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二七章 一着闲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罪将淳于琼,谢过君侯不杀之恩。”

    不单王羽觉得好笑,公孙瓒和张燕也都是莞尔,之前冀州众幕僚的表现可谓多种多样,但象淳于琼这种,一进来就跪地谢恩,还真是绝无仅有?莫不是他以为这样能挤兑了谁?

    其实冀州幕僚虽多,王羽这边也没有都杀了的意思,这些人几乎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家族,都杀了,那结仇的人可就太多了。

    除了袁绍的死党和那些作恶多端的,基本上也是肯降就留,不肯降的,随便吓唬一下就放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淳于琼虽然与盟军这边的三位诸侯都没什么私人过节,也算不上作恶多端,但他毕竟是袁绍的心腹一流,特别是他的家族在颍川还有些势力,若是轻轻放过,难保他不回去兴风作浪。

    特别是对张燕来说,尽量削减袁家的羽翼是相当重要的一件事。袁谭不足为惧,但高干跑了,后者在并州多少有些根基,王羽看起来也无意追到并州去斩草除根,这样一来,一旦西面有事,首当其冲的就是黑山军。

    所以,尽管张燕还不是很清楚,王羽招降纳叛,为什么把自己给捎上,但他的杀性是最重的。一来他和很多豪强的确有仇,二来他也是想趁机削弱袁绍余党的实力。

    淳于琼,是他必杀名单上的一员,想凭插科打诨就像蒙混过关?张燕面泛冷笑:想得美!

    见张燕面色不善,淳于琼心下一惊,不敢继续卖乖,解释道:“罪将说的不是这次,而是上一次。”

    “上一次?”王羽微微一愣。

    “就是在广川那次,当时罪将不识君侯虎威。仗着蛮勇,斗胆向君侯举刀相向,结果被打得一败涂地。当时被君侯虎威所震慑,自知逃跑,事后回想才知道,是君侯网开一面,放了罪将一条生路,这才得以脱逃,故而方有今日之谢。”

    淳于琼生得高大魁梧。相貌堂堂,此刻却低眉顺眼,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很有一种不协调的感觉。

    “你认为是本将故意放了你?意思就是本将纵敌吗?”王羽有些意外,夺桥之战。是他到达河北之后的第一战,是一场遭遇战,当时想着要保存幽州军实力,阻止公孙瓒重蹈悲剧,所以不想火上添油,这才放过了淳于琼。

    当然,这也是淳于琼本身能力有限的关系。

    敌人阵营中。这样的人越多,对己方就越有利,对手强不要紧,多几个猪一样的队友。神都变成猪。龙凑之战中,若非淳于琼无能拖后腿,冀州军也不至于败得那么惨。

    让王羽意外的是,淳于琼居然自己想到了。这就有点意思了。

    “呃……”

    淳于琼稍稍抬起了头,偷眼打量了一下王羽的神色。见对方脸上微微带了点笑意,这才放下心:“末将的本领低微,又好争权夺利,在军中只会给其他人添乱,君侯当日放末将走,想来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末将斗胆问一句,末将后来的表现,君侯您应该还满意吧?”

    “哈哈哈哈……”王羽、公孙瓒都忍不住的大笑起来,连张燕都绷不住脸了。

    这世上有人自谦,大抵都是出于礼数罢了,淳于琼为了活命而自污,而且还污得恰到好处,也算是一绝了。

    “来人,给淳于将军松绑!”王羽本来没将此人放在眼里,可现在却是有些兴趣了。

    “多谢君侯,多谢二位将军。”淳于琼心中大定,知道冥思苦想出来的路子走对了,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以王羽、公孙瓒这种脾气,想必就不屑于搭理自己了。

    王羽笑道:“其实,淳于将军还是自谦得有些过了,今日排的顺序,是按照擒获的先后排的,淳于将军能撑到最后一名,也很有些手段啊。”

    “敢教君侯知道。”自贬就要贬到底,淳于琼可不敢往自己身上揽功:“末将一直都是跟着许子远那厮走的……”

    “许攸?”王羽今天招降纳叛,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抓到许攸。

    此人的人品不咋地,但他在阴谋诡计上面的造诣却相当不低,更重要的是,此人手握袁绍的情报网。自己没拿下,说不定他就溜到其他诸侯那里去了。

    别人不足为惧,但一旦他投了曹操,麻烦也就来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谁知道袁绍还残留了多少潜势力呢?而且,现在有搅局能力的人中,又多了个刘虞,局面就更复杂了,不大不小也算是个隐患。

    “这厮最不是个东西了!”

