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一零章 力量与技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呜呜……”号角声呜咽,像是在为胡骑的悲惨遭遇在悲泣。

    活了几十年,去卑从未想过,吹号角也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他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放下号角时,只觉胸腔里火辣辣的疼,还有一阵窒息感随之而生。

    出发之前,他完全没想到过,这一仗竟然打得如此艰难,在他和大多数部落首领看来,这一次河北之旅,应该是一连串辉煌的开始才对。

    从第一场大规模战役开始,河北大战已经足足打了快一年,从春天打到了冬末!光是万人规模以上的战役,就有十场以上,主力对决都打了五场。

    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把大汉最富,兵力最强的冀州生生的打到了穷途末路,青州军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吧?

    就算损失有限,可体力呢?精神呢?士兵又不是铁打的,再怎么精锐,也不可能把这些人类与生俱来的感觉全都剥离开来吧?

    出发前,部族大会上商议出来的计划很完美,袁、王决战之前,不必急着行动,就算袁绍发出邀请,也先拖一拖再说。等到双方决战,无论哪一方落败,取胜的一方也不会好受。然后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经典剧目了。

    消灭青州军后,用强大的兵势威逼袁绍,与他签订城下之盟,用对方的名头做掩护,割占冀州数郡之地,作为匈奴人休养生息的牧场……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为了把握战机,行军的路上,族人们甚至都没做多少惯常爱做的勾当。

    可是,现在他眼前发生的都是什么?

    青州军表现得跟生力军完全没两样。不,比生力军更生猛。那些刀斧手适才的疲软只是假象,看他们步履坚定,挥刀生风的架势,把被围住的一万骑全部杀光之前,他们都不可能力竭。

    呼厨泉完了!

    去卑亲眼看到大匈奴谷蠡王落马的过程,尽管他没有当场战死,却也没什么值得庆幸的,那是敌将有意为之。那个持斧的猛将就是打算用这个诱饵,彻底葬送匈奴骑兵重整队列的希望。

    敌军相互之间的配合,已经完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抛开先前的诱敌、包抄不谈,就拿眼前的状况来说,谷蠡王伤而不死。亲卫们舍生忘死的冲向追杀而来的敌将,敌军后阵的弓箭手敏锐的发现了战机,原本平均分配,保持稳定节奏的远程攻击,顿时加快了频率,开始进行重点打击。

    最勇猛的亲卫纷纷落马,都倒在了箭雨之下。能顺利冲到敌将身前,与其进行白刃战者寥寥无几。

    整个过程中,去卑甚至都没看到对方舞动旗帜,用旗语进行沟通。敌将的配合。完全是用彼此之间的默契,和对战局的把握进行配合的。

    去卑很清楚,匈奴人有勇气,也懂得协作。但是,这种妙至巅峰的配合。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法拥有的。

    草原人没有中原那么多兵法大家,没人有机会学习高明的学问,就算学了也没用。匈奴是个统称,其实也是由很多个小部落构成的,只是因为巨大的利益才走在了一起。

    平时各部落彼此之间也有着诸多的不和、摩擦,甚至仇杀,上了战场,不各自为战已经很了不起了,哪里能达成汉军这种水准的配合?

    摆脱困境的唯一方法,就是主力的增援,不是数千骑数千骑的添上来,而是全军发动,用无可抵御的巨大力量破局!

    一力破十巧!

    去卑听过中原人的这句谚语,他坚信,只要匈奴大军全力以赴,那么,不管汉军的配合有多么精妙,战术有多么神奇,也不可能改变实力的对比。

    去卑声嘶力竭吹起的号角声,瞬间传遍了整个战场。虽然大多数人都不明白号角传达的信息,但其中蕴含的意味还是很容易理解的——匈奴大军出师不利,两支先头部队,已经到了败亡的边缘!

    去卑求不求援,于夫罗也不会对前线的窘迫视而不见,之所以迟迟未动,是因为中军正在进行的这场争论。

    “父汗!”

    刘豹是于夫罗的长子,他的本名当然不叫这个,因为中平五年的那场内乱,他在中原滞留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他很深刻的体会到了汉家文化的博大精深,出于仰慕和向往,他给自己起了个汉名。

    和他的父辈们不同,他认识些字,甚至还到一些大儒的学堂上旁听过,学过不少兵书战策,对目前的战局之窘迫,也有着很深刻的体会。

    “父汗,汉军的配合太精妙了,咱们不是对手,不如趁着汉军还没有合围,让族人撤下来吧!袁绍骗了咱们,他和青州军的决战,完全是一面倒的,他根本就没消耗到青州军的实力!留得青山在,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啊,父汗!”

    青州军兵力有限,单是赵云的轻骑,并不能完全遮蔽战场,胡骑之所以进退两难,只是因为要保持建制。若只是为了保全实力,任由士兵溃退,赵云就算生了三头六臂,也是拦不住的。实际上,眼下就有不少溃兵正从战团的间隙逃出来。

    以刘豹对中原的认识,现在的时机还差得远,远没到英杰凋零殆尽,匈奴人可以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的一刻。既然已经见证了青州军超绝的实力,保全实力撤走才是上上之策。

    “千里迢迢的走上一趟,就是为了损失数千人马,再成就一个冠军侯之名吗?”于夫罗并未回头,但语气中的不甘和怨愤,却是无比浓烈。

    “不,咱们可以把袁绍救出来。”刘豹指向鸣石山,大声道:“他还是冀州牧,还是四世三公的袁家之后,有很高的号召力,以他的名义,咱们可以很容易的全取并州。休养生息,待中原彼此厮杀得差不多了,再重议南下牧马之事!”

