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二一章 灭军杀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战分出了胜负,但对很多人来说,战争还远未到结束的一刻,他们必须全力以赴,才能挣扎出一条活路来。

    此刻的袁绍就是这样。

    他不知道身后的战斗已经变成了屠杀,知道他也不会在意,反而会很高兴。他巴不得王羽把所有的兵力都拉去杀匈奴人呢,这样他就能趁机跑掉了。

    老天降下的这场大雪实在很讨厌,让人很难分辨清楚方向不说,而且还极大的降低了马速。雪还没停,地上倒是没有冰,但战场周围四野无人,厚厚的积雪裹住了马蹄,让战马举步维艰。

    这倒也不全是坏事,如果能逃出一定距离,大雪会将一切痕迹掩盖,让追兵无所适从。

    不过,前提得是逃出一定距离。

    袁绍压根就没逃开,才跑出几百部,斜刺里就杀出一彪人马来,怒吼声如雷:“袁绍哪里走!”

    袁绍骇然转头,顿时三魂里吓飞了俩,七魄中震没了仨,只见当先一骑白马银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不是常山赵子龙却是哪个?

    他身后的骑兵也都是相似的装扮,胯下白马神骏如龙,身上纸甲光亮如银,若是不仔细观察,几乎会将他们与这片冰天雪地混淆起来。

    恍惚间,袁绍突然明白,公孙瓒为何酷爱白马了。他并非要扮帅耍酷,只是为了作战需要罢了。

    边军一向在塞外苦寒之地作战,草原一下起雪来,规模远胜中原。在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之中,白马是最好的隐蔽色,极利于影踪匿迹,无论是发动突袭。还是躲避敌人追击,都能收奇效。

    就像现在这样,他一直在观战,却完全没留意到,赵云什么时候离开的战团,而且还这么精准的在半路上截击到了自己。

    风雪很大,他看不清到底来了多少人,可既然对方骑的都是白马,追兵的人数倒也不难推算。界桥之战后。被公孙瓒转送王羽的白马义从一共也不到五百。从追兵眼中射出的仇恨之光可以确定,现在追来的,就是这四百多义从了。

    仗打了很久,但青州军中,却也只有这支部队才对自己仇恨若此。

    “主公?”谋士们都噤若寒蝉。这种时候,智谋是最无力的,大呼出声的是文丑,显然,他是在问袁绍,是否先解决追兵。

    “……”袁绍迟迟不决,敌人不多。连己方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可是,领军的可是那个赵云!

    对袁绍来说,赵云。简直就是个灾星!

    这场大战中,此人的身影堪称无所不在。

    一开始与于禁一道,与自己对峙;没多久,却又跑去包抄去卑。埋下了指使胡骑覆灭的引子;然后在对呼厨泉的战斗中又诱敌绕背;最后还在千钧一发之际,率军避开了胡骑主力的冲击。封堵了侧面的出路。

    对了,还有开战前的单骑挑衅……

    在这一战中,他斩将夺旗的功劳肯定不如另外几员大将,但他起到的作用却是至关重要的。

    袁绍现在相信了。

    沮授在界桥之战后,曾评说过对手,认为破阵的关键人物不是王羽,而是赵云。当时冀州众文武都不屑一顾,郭图等颍川派更是对郭图大加嘲讽,说他主持的玄虚阵虚有其表,名不副实。正是以此为借口,袁绍才在战后罢免了沮授的职务。

    可现在,他信了。

    这个少年武将在把握战机,分辨虚实方面,确实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他的战场嗅觉敏锐无比!

    这么一个人,连两万胡骑的夹击都能轻易避过,自己的两千骑能瞬间将其拿下吗?缠斗起来,青州军的援军一到,那就想走也走不掉了。

    “走!”他纵声狂呼:“不要中计,他们轻兵追来,就是想缠住我们!”

