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四四章 四大军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夜风渐冷,王羽独自站在高唐城头,凝望着波涛汹涌如故的大河,露出了一副深思的神情。

    亲卫们都被他远远的赶开了一边,只能在城头两侧守着,不过倒也没什么担忧神色,毕竟这里是守备森严的城池之中,刺客什么的,是不可能出现的。

    远远的望着自家统帅负手而立的雄壮身影,亲卫们其实也生不出什么担忧来,就算真有不开眼的刺客出现,又岂能奈何得了天下无敌的主公?

    “诶,主公怎么还在?这天寒地冻的……你们这些做亲卫的也真是,怎么就不知道劝劝?”城梯上探出了一张圆脸,看到城头的景象,当即就是一皱眉,向亲卫们埋怨起来。

    亲卫们都很有翻白眼的冲动,心中大是腹诽:劝谏主公这种事,跟咱们这些小兵有什么相干,明明就是文和先生您这个军师的职责吧?您都劝不动,咱们又能如何?总不成主公说想静静思考一会儿,大伙儿上前把他拽下去吧?

    “一群小家伙,别以为你们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不就是觉得这事儿不归你们管,是我贼喊捉贼吗?要知道,我可是军师,军中大事才勉为其难的管一管,这些琐事也要劳烦老夫,你们是想让我操劳过度,英年早逝吗?”

    就像是有读心术似的,贾诩一口道破了亲卫们心里那点小嘀咕,调侃着将众人数落了一通。这下,亲卫们绷不住脸色了。

    “瞧您说的,咱们哪会有那种心思啊?巴不得文和先生您长命百岁,辅佐主公把江山社稷打造得花团锦簇呢,谁敢咒您啊?”

    “就是,就是。文和先生,主公最敬重的就是您,咱们最敬重的是主公,其次就是您了,哪能对您不敬呢?”

    “主公在城头站了快一个时辰了,文和先生,您看是不是……”

    “行了,打住,你们这些小家伙啊。主公的英明神武是半点没学到,这油嘴滑舌的本事倒是学了个十足十。”

    贾诩挥挥手,示意众人让路,一边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一边挪动胖胖的身体向王羽走去:“明天就是除夕了。这大冷天的,你们以为我是来干嘛的?让开吧,我去劝劝。”

    侍卫们纷纷恭敬让路,看着贾诩的背影,却有一种说不明的味道。

    王羽挑选亲卫,通常是从作战勇猛,或有潜力的年轻士兵中挑选。大致就是作为军官预备队培养的意思。这些人的忠诚无可置疑,一些相对隐秘的军情倒也不会瞒着他们。

    近期,青州的局面一片大好,怎么看不出来。有什么事值得主公烦心至此。若一定说要有,也只能是濮阳那边的变故了。

    主公爱才若渴,是全军上下都清楚的,那个名不见经传的郭嘉。看起来也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不然曹操也不会有那种表现。

    濮阳回报。当日曹操是穿着木屐穿街走巷,一路徒步走到郭嘉的宅院前,然后按照规矩叩门,等到里面有了动静,这才登堂入室的。和传说中周公的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相去也是不远,若是个没本事的,曹操会这么兴师动众吗?不怕沦为天下笑柄吗?

    不过,那位郭才子的气魄实在大的有些吓人,竟然开出了那种条件,也难怪主公愁眉不展了。现在似乎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可万一主公没死心,打算跟文和先生做个商量可怎么办?

    说老实话,别看文和先生凶名在外,被世人以‘毒士’称之,可在青州,全军上下就没谁不喜欢他的。

    为人没架子,总是笑眯眯的,虽然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却一点都看不到杀伐果断的影子,倒像是邻家那些和蔼的长辈。别看他在军务、政务上总是要偷偷懒,可谁有了烦心事,找他商量,一准儿会有个满意的答复。

    这么个人,谁能不喜欢啊?

    这要是冷丁换个人,不说规矩不规矩的,就算单从感情上来讲,也不好接受啊。只可惜这种军国大事,事关重大,主公考虑的境界,也不是常人所能及的,谁也帮不上忙,只能在私下里善祷善颂一番了。

    贾诩把握人心的本领,天下无出其右,打眼在亲卫们脸上一扫,就把这些人的心思一览无遗了。心里温暖之余,也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个正主儿都不着慌呢,倒是旁观者着急上火,这叫个什么事儿呢?

    “我说主公啊,这节骨眼上,您没事跑城头来故作什么深沉啊?您就不怕把别人误会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王羽一笑转身,语带戏谑的反问道:“文和,这么说来,你这是在担心了?”

    “我?”贾诩抽抽鼻子,大是不屑的说道:“我可是巴不得的呢?这军师的活儿啊,就是象您说的那样,须得本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闹不好,死了都捞不着好,傻子才霸着位置不放呢。李十一就是个蠢猪,当时直接答应下来就对了,让那郭奉孝来做牛做马做军师,我就给主公您当个管家就好了,不用干活的那种。”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或者干脆直接掳人,甚或杀了也好啊,这么个棘手的家伙,留着可是大祸害啊!这个李十一啊,我本以为他除了笨,什么都好,现在看看,他不光是笨,而且很呆。什么都要请示,还要他这个校尉作甚?”

    王羽觉得李十一真是无辜到家了,自己寻了郭嘉很久,一直没找到人,好容易找到了,时间又很紧,根本没来得及多做叮嘱,但重视的模样却很明显。李十一能有那个胆子当机立断的杀人,才真是怪事呢。

    不过他这会儿也没空替属下打抱不平,而是摊摊手,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那只好让你失望了,我这个当主公的魅力不够,也不会吐哺握发的表面功夫。最后就只能抓你来做牛做马做军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为之奈何?”