    淳于琼察言观色,发现王羽提起许攸,也是语带不善,他一腔怨恨总算是有个发泄的渠道了:“他当年曾和王芬一起,阴谋暗算先帝,事败后,王芬畏罪自尽,他却跑得无影无踪。其后也有很多次,每每遇险,他都能全身而退,昨日兵败,末将心存侥幸,就与他走在了一处……”

    许攸参与过的阴谋很多,大到谋朝篡位,小到联系困守鄃县的张颌,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每次都能保全性命,所以淳于琼才厚着脸皮追着对方不放。

    一开始很顺利,许攸挑选的路线极好,零星的乱战,追兵,以至路过的骑兵,都被他恰到好处的给避过了,二人甚至看到了赵云与文丑那场惨烈的巅峰对决。

    不过,战场太过混乱,没人能想到会出什么意外,许攸甩掉了幽州的追兵,避开了青州军,却没想到半路撞上了黑山军。

    出现在战场上的黑山军,并非全部,后面陆陆续续的还有些掉队的跟上来,许攸选择的逃亡方向是西南,结果,正好撞上了。

    这些黄巾军在黑山也不算是精锐,不然也不会掉队,但他们路上就已经知道前方打赢了,人数又多。哪里会怕两个逃亡者?

    许攸逃跑的本事强,强在他的观察力和丰富的经验,另外,他还会装死。

    可被人盯上之后,这些本事就都派不上用场了。特别是装死,这种大雪天,趴在地上装死,不用多,两柱香之后。就弄假成真了。

    淳于琼倒是很仗义,仗着自己力大,把瘦瘦小小的许攸背在身上一起逃。可惜,黑山追兵虽然不是很强壮,但跑的却快。淳于琼平时都是骑马坐车的,哪里跑得过这些人?

    眼瞅着就要被追上了。

    “当时末将也在犹豫,要不要把许子远放下来,结果那贼比末将果断多了,正好路过一个小山丘,他一下就从末将的身上跳了下去,顺着坡就滚下去了。最气人的是,他自己跑也就算了,偏偏他还喊了一嗓子:淳于将军,你自己保重!”

    淳于琼的怨恨。洋溢在话里行间,只听他气哼哼的说道:“君侯,您给评评理,这人是不是忒无耻了一些?我算是知道他为什么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了。原来每次他都会找个替死鬼跟着啊。”

    王羽看出来了,这货就是在装疯卖傻。不过他也无意点破,反正也不是啥重要角色,听个乐子倒也不错。看许攸逃亡的路线,应该是想过河去兖州,投曹操,总比投刘虞强,现在刘虞能带来的变数,才是最大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他既然出卖你,你还客气什么?”王羽笑问。

    “唉!”淳于琼重重的叹了口气,幽幽道:“非不欲,是不能也。”

    “怎么说?”王羽追问。

    淳于琼有些讶异,这个问题太粗浅了吧?难道王君侯是想拿自己逗闷子?嗯,八成是,既然如此,那就配合一下吧。

    他讪讪答道:“末将身形生得胖大,这张脸也方方正正,算是有些威严,而那许攸生得瘦瘦小小,望之不似人子,谁的地位更高,一看就知道了。那些蛾……小兵有什么见识,一比较,自然是优先追拿末将的。”

    “还有这么一说?”王羽感到颇为惊奇,转头看向贾诩。

    胖子一翻白眼,晒道:“不然主公您以为,当年诩在西凉为羌贼所执,是怎么脱身的?要不是生得胖点,就算我这张嘴说破了天去,那些羌人也不见得信啊!要是我长得跟许攸一样,主公您就只能再找个军师了。”

    乱世之中,胖,那是身份的象征,越没文化的人,就越是认这个道理。

    王羽点点头,长知识了,转头看向公孙瓒和张燕,问道:“大哥,飞燕将军,二位以为如何?”

    公孙瓒大咧咧的摆摆手:“看你样子,想必心中已经有了成算,某就不多这个嘴了。”

    张燕拱拱手道:“听凭君侯处置。”

    王羽转向淳于琼,在后者的忐忑不安的期待中,缓缓开口:“淳于将军,本将若放你离开,你行止如何?”

    “回颍川!”淳于琼不假思索的答道。

    他也看出来了,王羽应该无意留用自己,自然也不需要表什么心迹。至于其他去处,老实说,他已经怕了,除非去荆州、西蜀、江东这些地方,否则其余的各路诸侯,又有哪个能避开王羽的兵锋和威势?

    他无心继续在战场上厮杀,更没勇气面对这么恐怖的敌人,回家养老,是最好的选择了。

    “很好。”王羽满意的点头,又问:“你愿不愿意为本将做些事?”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听到能活命,淳于琼精神大振,拍着胸脯答道。

    “也不用赴汤蹈火那么夸张,本将要你回颍川后,把此战的经过,包括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原原本本的宣扬出去。淳于家也是颍川大族,多少应该有些故旧吧?”

    “……有,有。”淳于琼有点摸不着头脑,嘴里应着,脸上却尽是疑惑之色。

    “具体的,等下你出去,本将会让正平与你分说,若是做得好,将来本将也不会亏待了你,明白么?”

    “君侯放心,末将明白了!”一听祢衡的名字,淳于琼当场一个激灵,他明白了,不就是让他去败坏袁绍、许攸那些人的名声吗?天下皆知,自己是袁绍心腹,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比青州自己宣传,可信度要高得多。

    没问题,反正袁绍已经死了,许攸又是那个德性,能用这差事换个靠山,值,太值了!

    打发走了淳于琼,张燕相继告辞,走之前,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公孙瓒心里却藏不住事,待张燕一走,他就拉住了王羽,沉声问道:“鹏举,你给某交个底,你借阅兵演武之机,邀请那刘虞来此,到底所为何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