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只身入虎穴,乾坤指掌中 四四九章 买一送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元直兄,这就是你不厚道了,你跟一个降将聊得那么投契,却对俺这个榜上有名,且主动来投的义士这么冷淡,须知:这很容易寒了天下义士之心呐!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了主公的大业考虑吧?”潘璋振振有词的说着。

    “怎么样?说说呗,到底什么任务非你莫属?”潘璋贼忒兮兮的笑着,不大的眼睛闪闪发亮:“是好事吗?能立大功,赚大钱的吧?”

    “咱们也算并肩作战过,是患难之交,有好事可不能忘记兄弟我啊!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么,这样的好事,你可不能忘了俺。”见徐庶不答,他开始动之以情,尽管两人压根就没啥交情。

    终于得了徐庶的回应,他顺杆就往上爬:“凶险?那有什么大不了的?想立功赚钱,怎么能怕凶险呢?这么说,你答应了?咦?怎么不是答应,你都问我怕不怕凶险了,这不就是答应了的意思?放心吧,只有有俺在,一切艰难险阻都是浮云呐!”

    “好啦,好啦,只要到达高唐之前,你能闭上嘴不说话,我就答应你,在主公面前举荐你。不过咱们说好了啊,举荐在我,成不成在主公,如果主公不答应,那可不关我的事。”徐庶终于屈服了。

    打心里讲,他恨不得把这个喋喋不休,烦得要命的酒鬼一巴掌拍死。可想到即将要执行的那个任务,再想到潘璋的本事,理智又告诉他,这个人还真是挺有用处的,就是这张嘴实在太烦人了。

    索性还是听天由命,让主公定夺吧。哪怕只是换来最后这片刻间的情景。也好过被他一路纠缠到家不是?

    这么想着,徐庶倒也有些心平气和了。

    “成,就这么说定了!”潘璋自己倒是很有自信,拍着胸脯闭上了嘴,明明头上身上还挂着不少雪渍土痕,怎么看怎么狼狈,却摆出了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这家伙搞隐踪匿迹很有一手,徐庶与张颌谈话的工夫,特战队员很是在周围搜索了一通。却怎么也没找到人。本以为这家伙跑远了,可等张颌一走,他立刻象没事人似的从雪堆里钻了出来,让众人好生惊叹:术业有专攻,躲债练出来的本事。果不寻常。

    徐庶很聪明,但对上这种人物,他也没本事跟上对方的思路,虽然多少有些疑问,但为了耳根子不受罪,也只能暂且压在心底了。

    一路无话。

    赶在入夜前,徐庶一行人渡过大河。赶到了高唐城外的连绵军营,徐庶这才把先前的疑问拿出来问潘璋。

    “文珪,你这么喜欢钱,为什么不去找子仲先生他们?你应该知道吧?糜家是东海巨富。青州很多生意都是他们兄弟在打理,去跟他们做事,赚钱岂不是更快,更直接?”

    潘璋正盯着军营在看。一边看,一边惊叹青州军的军容和威势。听徐庶问话,他抽抽鼻子,头也不回的答道:“糜家赚钱,是做生意赚的,俺哪会那个啊?主公的识人之明,天下皆知,俺这点本事算不上什么,但在军中,多少还是有些用处的,去做买卖能有什么用?难道每次都打人闷棍,黑吃黑么?”

    “……”徐庶气结,这家伙倒是有自知之明。也对,看他盯着军营看的模样,都贼头贼脑的,像是个奸细,让他去做生意,不把本钱赔光,肯定不算完啊。

    有亲卫通报进去,中军很快有了反应,王羽当即召见徐庶。

    “这位大哥……”出来迎接的亲卫刚要转身,不防被潘璋一把给拽住了,后者摆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另一手抓着亲卫的衣襟不放。

    那亲卫被搞糊涂了,茫然问道:“元直将军,这位是……”

    “他是东干潘文珪,是来投军的义士……呃,主公的寻人名录上,有他的名字,虽然籍贯不一样……就是他在泰山脚下袭杀了戏志才,他也想当面拜见主公……”在潘璋求助的目光的注视下,徐庶断断续续的解释了一下他的来由。

    “原来如此。”亲卫恍然大悟,笑道:“我家主公最喜人才,既是义士,自然不会拒之门外,不过军情紧急,主公有要事与元直将军相商,潘壮士何妨在帐外稍候片刻?容某等奉上茶点?”

    “可是……”听到茶点,潘璋的眼睛亮了亮,可想到重要军情,他又有些放心不下。

    生性浪荡只是表象,他并不是缺心眼。但凡加入一方势力,通常都是加入的越早越好,越早,立功的机会就越多,功劳也相对重要。

    张颌攻略琅琊,看起来功劳不小,可重要性也就是那么回事。能比得上阳人之战中,徐公明的长驱直入,于文则的指挥若定,黄汉升与主公并肩作战,突入敌军中军的功劳么?当然比不上!

