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四五章 贾诩论势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主公您的图曹之策,本不存在破绽,以堂堂之势压之,扩大其内部矛盾,最后因战或和的异议起了争执乃至冲突,我军大可以收不战而屈人之兵之效。”

    贾诩不急着正面回答王羽的问题,反是不紧不慢的分析起了王羽的攻曹之策。

    王羽有点迷糊,这计策本来就是他和贾诩商议出来的,有没有破绽,贾诩还不心知肚明?不过他也知道贾诩不会无的放矢,于是便耐着性子往下听。

    “联盟围攻某一路诸侯,最大的前提是什么?是他太强?亦或作恶多端?又或他结怨甚广?不,都不是,而是要师出有名!曹操先击袁术,后扰徐州,在河北大战中,屡次为袁绍出力……”

    贾诩两眼微眯,沉声说道:“如此一来,河北、中原的七路诸侯当中,就有了六家与其有隙,只消主公登高一呼,各路诸侯岂有不响应之理?以董卓当初的嚣张,面对天下共讨的局面,哪怕是没几个人真刀真枪的出力攻打,他依然惶惶不安,早早的就制定了迁都之计。”

    “如今的曹操虽然也是一方强豪,但无论实力还是地位,又哪里能和董卓相比?攻曹联盟一成,其内部的隐患必然爆发,曹家亲族再多,又岂能将偌大的领地尽数守护其下的道理?”

    “若那郭嘉果然如主公所说,有破局之力,但他的破局之计,终归也脱不出这个框架。最佳的策略就是不让联盟有结成的机会,至少不能让咱们顺顺当当的把矛头指向曹操。以此而论,那就要数数咱们伐曹到底有多少名目了……”

    贾诩扳着手指,开始一一计数:“为刘岱报仇?我军似乎没这个立场;讨伐袁绍的余孽?这就把张杨、高干那些人和曹操混为一谈了,讨伐的目标扩大化。对营造声势可没什么好处……除了这些之外,似乎也就是为了他以阴谋搅乱泰山、徐州局势,攻打袁术的仇隙可以拿来说一说了。”

    王羽想想也是,历史上刘备、孙权每次联手,都很理直气壮,讨伐国贼么。可现在曹操既没挟天子以令诸侯,更谈不上篡位什么的,联盟讨伐的借口还真不怎么好找。

    “当然,名义这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军强势的话,随便找一个也无所谓。问题是,如果郭嘉果然如主公所说的那么高明,他不会想不到最简单,也最实际性的办法。那就是退避三舍。”

    贾诩也不拿舆图,就是用手指凭空指点:“他只消让出济北国和鲁国,就可以暂时与我军脱离接触;如果放弃沛国,与徐州就没了接壤之虞;退出还没占下来的谯郡、汝南,和袁术之间就有了缓冲区,这样一来,就算联盟结成。想做出实质性的攻击,也很难了。”

    “确实……”王羽咂咂嘴,也很无奈,眼下限制他继续征战。全面扩大战果的主要原因,就是后勤供应。

    实际上,在河北大战打到末期时,田丰就已经多次告急了。所以王羽才冒险发动了决战。胜利后,兵甲器械缴获了无数。降卒已经超过了己身的数倍,地盘的扩大同样是可以预期的,独独没缴获到多少粮草。

    王羽面对的袁绍,并不是历史上那个统一河北,经营多年的最强版袁绍。在开战之初,袁绍甚至连冀州都没能完全控制住,特别是北方的三郡,几乎在第一时间举旗响应了公孙瓒,赵云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惨烈的河北大战,把袁绍辖下的郡县几乎榨干了,王羽不但无法取得足够的战利品,如果明年要在新占领区展开屯田的话,他还得往里搭钱粮。

    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就算是最保守的估计,青州的地盘也得扩大一倍多,人口暴增两倍以上!

    可以想象,田丰拿到捷报的一刻,心情会是多么的复杂。王羽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如果要再次兴兵攻伐强敌,展开一场连绵战事的话,田丰能用吐沫星子把自己给淹死。

    田丰的抱怨当然不是决定性因素,关键还是没粮,没粮还怎么打仗?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王羽才想到了搞个联盟,对曹操施以威压。没记错的话,历史上官渡之战那时,曹操手下的幕僚就有许多人都产生了动摇,通过威压和少量军事行动,削弱,甚至瓦解曹操势力,并不是难以想象的事。

    不过,这一招也不是无解。

    正如贾诩所说,这和董卓迁都是一个道理的,只要曹操果断一点,放弃一部分领土,实行坚壁清野的策略,联盟就算结成了,也很难给他造成重大打击。

    别说打击了,会不会有人进兵都是个问题,补给线被拉长,又不能因粮于敌,这种劳而无功的买卖,谁也不会做。

    反正曹操断腕,也算是受到损失,算是报了仇了,陶谦和袁术想必也不会不依不饶。至于河北的几位,本来也顶多就是摇旗呐喊,壮壮声势罢了,还能指望他们千里迢迢的对曹操穷追猛打不成?