    “那要等多久?”于夫罗微微有些动心,虽然还是没转头,但语气却松动了不少。

    “也许几年,也许几十年,只要咱们耐心的等下去,总有那么一天的!父汗您等不到,就由孩儿来等!孩儿也等不到。就由您的孙子来完成!”

    于夫罗并不接口,反是转向了一众部落首领:“大家怎么看?”

    众说纷纭。

    有人慑于青州兵威,或者小富即安,觉得如果能顺利霸占并州,就已经很知足了。这些人赞同刘豹的观点。

    但更多人的却认为,青州军只是用了诡计罢了,不足为惧,只要大军发动猛攻,就能碾压一切阴谋诡计。当然,最重要的是冀、青二州比贫瘠的并州富饶太多太多了,既然有机会拿到更好的。为什么要因为区区风险,就放弃呢?

    比起眼前努努力就能得到的,等上几年,乃至几十年这种事。实在太虚无缥缈了。等到大伙儿都死了怎么办?等到中原重归一统,一个比汉朝更强大的王朝崛起了怎么办?

    这里没人是先知,所以他们,甚至刘豹自己都不会知道。他的话是个真实无比的预言——前世的历史上,刘豹有个儿子叫刘渊。正是这个人,带领匈奴人揭开了五胡乱华的序幕,将黑暗带给了整个中原!

    于夫罗终于转过了头,凝视着儿子,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明白了?”

    “是。”刘豹低下了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单于不是生杀予夺的皇帝,即便是皇帝,也不可能违逆众议。绝大多数人都要继续作战,夺取他们意想之中,已经握在手中的富饶土地,谁能在悬崖边上把这群疯马勒住?

    自己不能,父汗同样不能。

    耳边,传来于夫罗充满自信的厉喝声:“各归本部,全军突击,彻底击垮青州军!”

    “呼……嗬!”欢呼声四起。

    骄狂的胡骑早就不耐烦了,他们不理解,大单于为什么每次只派那么点人马冲阵,要是一开始就全军杀上去,汉人那么单薄的阵型,还不一下就冲破了?怎么会打得这么艰苦?

    “父汗……”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刘豹欲言又止。草原人都老得快,于夫罗如今还是中年,但那张饱经风霜的脸,怎么看都是知天命的老年人才能拥有的。

    刘豹有些不忍心再作提醒了。

    “我知道的。”于夫罗一抬手,打断了刘豹的话,缓缓说道:“这片战场,是王鹏举选定的,所以他才摆出了那个不伦不类的阵型,还派出了手下的大将来挑衅。他就是不想让咱们多想,多做调整,你想提醒我的,就是这个,对不对?”

    “父汗,您都知道?”刘豹惊讶万分,他是仗打起来很久之后,才在记忆力搜索到了某本兵书上有相似的记载,可父汗怎么会……

    于夫罗笑了笑,读书长见识,才能有所作为,这是没错的。可反过来说,不读书的人,也未必就没见识,丰富的阅历,可以弥补知识的不足。

    “我也上当了。”沟壑纵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苦笑,于夫罗继续说道:“我不应该直接冲青州军的阵势,应该再谨慎一些,迂回到鸣石山北面去,先打幽州军!让袁绍帮忙挡住青州军,等打垮了幽州军,咱们就可以全面进攻,从四面八方围攻青州军了,只可惜……”

    强烈的悔恨之意,使得于夫罗的语气都带了极度的怨毒之意,声音明明从他口中发出,可听起来,却有金属摩擦的刺耳感觉。

    王羽选定的这个战场,虽然也是一片开阔地,但左翼是大河,右翼是鸣石山,相对于两万铁骑,是个相对狭长的地段,极大的限制了骑兵的发挥,匈奴人根本无法将兵力、兵种上的优势发挥出来。

    骑兵打仗,可不是只有冲阵一个战法的。利用机动,攻击敌军的破绽同样不是赵云的专利。匈奴人一开始的错误,就是被王羽那个单薄的阵型给引诱了。

    若是可以重来,于夫罗能想到数也数不清的办法来破局,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他也只能打掉牙往嘴里咽了。

    现在变换战法也来不及了,除非他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万族人被屠戮。他做不到,所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陷阱里冲,看看到底是王羽的诡计厉害,还是铁骑的战力更强。

    刘豹沉默了,然后他听到父汗语调一变,声音中突然多了一丝慈爱。

    “豹儿,你走罢。”

    “什么?”刘豹惊愕莫名。

    于夫罗语速急促且低沉,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晰:“大军开动的时候,没人会注意太多,你带你的亲卫离开,回并州,回草原上去。”

    “可是……”

    “没有可是,就算这一仗真的败了,族人毕竟还是要活下去的,总得有人主持大局!如果我错了,那就按你说的做,休养生息,等下去!等到中原人的血流尽,等到青州军这些英雄死光,等到中原都是袁绍这种世家子做主……匈奴人的时代,就不远了,明白了的话,就走罢!”

    半晌,刘豹终于回应:“……如您所愿,父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