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一九章 追亡逐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袁绍开溜时,是本着很低调的在进行的。即便许攸不说他也知道,战场上的三支敌军,都没有任何道理放过他,对方越晚反应过来,他逃出生天的几率就越大。

    他甚至连将旗都没带,唯一有可能提前暴露他行踪的,也只有心腹死士给女婿高干送的口信了。不过,考虑这口信送出的时间,就在他出发前不大一点功夫,他的逃亡计划还是很完美的。

    当然,他的行为引起的连锁反应,就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

    再怎么偃旗息鼓,两千骑行进时的动静,也不可能被忽略。高览的反应是最直接的,他身边本就有亲卫负责与主营联络,带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当他看到主帅再一次抛弃大伙,并且转告给高览时,后者心若死灰。

    随后,高览做了一个出人意表,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动作,他猛然拔刀,重重挥落,砍倒了自己的将旗。

    主将旗可不仅仅是用来指挥作战的令旗,它是一支军队的灵魂,主将旗一倒,就意味着主将已经战死或溃逃了。有见于此,高览军的反应也是可想而知——全军皆溃。

    高览带着最后十几名死士,冲向了大呼酣战的太史慈,很快湮灭在乱军之中。

    正如王羽所料,这位很容易受人影响,没什么主见的武将,最终的选择,和他的副将一般无二。

    高览军崩溃的一刻,袁绍传讯的死士还没来得及见到高干。不过,高干也不傻,马上就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无论从心理上,还是实际上。他的准备都比高览强多了。由于他这边的战事比较胶着,也没人对他抱有过高的期待,所以他并没有将全部力量投入战斗,他最精锐的三千嫡系部队,一直都在后阵待命,只是在开始相对危机的时候,出过几次手。

    对袁绍率先逃跑,他更是不以为意,他也是高门世家出身的。哪会体会不到老丈人的心情?唯一让他郁闷的,就是老丈人忒不仗义了。

    “好歹也提前约个时间嘛……”他如是抱怨着,然后大手一挥,指着北方,大喝:“全军向北。撤!”

    他没有选择跟袁绍相同的方向,那太容易招致追击了,他的兵可都是步卒,跑过去只有给岳丈殿后的份儿。对方那么无情,他也不能上赶子往上凑不是?

    想必在敌军眼中,自己就是个附庸的货色,不会有人追着不放的。那个张飞倒是有不依不饶的架势。可自己壮士断腕,扔下了五千人给他杀,等尘埃落定,他也来不及追自己了吧?

    值得担心的唯有田楷。

    田楷一直没有交战。位置又刚好卡在北面,要是给自己来个迎头堵截,或者拦腰侧击,那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高干叹了口气。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本来也只有两个方向可供选择。向西是绝路,向北怎么也还有一线希望不是?

    高干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王羽对他压根就不屑一顾,击溃高览军后,羽林军分出少量部队清除最后的抵抗,大队人马看也没看北面的高干军一眼,原地集结,开始转向。

    至于抓俘虏,清理战场之类的事,都交给辅兵了。

    重骑兵完成凿穿后,也没有追杀逃敌的意思,只是派了几名受伤的骑兵去袁绍的主营,把将旗给砍了,然后便与羽林军一道转向,将矛头指向了困兽犹斗中的胡骑。

    倒是田楷跃跃欲试。

    尽管他也明白,自家的部队战力有限,能完成牵制任务就足够了,但在大战中袖手旁观的感受毕竟不怎么样。

    可没办法,高干确实很难缠,就算全军一起围攻,短时间也未必拿得下对方,没见在张飞的猛攻下,他还留了三千预备队吗?

    现在袁军大溃,正是打落水狗的好时机,他岂能放过?可就在他调兵遣将,准备截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和他对峙的冀州军突然营门大开,旌旗倒卷,八千人马在雪地中大呼小叫,豕突狼奔,竟然也跑了!

    田楷懵了。

    他不是个有急智的人,完全就想不通,对方为何会逃跑。君侯已经许了他们,无论战前战后,只要投降,就保全众将的性命,他们压根就没必要逃跑。

    何况,他们能逃到哪儿去?去河间投靠王门吗?后者自己恐怕也自身难保吧?别看他之前气势汹汹的,其实都是狗仗人势,袁绍这个主子完了,王门这只蚂蚱还能蹦跶几天?

