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一六章 大厦将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黄巾军的到来,对袁绍、匈奴联军来说,是名符其实的难以承受之重。战争的天平,毫无疑问的倾斜了,严重倾斜——某种意义上,这场大战已经失去了悬念。

    联军的锋芒被顶住了,主力部队被青州军死死的缠住,双方还留有一定的余力,可无论什么样的后手,在漫山遍野的生力军面前,也会显得无比的苍白且无力。

    可是,即便是这么严重的状况,袁军之中,对此进行关注的人,却也只有半数,另一半人根本无暇关注任何身外之事,哪怕是敌人拥有了数以万计的援军。

    苦战!

    死战!

    自打认识之后,高览和韩琼就从未象现在这么亲密过。

    前者虽然一度对前辈很景仰,但后者傲慢中带着不屑的态度,却让人无法与之和谐相处。而作为即将被后浪彻底拍死在沙滩上的前辈,韩琼对几个小辈的不爽,也有着充分的理由。

    自己纵横河北的时候,这几个小辈还在老娘怀里吃奶呢,竟然也敢妄称四庭柱,与自己相提并论?不知天高地厚!

    可这一刻,所有摩擦和情绪都不翼而飞,两人背靠着背,血连着血,为了荣耀,为了生命,为了多救出几个袍泽,苦苦相斗。

    从高览色变那一刻开始,羽林军就骤然爆发出了一波强绝的攻势。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平举着矛戈,从四面八方冲杀上来。

    平刺!

    斜刺!

    攒刺!

    仿佛凭空多了一座巨大的荆棘丛林,森寒发亮的矛锋,透过迷茫的风雪,无穷无尽般的伸缩着,闪烁着。每一次伸缩。都会带起一蓬蓬血雨;每一次闪烁,都伴随着一阵阵的惨呼。

    在这个局部战场上,高览军的人数更多,比羽林军多出了将近一倍,可对高览军的将士来说,这一刻,反倒是像是敌人是自己的十倍。

    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孤身面对一整支敌军,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势单力薄,无依无靠。

    这是错觉。同样也是真实的。

    于禁不是神仙,当然没有撒豆成兵的本领,羽林军依然是开战之初的那四千人。唯一的区别就在于,高览军的阵势已经在追击和被逆袭的过程中,发生了混乱。而他们的主将却因为亲身救人的义举,被困在了交战最激烈的地方——死亡通道的出口处!

    连主将副将都只能彼此依靠着作战了,高览军人数再多又如何?孤军奋战是唯一的选择。

    高览和韩琼的奋战倒也不是无谓的,正因因为他们的坚守,大戟士才没有全军覆灭,有三百多人得以从死亡陷阱中脱身而出,此刻正围拢在二将身边。一边向己方阵列突围,一边抵挡追兵。

    将近五百人死在夺命剪刀之下,剩下的人也是人人挂彩,不久前还崭新发亮。看似坚不可摧的铠甲,此刻已经破烂不堪,哪里还有冀州牧亲卫的风采,倒像是一群丐帮的九袋长老。

    羽林军既然分了半数去摧锋营作战。摧锋营的刀斧手出现在羽林军的阵列当中,自然也就没什么可稀奇的了。大刀重斧。正是铠甲的克星,就算避过了致死一击,铠甲也会被破坏。

    “竖旗!结阵!跟着我喊话,一起喊!告诉兄弟们,让他们不要乱跑,原地结圆阵,再乱下去,大伙只有死路一条。”

    乱哄哄的人流之中,高览临时结成的圆阵成了一处阵地,被打散的乱兵远远望见,纷纷靠拢过来。看起来有稳住阵脚的希望,可高览却完全不这么认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羽林军之所以只是延迟自己的速度,而不是全力围杀,只是为了给他们的主帅营造战机。

    短暂的僵持还在持续,但冀州军已经彻底失去了主动权。

    离开了中军的高览,根本无法将号令传达出去,传令兵派出后,就如石沉大海,不见半点声息。旗号?即便天气不是这么糟糕,旗号这种东西,也只是对秩序尚存的部队有用,现在的大军,哪里还有秩序可言?

    更何况,此刻面对的这个对手,也实在太可怕了一些。

    就在高览努力调整,稍稍收到了一些成效的时候,于禁再次的变阵,将他的努力瞬间化为乌有。

    夺命剪刀之后,羽林军转入反击,于禁顺势将阵型调整成了数个底部相连的锥形阵,这种阵型不见于兵书战策,具体形容的话,就是个锯齿阵型。每两个齿刃之间,都是一个夺命剪刀,都圈进了大量的高览军散兵,都会变成下一个死亡通道!

