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一四章 夺命剪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谁的逆袭?

    肯定不是韩琼的,从于禁完成变阵的那一刻起,他最后的辉煌就已经结束了。

    他眼中通往辉煌和复仇的通道,正是高览所说的陷阱,死亡陷阱!

    韩琼一心只想往前冲,大戟士的注意力也都放在长驱直入,攻破青州军中军上面,完全没想到,已经败退的敌军瞬间重整了队列,卷土重来了。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惨痛的教训不可避免。

    数以千百计的矛戈从通道两旁刺过来,给高歌猛进的重甲军来了个迎头痛击。

    说是迎头不太恰当,因为矛戈攻的都是侧面,措不及防之下,大戟士纷纷被捅倒,瞬间造成的伤亡,数倍于前。

    重甲的覆盖面积是有限的,将正面护得周全,就已经是很精良的甲胄了。连背后也严加保护的,一般都是军官用的甲胄。至于连侧面一起包住,和正面的防御力一样强大的,只有高级将领特制的盔甲了。

    其实,就算是所谓防护无死角的板甲,在侧面也有不少的破绽,无论什么甲,都是给人穿的,总要给胳膊、脖子这种关节留出活动的余地。

    “混账!”韩琼气得胡子都吹起来了,他仍然不觉得这是什么陷阱,而是敌将为了延缓自己攻势做出的骚扰。为了保护中军,牺牲一部分士卒又算得了什么?

    让他恼火的是,明知对方的目的,他还不得不接招。没办法,总不能闷着头往前跑,任由这些敌兵好整以暇的排队刺杀吧?

    “转身接战,给这些胆小鬼再长长记性。杀得他们彻底不敢回头!”韩琼高声喝令,重步兵可不是骑兵,用不着加速的空间,转向也很方便,刚才能打得敌军抱头鼠窜,现在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当然,这些胆小鬼也许会避过锋芒,转过头再来骚扰,这就很麻烦了。对老头来说。他不怕强力的敌人,飞来飞去的苍蝇才是最棘手的。

    所以他又补充了一句:“吹号,告诉高览小子,让他不要太胆怯,功劳分给他没问题。可至少也得出点力吧?叫他全力掩杀,咬住被老夫打散的溃兵!”

    说罢,他挥枪转身,加入了战团。

    收到韩琼的指示,高览哭的心都有了。

    韩琼的资格很老,老到高览差不多是听着此人的传说长大的。眼下,昔日的枪王垂垂老矣。在无数后起之秀的辉映下,老将几乎已经被人忘记了。

    不过,今日一见,老将的威风倒是不减当年。他的武艺和体力都保持得不错,身着重甲,还能一直拼杀在第一线,比年轻时也不差多少。

    可问题是。老爷子的脑袋好像不是一般的不灵光啊。

    争功?掩杀?咬住溃兵?

    拜托,对方是在变阵剿杀!哪里又是什么拖延时间的骚扰啊!

    你见过骚扰的散兵。不是零零星星的出现,而是排成刀切一样的阵列,连攒刺都是节奏分明的吗?

    高览甚至能叫出敌军使用的阵型的名字,雁行阵的变阵,夺命剪刀!兵书上的字句在心头一闪而过:诈败诱敌,于阵后重整态势,两翼合拢,全面剿杀!

    “跟我去救人!”高览又是一声大吼,带着自己身边的几百名亲卫冲向了战场。再晚几步,韩琼和大戟士肯定全军覆没!虽然不喜欢老头的糟糕的脾气和口吻,高览依旧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袍泽战死。

    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跟于夫罗简直是同病相怜。

    都是明知对方有杀招,依然只能闭着眼睛往里跳。于夫罗还好,他麾下的两万骑军毕竟战力彪悍,高览自己就差得多了,他兵练得不错,可除非像是摧锋营那种彪悍打发,步卒打仗终究是要靠阵型的。

    眼下由于韩琼的狂飙猛进,他最初的阵势已经乱套了,前面韩琼被围杀,后面却依然有人拼命那个缺口里添。

    说起来,恶劣的天气,也在帮青州人的忙啊!

    要是跟进的士兵看到那夺命剪刀阵中凄惨的景象,再怎么样,也会冷静下来,重新接受自己的指挥吧?

    一边跑动,他一边从背后摘下大弓,将两支羽箭扣在手指当中,逐一搭上弓弦。

    “崩!”第一支箭脱弦而出,划破漫天的风雪,准确射向敌阵中央的将旗。

    然后又是一箭,第二支箭紧跟着第一支箭射出去。两支箭先后命中目标,负责调度眼前这个军阵的将旗快速飘落。擎旗者只感觉到一股巨大力量顺着旗杆传来,手一松,整根旗杆也歪倒于地上。

    混乱出现的时间并不长,羽林军训练有素,指挥已经深入到了队率这一级别。别说只是倒了一两面旗帜,就算主将旗也倒了,羽林军依然能够继续战斗下去。

    高览倒也没指望能靠这种小手段,打败敌人,他要到只是敌阵的微小停滞,让他得以从这个缝隙中,冲进去救人。

    “跟在我身后,锋矢阵!”高览大声命令,丢开弓,从亲卫手中接过长枪,左冲右突,硬是在青州军围杀的阵势中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韩老将军,末将在此,往这边冲!”

