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零七章 计从何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发动全身,宽阔的战场上,犬牙交错着的几支兵马,全面发动起来。

    眼下最轻松的,正是赵云的轻骑兵。完成包抄之后,他们一直没有全面交战,而是利用队形和身上的纸甲,以奔射完成了对包围圈中敌人的狙击。

    战前的军议上,青州众将就已经达成了共识,知道这一战不是一时三刻就能结束的。而且,轻骑面对的敌人,也不是拥有强弓劲弩的冀州步卒。所以,轻骑并没有如从前那样,人马都包得严严实实的,只有马上的骑士们穿上了半身纸甲。

    即便如此,在对射之中,青州骑兵依然占尽了便宜。

    放箭的时候,他们用不着左闪右避,甚或依靠战马来避箭,就是那么直着身体,张弓搭箭,取准射击。

    不知多少次,汉军和胡骑同时开弓,同时松弦,同时中箭。结果却是胡骑惨嚎着栽落马下,消失在漫天尘埃之中;而汉军则只是身形微晃,随即便恢复了正常,一边奔驰,一边用饿虎一般的眼神在乱军中逡巡着,寻找下一个扑杀目标。

    胡骑本来就被徐晃、黄忠的迎头痛击打得七晕八素,此刻虽然也意识到,不能打通退路,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问题是,封锁后路的敌人也不是软柿子啊!冲上去的勇士都死了,连敌人的边都没摸到,就死在了冲锋的路上。唯一能证明他们曾经努力过的,唯有汉军骑士身上挂着的箭矢——不能造成任何杀伤的箭矢。

    彻底失去了秩序,又被合围,他们也只能等死或者等着单于来救援了。

    也不知等了多久,漫长的等待结束了,他们再次听到了熟悉的号角声。单于来了!

    这一刻,无数草原勇士喜极而泣。

    “子龙将军,胡骑又来了!”亲兵指着西面,大声提醒。

    “嗯,知道了。”赵云并不回头,他正望向中军方向,狼烟如同一根黑色的擎天之柱,直入云霄。

    尽管身边有专门的传令兵可以解读号令,但赵云还是更愿意自己看。自己分析。这样看着狼烟如柱,他总会有种和主公面对面,接受主公面授机宜,发布号令的感觉。

    也只有这样,才能消除他心中那丝若有若无的不真实感。就在大半年以前。自己还只是一介白丁,为郡中所举,率领义从吏兵投效白马将军。

    而现在,自己已经是名震天下的青州上将,正统帅着四千精骑在一场决定河北,乃至天下气运中,作为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发挥作用。

    人生际遇无常,还有更胜于此的吗?

    思绪短暂的飘忽,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多影响,稍稍的恍惚之后。一贯的沉稳再次回到了赵云身上,他手起箭出,又放倒了一名大呼着冲上来的胡骑,然后沉声喝令:“无忌。秦兄,你二人各归本队。按计划行事。”

    “喏!”方悦、秦风作为副将,一直跟在主将左右,此刻听令,当即应诺一声,毫不迟疑的调转马头,却是一南一北的散开了。

    银枪向西一指,白马如电般奔出,清朗的号令声袅袅不绝:“本队亲卫,随我迎敌!”

    “喏!”四百亲卫齐齐拨转战马,追随在后。

    若是有人一直留意这边的战况就会发现,这四百亲卫,正是青州骑兵中最精锐的四百人,没错,他们就是曾经的白马义从,是见证那支强兵辉煌最后的勇士。

    这一次,他们要重新书写新的传奇!

    ……

    最轻松的是骑兵,战事最激烈的无疑就是正面迎战的摧锋营了。

    与摧锋营相比,好整以暇的以骑射杀伤敌人的骑兵,就好像是平民和贵族的区别一样。这里的战斗,是整个战场上最为血腥,也最让人热血沸腾的。

    没有技巧,没有计谋,这里只有力量与勇气的碰撞!

    前两排的士卒,无不全身浴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当然,敌人的更多。

    斩马剑的超长锋刃,只要砍劈到人马身上,形成的伤口就会无比巨大,人马一刀四段是很常见的,每每有这样的一幕出现,下一刻,必然是鲜血泉涌,如瀑布飞溅一般,不单是凶手,连周围的人,也会被溅得满身。

    只有百战老兵才能在这个战场上作战,如果是新兵,定然连最初的这一关都过不去。

    “公明将军,主公有令,暂缓攻杀,待骑兵完成机动,再行猛攻!”一直冲杀在第一线,徐晃当然是无暇旁顾了,中军的命令只能由传令兵转达。

    “好!”徐晃大喝挥斧,像是在回应,又像是单纯的怒吼。

    大斧如盘古开天时一般,咆哮着划出一道巨大的风浪,当面的两名胡骑大骇,使尽浑身力气招架,可毫无用处,势不可挡的大斧横扫而过,刀架,刀折;人挡,身断;连战马巨大的身躯,也不能阻挡斧势分毫!