    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谈何容易。

    双方的速度都不甚快,但追击可是白马义从,他们的拿手好戏就是骑射。在逃跑时攻击追兵固然有利,反过来在追击的时候,他们的表现同样犀利。

    “嗤嗤……”风雪的呼啸中,又多了阵阵密集的破空声,仿佛是一场雨夹雪,或者雪中夹杂了冰雹,劈头盖脸的向袁军砸了过来。

    风雪虽大,但几十步的距离无法有效的降低骑弓的伤害力,拖后的几十名骑兵顿时人仰马翻,像是逃跑的壁虎被截断了尾巴一样。

    “还射,还射啊!”袁绍大急,高声向文丑质问道:“子众,你练的兵,难道连骑射都不会吗?不是说骑射对战,跑在前面的更占优势吗?现在你怎么光挨打?”

    “主公,他们身上有甲,那白的可是纸甲!”文丑一脸的无奈。

    他怎会不知道与追兵缠斗会耽误时间?那不是没办法吗?对手可是白马义从,不跟敌人打白刃战,就只能一边跑一边挨打了。白刃战的风险也很大,但好歹命运还在自己手中,这么一边跑一边挨揍,能不能逃得掉,就得看老天眷顾了。

    看看这天气,文丑心中暗叹,最乐观的人也不会认为,老天站在自己这边吧?

    袁绍也只是急怒攻心,才有此一问,其实根本用不着解释。

    落后的冀州骑兵无法忍受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局面,部分悍卒不等号令,便纷纷回身举弓,试图还以颜色。义从对射向身体的箭矢不闪不避,只是用骑盾或马槊拨打射向战马的,然后再次举弓,准确的将最有勇气的那些敌骑一一点杀。

    最有勇气的悍卒一死,剩下的人意识到,厄运马上就要降临了,于是干脆一扯缰绳,带着马向斜刺里跑出去了。他们赌的就是追兵的目标是袁绍,不会对他们这些小兵不依不饶。

    果然,白马义从毫无分兵追杀的意思,只是紧紧的追在袁绍的大队人马后面。

    先行者的经验,迅速被后来者所吸纳并效仿。冀州骑兵争先恐的跑着,一旦发现自己落在队伍最末端,就干净利落的扔掉武器,往其他方向逃开。

    袁绍的队伍真的和壁虎一样了,一受到攻击,就立刻果断的断尾求生,但他却没有壁虎的再生本领,结果就是他的队伍规模迅速缩小。

    从赵云开始追击,两军发生接触至今不过跑了两三里地。结果队伍竟然减员了四分之一!足足五百人消失了!

    其中真正因为被白马义从射死射伤而掉队的,一共也不超过五十人,其余的都是往其他方向逃跑了的。

    袁绍顿时就懵了。

    他本以为至少可以逃到某个城池附近,然后趁着对方后援未至,依托城池和城内的援兵与追兵一战。能歼灭对方最好,歼灭不了能赶跑也行。

    谁想到敌人的追击竟然这么犀利,自己的部队竟然这么窝囊,才跑了这么点距离,连离战场最近的鄃县还在三十里开外呢,就已经狼狈若此了,后面的路还怎么走啊?

    如果他能冷静点。好好反思一下就会明白,一支抛弃战场上激战的友军的部队,士气和斗志本就会变得相当低迷。

    在安全的地方唱高调,盛赞牺牲和奉献很容易。但士兵也不是傻子,碍于名士们的权势,他们不会当面反驳,但也不会傻乎乎的就这么被蛊惑着去送死。特别实在权贵们已经穷途末路的时候,再没有文化的人。也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怎么办?”袁绍茫然回顾左右,昔日冠盖如云,名士如雨的景象已然不再,回应他的只有几个老伙计了。

    “可留一支偏师断后,缠住赵云,不过……”郭图言辞闪烁,眼睛连看都不敢看向文丑,那赵云岂是个好相与的?随便留一支偏师,说不定三两下就被击溃了。可让文丑去送死这种话,他再无耻,也没法说出口啊。

    不知是听出了郭图的言外之意,还是本来就有此意,文丑慷慨应诺,昂然请战:“主公,某愿与那赵云死战,助主公脱身!”

    “好,好!子众不愧吾的樊哙啊!”袁绍大是感动,动情道:“子众,你放心便去,亦不须死战,待吾去远,你下马降了便是,将来若有再会之日,吾定不以此为嫌。”

    “主公简拔丑与行伍之间,待某有若子侄,某必不负主公!”