    听到高览的呼喊那一刹那,韩琼心里猛然一松,险些握不住手中的点钢枪。

    此刻距离他吹号命令高览掩杀,一共也没过多长时间,可他的心境却有若天差地别。他终于意识到,敌军不是在骚扰,而是有预谋的变阵逆袭了,可是,他反应的实在太慢了点,就是这么一点点耽搁,他付出了极为惨痛,让他难以承受的代价。

    重甲兵也是要有阵型的,而且要密集阵型才好。摧锋营对付胡骑的松散阵型是特例,那个阵型对付失去加速空间的骑兵很好用,对付密集列阵的步兵就是找死了。

    没有什么兵种或阵型是无敌的,只有更高明的指挥者,把最合适的兵种和阵型用在最合适的地方。

    在追击的过程中。大戟士已经不知不觉的拉成了长列,成了一个纺锤形的阵势。正面的攻击力当然很强,可侧面就薄弱得多了。

    在青州军发起逆袭,韩琼指挥部队开始反击后,他很快就发现,敌军的阵型密集得不像话,大戟士就像是被两只愤怒的刺猬给围住了,每个人都要面对数支,乃至十数支的长矛。

    到处都是敌军。到处都是致命的矛戈。冷森森沾着雪花刺过来,随即带起一片血迹。血水在矛刃甩动中飞散,下一刻,锋利的矛刃再次穿透迷雾刺回。

    有的被重甲和盾牌挡住,但更多的却顺着甲盾的死角。钻入重甲兵的软肋,脖颈。大戟士被逼得不断后退,在后退过程当中不断损失人手,但很快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身后已经是袍泽的背脊。

    如果身后的屏障消失,那么自己就要同时面对两个方向的攒刺了!凭着高超的武艺。韩琼左冲右突,但救得了这个,却救不了那个……

    在这种高效的杀人军阵面前,个人的勇武是微不足道的。不要冲进陷阱,才是唯一的应对之道。

    韩琼亲眼看见,一个武艺高强的部下,仗着高明的枪法和身上的重甲。硬生生的避过了刺向要害的几柄长矛,猎豹般扑前。枪刃闪电般刺入了一名羽林军的咽喉。

    成功的反击,可是,连给他炫耀勇武,得意一下的空当都没有,就在他试图抽枪后退的一刻,一柄长戈呼啸着砸了过来,同时,几柄长矛从不同的角度发动了攒刺,避无可避!

    长矛的刺击更加致命,被优先选择避过了,但呼啸而来的长戈同样可怕。长戈砸在头盔上,那名悍卒直接被砸得眼前发黑,金星乱冒,随即,又是不知从哪里刺出来的几支长矛,直直的刺向了甲胄保护不到的大腿。

    悍卒如野兽般咆哮,声音凄厉高亢。长矛手快速撤矛,血喷泉般从对方腿上的伤口射出,染红无数颗雨点。受伤的悍卒跌跌撞撞,就像喝醉了酒般摇晃。又是几根长矛,同时从肋下刺入,将他的身体挑起来,高高地举上半空……

    那是韩琼的弟子,据他自己的评价,此人至少有他年轻时一半的本领。

    老韩琼终于心生惧意,打算退走了,可又哪里退得开?长矛的攒刺无处不在,狭长的通道内,只有死亡的气息。

    高览来的很及时。

    听到高览的叫声,韩琼奋起余勇,凭借多年的沙场经验和冷静的观察,他发现声音传来的地方,出现了小规模的混乱。

    带着幸存至今的甲士,他奋力冲向了高览来援的方向。

    “跟紧我!”他大叫,不理会那些掉队者,像是一头发狂的野猪般直冲而前。

    一夫拼命,万夫莫当,老韩琼困兽犹斗,将点钢枪当成了棍子使,横扫、竖砸,所过之处没有一合之将。

    终于,死亡的气息稍稍消散,风雪散出,有亮光闪烁。

    老韩琼再一次看到了那个让他七分不爽,三分不屑的青年的身影,这一次,他的心里倒有一大半是感激和羞愧。

    “高将军,老夫……”

    “韩老将军不必如此,仗打成这样,也是末将料敌不明之故。”高览的语气谦和,但神情却凝重异常。

    韩琼正诧异时,却听高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喃喃道:“原来如此,真正的杀招竟然是这个吗?王鹏举,你果然不愧当世名将之名!”

    “高将军,你说什么……”韩琼茫然四顾,却没发现什么异常,疑惑的望向高览。

    高览嘴角轻扯,露出了一丝苦笑,似要开口,但脸色很快便转为骇然与震怖。

    罕见的冬雷再次炸响,这一次,高览可以确定,他听到的不是错觉,而是确实有雷声滚动,只是这雷声与天无关,而是由人制造出来的!

    他终于知道,王羽的杀手是什么了!

    铁骑踏阵,王羽亲自率领的铁骑踏阵而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