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一一章 为国羽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经常有人把战争比作下棋,亦或反之,因为两者之间确实很有共通之处。

    能把所有棋子按部就班的排列好,中规中矩的展开棋局的人,就已经是一位合格的统帅了。

    能发现某些棋子内在的潜质,并且将其放在出人意料的位置上,作为整体布局的一部分,打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所谓的名将之姿,指的就是这种人。

    截止目前为止,王羽的表现无疑可与古之名将比肩,青州众将发挥出来的水准,也和历史上各人的巅峰表现颇为符合。

    尽管也曾出现过太史慈自作主张,贸贸然建立敌后根据地;赵云一时冲动,单骑摧锋这种意外,但王羽都很好的因势导利,将局面导向对己方有利的方向。

    然而,这些手段都不是决定性的,即便已经将一万胡骑团团围住,大肆围殴,打得对方溃不成军,但匈奴的主力依然还在。

    对相对弱势的一方来说,取得再多局部胜利,如果不能在决定性的一击中全身而退,终究也是枉然。

    现在,最严峻的考验已经到来,连绵的号角声中,匈奴大军发动了全军突击!

    狭长的地形限制了兵力的展开,前方混乱的战局同样是个障碍,但于夫罗谋定而动,却也有着妥善的应对之法。

    他将大军分成前后五个攻击批次,自己带着最强的亲卫,打着代表单于威严的金狼旗冲在了最前面。

    每个攻击序列之间,都留出了数百步的间隔,最前方的队列,成密集突击阵型;次队展开成锋矢阵,以此类推。依次展开。如果从天空看下去,就会发现,匈奴军的整体阵势,就像是个金字塔,由尖到平,由细到粗。

    一万四千胡骑化成了一把巨大的尖锥,带着漫天的烟尘和杀气,以比大河的湍流更猛烈的势头,恶狠狠的砸向青州军。

    首当其冲的。正是赵云率领的四千轻骑!

    “主公!”还没接战,声势便已是骇人之极,青州中军的一众文武幕僚无不色变。

    大家都知道主公的计划,也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放任胡骑在整个战场上机动。避强趋弱,过程可能不会这么惊天动地,但结果同样很可怕。幽州步卒可没有青州军这么精妙的配合,若被胡骑缠上,只能饮恨收场。

    不过,当真正面对胡骑山崩海啸般的攻势时,众人还是在心里捏了一把汗。

    子龙能行吗?

    “当然能行。因为他是赵云,天下无双的赵子龙!”王羽很镇定,话语里十足的信心也很有感染力,但他给出的理由却没什么说服力。

    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中。王羽并不多说。

    前世也有很多人质疑赵云的能力,说长坂坡是虚构的,赵云后期从未独当一面,领军作战过。但这些人都忽略了一点。赵云最擅长的是统领骑兵。

    在界桥之战中,他带着少量骑兵。一度杀到了袁绍的中军前;刘备起家之初,面对曹操屡战屡败,唯有到了汝南后,曾一度借助赵云的骑兵之力,在正面战场压倒了曹操,因为粮道被断,这才失败;在新野,和徐庶一道,屡次对许昌发动进攻,取得诸多胜绩的,依然是赵云的骑兵。

    若非刘备沽名钓誉,搞了一出挟民渡江,赵云的骑兵也不会受到拖累,彻底覆灭,赵云也从此失去了在刘备军中的核心地位。

    乱世中,拳头大,说话声音才大,没有嫡系兵马,就算在集团内部,也是没有话语权的。

    这一世,有了自己,赵云终于可以尽展所长了。

    先前的绕背攻击,就是他擅长指挥骑兵的明证之一。表面上看来,赵云在诱敌,指挥包抄的是方悦和秦风,但实际上,二将带的兵,是赵云亲手招募,亲自训练的,连这个战法,也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王羽在军议上要求的,只是让他设法避过敌军的锋芒,趁着援军和被围的败兵撞在一起的时候,发动反击而已。

    现在匈奴全军杀来,压力当然更大,但既然是赵云在指挥,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

    “单于来了,缠住他们,缠住他们!”看到援军杀来,一直被压着打,伤亡惨重,甚至连主将都丢了的呼厨泉军兴奋起来。且渠、当户们将弯刀举过头顶,大叫大嚷。

    汉军的骑兵实在太狡猾了,总是能避开正面的锋芒,绕着圈子到身后,到侧面,去攻击自己的薄弱环节。若非如此,两支实力差不多的骑兵,怎么可能打成这种一边倒的局面?

    单于来了,这些汉军居然又想故技重施的跑开,呸,想的美!这次一定要让你们自食恶果!