    高览完全搞不明白,对方到底是如何在这样的条件下,在激战之中完成阵型变换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具体理解对方的强大。

    其实,如果在这里的是曹操,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找到熟悉的感觉,进而感到阵阵骇然。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润物无声的变阵,正是徐荣领军的最大特色。

    高览回头张望,期待着身后能发现一些意外的惊喜。主公身边还有两千精骑,自己冲阵救人前,就发出了求援的信号,如果主公能及时领兵加入战场,就有希望重整秩序。

    他失望了,那里一片沉寂,只有车骑将军的大旗在风雨中孤零零地瑟缩着,却永远不肯坠落。

    “看什么?”韩琼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大声问道。

    “看主公的将令,如果现在撤兵或者……”高览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冰冷空气混着血腥味,沁入了胸肺,让他感到阵阵冰寒。

    “别指望了!”韩琼朝风雪中吐了口血水,大笑道:“傻小子,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呢?”

    “什么?”高览的双手猛地一抖。

    “老夫过的桥,比你们这些年轻人走的路还多,这世上事啊。早就看得清清楚楚了!”韩琼大笑着,语气依然充满着桀骜。

    “世家高门出身,那是怎样的一种高高在上的存在啊?属下替他们断后赴死,这才是应有之义,让他们亲身赴险救臣属?大汉开国四百年,周朝立国八百载,这种事却是从未听说过的啊。不然你以为主公要人冲阵,为何不用文丑,而是点了老夫的将吗?”

    高览呆滞住了。

    韩琼的大笑像是一道闪电。驱散了他心中的疑云,一直以来就在心底盘旋着的答案浮出了水面。主公一直把轻骑兵留在身边,一直不让文丑出战,是和王鹏举一样,在关键时刻加入战场扭转局面吗?不。当然不是,他只是为了保留最后的退路罢了。

    轻骑速度快,文丑又是天下第一流的猛将,即便身在重围之中,凭借这两大王牌,也未必不能杀出一条血路。何况现在青州军虽然占了上风,但还远远没能达到全面合围呢?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股大力。高览踉踉跄跄的被推开几步,还没等他转身去看,韩琼洪亮的笑声再次传来:“小子,走吧!你还年轻。没必要死在这里,或是逃跑,或是投降——听说王鹏举那小儿有些眼光,投靠他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韩老将军。你要做什么?”高览愕然。

    “十万大军都覆灭了,至高无上的袁阀也倾覆在即。总得有人给殉葬吧?走,快走!老夫本来就没想让你小子来救,老夫不欠后辈的人情!”说罢,老将伸手擦去脸上的血和雪水,长笑向前。

    高览大急,高声叫道:“老将军,王羽,王羽正……”

    韩琼头也不回,语带不屑:“不就是铁骑冲阵吗?老夫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什么没见过?他来的正好,老夫正要找他报仇!老夫是河北枪王韩琼,天下谁人不知老夫的名头!”

    转眼工夫,三百大戟士又折了几十,但剩下的人却毫不犹豫的跟在了韩琼身后,好像完全不知道那是一条死路似的。

    高览徒劳地伸了一下手,没拉住韩琼,只抓回了一手的寒冰冷雪。

    “将军……”亲卫担心的问着。

    高览默然转身,带来冲阵的亲卫已经没了大半,有的死了,有的逃了,如今身边只剩下了最后几十个兄弟,这些面孔他都很熟悉,能坚持到现在的,都是他的心腹嫡系。

    “也罢!”他仰天长啸,用力将手中的血与冰向空中抛去,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大旗,毅然转身,舌粲春雷的大喝一声:“结阵!死战到底,誓死不退!”

    韩琼不知道自己的话不但没能让后辈醒悟,自行寻找一条生路,反而激起了对方的死战之心。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后悔,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别人可以说,可以影响,却不可能操控人心。

    现在,他要面对的就是自己最后的战斗,在身死之前,要让天下人重新记起河北枪王的名头,追忆曾经的辉煌!

    “来啊,来啊,来杀我啊!你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吗?你们面对的是老夫,是河北枪王韩琼!”他疯狂的咆哮着,仿佛剥离了痛觉神经,感受不到疼,也感受不到累,点钢枪舞得如车轮般呼呼生风,所有挡在他面前的人都被他直接砸飞出去,在冰雪中痛苦的翻滚惨号。

    强悍的羽林军也不得不向两旁退开,以回避老枪王的锋芒,所向披靡的感觉再次回到了身上,韩琼如痴如醉,浑然忘记了身遭的一切,直到……

    雷声响起,巨大且连绵的雷声仿佛由天际间滚来,越滚越近。

    随后,风雪中突然闪过了一道黑色的闪电,丈八长槊凛然生威!

    “王鹏举!”韩琼嘶声狂叫,仿佛野兽绝望的哀鸣。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