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四八章 青州阴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迎面遇上的这支部队足足有五千之众,在河北大战尘埃落定的现在,当然不可能有哪路敌军敢闯入青州腹地,还大摇大摆的行军。

    事情很快就搞清楚了,南下的正是张颌刚刚整顿好的五千降军。

    尽管是降军,可从士卒们的精气神上,却半点都看不出降卒惯有的颓丧畏缩模样,一个个都是挺胸腆肚,红光满面,从头到脚都洋溢着威武之师的味道。换个不知情的来看,准以为这是一支得胜而归的凯旋雄师。

    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在军将们的指挥下,在为冰雪所覆盖的苍茫大地上,踩出了一条笔直且宽敞的大路来。

    军容整肃,士气如虹!

    徐庶终于明白,主公为何一定要把反攻琅琊的任务交给张颌了。

    原山之战中,为了追杀戏志才,徐庶把特战队的精锐都带走了,民兵虽众,但远未达到将整个战场都包围起来的程度。

    而泰山群寇也不是正规军,打仗只靠一股悍勇之气,打输了逃命也是驾轻就熟,直接结果就是,那一战不但没能将泰山贼一网打尽,甚至连一个重要头目都没留下。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徐庶有意为之的。

    一战尽全功,一口恶气是出了,但长远来讲,却并非什么好事。有臧霸的残军在,青州军反攻琅琊就师出有名。尽管琅琊实际上为泰山贼所占据,可名义上毕竟是徐州的领土,陶谦自己倒未必在意王羽将其纳入势力范围,但徐州的本地豪强对此可一向是忧心忡忡的。

    有个名分,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被人打了就是要打回来,这是人之常情,也关系到天下最强的诸侯的颜面。徐州若不能把臧霸等人抓住,当礼物送上,就只能默认青州的报复行动了。

    通过战后清点俘虏,评估双方战损,徐庶对臧霸残余的实力,有着相当准确的评估。从原山战场上逃走的悍匪,总数在四千左右,考虑到当时臧霸军已经全面溃散,其中一部分人吓破了胆,未必有胆子回琅琊,臧霸的残军充其量只剩三千。

    就算他趁着青州讨伐军到来之前设法恢复一些,兵力也不可能超过五千,能保住开阳的老巢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其他地方,肯定是顾不上的了。

    而琅琊国,却是很大的一方地域,青州大可以趁机将其收入囊中,彻底打通与徐州的联系。

    此番出兵,风险很小,功劳却不小,主公特意将其留给降将张颌,又令其招降纳叛,重整旗鼓,可说是极大的信任。

    正所谓千金买马骨,有了张颌这个例子,安抚河北之战中的数万降卒就不难了。张颌可是初降之后,就独当一面,军中甚至连个监军都没有,更夸张的是,他和心腹们的家眷如今还在兖州地域!

    这样的人,主公都信重若此,其他降卒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徐庶一边叹服着王羽的魄力,一边迎了上去。只见大军阵列乍开即合,一骑快马排众而出,一名相貌颇有几分儒雅的武将,远远便拱手扬声:“久仰元直将军机变无双之名,今日道左相逢,大是有缘,张颌心中甚喜啊。”

    徐庶不敢怠慢,连忙拱手还礼:“不敢当,儁乂将军乃是河北名将,威震华夏,有幸与将军同殿为臣,共保大汉,庶心中何尝不是喜慰交集呢?”

    在营中与王羽几次会面,张颌已经体会到对方的看重,虽不至于恃宠而骄,就此抖起威风来,但初入王营的忐忑不安,已是尽数抛开了。哪怕遇上了徐庶这个一专多能的情报头子,他也表现的不卑不亢。

    徐庶对张颌的治军本领也相当认可,两人相见,寒暄几句,心下便都有了几分英雄相见,惺惺相惜的味道。

    当然,两人首次相见,谈来谈去,终归还是在军务上打转,只听张颌由衷感叹道:“从前某自以为算是个知兵的,结果野战被主公轻易击破,后来又被主公几道假情报就搞得头大如斗,莫衷一是,待见了主公,得了军中的阴符,这才知道,自己从前不过井底之蛙罢了。”

    “听说军中所用阴符,是主公与元直商议而制之后,某就一直想当面拜会请益,不巧却领了攻略琅琊的任务,本以为错过这次相见机会,就不知要何时方能再见了,今日道左相逢,幸何如哉?”

