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二九章 强弱之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震惊!

    极度的震惊!

    直到离开临时帅府,公孙瓒仍然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连王羽后来又说了什么话,他都忘记了。

    “主公?”单经、关靖二人快步迎上,公孙瓒留下与王羽密谈,话题想必就是两军的未来。这个沉重的话题,如同一块大石,压在单经心上已经很久了。

    没错,以目前的强弱之势,和两军的关系,王羽要吞并幽州军,难度并不太大。

    幽州四大重将之中,严纲已死,有希望替补上来的王门叛变;邹丹被王门打得灰头土脸,麾下兵马损失殆尽;单经自己跟在公孙瓒身边,一直没掌握到兵权;麾下兵马最多,全力最重的田楷,几乎已经成了王羽的跟班……言听计从?不,分明就是如臂使指!

    以主公的性格,只要王羽不采用太激烈的手段,照顾到主公对老弟兄们的情绪,这事儿呀,还真是很悬。

    田楷肯定乐见其成,邹丹虽然跟王羽没接触过几次,但私下里却对王羽很是敬佩,如果主公被说服,想必他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但单经却是一万个不情愿。

    田楷、邹丹都是纯粹的武将,他们降了,地位也许会略略下降,但权力却未必比从前小,毕竟青州的势力,已经急遽膨胀到了令人仰视的地步。

    可单经就不一样了,他在幽州的地位,和贾诩、田丰在青州差不多,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其实不止是他,幽州的文人少,武将多,文人的地位相对都很高。关靖虽然只是个长史,还是后来才加入的,但在军中的地位,也仅仅比单经略低而已。

    这两人的权力不小,但名声和才学却未必相符。若是把他二人放到王羽白天招降纳叛的那百来个冀州幕僚当中,说是泯然众人,可能都有些勉强。

    别看那些人在袁绍手下只会溜须拍马,其实那只是生存需要,如果遇到一个重实务的主君。比如王羽,多数人的表现,肯定是两个样。

    对那些人,王羽都没多重视,除了审配。其他人顶多也就是随口勉励几句,随便安排个县丞、主簿的职务,说是先观察,以待后用。

    单经、关靖这二位若是到了青州,会享受什么样的待遇?他俩一点期待都没有。别说跟现在相比,恐怕想和田楷、邹丹并列,也不可得啊。

    此刻看到公孙瓒神情恍惚的模样。二人心中都是大叫不妙,神情顿时变得焦虑起来。

    单经死死的盯着公孙瓒的嘴,生怕他说出那句让人绝望的话来。关靖比单经镇静一些,他的脑中千念百转。冥思苦想着如果事情已经发生,如何能够挽回,但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办法,最后也只能眼巴巴的盯着公孙瓒看了。

    “鹏举贤弟不愧霸王之名。这等心胸气度,某远不及也。”似是被两大谋士的注视所惊动。公孙瓒终于说话了,一开口就是一声发自肺腑的赞叹。

    “主公,王君侯到底……”关、单二人对视一眼,都稍稍放下了些心事。

    心胸、气度这种评价,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应用在刚刚迫降盟军一方身上,反过来倒是很恰当。主公既然这么说,那至少刚才没谈到迫降之事。

    单经不觉得王羽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现在可是青州军最强势,优势也最大的阶段,不趁着强势扩大战果。难道要给自己这边休养生息的机会,重新拉近距离吗?

    要知道,这次主公之所以能从幽州及时抽身南下,固然是因为刘虞老儿只玩阴的,不肯正面与主公冲突,但王羽发挥的作用却也是决定性的。

    刘虞策动鲜卑、乌桓联手攻打幽州,前者更强,势力已经接近了匈奴的全盛时期,但鲜卑人分部的也广,能对幽州造成威胁的,只有东部鲜卑一部。这次动员的又急,来的只有几个不甘寂寞的部落而已,公孙瓒回军之后,轻易将其击溃。

    真正的威胁是乌桓。

    乌桓的实力远不能与鲜卑相提并论,但他们离得近,和刘虞的联系也紧密,丘力居之子蹋顿勇猛善战,即位后,一直寻找竖立威望的机会呢。这一次,乌桓也是大举出动,一口气出动了近三万骑,可谓势在必得。

