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三八章 看谁人更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无耻的蛾贼,有本事你们别跑!”

    泰山群寇已经快被气疯了,仗打的憋气,敌人的挑衅更让他们火冒三丈。他们不知道戏志才和头领们的算计,也体会不到戏志才心中的悲凉,此刻,他们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追上这些可恶的黄巾贼,将他们撕成碎片。

    “站住,不要脸的贼!敢做不敢当么?看看到底谁才是乌龟王八蛋?”

    山贼们挥舞着兵器,在山间纵跃如飞,可却迟迟无法追上敌人,气得大喊大叫,怒气却是越垒越高。

    “你们才是贼,你们全家都是贼!”山贼走山路固然很快,不过,刚放下刀枪一年,也曾在山里钻来钻去,和官军捉迷藏的黄巾军,走起山路来也是驾轻就熟。他们不但凭借先前拉开的距离轻松将山贼甩在身后,而且还有余力与山贼们对骂。

    “靠锄头在土里刨食的是本分人,拿刀剑抢食吃的才是贼!老子今年一个人就开垦了四十亩水田,走遍天下,谁人敢说老子是贼?”

    说话的是一名骨架甚大,身材本应该很魁梧,却因为皮肉干瘪,显得有些不搭调的大汉。可以想象,要不是挨了太多饿,这人本应该是个铁塔般的壮汉,而不是现在这副骨架子似的模样。

    他一边骂,还不忘俯身从地上捡些石头之类的东西,向身后乱砸:“要不是你们这些贼来搅事,老子正在家里攒力气,等着明年再开十亩地。把份额都用掉,再把今年那四十亩好好拾掇拾掇呢!多好的雪啊!明年肯定是好年景!”

    朴实到极点的道理。让山贼们无言以对,只能沉默着躲避山上丢下来的石头。追击的脚步不知不觉就放慢了下来。

    “那咱也不是贼啊,不下地干活的,都是各位当家,咱们这些喽啰还不是平时拿锄头,战时拿刀?”有人很委屈。

    泰山贼这么大的规模,光靠抢掠怎么可能供养得起?他们也是种田的,臧霸占了琅琊,又对泰山、青州虎视眈眈,无非也是盯上了这两处的人口和土地罢了。

    真正脱离劳动的。只有头目和头目们的亲兵,就如孙康的那三百甲士一样,这些都是各家的私兵,是真正的精锐,职业士兵。其余的贼兵都是半农半贼,地位越低,和农民就越为相近。

    “四十亩?还是水田?一个小兵……连兵都不是,咋就能有这么多田土呢?”懂行的就纯粹是羡慕了。

    在青州,一亩地的产出在一百斤zuoyou。水田比旱地还高不少。五十亩地,一年的产出,往少了算,也有五千斤了!五十斛粟米啊!

    就算缴一半的税。一个人一天吃两升,一年收获的粟米也能剩下一大半。这几年下来,不就成了富户吗?说不定都能供个子弟读书了!

    早就知道青州由乱转治后。变得富庶起来,可谁能想到竟然富到了这种程度呢。难怪这些连兵都不是的民壮敢来和大当家拼命了。要是换成自己,家里有这么多田地。天黑闭眼的时候,有这么大盼头,谁敢来抢,自己也是要拼命的啊!

    听说骠骑将军也对大当家和诸位当家提出过招抚,听说条件不是很好,要求绝大部分山贼解甲归田,各位当家都很生气,大伙儿也很恼恨。

    现在可是乱世!乱世之中,只有刀剑最靠得住,在土里刨食的是最没出息,也最可怜的,谁都能上去踩一脚。因此,头领们的愤怒传染给了全军,这次进兵,臧霸军从上到下都憋足了劲,准备好好的出口恶气。

    可现在,喽啰们开始动摇了。

    一个男丁可以开垦五十亩地,税只是前两年要交一半,后面还会逐年递减……这哪儿是瞧不起咱们啊,分明是天大的仁政啊!

    “不在土里刨食,靠双手吃饭的也不是贼!俺这一年打了上百件农具,还给村里架了一架水车!工钱只用了一半,就娶上媳妇了,谁敢说俺是贼?”

    “对,不靠自己的力气干活儿,拿刀来抢的才是贼!”

    那壮汉的话引起了一片共鸣声。

    霎时间,山上追逃的双方骤然颠倒了wèizhi一般,逃的一方理直气壮,气势如虹;追的一方怒气渐消,眼神闪烁,气势萎靡,却是越追越慢了。

    “别听他们胡扯,青州越富,打赢了这仗后的收获就越大。”臧霸并未尽信戏志才的分析,他总觉得徐和应该跟自己一样,是个有野心的才对。有野心的人,怎么可能不好好谈谈条件,就这么毅然决然的出手了呢?