    一阵腥风血雨之中,刀、人、马,都被劈成两段,零零碎碎的散落了一地。这惊人的一幕,直接把传令兵吓得目瞪口呆,连自己的职责都忘记了。

    回头看了看,徐晃抬斧向乱军之中点了点,咧嘴一笑:“给汉升兄说一声,那个虏酋是某家的,让他不要抢。”

    “……遵令。”青州军中,老兵往往都在一线,新兵则经常从传令、后勤开始做起,这个传令兵就是新入伍不久,第一次看到徐晃在战场的表现。

    谁知道长相儒雅,平时看起来也能和气的公明将军,在战场上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这哪是人呐,根本就是杀神附体哇!

    难怪摧锋营能面对面的把骑兵的冲锋给打回去呢,难怪主公授名公明将军的部队为摧锋营呢,不用这两个字,就没有什么词语能准确的形容他们了。

    ……

    战火全开的一刻,张颌的部队却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他加入的太晚,没参加之前的军议。只能靠李十一的解说,判断王羽的整体战略。开始张颌还以为这是王羽尚且信不过自己,随意安排在了一个相对无所谓的地方。

    以赵云轻骑的速度,就算没有张颌的配合,包抄胡骑后路也并不难,这不就是脱离于整体战略之外的明证吗?

    作为降将,这种待遇倒也不算过分,张颌多少有些心理准备。可不论是否预计到了,失望终究难以避免。

    不过。随着王羽最新的指示传至,张颌忽然惊觉,自己似乎不是被抛在一边了,而是正在接受考验。

    没错,就是考验!主公考验的不是自己的忠诚度。而是自己的军略!

    突如其来的明悟一扫张颌心中的阴霾,精气神一下就不一样了,搞得本有些担忧的李十一都是一愣。

    “张将军,您没事吧?”

    “没事,当然没事,本将好得很。”张颌摆摆手,笑道:“主公之意。某已知之,李校尉不须担忧,但看某配合各位同袍,毕全功于此役!”

    “张将军。您真的已经……”李十一听得又惊又喜。

    惊的当然是张颌情绪上的变化,先前这位大将的表现,可远不及主公对他的看重,只是不知他是疑虑未消。还是本领有限。

    现在张颌的情绪恢复正常,还说明白了主公的战略。若果真如此,此战成功的把握,确实又增了几分啊。

    “那是自然!”张颌提起大枪,向北一指,喝令道:“传我将令,兵锋向北,全力截击!配合三位将军,将胡虏留在此处!李校尉,你且在中军观阵,看某冲杀这一阵!”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率兵杀出,拦腰将试图突围的胡骑截成了首尾不能兼顾的两段。

    ……

    青州各部中,应对最从容的是于禁的羽林军。

    高览发动的同时,于禁就好整以暇的率军迎了上去。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在迎击之前,他居然连阵型都没稍作变化,就是用最初的一字长蛇横阵,正面迎了上去。

    作为于禁的对手,高览对此深表忧虑。

    于禁在青州军诸君中并不出彩,他武艺寻常,为人也低调,虽然掌握着青州实力最强的羽林军的权柄,但在很多人看来,他不过是因为嫡系身份上的位。羽林军,就是王羽的近卫军,近卫大将的第一考量,往往是忠心,而不是能力。

    可高览却不会这么评价对手,尽管他不知道于禁和徐荣的渊源,更不知道王羽压根就没拿羽林军当近卫用。但他很清楚对手的可怕,因为他和对方是同一类人。

    擅长指挥调度的于禁,列了个不伦不类的横阵迎战?这其中必有缘故!

    高览眉头深锁,神情凝重,若是有可能,他很想停下来调整一下,用浅战的方式先行试探,根据战况再做调整。

    然而,这由不得他,中军的战鼓敲得震天响,号角声声中,透露出来的也是焦躁之意。

    打不打,怎么打,终究是由不得他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恐怕只有这个对手了,能和这样的对手公平一战,死亦不悔!

    “全军……前进,集中攻击敌军中央,尽快达成中央突破!”高览毅然下令,发动猛攻。到底有没有计谋,终究要打过才知道。

    ……

    鸣石山以北,高干的并州军也和张飞的幽州军战成了一团。全面大战就此展开,唯一游离在外的,也只有平原城下的对峙中的两支军队了。

    旁观者清,又有凭高望远,纵观全局的好处,焦触等人多少发现了点异样。

    “青州军好像……”

    “有阴谋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