    “若是做得果断点,曹操甚至连东郡都可以放弃,只要将存粮集中在少数几个重要据点之中,派遣一员大将留守,我军攻打东郡,就会得不偿失。此外,我军对兖州的进攻,也会显得咄咄逼人,说不定还会引起各路诸侯的警惕。”

    贾诩除了洞悉人心的本事之外,分析复杂局面也很在行,这两方面都是王羽的短板,正好作为补充。

    王羽如果真的攻打东郡,己方的助力八成指望不上,倒有可能激出一个反青州联盟来。

    高干、张杨对王羽的忌惮自是不消说;而洛阳的吕布对王羽多少有些看不顺眼,再考虑到吕布和张杨的良好关系,以及王羽取得东郡后,对洛阳的威胁,很难说吕布会做出什么反应。

    再考虑远点,以曹操的手段,和董卓、刘表对王羽的忌惮,说不定曹操可以把这两路诸侯全都拉上,一起对抗王羽的侵攻。这样一来,事情可就大条了。

    “在这种情况下,曹操和郭嘉只要没发疯,就不会贸然与张颌接触,更别提绑架人质,逼其就范了。他们要真的那么做了,不但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会送上一个大大的把柄给主公,最终自取灭亡。”

    王羽点点头,认可了这个说法。

    离间张颌最大的好处就是削弱王羽的实力,如果能在关键时刻反戈一击,那就更加理想了。可那是在两军对峙的时候,如果曹操果然退避三舍,以躲避盟军的锋芒,那兖州军就会和青州拉开距离,别说接应叛将了,连最起码的策应都做不到。

    就算张颌真的叛变,顶多也就是给臧霸一个喘息的机会罢了,但王羽本来也没打算把臧霸一下子灭掉,张颌的叛军也只能孤零零呆在的四面楚歌的琅琊,活活被饿死了。对王羽来说,唯一的损失,就是少了一名大将而已。

    但他得到的却很多。

    张颌叛变,是他对不起王羽,而不是王羽对叛将苛刻,影响不到河北的人心,反而会增强冀州降卒对王羽的信心;另外,剿灭叛将,王羽同样多了一个攻入琅琊的借口,比追杀臧霸还给力;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曹操凭空的送上了一个大把柄,让王羽可以义正言辞的号召各路诸侯讨伐他。

    谁不讨厌这种没事就离间别人属下的阴谋家啊?

    如果可以,单是离间王门这件事,已经足够让公孙瓒怒发冲冠,把刘虞碎尸万段了。陶谦的徐州,更是深受其苦,要不是薛礼、笮融接二连三的被人离间反叛,徐州这一年也不会搞得这么狼狈。

    “最关键的是,儁乂没有背叛的意图和理由。”最后,贾诩如是总结道:“当日他将家眷送到兖州,不是存心投靠曹操,当时刘岱还在,又有张邈,兖州的势力相对最为驳杂,最适合隐藏行迹,算是个进退自如的安排。”

    “原来如此。”王羽的心胸其实挺豁达的,招揽张颌本就是要大用的,他之所以心存疑虑,主要就是因为张颌对家眷的安排。王羽猜不到张颌在想什么,自然会有所疑虑。现在贾诩解释得合情合理,这点疑虑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就让张颌启程南下。”王羽摆摆手,给这项军事行动定下了基调,但眉头仍未舒展开,口中喃喃念叨着:“问题还是兖州,若能趁着这个机会,让曹操无法翻身,那天下重归一统的时间,就得以大大提前了,可惜,可惜啊。”

    这个时代,最大的对手,非曹操莫属。

    刘备虽然也是个人物,但毕竟起点太低,没有足够的乱势给他借力的话,他怎么也扑腾不起来。若是在河北大战后,顺势给曹操也来一记重的,在孙策还没有发展起来,刘备被打回原形的阶段,天下诸侯虽众,还有谁能正面抵挡自己的锋芒?

    郭嘉的提前出山,实在不是个好消息啊。

    “那也未必。”贾诩突然笑了起来,笑容很是神秘:“任那郭嘉智比天高,只消主公一封书信,便足以让他焦头烂额了。”

    “一封……书信?”王羽十分茫然,他自己都不相信,什么书信能有这么大威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