    换了自己,就算站在青州一边,也不能赶在这个时候出手啊?总要等到外敌兵临城下,这才施施然的出现,把早就筹谋好的条件比如:割据泰山郡,默认对济北郡的统辖权之类的要求亮出来,然后再随便与外敌战上一场,让对手知难而退,以保全实力就好。

    当年臧霸就是这么和陶谦合作的,把黄巾军赶到青州之后,他就直接占据了琅琊国,还有陶谦的背书。

    所以,他觉得戏志才有些过于悲观了,本待再仔细想想。却没想到田丰居然敢挑衅,他干脆顺势杀上来,想着先打败一路敌军,顺便抓个重量级人质,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

    不曾想,敌人还没追杀上,自家的士气却一落再落,他恼怒之余,不由也有些担忧。

    青州军表现出来的态度太过自信,太过从容了,难不成徐和真的变成白痴了?明明就是很精明一人啊?怎么突然就……

    他的鼓舞作用不大,真正的悍匪,用不着他鼓舞,眼睛也在放光,脚下象生了风似的,越追越快。那些战意低迷的喽啰。却一心在盘算着,自己若是到了青州当个小民。一年能积下多少余裕,几年就能过上从前羡慕无比的好日子。哪里还有什么士气可言?

    事实上,刚到半山腰,臧霸的队伍就已经脱节了,悍匪、亲卫们三三两两的冲在最前方,大队人马却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臧霸终于发现不对了,他回首本待向戏志才询问,却发现戏志才压根就没跟上来。回首向山下眺望时,透过迷漫的雪雾,他发现一小队人正护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向山外退去。

    “不好……”他终于警醒。心中大叫不好。

    戏志才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很qingchu这一仗对曹操的重要性,他放弃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事不可为,无力回天!

    “止步,快止步!”他声嘶力竭的高喊起来,然而,已经晚了……

    “杀贼啊!”西面的山坳处,喊杀声大作。像是堤坝倾倒。将压抑已久的怒潮放了出来一般,惊天而起,动地而来!

    骇然看去,臧霸正看见老搭档孙观满身是伤。和尹礼互相搀扶着,跑在最前面,后面跟着数百豕突狼奔的残兵。时不时的就会有人突然倒下,滚落在雪堆里。再不见起身。

    在他们身后,两杆‘徐’字将旗并肩而立。迎风招展,旗下,无数猛士高呼战号,凶猛杀来。

    “杀贼!”没等臧霸有所动作,东面的山坡上角鼓齐鸣,竟是管亥去而复返了。他麾下的万余民兵,似乎完全没受先前败逃的影响,一个个昂首挺胸,战意冲天。

    “保家杀贼!”紧接着,田丰的一万民兵也猛然站住了脚,转过身,挺起了各式各样的简陋武器,武器虽简陋,阵型也是千疮百孔,但每个人脸上的神情却异常坚定,让人完全无法质疑其斗志。

    “杀贼!”fǎngfo山谷回声一般,杀声在整个旷野上回荡起来。

    远方的雪雾后又隐隐出现了几条黑线。每条黑线大概都由一万多人组成,提刀的提刀,持棒的持棒,没有什么和手兵器可拿了,便举着镰刀、锄头、树枝、竹竿,甚至渔网。

    几乎每个人都衣衫不整,但每一个人都斗志昂扬。

    天知道青州为了此战,动员了多少民兵,臧霸已经无心去数了,他知道自己陷入了生平以来最危险的局面。

    青州空虚,人多势众?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青州久乱,民生凋敝,但人口总也在三十万户以上,其中单单是曾经的黄巾军,就有近百万之众。按照目前所见,所知,青州的动员力,完全可以达到全民皆兵!

    近三十万青壮,百万以上民兵大潮,一人吐一口吐沫,也能把自己这三万人淹死啊。

    更何况,这其中还有徐和的数千精锐,更有计谋百出的徐庶指挥调度?

    无穷无尽般的旗海,fǎngfo某个阳光且冷酷的少年,高高临下的发出了冷笑:以众凌寡?看看吧,到底谁的兵更多!

    “徐和,你这贼子居然出尔反尔?你不是说要为弟兄们找条活路吗?莫非你的活路就是给王羽当狗吗?”臧霸满心悲愤,纵声狂呼,向着做出不明智选择,害得自己功亏一篑的徐和发出了质问。

    “活路?”徐和冷笑:“所谓活路,就是让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就是不让你们这些拿刀的贼,伤害到本本分分,勤勤恳恳的人!为了你的野心,就把青州搅乱,变成从前那副模样,就是活路吗?臧霸,你知不知羞耻!”

    他的语声不高,但tongguo身边亲卫的齐声高喊,却将这一番话传遍了整个旷野,引起了无数的应和:“臧霸,你知不知耻!”

    这一刻,山也应和,人也应和,无穷无尽的质问声,充斥了整个天地之间。

    臧霸羞恼交集,一口血直涌上了喉间。

    “杀!降者免死,顽抗者杀!”

    下一刻,徐和将旗摇动,整个山野同时响应,人潮滚滚,无数兵马漫山遍野的杀将过来,即便是最悍勇的山贼,也是肝胆俱裂,手脚发颤。

    “噗!”臧霸的一口血最终还是没压下去,这一仗败了,梦想成了泡影,多年来苦心营建的基业也成了空。

    完了,一切都完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