    “也罢,你既不愿便降,亦可且战且退,觅机自行脱身。吾便将五……”袁绍咬了咬牙:“不,八百骑兵与你,切记,不可死战,当以全身为上。”

    “末将遵令!”

    一千五百残兵再次一分为二,一部分人在文丑的率领下返身邀战,另一部分人继续向西逃窜。

    “文将军,久违了,一向可好。”赵云对文丑的返身阻截似乎并不觉得意外,他将弓放回弓囊,向对方轻轻一拱手,朗声寒暄。

    “赵将军今非昔比,已是青州大将,天下皆知其名,文丑碌碌之人,哪里谈得上一个好字?”赵云的话有些歧义,但文丑和对方打过一场,倒也知道对方就是这么一本正经之人,倒也不以为怪。

    他的兵虽多,但精锐程度和士气远远没法和对方相比,打起来的结果实在不容乐观。他的目的是牵制对方,拖延时间,对方既然愿意寒暄,总好过打生打死。

    “我家主公宽仁尊士,大有古人之风,文将军的武艺胜云十倍,如今河北大势已定,何不早日弃暗投明?”战前答话的目的,当然是劝降。

    文丑摇头,斩钉截铁的答道:“冀州只有断头将军,没有屈膝的胆小鬼!何况贵上还未必便胜,我家主公当日单身赴冀州,在渤海区区数月,还不是聚拢了威震华夏的武力?今日主公尚存数郡之地,更有多路盟友守望相助,他日未必不能卷土重来!”

    赵云静静看着这个勇气十足对手,突然有些不忍心继续说了。不过想到说不说,结果都不会有太大改变,他还是淡淡的开了口:“文将军,你不觉得奇怪吗?云只带了四百余骑,就敢追击将军的两千骑,胜算何在?”

    “当然是,唔……”文丑张口就要回答,但话到嘴边,却是一滞。从结果反推,赵云固然胜券在握,可若是易地而处,青州军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似乎没必要让赵云这样的大将冒险。

    再多抽调一千骑兵又能有多大影响呢?

    “文将军,你转身狙击,想必是存了必死之心,可云却不急于抢攻,你认为是何原因呢?”赵云又问。

    “……”文丑当然不知道,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危险正在降临!

    赵云没有卖关子的意思,在文丑焦躁不安的注视下,他轻轻将谜底揭开:“今日决战,我家主公事先其实并不能确定黑山军会赶来助战,不过,他运筹帷幄,却也没有让弟兄们孤军作战到底的意思。实际上,这一仗,还有一路援军在……”

    “是哪一路!”文丑雄壮的身体在马上一晃,差点栽下去,其实,他已经隐约猜到真相了,可是,这个真相实在太残酷,让他根本无法相信。

    赵云略带怜悯的看着对手,轻声一叹:“从刚才起,军中的号角声就不断,这号角其实是白马义从在塞外作战时,远距离联络用的,可以传达很多种信息,比如某支败兵逃亡的方向和大致的距离……”

    “主公!”文丑肝胆欲碎,仰天狂呼。

    赵云又劝:“文将军,大势已是如此,何如……”

    “冀州……只有断头将军!”文丑猛然抬头,双眼赤红,疯狂的咆哮道:“今日,文某有死而已,赵云,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铁枪呼啸,文丑全力反扑,但他身后的冀州骑兵的士气却已降到了底,随他一起杀上前的,不过寥寥数十骑,其他人连逃的心思都没有了。

    眼前,两名当世骁将捉对厮杀,反扑的袍泽却在如蝗的箭雨下纷纷落马。身后,隐隐传来连绵的号角声和惊天动地的马蹄声。

    那不是数百骑逃兵所能引起的,而是数千矢志复仇的铁骑的咆哮!

    谁能想到,公孙瓒居然也南下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还在塞外鏖战的时候,神兵天降!

    他虽然没有来得及赶上那场惨烈的大战,但他的出现,却彻底断送了冀州集团的希望——都结束了。

    幽州铁骑的身影尚未出现,场中的巅峰对决便已分出了胜负,文丑败亡,落马时,身上至少有十余处枪伤。和赵云对战时只攻不守,也只能是这样的结果了。

    剩余的七百余骑兵纷纷下马请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