    都用不着王君侯帮手,只要主公收拾了鲜卑、乌桓那些野狗,腾出手来,随便一抬脚就能把王门一脚踹扁。

    所以,冀州众将突然溃逃,实在是让田楷很费解,以至于他陷入了短暂的呆滞,直到亲卫提醒,这才回过神。

    “将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田楷很霸气的一挥手,意气风发道:“追!跑的都是心里有鬼,都追!袁绍主营那边还跑了不少,王君侯没空理会他们,让兄弟们辛苦一下,把那边的也抓一抓。”

    一名军侯大咧咧的笑道:“看将军您说的,这有什么好辛苦的?一箭没放,就直接抓俘虏了,这是天大的美事啊!你们都别抢啊,袁绍主营那边跑的,都是名士!平时跟咱说句话都嫌掉价,这次俺倒要看看,名士跪地求饶是什么样的,哈哈。”

    “行了,别争这个,反正抓到人,到营里可以随便围观。”田楷摆摆手,打断亲卫们的争抢,指指高干军,笑道:“高干不愧是袁绍女婿,陈留望族之后,看看他的亲兵身上的装备,比咱们的强多了,你们就不眼馋?”

    “当然眼馋了,可是……”亲卫们忙不迭的点头,眼中都冒着星星,但也不无疑惑,这种好事,将军不自己去?

    “焦触那帮人的动向有些奇怪,某亲自追上去,争取抓个活口,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田楷分兵三路,一场雪地追逐战开始了。

    这一切,和于夫罗都没关系了,他甚至都没空关注分战场的动静。其实,就算他全程关注了,也只会感到欣慰,至少……幽州军没过来围攻自己不是?

    敌军现在的攻势,已经让他难以承受了。

    黄巾军的出现太突然了,数万人偃旗息鼓的前进,正常情况下,应该在数里之外就发现动静了。只可惜,这里不是草原,似乎也不再长生天的管辖范围之内,老天站在了汉人一方,大雪遮掩了黄巾军的行动,数万大军居然一直潜行到了三百步的距离上才被发现。

    然后,就是合围,真正的合围!

    赵云绕背攻击呼厨泉时,去卑和部落首领们曾恼羞成怒的放出狂言,让王羽有本事就把两万大军都围住。正是基于这个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匈奴高层下定了决心,发动全面进袭。

    结果,这个不可能发生的情况,真的发生了。

    黄巾军也不知到底来了多少人,放眼所及处,尽是人头涌动,声势完全不比两万胡骑发动冲锋的时候差。

    看到对方的旗号后,于夫罗瞬间就明白,对方为何肯下这么大本钱,加入这场大战了。

    黄巾主将旗之下,是两杆次一级的大旗“黑山”,“张”,很清楚的表明了来者的身份。当日在广平,被胡骑伏击,损失惨重的张燕,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要报仇,千里山川又岂能阻挡得了他的脚步?

    他的大军几乎横穿了整个冀州,出现在仇人面前,一出手就断掉了匈奴人的后路。

    黑山军不但堵住了胡骑的后路,因为人太多,他还顺手将阵势扩大到了北线,和纵横往来的青州轻骑一起,死死的堵住了胡骑北逃之路。

    在轻骑身后,刚刚击溃强敌的羽林军正在集结转向,如林阵前,玄甲铁骑正虎视眈眈!

    东方就不用说了,士气大振的青州军已经打疯了,包括于夫罗的王帐精兵在内的胡骑不但无法稍作寸进,而且还被打得步步后退!

    没错,这样狂猛的攻势无法持久,可那是战场上只有两支军队对垒的情况下。前面的攻击序列被阻挡,被击溃,后面的生力军还可以上来增援。

    现在,后面路已断,黄巾军出现时的浩大声势,甚至令得后两个攻击序列的胡骑当场就拉住了马,愕然回望。

    气势磅礴的五波攻击,最终也只进行了两波半,然后,悲剧就开始重复了。

    没错,就是重复。和去卑、呼厨泉的遭遇一样,锋锐被阻挡,然后被围困,最后被围殴。

    三次,先化解再反击,出手的部队不尽相同,过程也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但核心思想是一样的,就是将克制骑兵的方法发挥到极致。

    通过对地形的利用,各兵种的配合,利用于夫罗等人的心理,层层限制,最后成功的将胡骑围困在一个狭长地带,让他们无法加速,只能挤成一团,乖乖挨揍。

    这一刻,胡骑不再像是一群狼,而是一群绵羊,孱弱而无助的绵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