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零九章 汉家多英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乱!场面异常混乱!

    呼厨泉放眼所及之处,没有不乱成一团的地方。

    虽然没有旁观者看得那么清楚,但后队遭袭的消息一传过来,他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被人抄后路的后果,不用人提醒,他也知道有多严重,那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事实上,两军对阵的时候,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可谁让他眼里只有那个可恶的白马少年呢?两支骑兵相对而行的速度又实在太快,结果就造成了这桩悲剧。

    而悲剧这东西,往往和雪崩一样,只要有个开始,很快就能形成连锁效应。眼前的乱相,正是由此而来。

    就在呼厨泉发现不对,想要调整阵型,回身迎战的时候,迟迟不见的去卑带着他的残兵,潮水般涌了过来,迎头和正在转向的援兵撞在了一起。

    场面顿时就乱了。

    胡骑乱了,青州军可没乱,刚刚从战场脱离的赵云,带着四百义从又杀了个回马枪!

    他攻击的目标,不是正和败兵搅成一团的呼厨泉,而是援兵的队列中段。就像是一把锋利的手术刀,赵云这一击,无比精准的切在了呼厨泉军的前后结合部上,把整支骑兵切成了前后不相连的两段。

    前军乱,中军的联系被切断,后军更是在遭受方悦、秦风的两面突袭,呼厨泉气势如虹的攻势瞬间被瓦解,远在他琢磨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就已经变得风雨飘摇,朝不保夕了。

    “去卑,你这混蛋,你在干什么?好死不死的。你往哪儿跑不好?为什么偏要冲我的阵势?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老子……老子也被包围了!”直到看见了去卑,呼厨泉这才算是把这口闷气吐出来。

    他指着乱成一团的溃军,大声质问:“你不是说形势还不错吗?只要我攻得猛一点,你就能打破包围圈吗?混账啊!这就是你说的形势还不错?”

    “我……我也不知道啊。”去卑双眼茫然,满脸无辜,“刚才确实不错,持刀斧的重甲兵好像是累了,后队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前面也只有一千多步兵拦着。可谁知道突然就……”

    一边说,他还一边回头张望,眼中闪过深入骨髓的畏惧:“谷蠡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快撤啊,汉军杀上来了,那些刀斧手,他们不是人呐!马跑不开,就不可能和他们力敌。”

    “还跑个屁!”呼厨泉大怒:“你没听见我说什么吗?我也被围住了,都是你的错!”

    “……”去卑本来就晕头转向,被呼厨泉一喝骂。更迷糊了:“你,你也被围了?怎么可能,青州军不是一共只有两万人吗?围我至少就动用了一万多人,哪儿来的兵再围你呢?”

    “蠢货!”呼厨泉强行压抑着。才没一刀挥上去。

    他能怎么回答?告诉去卑,敌人未增一兵一卒,就把自己的后路给堵住了?告诉他,自己也很蠢。甚至比他更蠢,给他找点心理安慰。

    “谷蠡王。还是求援吧,向单于求援,汉军没多少人,不可能把咱们的两万大军全都给围上。”

    “混账!”呼厨泉忍不住了,飞起一脚,把去卑给踹下马了。

    人怎么能没志气到这个份儿上?自己这边是一万骑兵,敌人则是步骑混杂的一万多人,战力又不低多少,凭什么要求援,要撤退?还两万大军一起上就围不住了,大伙儿千里迢迢杀过来,就是为了让人围不住的吗?

    “随我来,打了这么久,那些刀斧手已经筋疲力尽了,强弩之末而已!跟我上,杀光他们……呼嗬!”

    他迅速判明了形势,转身迎敌,很容易被溃军从身后冲散队列,何况,大哥也不会看着自己不管,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迎面杀来的敌人。只要能重挫敌人的锋锐,溃兵的士气就能恢复,到时候就可以绝地反击,让汉军自吞恶果了。

    “让开马头,让开马头!”单于的弟弟,谷蠡王都冲上去了,亲卫们自然没有落后的道理。数百亲卫追在呼厨泉的马后,用匈奴话大声向溃军命令。

    但没有人肯听,那些被吓傻了的部族武士在军阵前推搡哀嚎,非但令骑兵的战马无法加速,并且将本阵冲得越发摇摇欲坠了。

    “砍!”呼厨泉咬着牙吐出一个字,然后猛提缰绳,迎面冲向汉军那个持斧的猛将。

    不能任由对方就这样闯过来,否则不待汉军动手,光是溃兵就可以将自己的队伍冲垮。几百名护卫见主将主动迎战,也呐喊着冲了上去。他们一边用脚跟踢打着马腹一边挥刀,砍翻一切挡在面前的活物,顷刻间便在乱军中开出了一条血淋淋的通道。

    为了保持整个族群,不惜将最弱小的那几只咬死果腹。这是狼的生存之道,杀人者和被杀者都觉得天经地义。东阳之战中,珠帘倒卷的经典一幕没有出现,溃兵们被血光吓醒了,哭喊着向两翼让开。

    数息间,呼厨泉与持斧的徐晃正面相遇,二人谁都没有犹豫,立刻将兵器挥向了对方。

    徐晃斧沉力大,呼厨泉却是挟战马纵跃之势而来,合人马之力,毕竟占了上风。可是,让呼厨泉没想到的是,徐晃已经挥出来的大斧,居然在猛挥之间变招了!