    士气大振的胡骑拼命冲上,宁可受伤,也要缠住面前汉军。汉军骑兵的队列相对整齐,想全缠住不太可能,但汉军很重视战友,不会轻易抛下战友退走的。

    就和汉军围攻自己一样,绑架人质,咱们匈奴人也会。

    “轰,轰,轰……”匈奴主力越冲越近,眼看着已经到了三百步的距离上,青州骑兵却始终无法彻底摆脱,一旦被优势敌人前后夹击,结果恐怕不堪设想。

    匈奴人越来越兴奋,眼中闪着血红,嘴张得老大,露出了白森森的牙,就像是一群凶残的狼。

    千钧一发之际,白马银枪的身影出现在了战事最激烈的地方,长弓所向,无不披靡,清朗的喝令声随之传来:“放箭!无差别射击,全力放箭!”

    这样残忍的命令,匈奴人倒是经常用,以他们的习性,只要不是同部落,有血缘关系的人,都被他们视为外人,都可以被牺牲。如果战局需要,放箭将敌人和自己人一起杀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别看大伙儿现在折腾得欢,等单于的大纛出现后,照样得往两边逃窜,马蹄和弯刀可不长眼。骑兵最重要的就是速度,没了速度会怎么样,之前的战事已经很好的验证了。这种时候,谁敢挡在单于马前,可没人管你是不是自己人。挡路的都是敌人。

    匈奴人习惯了这种逻辑,但汉军却很少采用,他们对袍泽之情是很重视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胡骑大为不适应,连反应都慢了一拍,很致命的一拍。

    汉军对主将的命令毫无异议,当下开弓曲射,长箭如雨般落下,毫无差别的将缠战中的双方笼罩其中。

    激战骤停。

    反应不及的胡骑只能仰天狂呼,像是在质问长生天,汉人为什么会和变得跟胡人一样,这不合情理。

    长生天默然,青州骑兵则给出了最好的回答。

    箭雨落下的一刹那,骑兵们纷纷伏倒在马上,手中的骑盾还不忘护住马头。他们身上有甲,最擅长挡箭的纸甲,无差别的弓箭攻击,对他们来说构不成致命的杀伤,唯一的顾虑,只有战马而已。

    不走运,因战马受创而落马者当然会有,但只是少数人而已,比起被胡骑缠住,遭受胡骑主力的冲击,孰轻孰重,还是很容易分辨的。

    “撤!”银枪指向北方,赵云毫不拖泥带水的指挥骑兵转进,于夫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军在面前退走。

    “大单于,咱们追不追?”

    于夫罗向北望了一眼,袁军已经和羽林军战成一团了,和袁绍夹击羽林军固然不错。可那样做的话,这场仗就变成自己的独角戏了,无法达成消耗袁绍的目的。

    何况,敌人最大的威胁——那些刀斧手还在发动攻击,如果转向,就是将自己的侧面暴露在对方的刀下,再加上那支滑溜无比的轻骑……太危险了!

    他迅速做出了决断,弯刀笔直的指向东方:“不要追!继续向前,先冲垮汉军的刀斧手!”

    青州刀斧手很强,正面与骑兵对撼也不落下风,可他们的强大有两个条件:一是骑兵的速度不能太快,阵型也不能太密集,否则刀斧阵就会承受不住冲击而断裂,顶都顶不住,更别提反扑了。

    第二就是体力,没有人能身披重甲,挥舞重达数十斤的刀斧鏖战几个时辰。打到现在,两次发力猛攻,他们应该已经很疲惫了,用最强的势头,击溃这支强军,才是最佳的策略。

    “长生天保佑大单于!”感受到了于夫罗的决心和战意,提问的胡将猛然振臂高呼。

    “大单于!大单于!大单于!”数万胡骑齐声呐喊。

    “当苍狼重现世间,地面上长出红色的野草!喝狼奶长大孩子们,可曾记得你祖先的荣耀……”先前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的祭祀们又钻了出来,以古怪的语调高声吟唱。

    “我们是苍狼的子孙,骏马是我们的翅膀……”骑兵大潮汹涌澎湃,挡在路上的胡人纷纷退开,让出了一条笔直宽敞的大道,宁可从背后挨上汉军一刀,也不肯继续奔逃,阻碍大军的冲锋。

    狂澜之下,皆成齑粉!

    精骑退避,摧锋力疲,谁能迎难而上,力挽狂澜?

    激昂的号角声响起,汉军阵列再变,刀斧手停下了脚步,后排的长矛手大踏步而前,无数声呐喊,化成了时代最强的音符!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百死报国,青史留芳!”

    胡骑锋芒所指,一个密集的方阵迅速成形,长矛如林而立,勇士视死如归!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