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四三章 一语破天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什么!?”荀彧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惊立而起,骇然看着郭嘉,仿佛看到了鬼神现世,向他展示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一般。

    荀彧在曹操幕府中的具体职责很难定位,表面上,他只是掌管内政和人事,可实际上,曹军中的各种事宜,他都是有份儿的。

    戏志才离开中枢,在徐州、琅琊的这段时间,接任情报工作的就是荀彧;程昱没加入之前,外交、策略方面的事宜,同样是荀彧在打理。他就是个万金油,比萧何在刘邦手下时还忙。

    自淳于琼进城开始,城内就涌起了一股暗流。

    淳于琼自己在高层名士圈大肆宣扬河北之战中王羽的英明神武,青州众将的英勇善战,袁绍的昏聩无能,河北文武之间的勾心斗角;暗地里,他的那些随从在城内到处散布谣言,将河北大战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全城。

    实际上,这些暗流都在荀彧的观察之下,曹操的掌握之中。只是这里面牵涉的人太多,忌惮也太多,荀彧才没有采取行动罢了,毕竟现在是多事之秋,在曹军内部的隐患面前,这点小事实在不足挂齿。就算没有淳于琼,河北之战的种种,终究还是会大白于天下的。

    真正引起荀彧警惕的,是潜伏在濮阳,随着淳于琼的到来而活跃起来的那些青州密探!

    就像戏志才从未放松过对青州的刺探一样,徐庶在濮阳、颍川也埋下了不少钉子。青州密探的特点是,他们不搞破坏,也不散布流言,除了收集情报之外,他们做的所有事当中。唯一有可能带来暴露身份的风险的,就是对人才的搜寻和拉拢。

    他们对人才的搜寻和拉拢没什么规律,有久复盛名的名士,也有无人知晓的寒门子弟,更多的却是那些小有名气,却看不到出头机会的年轻士子。

    青州谍报人员的行动很隐秘,戏志才在中枢期间,就一直都没什么发现。荀彧接掌情报系统之后,也是向曹操举荐好友杜畿时。才从后者那里得知,青州方面竟然已经与其接洽过了。

    荀彧一直以自己的人脉关系而自傲,自忖天下就没有几个他不知道的人才。结果顺着杜畿所说的这条线索摸下去之后,他发现王羽在人才收集方面的本领,全然不在自己之下。

    但凡是有一定才华或者潜力的。不管有没有名气,多半都会被纳入搜索的范围。特别留意过,荀彧才发现,很多时候,青州的密探手上只有一个人名,连籍贯和师承等个人信息都不全,就那么开找。时不时的就会发生乌龙事件。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目标被顺利找到,进而发生接触。

    有人被挖走,最近的一个。就是发干潘家的那个败家子;有人直接拒绝,比如主公的旧识满宠,自己举荐的杜畿等人;但大多数人应该还在观望,随着河北大战的尘埃落定。这些人当中,恐怕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做出自己不希望看到的决断。

    对此。荀彧忧心忡忡。

    谁料到,事情比他所能想象的还要糟糕,青州居然连郭嘉都盯上了!而且在自己出手之前,就接触上了,看样子还相谈甚欢的样子。他本以为青州就算盯上郭嘉,也应该在自己之后,或者同时。

    之前青州密探搜过郭嘉,不过他们主要是在颍川一带搜寻,显然只是知其名,而不知具体。与郭嘉相熟的名士,除了自己和戏志才,也只有郭图、辛评了。

    辛评应该是降了王羽,按说后者即便得到郭嘉的消息,就派人来濮阳寻找,也不会比自己更快。除非,他对郭嘉的重视程度极高,高到了他得到准确消息后,就连夜调遣人手来寻找的地步!

    这个事实,让荀彧一阵后怕,连冷汗都下来了,特别是在他见识过郭嘉的真正水平之后。

    想想看,青州已经有了用兵如神的主公王羽,老谋深算、洞悉人心的贾诩,机变无双、锐气十足的徐庶,以及沉稳持重、刚毅果敢的田丰,若是再加上一个见微知著,神机妙算的郭奉孝……

    天啊!这叫与青州争鼎天下的各路诸侯还怎么过活?兖州的未来,势必一片漆黑呐!

    好在……荀彧开始庆幸了,不是因为郭嘉主动告之,而是因为他知道郭嘉一定会拒绝青州的邀请。理由只有一个:郭嘉自衿才华本领,断然是不肯居于人下的!

    青州幕僚虽众,但首席军师的地位无疑是贾诩的,王羽就算再怎么重视郭嘉,也不可能把贾诩挪开,让郭嘉上位。哪怕他在军中再怎么有威望也不行,一旦开了这个先例,今后青州就没有规矩可言了,就算打出任人唯贤的旗号也不行。

    才华高下本来就很难衡量,若是一味的以功劳和才华选拔人才,就会造成军中内部的竞争。坏规矩的事越多,这个竞争就会变得越激烈,性质也越趋向于党派之争和倾轧。

    郭嘉才华虽高,但未必就高过贾诩了,如果王羽真的敢坏规矩,搞不好精诚团结的青州幕府,就会步入冀州的后尘。

    千念百转,其实只在刹那之间。

    失声惊呼的余音尚在,荀彧就把这些问题想通了,神态也恢复了从容。

    “奉孝果然有经天纬地之才,这样也好,彧此番却也不须多费唇舌了。”荀彧自嘲的笑笑,拱手问道:“敢问奉孝,你既明天下大势,也知我军目前的窘迫,可有以教我?”

