攻坚不利,正是绝大多数人共同得出的结论。此外,正面破轻骑的战法,也广为流传强弓劲弩攒射,长矛手密集列阵,用这个战法面对轻骑兵,就能催敌狂锋于正锐。

    说白了,就是界桥之战中,麹义的先登营用过的战法。

    曹仁也是个熟读兵书战策,精通韬略的名将,面对王羽这样的敌人之前,他岂能没有准备?迎击太史慈的布置,看似随意。实际上却是他早就深思熟虑好的对策。

    这个战法有可能挡不住太史慈的锋芒毕竟此人是和典韦战成平手的猛将,又有三百精兵相助。攻破两部兵马的防线倒也不足为奇。

    不过,他很有自信。就算挡不住,也能极大的延迟敌军的冲锋速度,甚至造成大量伤亡。对轻骑来说,速度就是一切,速度一旦降下来,他们连步兵都不如。

    然而,到了真刀真枪分胜负的一刻,他却骇然看到了和预期中截然相反的一幕青州骑兵就像是一柄利刃,摧枯拉朽的刺破了他的防线。那道钢铁丛林,就像是一张纸似的,一下就被穿透了,别说大量杀伤敌人,连延缓速度的最低目标都没能达成。

    “怎么可能?”他猛然从马背上站起,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脑子里回想着两军接触前的每一个过程。

    先是挡箭、避箭,曹仁注意到,这个过程中。骑兵的阵列散得很开,箭雨覆盖最密集的地方,固然有骑兵难逃一劫,但总体而言。远程攻击的效果很差,完全没能达到给敌人迎头痛击的效果。

    然后,敌骑在疾驰中精准射击。在长矛阵中造成了小规模的混乱。

    最后,太史慈全力爆发。在长矛阵中直接趟出了一条血路。

    就这么简单,一点都不复杂。结果却颠覆了曹仁,甚至整个曹军高层对轻骑兵的认知。

    说好的弱点,就这么没了。曹仁眼睁睁的看着,敌骑从其主将趟出的那条血路中疾驰而过,既不理会两侧长矛手零星的骚扰,也没有趁乱追杀敌兵的意思,就那么高速的冲刺过来,直直的撞进了大军的前阵!

    “难道青州的轻骑,已经超过了白马义从?这……怎么可能?”曹仁心中,各式念头纷至沓来,最后却化成了重复式的惊叹。

    “……子孝将军,那太史慈勇不可挡,似乎是奔着贵军中军来了,是不是应该设法抵御才是?”张杨也被吓得不轻,可毕竟迎战的不是自己的兵,事不关己,他恢复的也很快,心中甚至有些窃喜。

    太史慈越勇猛,他吃败仗受人嘲笑的几率就越低。当初他好歹是分兵行进,被太史慈来了个各个击破,还有不少暴民跟着虚张声势,这才损兵折将。而曹仁却是好整以暇的率领大军围攻,结果被人势如破竹的破阵催锋……

    呵呵,有了曹仁的陪衬,自己打的败仗,就显得不那么愚蠢了。毕竟自己只是一郡太守,和已经雄踞兖、豫二州的曹操是没法比的。

    简而言之,只要有更逊的同伴在,自己就不是最蠢的。

    当然,他并不觉得太史慈真的能冲破中军,反败为胜,那种可能性实在太过逆天,只要还是人,就不可能这么神。顶多就是给曹仁添点堵,多拉点垫背的罢了。

    张杨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趁着太史慈和曹仁纠缠的当口,先调兵遣将,围攻东阳城那边的民众了。

    杀人不是他的目的,掠夺物资才是,这种事,也要讲究先下手为强的。曹操既然在向自己示好,那么,只要抢先把东西拿到手,曹仁也不会恃强来争,这实惠就先落到手了。

    即便没有张杨的提醒,曹仁何尝没意识到太史慈的刀锋所指,正是自己的中军?

    可意识到了又怎么样?他根本就没办法解决,至少常规方法是肯定不行了。

    敌骑已然入阵,用箭雨覆盖攻击肯定是行不通了,只能不断的调兵遣将,上前围攻。曹军也是久经沙场,训练有素的精锐,虽然曹仁刚刚发了会儿愣,但曹军的反应却一点都不慢,各部兵马早就围上去了。

    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围不住!