    真要打起来,公孙瓒别说抽身了,能不能自保都是个问题。

    只可惜,蹋顿气势汹汹的一击,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王羽不知怎么,居然搭上了辽东公孙度的线,应王羽的要求,同时也知道乌桓大举出动,并非使诈诱敌,公孙度来了个黄雀在后,不费吹灰之力的把蹋顿的老巢给端了。

    这一路援军,实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蹋顿那肌肉多过脑浆的脑子,当然更加想不到了。收到消息后,尽管暴怒如雷,但蹋顿依然只能黯然退兵,回家去舔伤口了,哪里还有心情去幽州搅风雨?

    当时,单经等人感到的唯有庆幸,可若是与王羽翻脸,公孙度就是个重大威胁了。他牵制乌桓靠的可不仅仅是偷袭,此人也是个很有实力的诸侯,只是离中原太远而已。

    王羽和公孙度连成一气,事实上已经对幽州形成了夹击,所以单经对前途才会那么悲观。

    “你们安心好了,鹏举贤弟勇武盖世,气度也如渊海一般,不会做那亲者痛,仇者快之事的。实际上,他借演武的名义邀约各路诸侯,不是为了威逼于谁,又或设下鸿门之宴,只是为了让众人公议,划定疆界罢了。”

    公孙瓒看看两位谋士,心中暗叹,与鹏举贤弟相比,自己落后的不仅仅是兵力和地盘啊,人才才是差距最大的一环。

    “划定疆界?”单经、关靖面面相觑,不明所以,话是听懂了,但无论如何都没法理解。

    这位泰山小霸王是傻的吗?现在谈判?那不是完全放弃掉自己的优势了吗?青州现在最强的,可是兵力!一家的兵力。足以超越另外三家联手!

    就算却于情面,不打算强并自家的幽州军,至少也要用兵威逼迫一下刘虞,让他把好处都吐出来吧?现在打都不打就要谈判?

    要知道,邀各路诸侯来谈判,就变成了把自己置身于和另外己方等同的地位,就算众人都承认他实力超群,承认他盟主的地位,也改变不了他一家对三家的态势啊。

    他这是要把好容易打下来的冀州。和大伙儿分享?

    当年的项藉似乎也这么干过,结果呢?

    费解啊,实在太令人费解了。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干这么糊涂的事?

    “鹏举的深谋远虑,你们是不会懂的。光盯着历史的典故,往他身上套,最后只会自己砸了自己的脚。算了,反正你们也不懂,某和你们说这些做什么?走,回营!”公孙瓒没有解释的意思,大手一挥。带着二人往城外去了。

    聚集在平原、高唐周围的兵马太多,区区两个城池根本装不下这么多人,只能在城外安营。王羽和公孙瓒不脱本色,都将帅帐立在了城外的大营之中。以示和将士同甘同苦之意。

    主帅如此,将校、幕僚们自然也不敢怠慢,倒是被招降的那些名士都住在城里,看起来很有点颠倒错位的感觉。

    不过。城外虽然冰天雪地,却也感受不到那份冰寒。倒是沸反盈天,相当热闹的样子。

    一出城门,一股子浓郁的香气就扑面而来,是炖马肉的味道。

    大战中缴获的马很多,死马同样不少,虽然马不是常规的肉畜,但肉就是肉,在民生凋敝的乱世之中,数万匹战马的肉可是不得了的好东西。好东西,自然是要拿来犒赏三军的。

    这两天,有很多人都在为此而忙碌,剥马皮,料理马肉,还要从后方调大批的调料上来,一直折腾到今天,这马肉大餐才算是正式开场。

    士卒们兴高采烈的围成一个个圆圈,围着中间的一口口铜鼎,都是垂涎欲滴的样子。眼睛反射着篝火的光芒,脸上洋溢着胜利后的喜悦。看到这情景,公孙瓒忍不住的停下来脚步,朝着离他最近的一个圆圈走去。

    通过与王羽的交谈,公孙瓒放下了心事,心有旁骛之下,倒是让他发现了点有趣的东西。

    “嗯,好香。”到了近前,公孙瓒深深的吸了口气,眉头微皱,奇道:“奇怪了,怎么会没臭味?”

