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三零章 徐庶弄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徐庶大概是整个青州集团中,最没自信的一员了,从前他当然不是这样的,自从和戏志才以及臧霸的泰山贼对上之后,他的情绪才开始低落。

    戏志才在颍川本就很有名,远非徐庶这个后进所能相比。但他不是让徐庶困扰的主因,遇强则强,徐庶虽然和太史慈不怎么对付,但在遇上强敌时的劲头还是很足的,在徐州的时候,他已经赢过这个强敌一场了。

    现在问题是,对方来找场子,是做足了准备的。泰山战场名义上是徐庶的主场,但开战以来,徐庶却没能从当地得到足够的助力,反倒是戏志才更像在主场作战。

    一直不显山露水的臧霸,在泰山的潜势力实在是出乎意料的强大,配合以戏志才机智百出的计谋,一时间,这对敌手竟让徐庶有了种无法抗衡的错觉。

    “元直,你没必要这么烦恼。”田丰本来也和徐庶一样忧心忡忡,但徐庶已经表现得很焦虑了,他身为长辈,倒是不好火上浇油。

    “我来之前,主公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臧霸蓄势已久,又有戏志才相助,你不须与他硬碰硬,泰山本来就是缓冲地区,只要能利用现在这个机会,让不安分的人都跳出来,也就足够了。”

    “虽说如此,”徐庶瞬也不瞬的盯着舆图,仿佛只要上面隐藏着克敌制胜的秘诀,“主公以大本营防务委于我手,诸位同僚都在开疆拓土,却只有我这里丧师失地,他日众人凯旋,庶安有颜面去见主公?”

    “元直,你想太多了……”田丰摇头苦笑,他算是发现了,徐庶之所以一开始就和太史慈相处的不咋地,原因就在于他俩是同一类人。表面上的谦和,无法掩饰他内心的骄傲,难免就失了几分圆滑。

    可反过来想想自己,田丰觉得自己似乎也没什么立场去说徐庶,人总是要有坚持,就算是郭图、逢纪那些人,看似只会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但何尝不是对袁绍一腔忠诚呢?

    之前也有过几次类似的对话,当时田丰还用敌众我寡之类的言辞宽慰,不过,见识过了几次年轻同僚的执拗劲之后,田丰就放弃了。不是他口才不行,只是青州众将从来不会用敌众我寡来说事儿,谁让大伙儿摊上了个每次打仗都玩以少胜多的主公呢?

    不过,这一次,他相信徐庶最终还是要放弃的,形势太不利了。

    说是敌众我寡,实际上,两人手下根本没兵。除了徐庶的三百特战队之外,就只有一些退伍老兵和有了残疾的伤兵赶来助战,加一起也就七八百人。

    而臧霸一方,光是臧霸本部的泰山贼,就足足有八千之众,加上孙观兄弟、吴敦、尹礼、昌豨等巨寇,贼寇的兵力已逾三万!

    虽然不是训练有素,号令严明的精锐部队,却多有能征惯战,杀人如麻的悍匪。别说徐庶手头上只有这么点兵,就算河北大战前的青州军全军在此,对上这么一股敌人,同样要经历苦战方能取胜。

    当地豪强的态度也大多表面暧昧,暗中支持臧霸。

    泰山贼寇早就完成了动员,王羽北上的消息刚一传来,臧霸就已率兵离开了开阳,攻入了泰山境内。

    青州主力在三天内,完成了北上,夜渡黄河,奇袭袁营等战术动作;而臧霸同样在三日内,攻取费、华二县,兵不血刃的取下了南武阳,翻越蒙山,强行攻下了平阳城,兵锋犀利之极。

    这其中的原因,固然有泰山贼行惯山路,行军速度不受地形影响的因素。但若没人沿途提供补给,打开城门迎贼,臧霸的进军速度也不可能这么快。

    除了王家本家,和胡母家等亲族之外,泰山的豪强,田丰还真就找不出几家信得过的。

    徐庶曾尝试过,故技重施,实施斩首战术。

    但戏志才吃了一次亏,这次早早的做了针对性的防备,加上泰山贼本来就是山贼,对借助地形的伏击、偷袭这套东西极为拿手,结果偷袭失败,反而折了不少人手。

    田丰相信,这也是徐庶不依不饶的主要原因之一。

    实际上,就算徐庶没有这些执念,现在的形势也不容乐观,臧霸的进军速度太快了。

    如今泰山贼所在的平阳城,距离北面的牟县只有八十里,而牟县与嬴县正好处在连通莱芜与奉高的要道上。

    一旦牟县被攻下,以泰山贼的兵力优势,大可以分兵作战,东北而向,经莱芜,直取青州治所临淄!

    将军幕府,和刺史府的行政机构,以及将领们的眷属尽在临淄,一旦有失,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攻不下,这一场惊吓也足以干扰到前方将士的情绪了。

    田丰二人的情报还停留在夜袭战之后,只知道匈奴人大举来犯,决战的日期乃至胜负的消息,还没传过来。对他们来说,这是个非常严峻的考验。

    田丰的意见是求稳,既然守不住泰山,干脆直接放弃,大踏步的撤退到齐国,集中力量死守临淄,等待主战场分出胜负后,回来救援。

    青州虽然没多少正规军了,但退伍的郡兵、民壮都可以用以守城,以特战队为中坚,想打败入侵者也许不容易,但守住临淄还是没问题的。

    “元皓兄,你的办法虽然稳妥,但也不是没有漏洞……”对此,徐庶表达了不同的意见。

    “何以见得?”意见被否,田丰却也不恼,他的长处本来就在政务,而非军略,王羽让他来帮忙,也是从协调、组织方面考虑的。

    青州新政中,本就有尚武这一项,之前时机尚未成熟,太史慈在清河那么一闹,倒是把这一项提上了日程。按照王羽的设想,青州的军政会坚定不移的走精兵路线,但在民间要大兴尚武之风。未来要形成进攻靠正规军,防守靠民兵的军事构成。