    “哪里,哪里,儁乂兄谬赞小弟了。”徐庶连连摆手:“军中所用阴符,乃是主公授意所制,小弟在其中的作用,不过拾遗补缺,完善细节罢了,真正提出想法,并主导制作的,都是主公亲手为之。儁乂兄此赞,庶实不敢当。”

    所谓阴符,就是军中通传情报的军事密码,最早的记载,可见于最早的军事著作《六韬》。

    这种秘密通信方法的具体形式,就是符。符以铜版或竹木版制成,面刻花纹,一分为二,以花纹或尺寸长短为秘密通信的符号。在六韬中的记载,阴符共有八种,分别表示大胜全歼、击破敌军、占领城池、擒获敌将、请求救援、粮草将尽等八种军事上常见的情况。

    六韬是商周时姜太公的著作,传至今日,已经有了诸多兵法家的改良,只能代表一种理念,而不会有人全盘照搬。

    冀州先前也有专设的军事密码,也不可谓不隐秘,只可惜,这密码的应变能力太差,只要有熟知密码的人泄漏出去,就再没有秘密可言了。

    张颌当初之所以被王羽耍得团团转,坐困愁城,就是因为冀州的军事密码的泄漏。田丰在此战中看似没做什么,但实际上,他发挥的作用正经不小。

    吃了这么大的亏,张颌倒是没什么不服气的,但作为当世名将,他不可能不反思,万一今后再遇上类似的情况要怎么应对。

    当他拿这个问题向王羽请教时,王羽随手将青州军内部用的密码拿给了他,一看之下,张颌顿时震惊无比。

    青州军中用的密码并不复杂,但想要破译,却难比登天。按照阴符的理念,王羽列出了军事上可能遇到的四十种状况,分别编码。

    将领带兵接受战斗命令出发前,王羽会与其约定一首四十字的诗词歌赋作为解码密钥,该诗文字不得重复,并发给一本有上述四十个短语的密码本。

    诗中的每一字都对应一条短语,短语顺序在战前临时随机排列,该密码本只有通信双方极少数高级将领保管,在战斗中,前后方就按该密码本进行通讯。

    比如可以用诗经中的《关雎》作为作为解码密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

    如果军队在战斗在粮食将尽,需要补充,前方将领就从密码本中查出“请粮料”的编码,假如是第九,而《关雎》中的第九字是“窈”。于是请粮将领就将“窈”字写到一件普通公文书牒之中,并在字上加盖印章。

    后方接到这件公文后,查出盖印章的“窈”字,得知“窈”字在临时约好的诗中列第九,再对照密码本上的顺序,就得知了前方的情报。

    这种方式即便泄露出去,不知道双方事先约定的诗句以及密钥顺序也是枉然。特别是青州军,王羽这个主公时不时的就会丢几首诗词出来,由于通讯上的延迟,往往青州传得人尽皆知了,外界也未必听得到多少风声。

    如果拿这些诗句做密码,谁能准确破译?若是冀州先前用的也是这种密码,王羽的假情报充其量让张颌迷惑一下,很快就会识破他的计谋。

    对此,张颌也是心服口服。

    军事上的优劣势,本来就不仅仅是兵多兵少的较量,而是由无数细节汇集起来后的全面较量。冀州兵马钱粮虽多,但在战争理念上,计略上,却全面落后于青州,这一仗输的委实不冤。

    对王羽,他已是惊若天人,但对直接参与这项工作,哪怕只是起辅助作用的徐庶,他同样敬佩不已,完全不以对方的年龄为念。

    其实,无论是张颌还是徐庶,他们都不知道,这密码并非是王羽的独创,这其实是宋朝曾公亮的发明,王羽只是顺手拿来一用罢了。

    现代军队用的军事密码,通常都是用西式的方法,王羽无意普及西方的字母,也觉得没必要搞得那么复杂。虽然他对历史没什么研究,但对战争史却很了解,随便想想,就有‘后人’的智慧可以借用了。

    就这个话题又探讨了一阵子,两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奈何天色将晚,张颌的大军也走得有些远了,二人也只能无奈互相告辞。

    临行之际,徐庶突然问道:“儁乂兄,你先前说,此番错过,再见就难,不知是何缘由?”

    王羽对兵权和政权分得很清楚,严禁众将参与地方政务,反之亦然。在臧霸那种有割据倾向的人看来,这就是他不肯放权,但青州众将的理念不同,倒是没有这种感觉。

    只要不是有任务在身,武将之间的走动,王羽从来也不干涉,正如赵云、太史慈、徐庶的结拜那样。因此,徐庶才有此一问。

    “呃,元直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一次,主公将有重任交托于你,不但很艰难,时间也会很长。”张颌略带一丝怅然的说道。

    “现在?”难度、时间这种事,一下被徐庶给过滤掉了,他只是很好奇,在眼下这当口,青州还有什么风险与难度并存的重任。

    “其实……”张颌出发前,王羽曾在军中举行了军议,河东之事,他也是知道的,当下简要的向徐庶复述了一遍。

    徐庶眼睛大亮,脸上全无一丝畏难之色,朗声笑道:“原来如此,这件事,还真是非我莫属。”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