    贾诩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唉,那能怎么办?只能怨自己命苦了呗。”

    想到相识以来的种种,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存在或不存在的芥蒂,尽数化于无形之中。

    “文和,你来的正好,这郭嘉一出。先前的策略怕是行不通了,整个计划都要做变更。”

    没招揽到郭嘉,在王羽来说当然是遗憾的,但也不至于追悔莫及什么的。早在寻找郭嘉并且发出招揽的同时,他就有所预计了。

    三国时代最具智慧的军师到底是谁?王羽没做过统计。但在他看来,无非就是那三四个人:多智近妖的孔明、洞悉人心的贾诩、神机妙算的郭嘉,顶多再加上个多才多艺的周公瑾。

    至于司马懿之流,就是个腹黑的政客,根本谈不上军事家,若不是他的身份,恐怕根本就不会被当成重要角色写在史书上。他擅长的那套东西。其实跟袁绍是一个套路的,成就可能会很高,但多数战绩都是上不得台面,见不得光的那种。

    四大智者当中。孔明和郭嘉最为相似。孔明年纪比郭嘉小了十岁,出道也晚了十年,都是二十六七岁了才正式出山,此前郭嘉还有过在袁绍幕府的短暂经历。诸葛亮压根就是一直在家窝着。

    王羽自忖不是易中天,前世时。他不会把三国每个细节都翻来覆去的研究,可这一世,不研究就不行了。

    依他的见闻,古人成熟的早,十二三岁就出面做事的大有人在,十三为相的甘罗,不就是汉朝的典故吗?郭嘉他们未必要学甘罗那么夸张,但也不至于非得等到二十六七岁才出来。

    后世讲究个工作经验,汉朝虽然没这个讲究,但有几个人不想趁着年轻,多混点资历,把履历搞得更好看一点啊?以这二位的才华,还怕找不到人收吗?随便展示一下才华,也有资格被人奉若上宾不是?

    之所以不肯出仕,如果用逆推的方法来推论,无非就是这俩人志向太高,甚至都不肯居于人下了呗。

    郭嘉出仕之后,曹操对其可谓言听计从,是当之无愧的首席军师;诸葛亮比郭嘉差点,毕竟他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已经没多少选择了,但他最后依然是蜀汉第一人。

    结果就是怕什么来什么,王羽不幸猜中了真相,于是就失去了招揽郭嘉的机会。说起来,这个机会还是他提供给曹操的,若是戏志才不死,曹操一样招揽不到郭嘉,再有诚意也白搭。

    若是去挖角的是贾诩或者徐庶,说不定还会本着得不到心,也要得到人的原则,先把人忽悠回来再说。可惜,郭嘉待的地方不太好,是敌占区,只能派李校尉这个名字就不聪明,实际上也不咋聪明的家伙去当说客。

    失败,确实没什么可遗憾的。四大军师,得到贾诩这一个也就足够了。

    “曹孟德如此兴师动众,事先荀文若也走了一趟,可见这郭奉孝确实不凡。若是主公您先前的计划无法顺利实施,那就应该转而巩固战果了。”谈起正事,贾诩还是很敏锐的,他的建议同样一阵见血。

    “也只能如此了。”王羽点点头,突然没头没尾的问道:“文和,你属意谁来执行此次的任务?”

    “主公早有成竹在胸,又何必来问我?攻琅琊者,非张儁乂莫属!”贾诩晒然一笑,道:“若非如此,主公您这几日又何必一直催促张将军整顿兵马,让他从河北降卒中选拔精锐呢?”

    王羽抚掌而笑道:“确是瞒不过文和。”

    “主公犹豫不决,想必是担心用人的风险吧?”贾诩并不得意,反而略带凝重的反问道。

    “正是。”王羽坦然承认。虽说他相信张颌的人品,但降将毕竟是降将,他可没法猜到张颌在想些什么。谁能保证张颌与曹操私下里没有点联系?历史上的官渡之战,他可是带着高览,直接就奔曹营去了。

    张颌不是以忠义闻名的青州五上将,将这么个人放出去独当一面,万一被人策反,那就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可反过来想,将张颌放出去,也有很多好处,最重要的,无疑就是千金买马骨的效果了。张颌是青州军吸纳的第一位重量级降将,有了他这个前例在,在今后的战役中,劝降名将就方便多了。

    王羽这两天在思考的,除了天下大势之外,倒有一小半心思放在了张颌身上。反攻琅琊的任务,军事上没什么为难的,但在外交上影响却很大,交给此人是最为合适的,问题是他的可靠性。

    在平原大战之前,张颌派遣心腹,取了家眷去兖州,至今尚未重新联系上。那边郭嘉已然上位,难保没有个万一,若是曹操劫下了张颌的家眷,用以策反张颌,那可就麻烦了。

    贾诩两眼一眯,神秘兮兮的笑道:“主公无须多虑,此事诩思之久矣,认为此事并无凶险,可放胆为之。”

    “哦?”王羽眼睛一亮,追问:“计从何出?”

    ps:四大军师什么的,纯属小鱼个人看法,请勿较真。三国人物就是这样,从不同角度看,有不同的结论,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小鱼可没有非得说服谁的意思。

    其实这就是个标题党,大家没发现,包括章节名在内,一共有四个四字么?好吧,这个笑话不好笑,就算是小鱼的冷笑话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