    所以,他才特意派了田丰回来。

    “如果我是戏志才,肯定不会强攻临淄,没把握,也没必要……”

    徐庶准确的指向临淄的位置,然后在舆图上画了一个圈:“只要把兵力展开,封锁道路,扩大恐慌的范围就足够了。据说曹操也很重视构建情报网,这边完成包围的同时,他只要派遣些细作,在平原一带散布谣言,就足以动摇我军军心了。”

    “嗯。”田丰语气低沉的应了一声,眉头紧皱,这个局,还真是很难破啊。

    不得不说,戏志才对战机的把握实在很强,本以为他攻泰山只是为了退而求其次,没想到却是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两全之策。敌人的两全,对己方来说就是两难了。

    田丰既然一筹莫展,徐庶知道,想用相对稳妥的方式解决问题,恐怕是很难了。但徐庶却没什么失望的感觉,反倒是如释重负的说道:“没办法,只能兵行险招了。”

    “计,从何出?”田丰吃了一惊,连刺杀都使出来的徐庶,说要兵行险招,那得多险啊?

    徐庶微笑着抬起头来,提醒道:“元皓先生莫要忘了,主公在泰山,早就伏有一支兵马,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刻不正是用兵之时吗?”

    “你是说……”

    “正如元皓兄所想。”徐庶微笑点头,抬腕在舆图上一点,一个名字映入了田丰的眼帘,让他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徐庶,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巨平那支兵马身上,这岂止是弄险,搞不好前狼未退,后门就召进了虎啊!

    ……

    由于泰山的存在,巨平这个城池,就像是泰山郡的西大门,从这里沿着汶水东进,只要一两天时间就能到达奉高城,可谓战略要地。

    王羽全取青州后,委任黄巾渠帅徐和带着他的旧部驻守巨平,不但保持了他部队的完整,而且还划了一大片土地给他,作为军屯之用,只是不提供军饷。

    这项安排当然引起了不少非议,不过泰山郡本就没被纳入新政,只是个缓冲地带,算不上多重要,以王羽在军中的威望,既然做了决定,倒也没人会跟他作对。

    于是,徐和就成了青州集团第一个有军阀之实,而无军阀之名的将领。当然,徐和到底算不算青州军的一部分,还无法做定论,在青州军实力完整时,没人会注意到他,可在青州主力离境,外地大举入寇时,徐和的这支部队,就成了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了。

    此刻,巨平城守府内,一场争论正在进行之中。

    “要我说,臧宣高开的条件不错,徐帅,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啊!”一名面带刀疤的壮汉神情激动的大声说着。

    “对!吕大哥说的是,攻下奉高,把青州夺回来!”他的发言赢得了不少人的附和。

    “吕山,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当**跑到济北,乱斗一场,大败亏输,走投无路之下,来投青州,是谁收留了你,给你饭吃?现在青州有难,你却要落井下石,你真是丢尽了大贤良师的脸!”但持不同意见的人更多,一个年轻人指着刀疤脸高声驳斥。

    “谁收留了俺?当然是徐帅收留的!”

    刀疤脸怪眼一翻,满脸不屑道:“王羽小儿使诈把咱们赶出了青州,然后又让徐大哥在巨平守着,就是想让咱们窝里斗,好在徐帅不信他的邪,敞开大门收留了兄弟们。等到他发现不对劲,想找徐帅的后账时候,河北又打起来了,怎么,现在不赶紧谋出路,等着他回来接着算账吗?”

    “你胡说!”

    “我胡说?那易辉你倒是说说,王羽把徐帅扔到巨平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

    “好了,都给我住口!”坐在主位上的徐和猛然一声大喝,声音极为洪亮,像是平地炸响的春雷,震得屋梁似乎都晃动起来,簌簌的落下了不少灰尘来,在斜阳下的照耀显得分外碍眼。

    “吕山,我知道你和昌豨那厮的交情不错,私下里他也许了你不少东西。可你要搞清楚,巨平当家的是我徐和,我怎么决定,都是为了兄弟们的前途好,而不是为了你的野心!你明白吗?”

    “明……明白。”前一刻还气势汹汹的吕山,这一刻却只有唯唯诺诺的份儿。

    “易辉,你也是。王君侯不把咱们打散,而是收留咱们在巨平,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还是那句话,既然他给了我选择的机会,就得按我的章程来,我的章程就是给兄弟们找条活路!”徐和的态度倒是不偏不倚。

    “现在王君侯在河北鏖战,敌人层出不穷,战局极不明朗。若是臧霸顺利攻取了泰山,乃至临淄,那王君侯的基业八成就保不住了,臧霸和曹操过从甚密,咱们在巨平这地方,就是被两面夹击的局面,虽然王君侯对咱们有恩,可也不能让兄弟们只取死路吧?”

    “大帅说的是。”易辉低头称是,片刻,又抬起头来,迟疑问道:“那咱们就这么干看着?”

    自古以来,两面讨好的墙头草是最不受欢迎的,虽然安全,但生死却也是完全操控胜利一方的手中。

    “当然不。”徐和给出了个令所有人都很意外的答案:“我说过,要给兄弟们找条活路。臧宣高的使者,我已经见过了,刚刚的消息,青州的徐元直已经进城,等下我就见他。到底加入哪一方才能活下去,就看他能否说服我了。”

    众皆愕然。

    徐庶在徐州和戏志才斗智斗勇,创下了好大名头,没想到竟然轻身来了巨平。此人的本领到底如何尚未可知,这胆量却不是一般的大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