    所以潘璋投军之前,特意去泰山走了一遭,就是想着能不能凭借本事,趁着局势危急的时候,立个大功做投名状。

    结果原山一战,徐庶大获全胜,根本用不着他。后来虽然成功偷袭了戏志才,可他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徐庶既然率精锐追袭在后,戏志才八成是跑不掉了,自己出不出手,都没多大区别,反倒很容易引起误会,这是抢功诶!

    好在徐庶为人磊落,知道对方不明局势,没有多做计较。潘璋一路本色表演,插科打诨的倒也把这事儿蒙混过关了。但与此同时,立功的事,他也不好再大肆宣扬了。

    怎么寻找新的立功机会,并且把握住,就成了潘璋入青州的当务之急。依青州目前的强势,短时间肯定没仗打了,谁也不会那么不开眼的上门送死。没有仗打,就没有功劳。

    因此,徐庶即将进行的那桩重大任务,就成了他最大的希望。

    看着潘璋可怜巴巴的眼神。想到此人比自己还小上两岁,徐庶心中一软,微笑着向对方宽慰道:“放心吧,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办到,且安心等候便是。”

    潘璋大喜:“元直兄果真信人也,他日小弟必将厚报。”想了想,他又往前凑了几步,涎着脸。低声道:“小弟还有个兄弟名叫马忠,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打闷棍、放暗器什么的最在行不过,元直兄,你看。能不能……”

    徐庶本还以为他要道谢呢,谁知潘某人竟是打蛇顺杆上,给点阳光就灿烂了,他俊脸一板,硬邦邦的答道:“等你见了主公,自己去说,走。快走!”

    后面那句话是冲着亲卫说的。

    看着徐庶躲瘟疫似的,避之不及的样子,中军的亲卫和守卫们无不啧啧惊叹,看向潘璋的眼神。直如看到了史前怪兽一般。

    军中谁不知道,元直将军最是机灵不过,出道至今,就没见他吃过亏。受过瘪。这个身上带着酒气的小家伙也不知什么来头,居然把元直将军吓成这样。世间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

    可惜这家伙非要黏着元直将军不放,根本不知道,以他的资质,投在子义将军麾下才是光明大道啊。

    “诶,真是小气。”潘璋讪讪的望着徐庶的背影,很委屈的叹了口气。下一刻便故态萌生,向引路的守卫套起近乎来。

    “大哥哪里人啊?平恩呐?那咱们是同乡啊!小弟是发干人……什么?离得远,不远,哪里会远?才几百里路而已,所谓千里有缘来相会,几百里那就是咫尺之间么。对了,刚才大家为啥那么看我啊?有什么不对么?哦?元直兄和子义将军……”

    徐庶远远的听到了一些,心中又是叹息,又是庆幸。

    叹的是潘璋的脾气,这种人就算被丢到杳无人烟的草原戈壁上,想必也能和野狼和山羊套上近乎吧?简直就是甲虫一般的生命力啊。

    庆幸的则是潘璋听了军中故事之后,应该会很明智的去缠着义兄吧?只希望他有点分寸,不要把大哥惹火,不然他那小胳膊小腿的,可禁不住大哥的狠捶。

    思绪飘忽,徐庶一时也是物我两忘,把拜见主公和对任务的期待都抛在脑后了。直到进了中军帐,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他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向王羽告罪。

    “难得元直也会心不在焉,”王羽不以为意的摆摆手,笑吟吟的问道:“怎么,有心事?不会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吧?是哪家的?告诉我,让元皓帮忙去提亲。”

    徐庶的性子更近似于豪侠一流,性情虽然洒脱,距离潘璋那种没脸没皮的却差得很远,闻言大窘,俊脸涨得通红,连忙解释:“主公误会了,只是那位来投军的义士潘璋潘文珪,很有些特异之处……”

    “潘璋?”王羽眉头一挑,大是意外。

    按照他的记忆,潘璋应该是东吴的大将啊,怎么从东郡冒了出来?是同名?也不对,别的不知道,潘璋最擅长伏击总是不会错的,历史上关羽父子就是被此人一锅端掉的,和徐庶的描述倒是很一致诶。

    何况,潘璋还提到了死党马忠……

    一个人可能会搞错,买一赠一的打包赠送,总不会错吧?这么说来,名将小礼包到手,多了两个水平不错,又有专长的副将,对河东的计划倒是很有帮助啊。

    至于籍贯问题……管他呢,反正自己不是易中天,不涉及学术问题,错了就错了呗。

    潘璋人已经来了,还杀了戏志才,倒是不用急于一时,王羽收敛心神,正色道:“元直你既然遇见了儁乂,想必计划你也清楚了,现在咱们就来说说具体的安排吧。哦,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你曾在鹿门山门下求学,有几个人,你应该是认识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