    招数变化并不大,只是稍稍划出了一条弧线,却能在呼厨泉的弯刀砍中自己之前,将呼厨泉从马上砸下来。不得已,呼厨泉只能变招招架。

    只听“仓啷!”一声巨响,大斧在半空中嘎然停顿,与此同时,一把四尺长三寸宽的草原弯刀飞上了半空。

    “啊……”呼厨泉匈奴第一勇士的名头,倒也不是吹出来的,此人的确悍勇非常!失去兵器后,他狼一般长嚎,挥舞着酸麻的手臂,直接从马上扑了下来。长着血盆大口,露出了白森森的两排牙齿,活脱脱一头择人而噬的恶狼!

    这情景确实有点瘆人,即便是徐晃,也微微吃了一惊。不过他可不是新出道的雏儿,虽惊不乱,长柄大斧一横化解了敌人的猛扑之势,脚下一转,又以毫发之差让过奔马,最后大斧一横,斧柄重重捣向对方胸口。

    匈奴人穿的都是皮甲,就算是呼厨泉这个单于之弟也不例外,再怎么精良的皮甲,顶多也只能防得住流矢,却防不住钝器的锤击。

    眼看着呼厨泉就要被捣得骨断筋折,斜刺里一匹奔马冲来,马上的匈奴兵状若疯狂的向徐晃扑来,显然是救驾来的。

    “来的好!”徐晃不慌不忙的飞起一脚,包铁的战靴重重踹在对方心口,呼厨泉狂喷鲜血飞退的同时,他大斧顺势横挥,一斧斩断了冲到面前的马颈,然后又是一记反挥,斧背敲在马背上的匈奴人的心口上,顿时打了个筋断骨折。

    呼厨泉的亲卫接二连三的冲上来护主,徐晃却没有集结兵马的意思,而是挥着大斧就迎了上去。

    “想来占便宜?”一记力斩,大斧以斩断苍穹之势,迎头劈下,将一名匈奴骑兵连人带马斩成四段。

    鲜血溅了满头满脸,徐晃却毫不在意,随意甩甩头,将糊在眼睛上的血甩开,他又是一步踏前:“欺我汉家没有好儿郎否?”

    不需要人回答,只要侵略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就好。大斧横挥处,又是一名胡骑被连人带马砸塌,人马惨嚎声中,徐晃的厉声质问有若雷鸣!

    “是谁在你们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计前嫌的收留了你们这些强盗?来我中原烧杀肆虐?奸淫掳掠?谁给你们的胆子?”

    一名骑兵抛出套索,缠住了他的双臂,想顺势将他拖倒。徐晃用力猛一回扯,直接将对方拉下了马,摔在了自己身边,他抡起斧子平拍下去,将胡骑的脑袋直接拍进了胸腔。

    “想捡便宜,除非我中原的男人全部死光了!”他高高地举起大斧,吼声如雷:“弟兄们,给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生点儿颜色看看!”

    “杀!”

    “杀光强盗!”

    排着整齐的队列,青州将士刀斧齐挥,疾如电,势如山,如城墙一般向前推进,所到之处,一**的血浪冲天而起,胡骑被杀了个血流成河。

    逆袭?溃不成军才对!

    刀斧阵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密集列阵,太密了,刀斧根本施展不开。这本来让徐晃很不满,自己列阵松散,面对的敌人也少,根本不够他杀的。

    现在有了呼厨泉,事情就好办了,只要徐晃追在呼厨泉身后,就会不断有人来送死,零零碎碎的,却是让他杀了个痛快。

    至于呼厨泉,早已被打懵了。在中原的勇将面前,他自恃的那点凶悍和武勇根本就不值一提,两个照面就差点把命给丢了,即便有亲卫舍命相救,最后也落得重伤不起的下场。不用别人说,他也有自觉了,他跟对方完全就不在一个等级上。

    难道那个骑白马的真的没有说谎?中原的勇者果然如江河之沙,山林之木吗?不然怎么随便撞上一个,都勇猛如斯?

    他如果向王羽当面请教,后者一定会告诉他:至少,在中原的英杰自相残杀,消耗殆尽之前,中原的勇者之多,之强,是草原的野蛮人永世也难望项背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