    攻入曹军大阵前,青州骑兵已经完成了变阵,楔形阵,以太史慈为锋锐,所有人跟在他身后,全力向前突击。他们丝毫也不恋战,对侧面攻来的敌人也是理都不理,就是全力以赴的往前冲。

    由于他们的速度太快,后面攻来的曹军完全追不上,侧面攻上来的顶多也就是斩落几个骑兵,却无法完成分割包围。青州军虽然一直在减员,但猛攻的势头却始终如一。

    曹仁已经看出来了,这决死突击的战法。关键就在于太史慈这个领军人物。

    这人全力爆发起来的力量,实在太强了。让人根本无从招架。

    正面迎上去的,他挥手就是一戟横扫。招猛力沉,攒刺的长兵器往往就被他这一戟给砸开了。即便有人勉强撑住了,也无济于事,他左手还有一根长枪,枪势如电,一探一刺,就是一条性命,让人防无可防。

    最要命的还是他的暗器,他背后的短戟就像是无穷无尽似的。凄厉的呼啸声时起彼伏,每次都伴随着大片大片的惨叫声。

    势不可挡!

    所向披靡!

    只有这样的词句才能形容此人的勇猛。

    曹仁终于明白,那些简单的战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用同样的战法,麹义用一千来人,挡住了三千义从的猛攻,而自己带着两万大军,甚至无法延缓三百敌骑的速度;严纲带着三千义从,在先登营面前撞了个头破血流。而太史慈却是摧枯拉朽,如入无人之境。

    战法,毕竟还要人来施为,不同的核心人物。带着同样的军队,也能打出不同的气势来。

    曹仁收起了轻敌之心,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他扬起右臂,沉声喝令:“传我将令。变阵!以八门金锁阵困敌!”

    “将军?”副将史涣直接就听傻了。

    八门金锁阵是玄襄阵的变化之一,是曹仁最拿手。也最引以为傲的杀手锏。

    不过,既然是疑阵,杀伤力就不是最被看重的,惑敌困敌的效果才是。一般来说,只有弱势一方,才会用疑阵对敌,可现在,分明是自己这边人多势众……用这个词好像都无法准确形容了,敌人的数量,连自家的零头都算不上!

    心高气傲的子孝将军摆出这样的阵势对敌,不但意味着他放弃了速战速决,追杀暴民;同样意味着,他已经认输了,向敌将低头认输,承认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

    “还不执行命令!”史涣的迟疑激得曹仁暴怒起来,史涣不敢怠慢,连忙去传令。

    “呜呜呜……”号角似乎也变得格外低沉,曹军的围攻之势猛然一顿,阵列随即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比先前多出数倍的旗帜林立而起,曹仁的将旗瞬间被遮掩在旗海之中。

    “这是……”太史慈忽觉身前一空,窒息般的压力消失,代之的是莫名的熟悉感。

    他抬起头来,环视左右,很快意识到了熟悉感到底从何而来,喃喃低语道:“又是玄襄阵?不,好像在玄虚阵之外,还有变化……生、死、惊、开、伤、杜、景、休……八门金锁么?”

    “将军!”李十一一直紧随在太史慈身边,此刻快马赶上,向太史慈高声问计。

    骑兵冲锋是不能停的,特别是太史慈采用的这种亡命突击战法,找准一个方向,一直冲到底,是这个战法的最大特征。人和马的体力都不是无限的,这个战法也不可能无止境的打下去,选择的目标,必须是高价值的目标。

    可现在,敌将显然不打算争什么意气了,他把三百骑兵当成了三千,乃至更多的骑兵来应对。疑阵,到底能不能困死太史慈尚未可知,问题是,找不到敌将所在,这仗还怎么打?按原来的方向冲?玄襄阵一直都是在变化之中的,冲过去也是白搭啊。

    “没办法,冲到底吧,杀几个算几个!”形势危急,太史慈却朗声大笑:“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功业已建,何惧死乎?”

    说着,他扬戟前指,纵声狂吼:“青州虎贲……”

    众人为他豪气所染,一时间,都忘记了生死成败,只是狂呼相和:“天下无敌!”

    吼声如雷,滚滚如浪,瞬间卷遍了整个旷野。

    这一刻,山也应和,水也应和,声浪滚滚,在天际间激起了无穷回音。让人惊异的是,回音不曾减弱,反而越来越响,直至如惊雷般扑面而来!

    “这是……”那不是幻觉,而是切实发生的现实,只见……

    一缕烟尘从天边卷起,如擎天之柱一般连接了天与地!烟尘之下,一条黑线如海潮般迅速前移,很快让人看清了其身影!

    骑兵!

    数不清的骑兵!

    高呼着“青州虎贲,天下无敌”的战号,带着惊天动地的马蹄声,汹涌而来!

    为首一将,白马银枪!

    烽烟尽处,骏马如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