    “公孙将军!”这群士卒都是摧锋营辖下,其中几个从洛阳时就跟在王羽身边了,见过公孙瓒,当下纷纷起身,举拳致敬。

    “都坐下,都坐下,都是一家人,这么客气做什么?”公孙瓒笑呵呵的摆摆手,还是盯着先前的话题不放:“没人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么?”

    马在中原金贵得很,就算在边塞,也很少有人会宰杀战马来吃,也只有他这种久在边关的宿将才知道,马肉不但金贵,而且不怎么好吃,特别是在煮的过程中,不但会冒出很多白色的泡沫,而且还会发出恶臭。

    所以,不是没办法了,很少有人会吃马肉。但现在士卒们一边往锅里扔肉,一边夹出来吃,这个吃法本身就很奇怪,更奇怪的是,锅里只有肉香飘出,却没有丝毫臭味。

    “回禀公孙将军,这是主公交代下来的法子,煮肉的是调好的高汤,里面有茼蒿、杏仁、芦根什么的,据说这东西不但能除腥,还有消毒之效。附近几个县城的药铺都被买空了,这才凑足全军所用。”

    “哈,你家君侯还真是舍得,光是这锅汤,就得几千钱了,有这味道,却也难怪了。”公孙瓒微微吃了一惊。

    “我家主公爱兵如子,故能百战百胜!”为首的军官满脸自豪的说着,众兵也是纷纷附和。

    “公孙将军,不如您也坐下来尝尝。”突然有人提议道。

    “不识分寸!”单、关二人脸色顿时一变,为首的军官连忙叱喝属下:“公孙将军是何等身份,岂能与你一同围坐就食。”

    被训斥那小兵犹自不服气,嘟囔道:“主公还不是跟大伙儿一起吃来着?他说这叫火锅,就得大伙儿一起,一起在锅里捞肉,就跟一起上阵杀敌一样……”

    “你还说!”那军官更怒,正待揪人出来重罚时,公孙瓒却一摆手,“都说了是一家人,还闹这么生分干嘛?鹏举贤弟这么说了,总是有道理的,来,坐下,一起来!”说着,他向关、单二人招招手,转过来又冲那军官笑道:“还是说,你们怕老夫抢了你们的肉,分量不够了?”

    “哪儿能呢?您肯来,那是大伙儿的光荣。”军官本也没有见外的意思,只是怕公孙瓒不高兴罢了,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他又能有什么情绪:“主公说了,这两天,肉管够,只要吃得下,就可以敞开了吃,哪有怕抢之理?”

    当下公孙瓒坐定,有人奉上碗筷,捞了一块肉,果然入口皆香,远胜他从前吃过的马肉。

    眯着眼睛,看着火中沸腾的铜鼎,一时间,公孙瓒也是感慨万千。

    马肉好不好吃,他当然不会在意,但王羽对士卒无微不至的关爱,却让他十分敬佩。他也是从底层靠着一把战刀杀到今天这般地位的,如何不知道,治军除了赏罚分明,令行禁止之外,还有更高的境界?

    同甘共苦,上下一心,这就是青州军强大的根由了。强大的证明,已经渗入到了军中每一个细节之中,正如这火锅,正如这马肉……

    惊醒他的是一阵马蹄声,虽然心情放松,但多年沙场争战的经验,还是让他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猛然起身,惊疑不定道:“有军队调动?听声音,怕不有两千骑?”

    “将军勿忧,是子龙将军的骑兵,是回援泰山的。”

    “臧霸?”公孙瓒恍然,河北的战事虽已结束,但青州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他缓缓坐回原处,沉声问道:“泰山战局如何?”

    “末将不知。”那军官是个军侯,对这种机密情报,自然不会有太多了解,不过他脸上却看不到太多忧虑,只听他满怀信心的说道:“有元直将军和元皓先生在,区区贼寇,讨不到好处的,若是识相自行退去,也许还能留得命在,若是不然……哼!”

    公孙瓒默然点头。

    连军中随便一个低级军官,都表现得这么霸气,将勇兵强,这就是身经百战后的青州军。这就难怪鹏举贤弟会表现得那么有魄力了,不止是心胸的问题,而是他强烈的自信使然。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