    “不敢当。”郭嘉微微一笑,拱手还礼,他今天的布局虽然算不上苦心造诣,但也是刻意为之,为的就是增强印象。他虽然心高气傲,但也知道自己谋求的地位有多难。

    青州用人不拘一格,对年纪、阅历全无要求,只要有能力,就会委以重任,赵云、太史慈、徐庶都是明证。然而。郭嘉要的却是一人之下,事事皆询的地位,就算王羽再怎么不拘一格,不避物议,也不可能直接简拔于他。

    昨夜的会谈之后,他本来还在犹豫,可白日里在茶馆中听到的消息,却让他彻底下定了决心。要实现最初的抱负,戏志才亡故后的曹军。是他唯一的机会。

    “王鹏举一战定河北,收获极大,损失也不小,若其有乘胜追击,一战尽全功之意。现在就是曹将军的机会。怎奈王鹏举见事极明,并不贪图小利,甚至连顺势吞并盟友的念头都未起,反而是携大胜之威,以霸主的身份号令河北的各路诸侯往高唐会盟……”

    说起天下大势,郭嘉的神情中终于有了几分凝重,不再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淡然模样。

    “如此一来。曹将军不但看不到机会,反而随时要面临青州的侵攻。对方也算是师出有名,最坏的情况,他甚至可以将河北的其他三路强豪一并绑在战车上。大举攻向兖州。贵军内部的争端,名义上是报仇与否,归根结底,无非是要以何种姿态面对此刻的青州罢了。”

    “听奉孝一席话。直如拨云见日,彧敬服!”荀彧由衷的感叹道。

    事先他完全没想到此节。但顺着这个思路思考,他却可以确认郭嘉此言的正确性。

    在内部矛盾的处理上,曹操一向很果断,也很英明。偏偏这一次,只是因为是否为曹仁报仇,文武之间就起了这么大的争端,曹操却一直态度不明,看起来犹豫不决的样子,进而加剧了内部的争论。

    荀彧大局观一向不错,但他身在局中,深受其苦,哪里又有跳出局外,纵观全局的本领?直到郭嘉这一提示,他才恍然,原来曹操犹豫的不仅是报仇与否的问题,甚至已经到了是战是降的关头!

    这不是危言耸听,之所以亲族众将都力主要战,臣佐幕僚都要避战,未尝不是在青州会盟诸侯,大举来攻时的一种倾向。

    河北那三家未必肯远离老巢,到中原来为王羽火中取栗,可只要他们旗帜鲜明的站在王羽一边,青州策动的这场围攻的声势就相当可怕了。

    更何况,青州还有两路实质性的盟友……没错,就是陶谦和袁术!

    这两家和自家都是有仇隙在先的,袁术被主公打得一溃千里,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净;徐州内乱,也与主公脱不开关系。

    王羽登高一呼,各路诸侯齐齐落井下石,就算主公有三头六臂,也抵挡不了啊!何况在河北大战之中,己方也不是毫发无伤的,曹仁和戏志才的先后亡故,对曹军来说,是极其重大的损失。

    这,才是真正困扰主公,让他失去了一贯的坚毅果决的原因!

    荀彧精神大振,对着比他小了差不多十岁,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郭嘉请教道:“敢问奉孝,如此危局,尚有可救之法乎?”

    郭嘉淡然一笑,道:“世所必无之事,安知无必有之情?既有必有之情,须为者,不过对症下药,因势而动罢了。文若兄若无他事,何妨与小弟煮茶而论天下之事,借此迎春送冬呢?”

    荀彧心中一动,凝神去看郭嘉面上神情,却只是看不出端详来,思量片刻,他猛然起身,拱手道:“荀彧何人,岂有独自与奉孝坐而论道之理?奉孝且稍候,容某去去就来。”说罢,他转身而去。

    郭嘉微微颔首,并不出声阻止,脸上还是那副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自信笑容。

    ……

    出门上车,荀彧脸上最后一丝从容也消失了,一叠声的催着车夫,把一辆马车赶得犹如冲阵的战车一般,非也似的回到了刺史府。

    不等马车停稳,荀彧直接挽着衣襟,用跳车一般的动作,下了马车。然后,他不顾几个受了惊吓,呆愣愣的看过来的卫士,一反常态的不须人通报,就那么径直往曹操的书房闯了过去。

    “主公,大喜,大喜啊!”人未至,声先到,荀彧慌不迭的模样,把闻声赶出来的曹操都给惊了个目瞪口呆。

    “文若,你这是……”

    “彧恭喜主公,志才之后,又得一不世出的大才!”荀彧拱手为礼,高声道贺。

    曹操的脸色顿时由惊返喜,迟疑问道:“莫非这位郭奉孝当真有惊人才学?”

    “经天纬地,鬼神难测,当世第一鬼才也!”荀彧用最为隆重的方式给出了答案,说着,他俯身而前,凑在曹操耳边,低低的将与郭嘉会面的全过程讲述了一遍,特别着重说明了郭嘉对曹军现状,以及天下大势的分析。

    曹操的眼睛越来越亮,到了最后,他满脸都是红光和无法置信的神色,不等荀彧说完,他便一叠声的叫了起来:“来人,备马……”话没说完,他已经改变了主意,一把扯起荀彧的手,高声道:“不,吾等不及了,文若,你这就与吾一道,往青梅巷一行!”

    说着,他就穿着居家时,相对闲逸的服饰,扯着荀彧走出刺史府去,连一众亲卫都没招呼一声。众亲卫惊异之下,不敢询问,只能互相呼唤着,匆忙忙的跟在两人身后。

    如此声势,顿时惊动了大半个濮阳城,寒冬时节无处可去,到处寻找新闻的士子们算是得偿所愿了,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般的传开。

    尚未出仕,鬼才之名却在一夕之间传扬开来,郭嘉的仕途之路,无疑将是一条宽阔坦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